第482章 徐锐阵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82章 徐锐阵亡



    见了下野一霍,稻叶四郎劈脸就问:“下野桑,找到徐锐了吗?”

    相比攻占肥城,相比全歼大梅山独立团,稻叶四郎明显更加关心徐锐,因为徐锐对于日军来说,真可谓是两手沾满血腥,光是栽在他手里的将官都已经有六个了,如果算上大佐的话那就十个都不止,简直就是血债累累。

    也难怪连天皇都将他称为帝国死敌!

    不过现在,这个帝国死敌却终于栽在了他手里!

    所以,稻叶四郎很关心能不能找到徐锐,哪怕只是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也必须找到徐锐,如果找不到徐锐或徐锐的尸体,那么这次肥城之战的结果就是不完美的,熊本师团以及他稻叶四郎的战功也会因此而失色。

    好在,让稻叶四郎最为担心的局面并没有出现。

    徐锐既没有失踪,也没有突围,甚至于还活着。

    下野一霍一指前方废墟,说道:“师团长放心,徐锐以及大梅山独立团最后剩下的十几个重伤员已经被皇军围在了医疗站,眼下医疗站已经被皇军围得铁桶一般,徐锐就是插上翅膀化成鸟人也绝不可能逃出生天了。”

    稻叶四郎又问道:“确定徐锐就在里边?”

    “哈依。”下野一霍重重顿首,不无得意的说,“确定是徐锐无疑。”

    稻叶四郎却不会轻易就相信,皱眉问道:“下野桑,你凭什么确定?”

    下野一霍没有正面回答稻叶四郎,回头一招手,便有两个鬼子押着一个独立团重伤员走了过来,等那个重伤员走到面前,下野一霍就以生硬的汉语说道:“给你们团长喊话,如果他放下武器投降的话,皇军可以饶他不死。”

    稻叶四郎原以为那个重伤员已经投降,所以他的话就不值得相信。

    可是,让稻叶四郎意外的是,那个重伤只是轻蔑的斜了下野一眼,然后对着前方的废墟高声喊道:“团长,二狗子我先走一步了,下辈子我还当你的兵!”

    喊完,那重伤员便奋力挣脱了两个鬼子的控制,饿虎般扑向下野。

    下野镇定自若,顺手掏出王八盒子对准二狗子的眉心,从容扣下扳机,一声枪响过,二狗子的眉头便多出了一个筷头大小的血洞,脑后却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血窟窿,大量的血液顷刻间喷溅而出,然后往后直挺挺的倒下。

    枪杀了二狗子,下野一霍又收起手枪,对稻叶四郎说:“师团长,刚才你都看到了,这个重伤员并不缺乏直面死亡的勇气,他正向他的团长诀别,如果徐锐并没有在里边,或者已经死亡,他恐怕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哟西。”稻叶四郎这才相信了。

    当下稻叶四郎又说:“下野桑,你试试能否让徐锐投降。”

    尽管稻叶四郎清楚,徐锐投降的可能性很小,但他还是想要试试,因为劝降徐锐的政治利益太大了,如果真能够让徐锐投降大日本帝国,那对于整个中国的抵抗分子的士气的打击将是空前的,徐锐的投降极可能引发一个投降潮!

    甚至于,有可能最终迫使国民政府屈膝投降!

    真要是这样,陆军部、大本营那么多高官从战略层面付出那么大的代价,都没能够达成的目标,让由他稻叶四郎,由熊本师团从战术层面达成了,那才是莫大荣耀,单凭这点,未来他稻叶四郎就足以跻身陆军元帅行列。

    “哈依。”下野一霍顿首,然后转身对着废墟高声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皇军四面合围,顽抗只能死路一条,只有放下武器,向大日本皇军投降,你们才能够活命,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考虑,现在开始计时。”

    五分钟很快就过去,废墟里却毫无动静。

    稻叶四郎甚至开始怀疑,里边的人是不是自杀了?

    不过很快,事实就证明稻叶四郎的担心是多余的。

    下野一霍派出一个步兵小组上前去清剿,结果还没靠近废墟,便遭到了枪击,有两个上等兵当即中弹,剩下的步兵赶紧卧倒在地上,然后磕开两颗手雷,扔进了废墟中,稻叶四郎也没有去阻止,既然徐锐拒不肯投降,只能炸死了事。

    硝烟散开,剩下的十几个步兵再次起身,继续往前逼近。

    下一霎那,废墟之中却再次响起了枪声,这些顽强的中国人,就像是墙缝里的蟑螂,怎么都无法杀绝,每当你以为对方已经死绝时,紧接着他们就会用手雷或者子弹来告诉你,他们仍然还活着,仍然还在抵抗。

    枪声响过,又有两个日本兵倒在了地上。

    “八嘎。”下野一霍怒了,当即下达了必杀令。

    得到下野一霍的示意,剩下十几个日本兵便同时掏出了手雷,磕响延时两秒钟之后,再同时扔进废墟,下一霎那,整个废墟几乎被巨大的爆炸完全掀翻,翻滚的硝烟中,隐隐还可以看到有人体的残肢飞舞。

    爆炸过后,十几个日本兵再次往前逼进。

    然而这次,废墟中的枪声再也没有响起。

    两分钟后,当稻叶四郎、牛岛满以及下野一霍等几个高级将领走进废墟里时,里边的硝烟早已经散尽,一眼看去全是残缺不全的尸体,从这些尸体当中,日本兵找到了一具身穿上校制服的尸体,尽管满脸血迹,不过五管还算完整。

    “拿水来。”下野一霍伸手,便有卫兵递过水壶。

    下野一霍打开水壶,将水壶里的水倾倒在尸体脸上,又蹲下身拿白手套仔细的擦拭去尸体脸上的血迹,不片刻,一张极具东方男性魅力的脸庞,便清楚的呈现在了稻叶四郎、牛岛满等人的面前。

    稻叶四郎扭头问道:“照片呢?”

    副官便立刻上前来,将徐锐的照片递给了稻叶四郎。

    稻叶四郎接过照片,再蹲下身将照片放到尸体近前,两相一对比,发现尸体上的五官跟照片上的徐锐十分相似,虽然神态略微有些差别,但考虑到徐锐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所以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徐锐了。

    稻叶四郎将照片还给身后副官,拍拍手说道:“即刻致电方面军司令部,就说徐锐已经战死,尸体也已经找到,除此之外,大梅山独立团自团长徐锐以下两千余人全员战死,无一逃跑,也没有一人投降,这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哈依。”副官对着稻叶四郎重重一顿首,转身匆匆去了。

    稻叶四郎又问下野一霍:“对了,下野桑,那部电台呢?”

    下野一霍说:“师团长说的是大梅山广播电台的电台吧,已经成为皇军的战利品了。”

    “哟西。”稻叶四郎欣然点头,又说道,“立刻从工兵联队调几个技术员过来,让他们把广播台架设起来,我要用大梅山广播电台对中国人进行广播,把肥城失守、徐锐阵亡,大梅山独立团全军覆灭的好消息告诉他们。”

    (分割线)

    江南将处长交待的任务安排好,将舞会的场地、灯光、乐队以及需要邀请的交际花都安排好,然后就回到宿舍打开收音机,开始静坐等待,尽管,明知道不可能再有好消息,可江南还是情不自禁的坐到了收音机前,等待奇迹降临。

    收音机的频段是早就锁定好的,就是大梅山广播台的频率。

    遗憾的是,跟上午打开时一样,里面只有沙沙的背景盲音。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转眼间就到了中午,就在江南以为不可能再会有奇迹出现时,沙沙的背景盲音却忽然消失,紧接着响起一阵背景音乐,霎那之间,江南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没有消失,大梅山广播电台并没有消失!

    此时此刻,跟江南一样感到兴奋莫名的,还有后方无数守在收音机前的爱国民众,当广播的盲音消失,当背景音乐响起时,在上海、在武汉、在重庆、甚至南京,有无数的爱国民众正在击掌相庆,正因为终于等到了大梅山广播台的再次广播而欢呼雀跃。

    大梅山广播电台还在继续播音,就说明大梅山独立团仍然在坚持抗战,那就说明,肥城仍然还没有失守!

    不过下一刻,江南和所有欢呼的人群的心情,便立刻跌入了九幽谷底。

    因为从广播里传出的并不是那个熟悉的声音,甚至不是中国人的声音,而是一个极其刺耳的日本人声音,绝大部分中国民众都听不明白,这个日本人在说些什么,但是江南却是懂得日语的,所以她能够清楚的听懂。

    “中国人你们好,我是大日本皇军第六师团的师团长稻叶四郎,我很高兴能够通过大梅山广播电台的广播跟你们进行交流,在这里我要告诉你们一个遗憾的消息,两小时前,我们第六师团攻占了肥城。”

    “还有,你们心目中那支战无不胜的铁军,大梅山独立团,已经让皇军给全歼了,全团两千余官兵,无一人幸存,团长徐锐也被皇军当场击毙,我已经让随行的战地记者拍下徐锐尸体的照片,等明天,你们就可以从报纸上看到徐锐的遗照了。”

    听到这,江南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