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祝捷舞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83章 祝捷舞会



    眼泪犹如决了堤的洪水,汹涌而下,江南必须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才使自己没有恸哭出声,但是她急剧抽动的香肩,却足以证明她此时此刻是有多么的悲伤,最是这无声而泣的抽泣,每每让人肝肠寸断。

    泪眼朦胧中,江南仿佛看到徐锐正向她走来。

    可是一伸手,却发现面前空空如也,哪有徐锐的人影?

    一霎那之间,江南就感到自己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撕裂,疼到无法呼吸。

    泪眼朦胧中,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直到宿舍外传来壳壳壳的脚步声,江南才赶紧伸手拭去脸上的泪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是敲门走进来的梁文浩却还是发现了江南脸颊上残留的泪痕,问道:“江南,你咋哭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替你废了那小子!”

    梁文浩说的是正义凛然,不过他也确实说得起这硬话,在南京,除了是日本人,别人无论什么人他梁大少都敢招惹,就在昨天,因为一个交际花,梁大少还跟立法院长温宗尧的远房侄子干了一架,至现在温家二少还躺在医院里。

    但江南又岂会要求梁文浩替她出头?欺负她并且夺走她爱人的是日本人,难不成梁大少还能把南京的日人人都杀了?

    当下江南说:“没有,没有人欺负我。”

    “没人欺负你咋就哭了?”梁文浩说着,就要伸手来擦江南脸上的泪痕。

    江南不着痕迹的避开了,淡然说道:“我哪有哭,就是刚才外边起了风,我关窗户的时候不小心让沙子迷了眼睛。”

    “这样啊。”梁文浩舒了口气,又说,“对了江南,你怎么还呆在宿舍里?离祝捷舞会开始可是没剩下多少时间了,走走走,我带你去买身合身的旗袍去,你现在身上穿的这身虽说也不错,不过要在今晚的舞会上穿,却还是不够耀眼。”

    说完打了个响指,梁文浩又得意的说:“江南,今天晚上我要让你成为整个舞会最耀眼的明星,最好把上海的那个唐瑛也比下去。”

    江南的那对漂亮的娥眉便立刻蹙紧了,梁文浩拿她跟唐瑛这交际花相提并论,这让她心里感到很不舒服,她江南可不是那些成天只琢磨如何取悦男人,成天只想着如何嫁入豪门的交际花,她可是一个纯粹的革命者。

    不过,今天晚上的祝捷舞会她是必须得参加的。

    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她的爱人,她要为徐锐报仇!

    当下江南说:“文浩,不用了,舞会的礼服我已经准备好了。”

    “已经准备好了?”梁文浩闻言不免有些失望,却还是不死心,接着又说道,“那我陪你出去透透气吧,成天闷在宿舍里,可别闷出病来。”

    “不了。”江南再次婉拒,说道,“我昨天没怎么睡,想补个觉。”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梁文浩本质上还是个君子,当下怏怏离去。

    江南关上门,插上门梢,然后倒在床上睡了一个下午,直到日暮时分,江南才终于被设定好的闹钟闹醒,然后起床,坐到梳妆台前开始梳妆打扮,出于工作需要,江南的发式每隔几天就会去发廊里精心打理,昨天她刚好去发廊里打理过,所以稍加梳理,一个手推波浪卷发式便立刻又完美的呈现在镜子里。

    接着在娥眉上精心的描了几笔,然后用口红将微微有些发白的嘴唇涂成艳红色,最后在耳垂下面缀上一对鸡心耳坠,很快,镜子里便出现了一个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的绝色大美人,看着镜中的如花娇靥,江南却再次陷入莫名的悲伤。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她甚至没来得及跟心爱的人说一声我爱你,心爱的人就已经不在人世了,今夜的这朵狂野的烈火玫瑰,又该为准而盛放?这般的羡煞人的花容月貌,又该为谁而容?徐锐,我的爱人,你好狠心。

    两行清泪再次顺着江南的脸颊滑落,凌乱了她的妆容。

    不过这次,江南很快就收拾好心情,对镜重新补好妆,然后打开衣柜,从柜子里取出一套纯黑的汉服,这身汉服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料子裁剪成的,在灯光照耀下,就像是一团黑色的火焰正在幽幽燃烧。

    换上汉服,江南再次站到了镜子前。

    下一霎那,江南忽然撩起汉服下摆,露出一条雪白的大腿,在雪白大腿的根部,赫然套了只精致的迷枪枪套,接着江南又打开梳妆台抽屉,从暗格里取出一把精致的手枪,小心的装进了枪套里,然后,将汉服恢复原状。

    最后对着镜子转了两圈,确实再没有任何异样,江南才打开宿舍门,走了出去。

    走廊外面,路灯透过立柱照射过来,将江南的脸色照得格外的明媚,宿舍楼下,开车前来接江南的梁文浩一下子就张大了嘴巴,再也无法合扰,他被此刻江南身上所流露出来的美色给惊艳到了,今夜的江南,以之前任何时候都更美丽!

    江南下楼,梁文浩赶紧打开了车门,弯腰肃手,请江南上车。

    上车之前,江南向着北方遥遥的看了一眼,脸上的神色坚毅又圣洁,徐锐吾爱,你虽然已经不在人世,可是我还在,我会完成你未竟的事业的,你说过,要取畑俊六狗命,那就一定要取他狗命,勿谓言之不预也,这话绝不能说过就算,必须付之行动!

    今天晚上的这祝捷舞会,是梁鸿志专门为畑俊六举办的,舞会地点就在芳华园,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毕竟这里是南京,是曾经的中国的首都,谁知道有没有潜伏的刺客?这万一要是出点差错,那梁鸿志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既便舞会安排在芳华园,也是戒备森严。

    甚至就连应邀前来的交际花,也要接受严格的身体检查,谨防夹带武器,当然,在这样的场合,小日本还是要点面子的,不会让大头兵来对这些娇滴滴的交际花上下其手,而是专门请个老妈子对进入芳华园的女宾进行检查。

    江南刚一下车,便立刻吸引了芳华园门口所有人的目光。

    甚至就连应邀而来的那十几个交际花也情不自禁的向江南看过来,因为今晚江南的艳色完全的压过了她们。

    不过负责检查的老妈子却并没有因为江南的艳色就忘记她的职责,当江南走近芳华园大门口时,她还是坚定的站了出来,江南的一对漂亮的娥眉便立刻蹙紧,见江南皱眉,梁文浩便立刻小宇宙燃烧,上前大吼道:“什么东西,不知道这是江南小姐?”

    老妈子有些为难的说:“可是老爷交待过,所有女宾都必须接受……”

    不等老妈子说完,梁文浩便把她蛮横的打断了,怒道:“必须必须必须你个头啊,江南要也是刺客,那这里所有人都是刺客,滚开!”

    老妈子终究是梁府的下人,招架不住梁大少的威风,乖乖的让开。

    江南冲着梁文浩嫣然一笑,然后上前挎着梁文浩的臂弯轻移莲步,走进了芳花园,此时的芳华园里,已经是名流云集,整个南京有头有脸的汉奸几乎全来了,还有西方各国驻南京的使节武官,或者是媒体记者,当然也有不少日军军官。

    梁文浩挎着江南臂弯,昂首挺胸走进了芳华园,这一刻,梁大少感觉自己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江南的出现,很快就成了所有男人关注的焦点,甚至就连那些老外也是不能例外。

    不过,挎着江南臂弯的梁文浩却成了最好的挡箭牌,有了梁大少的掩护,江南得以悠闲的坐在角落喝茶,而不必应付那些两眼放光的男人。

    江南将整个芳华园扫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畑俊六。

    看来畑俊六还没有到,不过这也正常,畑俊六毕竟是华中方面军司令官,军务繁忙,又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赶过来?因为在江浙一带的上流社会,夜生活要到十点后才进入**,像畑俊六这样的大人物,姗姗来迟才能体现出他们的地位。

    然后,江南就在草地边缘看到了一个临时竖立的广播喇叭。

    看到这广播喇叭,江南嘴角便立刻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悲凉,毫无疑问,这部广播喇叭一定是梁鸿志专门安排的,至于它的作用么,肯定是用来接收前线的广播的,而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接收的很可能是大梅山广播电台。

    不过,此时的大梅山广播台,却已经掌握在了小鬼子手里。

    想到昔日曾被她的爱人徐锐,用来提振全**民的士气的大梅山广播台,此刻却成了前线鬼子军官向畑俊六邀功的工具,江南内心就不由得波澜兴起,直恨不得立刻上前将这广播喇叭砸碎,不过再一转念,江南就想到了今晚的使命,就咬牙忍下了这口气,畑俊六,就姑且再让你得意几个小时吧。

    江南正想得出神之时,草坪另一边忽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扭头一看,江南便看到一个身形瘦削的鬼子将领在一群鬼子军官的簇拥下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还向着所有来宾挥手示意,不是畑俊六这老鬼子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