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反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85章 反扑



    稻叶四郎立刻被吓醒了,浑身的醉意顷刻间不翼而飞,当时就要张嘴高喊,然而,不等他发出声音,一个黑影就已经鬼魅般欺近稻叶四郎的身后,然后一记手刀斩下,稻叶四郎便立刻呜咽一声,瘫倒在地上。

    雷响一掌将稻叶四郎劈晕,然后用双手托住稻叶四郎的脑门和下巴,准备发力将这老鬼子的脖子拧断,却让徐锐给制止了。

    “抓活的!”徐锐沉声说,“留他一条狗命!”

    雷响便又松开手,然后手脚麻俐的将稻叶四郎捆绑好,最后又将稻叶四郎的一双臭袜子脱下来塞进他的嘴里。

    至于稻叶四郎的长筒军靴,雷响直接套在自己脚上了。

    就这片刻的功夫,徐锐身后已经聚集了不下一百号人。

    利用地道,利用连续两天在广播中散布的“假象”,徐锐成功的骗过了鬼子,尤其是当鬼子看到身穿上校制服的“六斤”之后,更是对徐锐阵亡、大梅山独立团全军覆灭的消息深信不疑,然后,鬼子就彻底放松了警惕。

    天公作美,今晚肥城上空阴云密布。

    夜幕,给独立团提供了绝佳的掩护。

    五分钟后,独立团三个主力营已经全部进入攻击位置。

    然后,徐锐就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攻击命令,一声令下,酣睡了一整天又饱餐了一顿的独立团官兵,便立刻像下山的猛虎,咆哮着向鬼子的阵地发起了进攻,而鬼子此时却正处于精神上的极度松懈,此消彼涨之下,鬼子几乎是一触即溃。

    既便熊本师团是日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能打的,也一样扛不住。

    徐锐身先士卒,手持两把刺刀,第一个冲进了熊本师团的师团部。

    稻叶四郎这老鬼子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阴暗心理,居然也把他的师团部设在了徐锐的团部,按道理来说,他的师团部应该跟城外的野战重炮第5旅团呆在一起,这样的话就能够得到重炮旅团所属步兵部队的保护。

    城外地形开阔,利于日军发挥火力优势。

    可稻叶四郎却把他的师团部搬到了城内。

    其实城内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片废墟。

    如果从人性角度猜测,稻叶四郎应该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彰显他的战功,他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向世人炫耀,大梅山独立团是被他的熊本师团灭掉的,而徐锐这个帝国死敌,也是被他稻叶四郎干掉的,所以,他是帝国的英雄!

    稻叶四郎的蓄意显摆,最终给熊本师团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跟着稻叶一起倒霉的,还有师团部的所有人员及担负城区警备任务的步兵大队,在攻占肥城之后,稻叶四郎只在城区留下了一个大队担负警备任务,剩下的两个主力联队,则立刻动身北上,往阜阳方向攻击前进。

    毕竟,肥城虽然拿下了,肥芜公路虽然打通了,可阜阳、蒙城的严峻局面却并没有得到任何改观,所以熊本师团还必须尽快北上攻占淮南,一举打破国民军的封锁包围网,将被困的北上集群救出来,如此才算大功告成。

    所以,就在攻占肥城后的第一时间,稻叶四郎就命令建制还算相对完整的步兵第13联队及步兵第23联队,跟菊地旅团一道北上,向淮南、阜阳方向攻击前进,跟随熊本师团主力北上的,还有熊本师团及菊地旅团所属的炮兵联队,工兵联队以及辎重联队。

    现在留在肥城的,就只剩下熊本师团的师团部、医疗队、步兵第47联队的一个步兵大队以及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师团部及步兵第47联队的这个大队驻扎在城内,医疗队则在城外跟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在一起。

    可以说这样的局面早在徐锐的意料之中。

    所以,从一开始,独立团就是火力全开,全面进攻。

    徐锐身先士卒,第一个冲杀进了熊本师团的师团部,一个卫兵从昏睡中被惊醒,赶紧端着刺刀迎上来,但只是一个照面,便被徐锐切断了脖子,徐锐脚下绝无片刻的停留,大步流星继续往前冲,转个一堆废墟后,一堆篝火便出现在他面前。

    跟着这堆篝火同时出现在徐锐面前的,还有十几个鬼子,这十几个鬼子中居然还有两个少将,军衔最低的也是少佐,一窝子大鱼!

    徐锐狞笑一声,双手反握着刺刀冲上去。

    这十几个鬼子正是牛岛满、坂井德太郎,还有下野一霍以及师团部的高级参谋。

    “支那军?!”看到徐锐大步流星逼过来,牛岛满最先反应过来,当即长身而起,又反手拔出了军刀,坂井德太郎、下野一霍还有师团部的高级参谋们也纷纷跟着跳起身来,一个个都亮出军刀,摆开了拼刺的架势。

    徐锐却仿佛没看见似的,一头就撞入了鬼子中间。

    寒光闪烁,兵器撞击声,利刃剖开人体的声响以及鬼子在临死之前发出的惨叫声,霎那间交织成一片,等到雷响追上徐锐,冲到篝火堆边,却很吃惊的发现,现场十几个鬼子竟然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徐锐,则跟个血人似的站在火堆边。

    雷响还道徐锐受了伤,立即紧张的问道:“团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徐锐长出了一口气,在连续手刃了十几个鬼子高级军官之后,憋在徐锐胸中的那口恶气终于是彻底发泄了出来,然后吩咐雷响说,“发信号弹,让杨八难他们不要进城了,让他们直接从南北两翼攻击城外的鬼子炮兵阵地!”

    徐锐的行事原则,一贯就是趁你病、要你命,绝不给你留下任何余地!

    在进入地道之前,徐锐就已经做好反击方案,而且准备好了两套方案。

    一套方案是鬼子在城区内留有重兵,单凭独立团的力量不足以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那就让肥西十八寨的土匪也投入城区战场;另一套方案是,假如城内的鬼子兵力相对薄弱,就让肥西十八寨的土匪趁虚攻击城外炮兵。

    徐锐终究是徐锐,在进入地道之前,他就已经料到,在熊本师团占领肥城之后,稻叶四郎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命令师团主力北上,解救北上集群,徐锐的准确判断,为大梅山独立团赢得了极宝贵的先机。

    雷响便拔出手枪,对着夜空就是扣下了扳机。

    只听得叭叭两枪,两发红色信号弹冉冉升空。

    (分割线)

    幽暗的夜幕下面,杨八难带着娘娘寨、磨盘寨等十几个山寨的一千多土匪,无声无息的摸到了肥城的南门外。

    昨天上午肥西十八寨土匪的四散溃逃,根本就是假的,这根本就是徐锐跟肥西十八寨的匪首们事先商量好的,为的就是欺骗鬼子,为的就是今晚上的反戈一击,现在,鬼子果然上当了,接下来,就该是他们反击的时候了。

    为了尽可能的给鬼子制造更大的压力,肥西十八寨的土匪被分成了两部分,孙长河带着棋盘寨等七八个山寨的一千多土匪在北门,杨八难带着娘娘寨等十几个山寨的一千多土匪在南门,这样当独立团在城内发动后,他们就能从三个方向同时向鬼子发动进攻,小鬼子就会顾此失彼,疲于应付。

    眼看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银花婆婆便有些不耐烦了。

    将两枝二十响盒子炮往两肋枪套一插,银花婆婆扭头问杨八难:“杨长官,这都已经过了时间了,怎么城内还没动静,行不行啊?”

    杨八难赶紧劝慰:“婆婆不要急,行的,一定能行的!”

    银花婆婆闷哼了一声,说:“你对那小白脸倒是挺有信心啊?”

    “小白脸?”杨八难闻言愣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银花婆婆说的就是徐锐,当下苦笑着说道,“婆婆说笑了,我们团长行事素来极有分寸,不会出错的。”

    银花婆婆撇了一下嘴,说:“我劝你还是长点心眼吧,长得俊的男人靠不住。”

    杨八难闻言直翻白眼,这都哪跟哪啊?团长很英俊么?还没我英俊好不好?再说你这话跟我也说不着,我是男人,又不会被他骗,你应该去跟赛红拂还有小桃红去说,她们两个都让团长迷得忘了自己是谁了,尤其是那个小桃红。

    说话之间,城内忽然间响起两声尖啸,然后,两发红色信号弹便冉冉升空。

    “信号两响,执行第二方案,我们不去城区,去城东!”杨八难精神一振,然后回头对银花婆婆、铁公鸡还有另外十几个匪首说,“各位大当家的,团长发出信号了,让我们立刻进攻城东的鬼子,可以动手了!”

    十几个匪首闻言也是精神大振,纷纷站起身。

    看到十几个当家的起身,原本坐在地上休息的一千多土匪也纷纷跟着起身。

    银花婆婆一伸手,原本还在枪套里的两枝二十响盒子炮便已经到了她手里,那速度快到杨八难都没能看清楚,这传说中的快枪手,还真是名不虚传。

    “孩儿们。”银花婆婆把手中双枪一撩,叫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拿出你们的本事,让鬼子尝尝咱们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