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徐锐回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86章 徐锐回来了



    肥城的战局已经出现了惊天逆转,外界却并不知道。

    驻守在城东的日军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虽然听到了城内传来的枪声,可是并不清楚城内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发现了落单的中国残兵,还是游击队的小规模偷袭,或者是日军官兵因为高兴发生走火?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城东鬼子唯一能做的就是派人去询问。

    甚至,城东的鬼子都没有下令提高警戒等级。

    因为无论城内的鬼子还是城外的鬼子,压根没想过战局会出现如此逆转。

    城东鬼子不知道肥城城内发生了什么,外界就更不可能知道,其中就包括全国各地许许多多仍然痴痴守候在广播之前的爱国民众,他们从广播中听到独立团以及徐锐的噩耗之后就开始守候,一直在期盼着能够有奇迹出现。

    (分割线)

    “雯雯,别等了,回去睡吧。”

    看着郑雯执拗的守候在学校操场的大树下,梁一笑感到莫名的心酸,从今天一大清早听到独立团全军覆灭、徐锐牺牲的噩耗之后,郑雯就跟一部分女同学开始在操场旁边的大树底下静坐等待,等待着装在树上的广播再次响起。

    中午时,广播确实再次的响起,可惜的是,里边传出来的却是日军熊本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的调侃声,而不是那个她们所熟悉的声音,那时候,校园里尤其是这颗大树底下,真的是愁云惨雾,包括梁一笑,所有女生都哭了个稀哩哗啦。

    这之后,一部分女生悲伤的离开了,郑雯和小部分女生却不愿离去。

    “我不。”郑雯却很执拗的摇了摇头,依然静坐在大树下不愿意离开。

    看到郑雯执意不肯走,梁一笑便也只能跟着坐下来,继续陪伴着郑雯。

    梁一笑扭头看了眼郑雯,刚要开口劝说时,却让郑雯的抢白给打断了。

    “笑笑,你不用劝我了。”郑雯坚定的说道,“我还是坚信,徐团长绝对不会有事,大梅山独立团绝不会有事,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梁一笑苦笑说道:“你对徐团长就那么有信心?”

    “没错。”郑雯点头说道,“我对他就是有信心。”

    梁一笑摇摇头说:“你又没见过他,哪来的信心?”

    郑雯说:“我是没见过他,但我能感觉到他这个国家的挚爱,对这个民族的挚爱,他又那么有本事,所以在没有打跑小日本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出事的,徐团长一定还活着,这一定是他的欺敌之计,对,没错,一定是的。”

    “欺敌之计?”梁一笑苦笑,“你别天真了。”

    郑雯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跟梁一笑说话。

    梁一笑还要再劝时,耳畔却忽然听到了一阵沙沙的背景盲音。

    刚刚还在跟梁一笑生闷气的郑雯也立刻抬起头,将目光投向装在树上的广播喇叭,其余十几个女生也纷纷抬头,一个个脸上不约而同的流露出希冀之色,期待着广播中能够再次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只有梁一笑没有抱这样的幻想。

    梁一笑是到过肥城的,也亲历过独立团的战斗,她知道独立团的兵力跟熊本师团之间还是存在很大的差距,所以她知道,广播中播出的噩耗多半是属实的,除非发生奇迹,否则徐锐是不可能生还的,大梅山独立团更不可能上演逆袭,

    然而,有时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梁一笑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就真的发生了。

    “同胞们,海外的侨胞们,大家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

    沙沙的盲音之后,广播喇叭里便传出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不是今天中午的那个可恶的日本鬼子,也不是昨天深夜宣布徐锐重伤的独立团的杨参谋长,而是,分明就是独立团团长徐锐本人,梁一笑一下就听出来这是徐锐的声音。

    “徐团长?!”

    “是徐团长!”

    “真是徐团长?”

    十几个女生纷纷尖叫起来。

    郑雯更是死死捂着自己嘴,喜极而泣。

    梁一笑也是呆呆的看着树影婆娑间的广播喇叭,愣住了,然后,唯恐自己听到的只是幻觉,梁一笑便伸手使劲掐了自己胳膊一下,结果却钻心的疼,不是,不是幻觉,这一切是真的,刚才真的是徐团长的声音,真的是他!

    这一刻,梁一笑也控制不住喜极而泣。

    (分割线)

    宿舍里,吴前正在收拾行装,准备离开。

    发动学生的工作已经差不多,愿意参军的都已经参军走了,剩下的都是不愿意的,吴前也不能勉强,是时候离开武汉了。

    尽管独立团已经全军覆灭了,尽管徐锐也已经为国捐躯了,但是大梅山根据地并没有失守,至少现在还没有失守,所以,吴前决定尽快回到根据地去,去跟根据地剩下的战友及百姓共同面对即将到来的困难时刻。

    当逃兵,绝对不是他吴前的性格。

    这时候,一个同宿舍的室友匆匆跑进来,气喘吁吁的叫道:“快,快听广播!”

    宿舍里,还剩下四个学生没有走,因为吴前也要走,所以宿舍里的气氛有些沉闷,但是听到那个学生的叫声之后,那四个学生便立刻反应过来,吴前更是第一个冲出了宿出,飞一般冲下楼梯,来到广场上。

    广场一角有根电线杆,上面安装着一只广播大喇叭。

    广播里,一个大家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徐锐,昨天晚上我们都已经到了阴曹地府,可阎王老儿却跟我们说,小鬼子还没有死绝呢,你们下来干吗,给我滚回去,所以,没辙,我又带着弟兄们回来了。”

    “万岁!”

    “是徐团长!”

    “徐团长没死!”

    “独立团没事!”

    “我就知道独立团没这么容易完!”

    吴前、同宿舍的室友以及别的宿舍、别的年段的学生们纷纷击掌相庆,有不少的学生甚至激动得热泪盈眶,徐锐没死,大梅山独立团还没完,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好消息了,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振奋的消息了!

    (分割线)

    几乎同一时间,设在麻城的徐州会战前线指挥部里也猛的爆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那巨大的声浪险些将指挥部的屋顶都给掀翻。

    刚刚走到外面,打算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的古树同也被这巨大的声浪给惊动了。

    自从昨天深夜,从广播里听到杨八难说出徐锐重伤的消息之后,古树同的心境就像坐过山车一般疾坠而下,再没有别人比古树同更清楚徐锐还有独立团的重要性。

    徐锐若是不治,独立团必然就会土崩瓦解,独立团一旦崩溃了,徐州会战的局面也将会急转直下,到时候不要说围歼鬼子的北上集群,更别提背靠大别山在阜阳、蒙城跟鬼子进行战略决战,到那时候,云集在阜阳、蒙城一线的几十个师的部队能否顺利撤出来都是个巨大的未知数。

    而今天白天的战事进展,很快就验证了古树同的推测。

    徐锐只是重伤还没有死,就导致独立团的战斗力锐减,结果不到半天,肥城就被熊本师团攻占了,在肥城失守之后,肥芜公路就已经被鬼子打通,从水路运至芜湖的人员物资就可以通过肥芜公路源源不断北运肥城。

    接下来日军只需打通肥蚌公路,整个局面立刻就活了。

    而对于这即将到来的不利局面,古树同却是束手无策。

    调兵去淮南甚至长丰阻击日军?那也得有兵可调才行!

    也就是现在肥城失守的消息还没有扩散开来,一旦这个消息扩散开来,则势必会给淮南的几十个师的国民军造成恐慌心理,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天知道,为了这事古树同是一整天滴水未进,愁死了。

    听到指挥部里传出的巨大声浪,古树同不由心头一颤,夹在右手食指、中指之间的香烟便失手掉落在地上,古树同压根没想会有好消息,他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没准是熊本师团的先头部队已经出现在淮南,已经击溃南线的于学忠所部。

    不过,无论局面有多糟糕,多严峻,该面对的终归还是要面对。

    拖着沉重的脚步,古树同一步一挪走回到指挥部,然后,他就看到指挥部里的十几个高参正在击掌相庆,一个个全都神情热烈。

    看这个样子,不像是有什么坏事嘛?

    古树同顿时精神一振,问:“出什么事了?”

    一个少将高参便立刻迎上来,大声说道:“总座,徐锐回来了!”

    “你说什么,徐锐回来了?”古树同瞠目结舌道,“从哪回来?”

    “阴曹地府。”少将高参说完自己就乐了,又说道,“徐锐不仅自己回来了,而且把独立团也给带了回来,鬼子猝不及防,被独立团偷袭得手,现在肥城已经重新回到我军的控制之下,而且,熊本师团的师团部也被独立团给一锅端了!”

    “还有这事?”古树同闻言,顿时一股热血直冲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