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吐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87章 吐血



    同样的悲喜剧,也在南京华中方面军司令部上演。

    江南已经萌生出死志,决心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完成徐锐未竟的事业,去实现徐锐曾经发出的“勿谓言之不预也”的庄重正告。

    这就好比宝剑一旦出鞘,不见血绝不能收回。

    已经有好几次,江南都可以开枪杀了畑俊六。

    不过,江南并没有急于动手,因为她在等一个更合适的机会,她要在畑俊六最得意的时候给他致命的一枪,将他从胜利的巅峰拉入到失败的地狱,只有这样江南才感到解恨,竟敢伤害我江南的男人,这就是下场!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江南在耐心的等待着。

    距离十一点钟还剩五分钟时,江南终于从座位上起身,整场舞会都是江南安排的,她自然知道再过五分钟,特意摆放在草坪一角的广播就会响起,届时正在肥城前线的稻叶四郎将会通过大梅山广播台的频率,给畑俊六发来祝贺。

    是的,江南要在畑俊六收到稻叶四郎祝贺的那一瞬间,把他干掉!

    江南刚一从座位上站起身,便立刻吸引住了全场所有男宾的目光,便是畑俊六也不能例外,毫无疑问,江南是今晚这场祝捷舞会上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另一位却是美联社驻中国的战地记者,穿了一身欧洲宫廷晚礼服的海伦娜。

    在所有男人的目光注视下,江南款款走到畑俊六的面前,微笑说:“大将阁下,我有幸请你跳支舞吗?”

    “当然。”畑俊六欣然应允,一下就站起身。

    畑俊六还道是自己军人的风采迷住了江南,对于能够吸引到江南这样美貌无双的女子青睐,畑俊六还是很有些得意的,虽说他已经是奔六十的人了,但是谁又规定六十岁的老男人就不能够焕发出第二春,对吧?

    只不过,当两人站到一起,江南再把她的右手搭在畑俊六的左胳膊上面时,现场不少嘉宾却立刻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

    因为江南身材高挑,足有一米六五左右,而且今晚还穿了水晶高跟鞋,就更显得高挑颀长,而畑俊六身高却只有不足一米六,再加上因为患有肺病,日积月累下,背部就不再像年轻时候挺拔,所以看上去就显得更矮。

    看上去,畑俊六甚至只到江南肩膀高度。

    感受到自己跟江南之间的身高差,畑俊六也不免有些尴尬。

    现场有不少西方记者以及驻华武官更是毫无顾忌的笑起来,尽管日军曾经在三十年前的日俄战争中打败了俄军,后又在争夺青岛的战争中打败了德军,但是西方世界对东方文明的蔑视已经融入到骨子里,绝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与会的日军军官觉得受到了侮辱,顿时怒目相向。

    几个应邀出席的西方武官自然不会示弱,同样是怒目相向。

    眼看双方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江南便立刻嫣然一笑打破僵局:“大将阁下,您的身高让我想到了法国皇帝,拿破仑将军,还有,我们中国战国时期著名的外交家晏子,看来连老天都妒忌你们的能力,所以夺走了你们的身高。”

    江南要在畑俊六最得意、最高兴的时候杀他,自然不会让人破坏这场祝捷舞会。

    江南的转圜成功的化解了畑俊六的尴尬处境,畑俊六自嘲的笑笑,说:“江小姐可真会说话,不过我可不敢跟拿破仑还有贵国著名的智者晏子相媲美,我就是个武夫而已,只会带带兵,打打仗,别的就什么都不会了。”

    一曲跳完,畑俊六果然如江南所愿,邀请她在首席上就座。

    江南原本就是抱着暗杀企图故意接近畑俊六,便欣然应允,坐到了首席。

    “密斯江,你好,我是海伦娜,美联社驻中国的战地记者。”在首席上,原本就已经坐了个大美人儿,看到江南入座,海伦娜便立刻把手伸过来,江南便伸出小手,跟海伦娜轻轻相握,然后两人相视一笑,就跟多年的朋友似的。

    “密斯江,你真漂亮,我都忍不住要喜欢上你了。”

    “海伦娜小姐,你才是真漂亮,就跟画中的美人似的。”

    两人刚说几句,首席另一端的梁鸿志便已经站起身来,走到麦克风前说:“诸位,接下来就是今晚这场祝捷舞会的重头戏,熊本师团的师团长,稻叶四郎将军将从肥城前线给司令官阁下带来祝福语,现在让我们洗耳恭听。”

    现场的日军军官以及随军记者便热烈的鼓掌。

    西方的媒体记者及驻华使节武官却无动于衷。

    江南嘴角的笑容变得越发甜美,不过,右手却不着痕迹的从桌面上滑到了桌沿下,然后借着桌布的遮挡悄然撩起汉服下摆,海伦娜就坐在江南身边,无意中一扭头,正好看到江南撩起汉服下摆,露出雪白的一条长腿。

    看到这幕,海伦娜不禁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

    江南却把左手食指竖在红唇之前,对着海伦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海伦娜便果真没有出声,只呆呆的看着江南将汉服撩到了大腿根,然后露出了底下暗藏的枪套,然后从枪套里取出了那支精致的勃朗宁手枪,看到这支手枪,海伦娜便立刻明白江南要做什么了,一颗心便怦怦的狂跳,却还是没出声。

    对于中国,海伦娜是抱有极大的同情心的,所以她很乐意看到日本军人在中国的土地上被中国人枪杀。

    江南将手枪藏在桌布下,瞄准了斜对面的畑俊六。

    此时的畑俊六并不知道死神正在向他招手,而是兴致高昂的扭过头去,把目光投向了草坪一角的广播,等待着稻叶四郎从肥城向他发来寄语,尽管结果早已知道,但畑俊六还是非常的享受这样的场面,试问,谁能不好虚荣呢?

    “时间到!”梁鸿志读着秒呢,当即示意打开广播。

    广播接通,沙沙的背景音之后,紧接着便响起来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

    “雅蠛蝶,雅蠛蝶,空玛依蝶,库罗西得瓦伊得奈。”声音听着很瘆人。

    听到这惊慌的叫声,畑俊六便立刻愣在那里,现场所有的日军军官也是面面相觑,这都哪跟哪啊?稻叶四郎怎么给司令官阁下送回来这样的一段寄语?好奇怪啊,翻译过来,就是不要,不要,不要过来,不要杀我。

    这谁啊?谁要杀他?什么情况?

    一个个巨大的问号从空中飘过,所有的日军军官都凌乱了。

    江南都已经准备要扣下扳机了,这时候也本能的停顿住了。

    广播里的那个声音仍然还在不停的重复,而且越来越瘆人。

    站在广播旁边的梁鸿志听不懂日语,还道一切正常,当即大叫一声好,然后开始热烈的鼓掌,应邀出席舞会的那些个汉奸名流便也纷纷跟着热烈鼓掌,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畑俊六的表情有些不太正常,甚至还很生气。

    掌声开始变得稀落,最终停了下来。

    梁鸿志的脑筋却一下子转不过弯来,还在惯性的引导下说:“好,稻叶将军说的好,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

    “八嘎。”畑俊六忍无可忍,冲着梁鸿志咆哮起来。

    梁鸿志吓得一激泠,后半截话便硬生生咽回肚子里。

    这时候,另一个沙哑的声音又从广播里响起,说的还是日语。

    “畑俊六,还有收音机前的所有的小鬼子们,你们一定没有分辩出,刚才跪地求饶的这个家伙是谁吧?那么,就不妨由我来告诉你们吧,听好了,他是熊本师团的中将师团长,稻叶四郎,呵呵,你们没有想到吧?”

    听到这里,畑俊六顷刻间脸色大变。

    现场几十个日军军官也是面面相觑。

    稻叶四郎?刚才在广播里哀声求饶的这个家伙就是稻叶四郎?

    此时此刻,畑俊六和日军军官惊骇欲死,江南却是欣喜若狂!

    听到这略显沙哑的声音,江南原本白皙的俏脸顷刻之间变得一片嫣红,瘦削的香肩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徐锐,徐锐,是徐锐,是徐锐的声音,真的是徐锐!尽管徐锐此时说的是日语,可江南还是能分辩出来。

    江南永远不会听错徐锐的声音!

    看到江南这样子,海伦娜还道江南马上就要开枪了,当即用双手紧紧揪住桌布,心情真是既紧张又有些期待。

    不过让海伦娜意外的是,江南却并没有开枪,非但没有开枪,反而又将那把精致的勃朗宁手枪收回到腿根的枪套里。

    广播里,徐锐的声音继续响起:“畑俊六,还记得你刚来中国时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我让你洗干净脖子等着,早晚有一天,我必取你项上狗头,现在我再重申一遍,我,徐锐,早晚必定取你项上人头,今天的稻叶四郎,就是明天的你!勿谓,言之不预也!”

    “八嘎!”听着徐锐毫不掩饰的威胁,畑俊六的脸色顷刻间变得一片嫣红,当听到徐锐再次说出勿谓言之不预也时,畑俊六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喉头涌起的咸腥感,猛的一张嘴,从口中喷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