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野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88章 野战



    肥城,原独立团的团部废墟。

    徐锐广播完,站起身作势又要踢稻叶四郎,稻叶四郎便赶紧把身体缩成一团,用日语涕泪交流的哀求说:“不要,不要,不要杀我……”

    稻叶四郎是真的被吓破胆了,因为就在离他不到两米远处,就倒卧着牛岛满、坂井德太郎、下野一霍还有十几个高级参谋的尸体,看着那一具具的死状各不相同的尸体,尤其牛岛满,整个肚子都被剖开,肠子都淌了一地,稻叶四郎真吓坏了。

    跟别的日本兵不同,稻叶四郎骨子里就是个贪生怕死的货。

    当年日俄战争,他就是靠着装死才捡回一条命,要不然早就葬身在旅顺口了。

    徐锐抬起的脚就再踹不下去,眼前这画面要是能够拍成视频传到后世的网上,绝对能够亮瞎全体哈日狗们的钛合金狗眼,在他们心目当中视死如归的死忠军国主义分子,居然也会像狗一样跪在地上求中国人饶命?

    雷响就受不了啦,往稻叶四郎脸上啐了一口,说:“团长,这样的鬼子倒也是少见,居然还******是个中将,见了鬼了。”

    “见鬼?”徐锐哂然说,“你知道他是哪的不?”

    “哪的?”雷响讶然问,“哪个地方的有关系?”

    “废话。”徐锐哂然说,“听说过大阪师团没有?”

    “大阪师团?”雷响瞪大眼睛看着徐锐,然后摇头,“没听说过。”

    徐锐摇头说:“我跟你说啊,有一次因为前线吃紧,日军大本营命令仙台师团、大阪师团同时驰援,仙台师团在接到命令后的当天就紧急开拔,两天之内强行军三百多公里赶到了战场,可这个大阪师团却过了四天还没完成集结,你猜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雷响茫然问,“不会是他们没有接到大本营的命令吧?”

    徐锐摇头说:“他们当然接到命令了,可就在接到命令的当晚,大阪师团的一大半士兵就忽然间全病了,不是中暑了,就是着凉了,或者就是长了冻疮了,反正整个师团两万多官兵就只有不到五千人前来集结。”

    “中暑?长冻疮?”雷响说,“这不扯蛋呢么,到底夏天还是冬天?”

    “大阪师团就是有这么扯蛋。”徐锐嘿然说道,“最后大阪师团的师团长山下奉文实在没辙了,就亲自跑到医务室里坐镇,然后就有了师团长改行当医生的笑话。”

    雷响大笑道:“团长,这是哪次战斗啊,我咋没听说过有这场战斗啊?”

    “这是诺门……”徐锐话说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现在还只是37年,离诺门坎战斗爆发还有两年时间,而且山下奉文现在也只是个旅团长,还没当上师团长呢,当下便岔开话题说道,“据说是日俄战争时的一次战斗。”

    雷响点头说:“那这个大阪师团还真是有够窝囊的。”

    徐锐嘿然说:“大阪师团四个步兵联队,最窝囊的还是第八联队,当年日俄战争,这个大阪联队是八战八败,号称败不怕的八联队。”

    “败不怕的八联队?”雷响闻言不由乐了。

    “这个第八联队全由大阪藉的小商贩组成,在他们眼里就只有利益,只要你付出足够的利益,他们就是老婆也能送给你睡,他们根本就没有为天皇而死的觉悟。”徐锐说完,抬起的脚终究还是踹在了稻叶四郎身上。

    往稻叶四郎身上踹了一脚之后,徐锐又说,“这稻叶四郎就是大阪人,看这德性,估计也是个小商贩出身。”

    “这就难怪了,原来是个小商贩。”

    雷响说完,又啐的往稻叶四郎身上啐了一口。

    徐锐又说:“把这老鬼子看紧了,将来没准还有大用,别的先不说他,光是他这窝囊的德性就能用来打击小鬼子的嚣张气焰。”

    “好嘞。”雷响答应一声,又扭头吩咐身后几个老兵,“都给我听好了,把这老鬼子给我看紧了,千万不要让他给跑了。”

    这时候,城区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

    留在城中担负警备任务的是步兵第47联队的一个大队,第47联队的编成地是九州东北部的大分县,这在日本的战国时期也是个有名的强藩,步兵第47联队的战斗力在整个师团也是仅次于鹿儿岛联队的存在。

    然而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

    你战斗力再强,可是一旦从精神上松懈下来,立刻就会变得不堪一击。

    独立团选择的恰恰是在这个步兵大队精神最松懈的时候,结果也就可想而知,再加上独立团又是从内外十几个方向同时发动进攻,导致日军根本不知道从哪防起,所以,短短还不到半个小时,战斗就很快结束。

    一个步兵大队一千多鬼子,基本被歼。

    何光明、万重山、许德坤、何书崖几个营长很快又聚集到了徐锐面前。

    徐锐冷浚的目光从四个营长脸上扫过,问道:“各营的任务都干完了?”

    “成了。”

    “全干完了。”

    “至少在我们2营片区,再没一个活的鬼子。”

    几个营长纷纷回应,徐锐点点头,接着说道:“行,那就集合队伍,立刻出东门,配合肥西十八寨的好汉干掉小鬼子的炮兵。”

    “是!”四个营长轰然应喏,分头集合部队去了。

    当徐锐率领独立团主力来到东门外时,这边还在激战。

    城外的战场环境跟城内毕竟还是不同,城内都是废墟,可给单兵提供的掩护太多,双方很容易就能形成短兵相接的局面,所以拼的是双方的兵力、体力以及一方无前的气势,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狭路相逢勇者胜。

    但是在城外却是野战,野战就不能单靠气势乱打一气,对战术素养的要求就更高。

    这方面日军却占据绝对优势,加上鬼子的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已在城东驻扎多日,所属的两个步兵大队早就已经构筑好了完整的防御工事,所以,打起来就更加费劲,肥西十八寨的好汉围着鬼子阵地猛攻了将近一个小时,始终无法突破。

    棋盘寨的大当家唐开山当时就着恼了,将对襟短褂一脱,光着膀子就要往前冲锋,却让二当家牛大器伸手拦住了。

    “大哥,还是我上吧。”牛大器说。

    唐开山看了眼牛大器,说:“老二,当心着点。”

    “大哥放心,我还死不了。”牛大器嘿然一笑,然后回头冲身后几十名精壮汉子厉声大吼道,“弟兄们,跟我走!”

    几十名精悍土匪轰然应喏,跟着牛大器就往前冲。

    孙长河便立刻从藏身的弹坑坐起来,一边举着花机关往前猛烈扫射,一边冲身后以及左右两侧的卫队老兵大吼道:“火力掩护,火力掩护!”

    卫队排的七十多个老兵便纷纷起身,端着花机关猛烈开火。

    国民军阵地上突然爆发密集的火力,对面的鬼子火力立刻遭到压制。

    借着这个机会,牛大器和五十多个精悍土匪就已经旋风一般突入鬼子第一道防线,这时候,第一道防线上其实已经没剩几个鬼子了,看到土匪冲上来,剩下的二十多个鬼子便立刻端着刺刀猛扑上来,当先那个鬼子少尉更挺着军刀往牛大器胸口猛刺过来。

    牛大器一个闪身让过,然后拿胳膊当成甩棍猛的一扫,便将那个鬼子少尉扫倒在地,再一伸手就攥住鬼子少尉的脚脖子,将鬼子少尉提溜了起来,然后在空中转了两圈再吐气开声猛的一扔,竟扔出去有几十米远。

    “喀嚓,叭嗒。”鬼子少尉一头撞上一门重炮,头部骨骼顷刻碎裂,然后倒翻下来,落在地上再没有动静。

    看到牛大器如此神力,身后跟进的五十多个精悍土匪顿时轰然叫好,气势也是大振,当时就将阵地上的二十几个鬼子杀得落花流水,这二十几个鬼子并非步兵,拼刺能力相比步兵联队的鬼子相差何止一截?而他们对面的这五十多个土匪却是个中高手,此消彼涨之下,结果就没有任何悬念。

    不到片刻功夫,二十多个鬼子就被杀了个干净。

    牛大器在扔飞那个鬼子少尉之后,又连续捏死了六个鬼子,是真的拿手捏啊,五指一张掐住小鬼子的脖子,再那么使劲一捏,只听得喀嚓一声,鬼子的颈骨便顷刻碎裂,然后再一松手,那小鬼子立刻就像烂泥似的瘫倒在地。

    牛大器杀得性起,当即带着五十多个土匪扑向第二道防线。

    孙长河也是老兵,也是见识过鬼子阵地战的厉害的,急要提醒时却已经晚了,只见牛大器已经带着五十多个精悍土匪冲上鬼子阵地,但就在这个时候,两侧的两个小土包下却突然绽起密集的机枪火力,迅即构织成交叉火力。

    密集的交叉火力就像死神的镰刀,所过之处,牛大器和身后跟进的五十多个精悍土匪便纷纷像被锯倒的木头,直挺挺的倒下。

    “老二?!”唐开山的眼睛一下就红了,当时就要起身往前冲。

    “大哥不要冲动!”孙长河赶紧将唐开山拉住,开玩笑,面对鬼子的侧射火力,这样直挺挺往前冲,多少人都不够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