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一块肥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89章 一块肥肉



    当畑俊六恢复意识时,人已经躺在野战医院的病床上,华中方面军参谋副长长勇以及司令部的六七个参谋正神情紧张的守在他的病床前,不过参谋长河边正三却没有看到,也不知道是在留在司令部里处理残局还是在干别的什么。

    处理什么残局?当然是处理肥城战场的残局。

    虽然直到现在,畑俊六都还没有想明白徐锐究竟是如何骗过稻叶四郎,究竟是如何达成瞒天过海的效果的,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熊本师团的师团部确实已经被大梅山独立团一锅端了,甚至稻叶四郎也成了独立团的俘虏。

    这也是第二个被独立团俘虏的帝国陆军将领,第一个是重藤千秋。

    用手使劲揉了揉仿佛要炸裂开来一般的眉心,畑俊六问长勇说:“长桑,肥城那边的情况现在究竟有多糟?”

    长勇顿首说道:“大将阁下,不是一般的糟糕。”

    畑俊六皱眉说:“直说重点,到底有多么糟糕?”

    “哈依。”长勇再顿首,说,“熊本师团的师团部已经被一锅端,稻叶四郎这个窝囊废也成了支那人的战俘,跟熊本师团的师团部被一起歼灭的还有步兵第47联队的一个大队,除此之外,仍然驻扎在肥城东门外的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也遭到了支那军的猛烈围攻,目前双方仍在激战,不过情况很不乐观。”

    “纳尼?”畑俊六一听立刻就急了,当时就翻身坐起来。

    可刚一坐起来,畑俊六便立刻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阵猛烈的晕眩,当下又眼前一黑颓然倒回床上,所幸的是这次并没有当场昏死过去。

    长勇赶紧抢上前,说:“大将阁下,不要激动,医生叮嘱你要卧床。”

    畑俊六无力的摆了摆手,说道:“长桑,告诉河边桑,无论如何都要保住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无论如何都要保住重炮旅团哪!”

    畑俊六是真急了,因为日本陆军总共也只编成了六个野战重炮旅团。

    在日本陆军界,这六个野战重炮旅团堪称战略级部队,损失任何一个都是不得了的大事件,野战重炮第5旅团真要是在他手上没了,既便大本营和皇室不追究他的责任,对于他本人也是莫大的耻辱,这样的结果是畑俊六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

    当下畑俊六又说:“长桑,立刻给北上的熊本师团主力还有菊地旅团发电报,让他们立刻掉头南返,让他们立刻掉头南返,快南返!”喘了口气,畑俊六又接着大吼道,“还有驻芜湖的守备队,也立刻北上肥城增援,快增援!”

    长勇却低垂着头,任由畑俊六在那里乱吼。

    因为在长勇看来,司令官阁下此刻已经是方寸大乱了。

    立刻命令北上的熊本师团主力还有菊地旅团掉头南返?开什么玩笑,且不说熊本师团主力以及菊地旅团已经在长丰附近跟国民军遭遇,既便双方还没有接上火,你让他们立刻又掉头南返肥城,这是打算让这两支部队跑死了算?

    让驻守芜湖的守备队北上增援?那就更糟!

    不出半个小时,徐锐死而复生,独立团复占肥城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中国战场,届时浙西皖南战场的国民军多半就会跟打了鸡血似的,倾巢而出,向日军控制的各个要点,发动潮水般的进攻,尤其是新四军四支队,对于芜湖来说,更是犹如芒刺在背!这个时候,你让芜湖的守备队北上增援肥城,这是不打算要芜湖了么?

    现实是残酷的,对于此时的华中日军来说,能做的确实已经不多了。

    河边正三和长勇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让值贺忠治的第3飞行团倾巢出动,尽可能的给被困的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提供空中支援。

    不过,就算是第3飞行团也要等到天亮才能够出动。

    现在出动的话,这黑灯瞎火的,第3飞行团的机群没准能够飞到武汉去。

    毕竟,这个时代可没卫星导航,飞机在夜间飞行时只能够依靠雷达导航,但是日军在皖中并没有修雷达站,所以就连雷达导航也办不到,所以,飞机只能白天出动,那么这漫长的一个夜晚,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就只能独立去面对。

    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至少需要坚守三天,才能等来援军。

    新编成的第17师团、第22师团正从海路紧急运来中国战场,大约在三天之后可以抵达芜湖,在这两个师团到达之前,日军已经派不出哪怕一兵一卒的援军。

    当下长勇说道:“大将阁下,请您务必保重身体,卑职得先回去了。”

    畑俊六却犹不放心,不停的叮嘱长勇,让他转告河边正三,无论如何也定要保住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长勇嘴上应付着,内心却非常明白,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多半是保不住了,虽说独立重炮兵第5旅团有八千多官兵,兵力并不少,但真正的战斗步兵却只有两个大队,不到两千,剩下的都是技术兵种。

    这样一支部队,面对虎狼般的独立团,下场也就可想而知。

    长勇现在更担心的是,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装备的这些大口径重炮,可千万不要落在了独立团的手里,否则,在未来战事中,这些大口径重炮绝对会成为日军的噩梦!以徐锐此人的,一贯作风,这绝对是大概率事件。

    (分割线)

    还真让长勇给猜中了,徐锐真动心了。

    看着前方战场上,不时从火光中显露出狰狞身影的一尊尊铁塔般的大炮,徐锐嘴角的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尼妹,这可是一个重炮旅团,整整一个野战重炮旅团啊!按照日本陆军的编制,一个重炮旅团下辖两个重炮联队,每个重炮联队下辖四个重炮大队,每个重炮大队各装备8到12门大口径野战重型榴弹炮。

    这可是真正的大口径野战重型榴弹炮,口径最小的都是120mm,基本是150mm,甚至还有270mm口径的重型迫击炮,前几天死守肥城,他们独立团可真是吃够了这些重型火炮的苦头,基本上一颗炮弹落下来,一栋大楼就塌了,要是被炮弹直接命中掩体,一个排的人转眼之间就报销了,这杀伤力绝不是假的。

    这可是肥肉啊,这是一块真正的肥肉!

    肉到嘴边不咬,这绝不是徐锐的性格!

    何光明、万重山、许德坤这几个营长近墨者黑,性格已经被徐锐严重同化,看到了这一尊尊的重炮,一个个顿时两眼放光,就像是饿了一整个冬天的狗熊看到了落单的羔羊,那股子贪婪都能从眼睛里流淌出来。

    “娘的,好多炮,好多大炮啊!”

    “发了,发财了,这下发财了!”

    “团长,这回咱们可得说好了,这里的这些多大炮,足够你闹个炮兵旅了,回头你得把阿牛的机炮连让给俺,怎么着也得给我们营闹个炮兵连,驴日的,咱可是1营,咱独立团的头等主力营,没有炮连咋行,名不符实嘛。”

    “就你,还想闹一炮连?看你那嘚瑟样。”

    看着何光明和万重山在那里胡乱打嘴仗,徐锐也不阻止,要的就是这股子气势。

    可那边的孙长河却在皱眉头,什么人哪,说的好像这些炮已是你们囊中物似的,拜托你们把眼睛擦亮一些吧,这可是一整个重炮旅,除了炮兵之外,还是有守备步兵队的,没看见刚才肥西十八寨的好汉吃了大亏?

    “嘴巴说说算什么英雄,有本事就动真格的。”

    孙长河只是皱眉,银花婆婆却是忍不住开始冷嘲热讽了。

    刚才棋盘寨攻击失利后,娘娘寨的土匪也跟着攻了一波,结果一样以失败告终,所以对于独立团的这股子嚣张劲头,银花婆婆很是不爽,什么玩意,你们官军还能上天了?咱们肥西的好汉死也攻不下的山头,你们就能轻松拿下?

    徐锐脸上立刻露出一抹微笑,这是向他们独立团叫板了。

    也好,正好通过这么个机会,让肥西的这些个土匪见识一下他们独立团的厉害,免得他们真以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打乱战,这些土匪或许还能行,可是打正规的阵地战,还真不是徐锐小觑他们,这些土匪差得远了。

    当下徐锐便把几个营长还有老兵突击队的正副队长丁力、雷鹏都叫到了跟前,虎嘴拔牙干掉鹿儿岛联队这一仗,老兵突击队伤亡惨重,两百老兵死得只剩八十多个,就连罗丰都战死了,但这支部队的老底子还在,精气神还在。

    徐锐的目光从四个营长脸上扫过,沉声说:“从四个方向同时展开进攻,记住,四个方向都是主攻,没有佯攻,谁先攻破鬼子的防线,谁就是头攻,老子就把阿牛的机炮连划到这个营,都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四个营长轰然应喏,迅即又分头离去。

    目送四个营长的身影远去,徐锐又对丁力、雷鹏说:“阿力、大鹏,让老兵突击队做好准备,眼前这个鬼子的重炮旅团可是块硬骨头,光靠他们几个恐怕还砸不碎,关键时刻还得要指望你们老兵突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