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结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90章 结婚



    鬼子的重炮旅团绝对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鬼子的一个重炮旅团,人员足足有八千多人,光是担负守备任务的步兵就有两个大队将近两千人,而且对方已经在这里驻扎多日,早就已经构筑好了完整且严密的防御工事,要想突破鬼子的防线并不容易。

    如果按刚才肥西十八寨的土匪的这种打法,不要说一个团,就是再来一个师也是白搭,有多少都得全部交待,还真当鬼子的炮兵不会打阵地战?要知道鬼子的炮兵也一样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

    至于那些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炮兵军官,跟步兵军官更毫无区别。

    拿下小鬼子的重炮旅团并不容易,徐锐也已经做好了付出沉重代价的思想准行,但是他仍然决定要打这一仗,因为一旦拿下这个独立重炮旅团,不仅可以沉重打击鬼子,更加可以极大的壮大自身的力量!

    这可是一个旅的炮兵装备,不是几杆三八大盖的事。

    为此,既便付出半个团以上的代价,也完全是值得的。

    不过,在独立团发起攻击之前,老兵却带着狼牙中队赶到了。

    知道老兵已经带着狼牙中队赶到了,徐锐便赶紧叫停了之前的计划,让三个主力营和独立营稍安勿躁,因为他已经有了更好的进攻选择,有了狼牙中队这把尖刀,就没必要再进行强攻了。

    有了狼牙中队,独立团完全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拿下鬼子的重炮旅团,而且还能最大限度的保全这一个旅的重炮。

    见到徐锐,老兵的表情冷浚依旧,不过眸子里却还是流露出一丝隐藏极深的激动之色,事实上,老兵是在听闻徐锐阵亡的消息之后,率领狼牙中队急行军一昼夜,翻越青牛岭赶过来的。

    老兵并不相信徐锐会如此轻易被鬼子干掉,更不相信独立团会如此轻易就被鬼子全歼,但是在没有亲眼见到徐锐之前,他的心始终是悬着的,直到这一刻他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地。

    事实上,老兵心里也确实存了万一的念头,万一徐锐真没了,万一独立团真打光了,就带着特战队狙杀稻叶四郎,替徐锐和战死的弟兄报仇,为此哪怕是搭上整个狼牙中队他也是在所不惜。

    “老兵你行啊,学会抗命了。”徐锐看着老兵,语气听着似不善,嘴角的笑意却怎也藏不住,这就是战友,在困境中你敢把后背交给他,在绝境中你肯替他挡子弹的真正的战友!

    “我就抗命了,你还能枪毙我?”老兵说。

    “你当我不敢么,我现在就枪毙你。”徐锐说着作势要掏枪。

    “得了吧。”老兵根本就不吃徐锐这套,哂然说,“别以为你是团长就能随便枪毙人,还有政委呢。”

    “老王也过来了?”徐锐闻言讶然。

    话音方落,王沪生的声音便响起来:“我要不来,你到了阎王爷那告我当逃兵怎么办?”

    随着声音,王沪生的身影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一双眼睛是红的,指着徐锐鼻子就骂:“老徐,你他娘的真是吓死老子了,竟然还敢玩诈死,你他娘的事先倒是吱一声啊。”

    徐锐笑道:“这不是事情来得太急,来不及嘛。”

    “去你的,真当老子好糊弄是怎么着?再急还能差这一哆嗦的功夫?”王沪生恶狠狠的说,“你就是故意的,不把老子吓出个好歹来,你他娘的就心里不得劲,是吧?你就是想要吓死老子。”

    王沪生原本不这样,平时讲话很少爆粗口,可是跟徐锐这伙人呆久了,也就变得满嘴的粗话了,张嘴老子闭嘴狗曰的。

    不过还真让王沪生说着了,徐锐在诈死之前故意没知会王沪生,不仅只是出于保密的考虑,更是有意想要捉弄一个人,不过那个人并不是王沪生,王沪生只是跟着遭了池鱼之殃。

    徐锐想要捉弄的当然是江南,他想知道江南在听到他的死讯之后会不会哭,会不会伤心?如果让徐锐知道,江南在得知他的死讯之后反应会如此之大,甚至差点去刺杀田俊六,他一定会后悔的。

    徐锐满脸赔笑,说:“政委同志快消消气,我向你赔不是还不成吗?”

    “赔个不是就把我打发了?你想的倒是美。”王沪生说,“没那么容易。”

    徐锐连忙又说:“行行行,除了赔礼道歉,我再送你个日本娘们暖被窝,老王你是不知道,这次咱们端了狗曰的熊本师团的师团部,又抓了十几个鬼子的女兵,而且一个赛一个漂亮,我把最漂亮的那个送你。”

    “去你的,又来这套。”王沪生一把将徐锐推开,破口大骂。

    不过说到女人,王沪生却又想起来南京特委发来的一封电报,然后将这封电报交给了徐锐,说道:“喏,这是给你的。”

    “什么啊?”徐锐随手接过,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结婚报告?而且还是江南打给上级党组织的结婚报告,而她想要申请结婚的对象竟是他?这真太突然了,太意外了,他真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再说他也不想这么早结婚,他还没有玩够呢。

    “傻眼了吧?”王沪生哼声说,“嘴里咬着一个,筷子上夹着一个,碗里装着一个,居然还敢瞧着锅里的,让你贪,这下傻了吧?”

    “这个,那个……”徐锐真有些傻眼了,他真没想过结婚的事,至少在抗战胜利前,他不想考虑这个事情,结了婚,那就失去自由了,一个女人无论有多爱你,可一旦成了你的妻子,她就一定会誓死守护她的领地,绝对不会再允许别的女人进入到她的领地,所以徐锐才不干这傻事。

    骨子里,徐锐还是个现代人,爱情需要浪费,婚姻却需要忠诚,如果真与江南结婚,那就必须跟赛红拂还有小桃红断绝关系,这个他真做不到,他还没有享受够爱情的浪漫呢,可不想这么早走进围城。

    当然了,徐锐不想这么早结婚还有另外一层考虑,毕竟是战争年代,指不定哪天他就光荣了,真要是结了婚,以江南的性格,指定不会再嫁人,那不是耽误了她一辈子?这事儿不能干。

    正巧了,徐锐这边正对着江南的结婚报告懵逼呢,那边赛红拂却带着小桃红袅袅婷婷的走过来,看到徐锐对着一封电报发呆,便随口问道:“这是谁来的电报,有什么事情吗?”

    徐锐便如触电一般,赶紧将电报收到身后,说道:“没,没事。”

    赛红拂便白了徐锐一眼,嗔道:“没事就没事,你紧张做什么?”

    “没没,没有紧张,我没紧张。”徐锐连连摇头,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好在赛红拂也没有多问,转身去跟王沪生还有老兵等狼牙队员打招呼了,毕竟也是狼牙的一员,赛红拂对狼牙还是有感情的。

    看着赛红拂的背影,王沪生冷笑说:“头疼了吧,不过相信我,真正头疼的还在后头呢,这才哪到哪。”

    “你闭嘴吧。”徐锐火道,“再说我画圈圈诅咒你,诅咒你一辈子找不着老婆,诅咒你打一辈子光棍。”

    “嘿,你这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么?”王沪生没好气道,“反正申请书我是给你了,怎么答复,你自己看着办。”

    徐锐便又开始揪自己的头发,这事真不好办哪。

    想来想去徐锐也没想出辙来,当下还是只能央求王沪生:“老王,求你个事呗,帮我个忙呗。”

    “没空。”王沪生一边拿衣袖扇凉风,一边说,“老子正忙着呢。”

    徐锐便从雷响那里接过蒲扇,一边替王沪生扇风,一边赔笑脸说:“政委同志,我的大政委,帮我个忙,就说这电报弄丢了,你没有交给我,我从来就没见过这申请书,就这么着,就这么说定了,啊。”

    “嘿,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王沪生说,“我可是交给你了。”

    “瞎话啥啊瞎话,你交我什么了,你交给我什么了?”徐锐耍赖,“我什么都没收到,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呀嘿,你还耍赖上了,那个谁,你们倒是评评理……”王沪生说完就要转旁人来给他评理,可一转身,却发现原本站在旁边的几个狼牙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雷响也是背转过身,装做啥都不知道。

    王沪生还要再说,徐锐却不给他机会了,说道:“那啥,老王我还有急事,有正事,你不知道我们围住了鬼子一个重炮旅,这可是一块肥肉,我必须尽快落肚为安,至于刚才说的那事,就拜托你了,拜托了。”

    说完了,徐锐便早已经带着雷响落荒而逃,是真的落荒而逃。

    目送徐锐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王沪生不禁苦笑:“得,看来这红娘当不成,还得当一回棒娘鸳鸯的恶人,徐锐这小子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饥,江南这么好的一姑娘,他居然还不要?真是的,脑袋让驴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