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交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94章 交易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肥西十八寨的二十多个匪首以及一百多个头目跟着徐锐、杨八难出现在了重炮旅团阵地上,看着夜幕下面那一尊尊怪兽似的大口径重型野战榴弹炮,这些匪首以及土匪头目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我的乖,这么粗的炮?比老子大腿还粗!”

    “他姥姥,这要是挨上一炮,不得被轰成渣?”

    “轰成渣?铁公鸡,你要是还能剩下一点渣,老子跟你姓。”

    “他娘的,这下**团可是发财了,早知道,咱们棋盘寨也应该参加战斗,这样好歹也能分到几门炮,有了这么大口径的重炮,咱们棋盘寨可就牛了,不要说保安队,就正规军咱都不怕,还怕他个鸟蛋啊?”

    听着那些土匪头目在那里窃窃私语,徐锐不免有些小得意。

    徐锐要的就这效果,他之所以邀请这些个匪首以及大小头目前来参观战场,就是要通过这些大口径重炮来震慑这些土匪,得让他们知道,**团绝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这一来,今后无论是收编还是合作,**团都将会居于主动。

    从这些土匪的反应,徐锐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过了没一会儿,孙长河也带着他的卫队排迎上前来。

    **团的人在忙着打扫战场,孙长河的卫队排却闲得没事做。

    直到现在为止,孙长河的卫队排都还没有明确隶统,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孙长河的卫队排都还不能算是**团的人马,所以这次打扫战场就被**团的人毫不客气阻挡在外,**团的一贯作风就是好处要占全,汤都不给别人剩半点。

    孙长河倒也没想过要分战利品什么的,他就真分到了战利品,难道还能运回长官部?这可不是几门迫击炮或者小口径的山炮野炮,而是150口径以上的重型大炮,只怕还没走到半路就让小鬼子的飞机给炸了。

    所以孙长河什么想法都没有。

    “徐团座,祝贺贵军又取得空前大胜。”孙长河敬礼,说道。

    “空前大胜?”徐锐摇摇头,皱眉说,“大胜什么呀,孙副官难道不觉得,我们**团捡了个天大麻烦?”

    “天大麻烦?”孙长河讶然,“徐团座这话,卑职就不懂了。”

    “这有什么不懂的?”徐锐伸手一指四周那一尊尊黑黝黝炮管直指苍穹的重炮,苦着个脸说道,“就说这些重炮,用起来威力是挺大的,一发炮弹就能炸掉一栋大楼,可问题是咱们并没有使用这些重炮的条件哪。”

    徐锐说的是实话,他也是真的为这事而伤脑筋。

    这些大口径重炮,最轻的都有三四吨,最重的甚至有十几吨重,没有卡车拖拽,根本就动不了,虽说这次他们**团还缴获了一百多辆载重卡车,可这事不是有卡车就行,有卡车你还得有汽油、柴油,你还得在公路机动。

    除非有空军保护,否则你这边刚上路,鬼子立刻就出动攻击机,把你全给炸了。

    你说在夜间出动?对,如果目标的在百里之内,一个晚上就能打个来回,夜间出动倒也没什么大问题,可问题是,百里之内你能打个什么?打鬼子的炮楼?你娘嘞,拿大口径野战重型榴弹炮去打炮楼?这不真成了大炮打蚊子了么?

    所以徐锐是真伤脑筋,在打之前光顾着高兴了,打完之后才发现,费尽心机夺过来的这一百多门重型野战榴弹炮居然派不上用场,至少现阶段没有用武之地,等将来对日军展开战略反攻时或许用得上,现在是真的用不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是幸福的烦恼,其实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孙长河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还真是,这一百多门重炮留在徐团座手上,还真是派不上什么用场,要不然卑职跟三战区长官部协调一下,徐团座可以拿这一百多门重型野战榴弹炮跟长官部进行交换,我相信古长官会非常乐意的。”

    “交换?”徐锐眼珠一转,脑子里忽然间闪过一个念头。

    老实说,古树同那里还真没有徐锐想要的东西,但是老蒋那里有。

    老蒋那里有什么?汉阳兵工厂!当时中国产品最全、规模最大的兵工厂!

    当然了,徐锐也知道这是绝无可能的,蒋委员长就是再想要重型榴弹炮,也绝对不会拿汉阳兵工厂来跟他这个小小的团长做交易,面子上过不去还在其次,关键汉阳兵工厂是一头会源源不断产生鲜奶的奶牛,而他的这一百多门重炮只是牛奶而已。

    拿这一百多门重炮交换汉阳兵工厂怕是不可能,但是交换金陵兵工厂却有可能。

    金陵兵工厂相比汉阳兵工厂规模要小得多,而且产品种类也单一,专生产马克沁水冷式重机枪,淞沪会战失利之后,金陵兵工厂所有的设备以及人员都已经打包运往汉口,从时间上来看,这批设备以及人员应该还滞留在汉口。

    当下徐锐脑子里便开始急速的盘算起得失利弊。

    若留着这一百多门重炮,近期派不上用场不说,还得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保存,万一鬼子再来一次像上次那样的大扫荡,根据地再次失守,那这一百多门重炮就很难保住,这可是一百多门炮,目标太大,跟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不是一个概念。

    再一个,这一百多门重炮要是给了国民军,徐州会战怕是赶不上了,但是后面的武汉会战以及长沙会战却能派上大用场,如果蒋委员长能拿这一百多门重炮编一个炮兵旅,再把这个炮兵旅编入到薛岳的第一兵团,那德安会战的战果恐怕就不仅仅只是重创第106师团这么简单了,搞不好冈村宁次就会栽一个大跟斗!

    想到这,徐锐立刻有了决定,这交易值!

    孙长河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在他的印象中,**的部队一个个都穷得底掉,几杆破枪都能够当宝贝似的攥手里不放,所以徐锐一定舍不得这些大炮,但是话说完之后,孙长河却意外发现,徐锐似乎有些心动?

    当下孙长河又问道:“徐团座,你觉得怎么样?”

    徐锐说:“倒也不是不能交换,关键古长官能拿什么东西来换?”

    孙长河说:“无非就是武器弹药,徐团座需要的不也正是这些?”

    “武器弹药?我们**团可不缺这个,现在我们**团是枪比人多,子弹管够。”徐锐闻言连连摆手,徐锐这话还真的不是瞎说,**团现在真的是枪比人多,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些多余的枪大多都是损坏了的枪,不能用,或者需要修理,但现在**团没有自己的枪械所,也没有技术人员,没办法修理。

    至于子弹管够就纯粹是瞎扯了,没自己的兵工厂,子弹永远都是稀缺品。

    孙长河笑了笑,也没有去戳穿徐锐的牛皮,又问:“那徐团座想交换什么?”

    “兵工厂!”徐锐盯着孙长河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想要汉阳兵工厂!”

    “汉阳兵工厂?”孙长河脑门上立刻浮起两条黑线,说,“徐团座,你还真敢想,也真敢开口,那啥,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

    徐锐却说:“孙副官先别急着拒绝,成不成的不妨先跟古长官说一声。”

    孙长河便扭头去看杨八难,杨八难微不可察的点点头,杨八难跟徐锐相处的时间毕竟要比孙长河久些,也多少知道一些徐锐的性格,徐锐想要汉阳兵工厂不过只是漫天要价,这事有得谈,再说就算最后没谈成,对于三战区也没什么损失。

    “行,我会向长官部转告徐团座的意思。”孙长河说道。

    “好,那我就静候孙副官的佳音了。”徐锐嘿嘿一笑,又扭头大喝道,“兔崽子们,抓紧的时间啊,这天可是已经亮了,鬼子的攻击机说话就到了,赶紧的把这些大炮、卡车还有炮弹什么的,统统拉走伪装起来,抓紧时间,抓紧点时间了!”

    徐锐还真不是瞎说,**团这边才刚刚将缴获的大炮、卡车以及炮弹转移,并且做好必要的伪装,肥城上空就响起了飞机引擎的巨大轰鸣声,紧接着几十架九七式舰载攻击机就从云层中穿出来,向着重炮旅团的炮兵阵地俯冲了下来。

    从时间看,这几十架九七式舰载攻击机应该是天亮之前就从南京机场起飞。

    可见畑俊六这个老鬼子也已经预见到他的**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保不住,所以才命令航空兵团的攻击机早早的起飞,准备将重炮旅团的一百多门重炮炸毁在阵地上,畑俊六宁可毁了这些重炮,也不愿意它们落入**团的掌握之中。

    尽管此时重炮旅团的炮兵阵地上已经没有了大炮,可鬼子的攻击机却并不死心,依然对炮兵阵地实施了十几分钟的狂轰滥炸,直到扔完最后一枚航空炸弹,这几十架九七式舰载攻击机才再次向上拉升,然后在空中兜个大圈开始返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