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激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95章 激怒



    畑俊六在医院熬到第二天黎明,就实在熬不下去,把医院院长叫过来,执意要出院,医院院长没办法,只能让畑俊六出院。

    当畑俊六回到芳华园司令部时,噩耗也跟着到了。

    畑俊六匆匆走进司令部作战室,发现方面军参谋长河边正三、参谋副长长勇以及所有的作战参谋都在,只是一个个脸色都极其难堪,就跟死了爹娘似的,看到这情形,畑俊六顷刻之间心头一沉,坏了,肯定是重炮旅团完了。

    果不其然,河边正三顿首说道:“大将阁下,刚刚接到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通讯队八木少佐的诀别电报,自旅团长龟田英一以下,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八千一百零九十名官兵,已然集体玉碎,无一人投降。”

    河边正三特意将“无一人投降”咬得极重,以提醒畑俊六,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内并没有出现像稻叶四郎这样的败类。

    “大炮呢?”畑俊六急声问道,“那一百多门重炮呢?”

    在畑俊六的心里,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的一百多门大口径重型榴弹炮的重要程度明显超过八千多鬼子兵,因为在畑俊六看来,日本拥有七千多万人口,适龄兵源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大口径重炮却数量有限。

    损失了这一百多门重炮,华中方面军的攻坚能力就将大打折扣,而中日战争短时间内并没有结束迹象,那么,再后面的武汉会战、长沙会战乃至重庆会战,华中方面军就再也没有攻坚用的重炮,作战进程就不那么乐观了。

    河边正三顿首说:“航空侦察兵报告,他们在原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的阵地上,并未发现任何一门大炮,这也就是说,在航空兵的攻击机群到达之前,独立团就已经将那一百多门重炮转移并隐蔽。”

    “八嘎。”畑俊六怒骂一声,原本灰败的脸色顷刻间又变得嫣红。

    河边正三和长勇见状,便赶紧上前搀住畑俊六,然后齐声劝说:“大将阁下,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急也是没用,请面对现实吧。”

    畑俊六挣脱两人的搀扶,表示他没有事。

    河边正三又说道:“大将阁下,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的覆灭已经是事实,已经不可能再逆转了,而眼下最为要紧的,还是被困在阜阳、蒙城一线的北上集群,昨晚上国民军又发动了一波大的攻势,北上集群已经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

    畑俊六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压下胸中的烦恶感,沉声说:“那么,先说说你们参谋部的判断以及应对方案吧。”

    河边正三一顿首,又把目光投向长勇。

    长勇便上前说道:“独立团在连续歼灭了熊本师团之师团部及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之后,眼下士气正盛,而熊本师团及菊地旅团虽然主力犹在,但在士气上已经输了一截,而且军需物资供应不上,自保尚且不足,反攻根本已经不可能。”

    畑俊六闻言脸色一沉,虽然他对这个判断早有心理准备,但是有心理准备是一回事,亲耳听到长勇说出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长勇却并没有顾忌畑俊六的心情,又接着说道:“根据目前之敌我态势,攻占肥城、重新打通肥蚌公路已无可能,国内紧急动员的第17、第22师团还需要三天才能到达芜湖,既便一切顺利,这两个师团也至少得十天才能到达阜阳、蒙城,而被困在阜阳、蒙城的北上集群却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了十天时间了。”

    畑俊六轻轻咳嗽一声,沉声问道:“所以你们的意见呢?”

    河边正三便上前一步,顿首说道:“大将阁下,为今之计,只有命令第9、第13师团向北突围,同时请求华北方面军第14师团从商丘紧急南下,只要第14师团能够在两天之内攻占亳州,北上集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亳州?”畑俊六的目光落到了地图上,问道,“守亳州的是哪支军队?”

    河边正三说道:“是桂永清的第28军,这个第28军是以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残部为基干扩编而成的,战斗力还是挺强的,装备也不差,不过桂永清却不怎么会打仗,所以卑职认为土肥原师团还是有机会速战速决,一举拿下亳州的。”

    “好吧。”畑俊六叹息一声说,“那就这么办吧。”

    这时候,一个通讯参谋忽然走进来,顿首报告:“大将阁下,大梅山广播电又开始广播了,要不要接进来?”

    这之前,畑俊六专门叮嘱过,只要大梅山广播台有广播,就立刻接进来,因为畑俊六觉得通过广播,可以更好的了解徐锐这个对手,同时还可以从广播中透露出的,看似杂乱无章并且毫无用处的信息中判断出独立团的处境。

    可是事实证明,徐锐远比畑俊六想象中更狡猾。

    畑俊六确实从大梅山广播电台的广播中得到了大量信息,可是这些信息,最终却被证实没有一条是真实的,全都是假的!尤其是独立团的伤亡数字,以及徐锐重伤,这两条信息更是给小日本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正是因为这个,这个通讯参谋才会跑进来请示,要不然直接就接进来了。

    河边正三劝道:“大将阁下,徐锐恐怕不会说什么好话,这个广播不听也罢。”

    长勇现在也对畑俊六的情绪控制能力缺乏信心,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按说像畑俊六这样身居高位的大将,应该不会被别人轻易激怒才是,何况这个人还是敌人,但是徐锐却似乎总是能够轻易的勾起畑俊六的怒火。

    当下长勇也说:“大将阁下,算了吧。”

    畑俊六却咬了咬牙,说道:“接进来。”

    “哈依。”通讯参谋一顿首,真过去把广播接进来了。

    广播接进来时,徐锐已经在里边讲了一大段了,不过说的都是中国话,讲话的对象也是中国的同胞及海外的爱国侨胞,也是巧,鬼子这边刚把广播接进来,徐锐竟仿佛有了感应似的,立刻就把话题转到了畑俊六的身上。

    “在节目最后,我还有一首诗想要送给畑俊六。”徐锐这段话,说的却是日语了,包括畑俊六在内,作战室所有人都听清楚了。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继续用日语念道:

    你恨,或者不恨,我就在这里,不痛不痒。

    你急,或者不急,肥城就在这里,不动不摇。

    你来,或者不来,独立团就在这里,不败不垮。

    你打,或者不打,结果都已经注定,你赢不了。

    把你的军刀给我,向我投降,或者,我自己来取。

    前面几句时,畑俊六还勉强能忍住,可是听到最后一句话,却终究还是没忍住,当即怒骂一声八格牙鲁,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

    (分割线)

    在同一时间,伪维新政府机要处的宿舍楼里。

    江南的一对美目已经眯成了月牙儿,娇啐说:“这个坏蛋,不把畑俊六这个老鬼子气死看是不会罢休了,这都第几回了?”

    不过下一刻,江南俏脸上便又涌起一抹绯红。

    算一算时间,皖中地委差不多也应该收到她的结婚申请了,就不知道老王有没有把她的结婚申请转交徐锐?还有,徐锐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又会是什么反应呢?是欣喜若狂,还是落荒而逃?毫没来由的,江南的一颗芳心便开始怦怦乱跳起来。

    (分割线)

    同样心情不错的还有第三战区的总司令长官古树同。

    得知独立团完成惊天逆袭,不仅重新占领肥城,并且还一举端掉了熊本师团的师团部之后,古树同脸上便立刻一扫之前的阴霾,变得阳光灿烂,在司令部里面无论碰见了谁,老脸上都是笑眯眯的,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

    到今天早上,又有一个好消息传来,独立团在端掉了熊本师才的师团部之后,居然又趁胜追击,一举全歼了鬼子的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老天爷,这可鬼子的战略部队,这下小鬼子损失大了,想到畑俊六那气急样,古树同就忍不住想笑。

    古树同不懂日语,不知道徐锐在广播里说了些什么,可他的指挥部里有人懂日语,当下问那个高级参谋:“刘参谋,徐锐这小子刚刚说了什么?”

    那个刘参谋便把徐锐念的歪诗翻译过来,古树同听了之后大笑起来。

    “这个徐锐,这个徐锐哪,这张嘴还真是不饶人,简直比刀子还利。”古树同笑道,“我听说畑俊六的身体不大好,这也是日俄战争时落下的病根,照这样下去,畑俊六这老鬼子早晚会被徐锐给活活的气死。”

    万向走过来,笑着说:“畑俊六要死了,小日本免不了又要派人来,那这华中方面军可就是四易其帅了,一个被解职,一个切腹死,一个被气死,你们说,鬼子的第四个方面军司令官是死还是活?如果是死又会是什么死法?”

    “鬼知道。”古树同摇摇头,又问道,“老万,有好消息?”

    “还真有。”万向云将一封电报递给古树同说,“这是孙副官通过独立团的电台刚刚向总部发来的电报,总座,有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