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预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96章 预感



    “好事?什么好事,我看看。”古树同一边说一边接过电报,只看了一眼,脸上便立刻露出一抹古怪之色,要说高兴吧,似乎有几分高兴,可要说真的就有多高兴吧,却似乎又谈不上,基本就是一副便秘的神色。

    徐锐居然愿意将缴获的一百多门重炮全让出来,这倒是好事。

    可徐锐居然又狮子大开口提出要政府拿汉阳兵工厂进行交换,这就过分了,尽管孙长河在电报中指出,这只是徐锐的漫天要价,他们完全可以坐地还价,但是既然徐锐敢开出这样的天价,那么他的底价也必然是不低的。

    而且根据杨八难的猜测,徐锐的最低底价多半是金陵兵工厂。

    总而言之,徐锐他要的就是兵工厂,而不是枪支弹药什么的。

    不得不说,徐锐这小子还真是猴精,也真会找机会伸这个手。

    事关重大,古树同不敢草率做决定,当即将电报转给统帅部,这事还是交由统帅部和蒋委员长决定吧。

    在等待统帅部回复之时,古树同、万向云又回到摸拟沙盘前,古树同对其中一个少将参谋说道:“刘参谋,你刚才说到哪儿了?”

    少将参谋说道:“卑职刚才提到了鬼子的下一步动向,眼下肥城局面已经彻底逆转,熊本师团及菊地旅团虽然主力犹存,但是军心士气却已经遭到了极大挫伤,更加可喜的是,熊本师团和菊地旅团的补给线一样被独立团切断了,自保尚且不足,北上接应被困在阜阳、蒙城的北上集群更是力有未逮。”

    古树同点头说:“所以呢?”

    少将参谋说道:“所以卑职以为,接下来阜阳、蒙城的鬼子必定会向北突围,以寻求与从商丘、徐州南下的日军之第14、第16师团汇合,而商丘、徐州日军若是南下,亳州将会成为首要攻击目标,所以卑职建议,再往亳州调一到两个师。”

    “不必了吧?”万向云皱眉说,“亳州有桂永清的第28军驻守,应该足够了,第28军可是以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之残部为基干编成的,基层军官大多是中央军校的学员,装备在国民军中也是一流,守住亳州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少将参谋说:“可亳州很可能面临日军的南北夹击呀。”

    万向云说道:“既便是面临日军的南北夹击,坚持三天时间总是没有问题的吧?只要他们能够坚持三天,华中日军的北上集群就完了。”

    少将参谋便闭嘴不说话了,再说就是打万向云的脸了。

    在第三战区,万向云跟桂永清不要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古树同却听进去了,说道:“这样,立刻请示统帅部,尽快把龙慕韩的第88师也调到亳州前线,暂时归入第28军之战斗序列。”

    “是!”少将参谋领命去了。

    (分割线)

    肥城,独立团现在反倒是没仗打了。

    不过,徐锐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向着北边的长丰以及南边的巢县都派出了侦察兵,密切监视南北两个方向鬼子的动静,这样一旦发现芜湖鬼子有北上迹象,或者长丰鬼子有南下迹象,独立团就能提前做出反应。

    然后,徐锐就下令分头休整。

    肥城已经彻底打成一片废墟,既然鬼子短时间内不会再来,那就没必要傻等在这,完全可以趁这宝贵的机会让部队去周边的村镇休整,不管怎么说,在周边的村镇还能找到人家烧口热水喝,还能剃头刮个脸啥的,去一去疲劳。

    仗打到这个分上,徐锐知道,独立团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这次肥城保卫战,独立团的表现可以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既便是徐锐本人,也没有想过打到最后,肥城居然真能守住!

    原本,在徐锐的预计中,肥城最多也就坚守七到八天,然后独立团就该突围了,至于最后能够突出去多少人,那就真只有天知道了,以徐锐估计,最好的结果也就还能够剩下四五百号残兵,最差结果,说不定就剩十几个人。

    然而,打到现在,独立团竟保住了肥城,鬼子居然无力再攻击了,至少在三天之内鬼子不可能再向肥城发起进攻了。

    而独立团却居然还剩下将近两千人!

    当然,独立团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也无力反击了。

    要不然,以徐锐的性格,绝对会趁你病,要你命,把被困在长丰的熊本师团暨菊地旅团主力也一家伙给吃掉,可惜现在独立团也是强弩之末,不仅官兵的精力、体力都已经进入到极限状态,就是弹药给养也快跟不上了。

    好在,独立团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也算是对得起战死的罗丰了。

    接下来就看国民军的表现了,能不能把被困在阜阳、蒙城的第9、第13师团吃掉,能不能够改变历史,就看国民军的表现了,不过徐锐内心隐隐有种担忧,历史的惯性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尤其是决定历史走向的大事件,恐怕很难发生改变。

    看到徐锐满脸的忧心忡忡,冷铁锋忍不住问:“老徐,你怎么兴致不高啊?不管怎么说咱们独立团又打了一个大胜仗,你应该高兴才对。”

    “他高兴得起来才有鬼了。”旁边王沪生随口应了一句,“他后院起火了。”

    “后院起火?团部起火了?”冷铁锋扭头看看被独立团征为临时团部的土地庙,满头雾水的说道,“没有啊,团部没有起火啊?”

    王沪生便噗的将嘴里的茶水全喷出来。

    以前徐锐说老兵为人忠厚,王沪生还不信,现在却信了。

    “行行行行,什么后院起火。”徐锐没好气说,“老王不是我吹,在我这里,这根本就不是个事儿,我能为了这事伤脑筋?你也未免太小瞧我了,你信不信,回头我就把江南哄得高高兴兴的,保准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嗳。”

    “行,你行。”王沪生说道,“反正电报我转给你了,别指望我替你打掩护。”

    “不掩护就不掩护呗,多大个事,还真当我摆不平是怎么的?”徐锐窝火道。

    这下,王沪生真看出来徐锐情绪有些不对,当下关切的问道:“老徐,真生气了?”

    徐锐便叹息一声,说:“老王,还有老兵,肥城保卫战虽然是胜利了,可徐州会战却未必会向着国民政府预期的方向发展,我忽然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徐州会战可能要输,而且还会出现最坏的结果。”

    王沪生心头一凛,说:“你是说,黄河决堤?”

    “不能吧?”冷铁锋也是脸色一变,皱眉说,“不至于,断然不至于!”

    “但愿我的预感是错的。”徐锐摇摇头,又说道,“老王,之前我让你买粮食的事,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王沪生说:“我已经调动了所有的人力,尽全力去采买,目前已经买回来的粮食,大约有五百多万斤,后续可能还有五百万斤左右。”

    “还不够。”徐锐摇头说,“才一千万斤,远远不够。”

    假如徐锐的担心成为事实,假如历史悲剧再次重演,一千万斤粮食确实远远不够,既便按十万难民计,每个难民也只能分到一百斤,一百斤粮食再怎么省着吃也只够吃半年,而且这还只能吊命,如果要保证难民有充足体力,每个人的口粮还要翻倍。

    更糟的是,黄河一旦决堤,产生的难民将以千万计,而绝对不会只是区区十万人!

    王沪生说:“可我们已经把蒲县以及邻近数县的粮食买光了,如果还要更多粮食,就只能到苏北那边去买了,苏北那边没有遭到兵灾,粮食应该不会少,就是道路远了一些,而且路上不甚太平,运粮回来可能会有损耗。”

    “不管了。”徐锐说,“立刻派人去苏北买。”

    “行,我这就安排。”王沪生很干脆的答应。

    徐锐又说:“除了粮食之外,最好再准备一些船只。”

    见徐锐越说越来劲,仿佛黄河真的已经决堤似的,冷铁锋终于忍不住了,皱眉说:“我说老徐,你是不是把蒋委员长想得太不堪了?是没错,蒋委员长这人军事水平确实不行,可他终究是国民政府领袖,心里终归装着百姓,他绝不会干这种伤天害理之事,所以,你尽可以放心,国民军是绝对不会炸开黄河大堤的。”

    徐锐说道:“蒋委员长心里装着百姓?你这话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冷的冷笑话,他心里要真装着百姓,就不会命令东北军放弃抵抗,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东四省沦陷敌手,就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东北的三千万同胞成为亡国奴!”

    “这……”冷铁锋软软的反驳说,“不抵抗的命令,未必是蒋委员长下的,这有可能是张小六的命令。”

    “张小六?你太高看他了。”徐锐冷然说,“你可以看看张小六的生平事迹,每逢重大变故之时,有哪一次他独立完成过决策?打段祺瑞他需要郭松龄撑腰,打郭松龄他需要老帅给他撑腰,中东路,他需要国民政府给他撑腰,西安事变之前,他甚至寻求**给他撑腰,你倒说说,有哪次重大事件张小六是独自决策?要没有蒋委员长下令,张小六敢放弃东北?他这小身板怕是挑不起这副重担!”

    冷铁锋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