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土匪惹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499章 土匪惹事



    郑家康淡淡的说:“我就是一个普通工人。”

    发现郑家康不愿意多说,徐锐也不勉强,他这人有个优点,除了经常勉强日本鬼子干他们不愿意干的事,对自己人,他从来都是不会强求的,再说了,现在整个学生军九纵三团都已经成了大梅山独立团的人,难道还会怕郑家康跑了?

    当下徐锐又扭头对何光明说:“老何,你再辛苦一晚,直接把这批设备送回根据地,然后你们就留在根据地,不用再过来了。”

    何光明立刻叫道:“团长,这不行。”

    何光明还惦记着肥城这边仗没打完,熊本师团主力和菊地旅团还好好的呢。

    这也是国民党军官跟**指挥员之间的最大区别,国民党的军官是能不打仗就最好不打仗,因为打仗会消耗掉他手中的兵力,让他实力受损,会让他在军中的地位下降,甚至边缘化,以前何光明在180师时也是这样。

    但是**的指挥员却不是这样的,因为**的指挥员不用担心被人当炮灰,也就不用担心会因为手中兵力变少而实力受损,更不用担心地位下降甚至********,相反,在**这边你打仗越多,手下的部队就越强,地位也就越高!

    为什么打仗越多手下部队就会越强?道理很简单啊,打仗越多缴获就多,缴获多你的部队装备就好,战斗力能不强?你手下的部队战斗力强了,地位能不跟着提高?比如说现在的何光明,就天天盼着打仗。

    何光明如此盼着打仗,是因为身上的兴奋劲还没过去。

    因为在围歼鬼子重炮旅团的战斗中立了大功,徐锐说话算话,将牛大壮的机炮连编入了何光明的1营,眼下何光明可牛气了,在许德坤、万重山跟何书崖面前那是横着走,不过何光明现在又惦记着将重机枪排从机炮连里分出来,单独弄一个重机枪连。

    可是徐锐不会平白无故的让你闹个重机枪连,不然其他几个营怎么办?

    所以还得打仗,还得再立下战功,这样万重山、许德坤他们几个就没有话讲了。

    所以,一听徐锐说他们1营不用再回肥城,何光明立刻急了,叫道:“这样的话,你还是让别人回梅镇吧,反正我是不回去。”

    徐锐嗤声笑道:“我是怕被别人抢了功劳吧?”

    “没有的事。”何光明顾左右而言他,“没这事。”

    “行了,你那点心思还能瞒得了我?”徐锐说,“不过你真的想多了,肥城这边已经没什么仗打了,最多再过两天,团主力也要回梅镇了。”

    “这样啊?”何光明这才怏怏不乐的护着车队先回梅镇去了。

    车队走远,大家伙也纷纷散去,各忙各的工作,冷铁锋要走,却让徐锐给叫住了,徐锐还惦记着黄金。

    徐锐说道:“老兵,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赌约吗?”

    冷铁锋低着头没有吭声,他当然记得,当初两人曾经约定,如果徐锐能够建起一家兵工厂,他就把他所知道的那个秘密告诉徐锐,当初冷铁锋压根就不认为徐锐能够办得到,然而这才过去几天,徐锐就真的办到了。

    徐锐不仅闹了个兵工厂,甚至于连发电厂都有了。

    沉默半天,冷铁锋才说:“设备有了,可是人呢?没有操作设备的工人和技术员,你的兵工厂生产不出任何的武器,有了也等于没有,是吧?”

    徐锐闻言却是大喜过望,因为从冷铁锋的话语里,他听出了两重意思:一重意思,冷铁锋心里果然隐藏着一个秘密,而且多半就是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那批黄金,二重意思,冷铁锋已经有了吐露秘密的迹象。

    只要让兵工厂运转起来,冷铁锋就会说出秘密了。

    一想到这个秘密很可能牵涉到上百万两黄金,徐锐心头就一阵的火热。

    徐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激动了,甚至比当初推倒赛红拂还要激动。

    当下徐锐嘿然说:“老兵,这事还真就难不住我,蒋委员长不愿意帮我,找来一群老实巴交的农民来糊弄我,可是架不住有别人愿意帮我。”

    “别人?”冷铁锋讶然说,“我想不出还有谁能够帮你。”

    “鬼子啊。”徐锐微笑说,“你怎么把鬼子给忘了?昨天老王才跟我说过,鬼子在金陵兵工厂的旧址建了个枪械修理厂,还把以前金陵兵工厂谴散的工人都招募来了,我这就让老王想办法去动员一批工人来咱们根据地。”

    去年年底,金陵兵工厂内迁之前,只带走了极小部分骨干工人,其余的大量的普通工人以及部分技术员都被解雇了,这部分工人以及技术员因为生活无着,再加上鬼子拿他们的家人来进行要挟,所以最后只能够屈从。

    徐锐并不怪他们,也相信他们绝不是有意要当鬼子帮凶。

    徐锐更加的相信,只要独立团伸出援手,他们肯定是愿意弃暗投明,愿意带着家人前来大梅山根据地生活的。

    这下冷铁锋彻底没话讲了。

    徐锐还想再说时,那边杨八难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一看杨八难表情,徐锐就知道肯定又是那帮土匪惹事了。

    土匪就是土匪,一天到晚就没个消停的时候,有鬼子的时候他们打鬼子,没鬼子他们就互相打,或者干脆跟独立团的人打,最近这三天,肥西十八寨的土匪跟独立团之间的斗殴超过十次,互相之间的斗殴更是超过了二十次。

    徐锐就问:“这次又是谁跟谁打起来了?”

    杨八难说:“团长,这次可不得了,棋盘寨的人跟狼牙中队的人打起来了。”

    “你说什么,跟我们狼牙的人打起来了?”冷铁锋闻言脸色一沉,冷然说,“这些个土匪还真是越来越没边了,竟敢招惹我们狼牙?”

    身为狼牙的队长,冷铁锋的第一反应是护短。

    徐锐毕竟是团长,问杨八难道:“具体怎么回事?”

    杨八难苦笑说道:“还不就是昨天3营9连跟棋盘寨的土匪斗殴时,说了句有本事你们跟狼牙较劲去,这不,今天他们就真跟狼牙较上劲了。”

    冷铁锋转身就走:“老徐,我去教训一下这帮土匪。”

    徐锐唯恐冷铁锋下狠手,叮嘱道:“可别下死手啊。”

    “你放心。”冷铁锋背对着徐锐挥了下手,“我心里有数。”

    目送冷铁锋的身影远去,杨八难担心的说:“团长,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吧,出不了事儿。”徐锐淡淡的说道,“再说肥西的那帮土匪也该得些教训了,这几天见天惹事,还真当我们独立团收拾不了他们?

    杨八难说:“就怕狼牙把他们教训狠了,从此跟咱们独立团翻脸相向。”

    “杨参谋长,那你就小觑了这帮土匪了。”徐锐摆摆手,说,“这帮土匪虽然爱惹事,但是基本的是非观念还是有的,再说在土匪的世界,原本奉行的就是强者为尊的生存法则,只要狼牙表现出了足够的强悍,就足以震慑住他们。”

    杨八难却还是不太放心,说:“我还是得过去看看。”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得回去睡觉去了。”徐锐却懒得去,如果冷铁锋的狼牙连一群土匪都收拾不了,那趁早还是歇了吧。

    不过徐锐终究没有睡成,因为事态又升级了。

    冷铁锋赶过去之后,以雷霆手段把参与斗殴的土匪收拾了一顿,可是对于参与斗殴的狼牙却连半个字都没有说,这下棋盘寨的几个头目不干了,毕竟斗殴是双方的事,棋盘寨的土匪惹事在先这没错,可你不能说狼牙没一点错吧?

    在狼牙的字典,你不服,就把你打到服为止!

    于是冷铁锋又把棋盘寨的那几个小头目收拾了一顿。

    这下,棋盘寨的四个当家的也感到脸上无光,当即就站出来,表示要跟冷铁锋在拳脚上见个分晓,冷铁锋正中下怀,有道是擒贼先擒王,收拾那些小喽罗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你只有把肥西十八寨最凶狠的土匪头子给收拾了,他们才会真正老实。

    肥西十八寨最凶狠的土匪头子是谁?不用说,肯定是棋盘寨的四个当家的,再有就是娘娘寨当家银花婆婆,娘娘寨的土匪规矩最严,从不惹事,所以冷铁锋就是想找银花婆婆的茬也找不着,但是棋盘寨的四个当家却送上门来了。

    冷铁锋回头从列队的狼牙身上扫过,说:“老虎,出列。”

    霸天虎应声出列,抱拳作揖说:“在下霸天虎,请赐教。”

    “霸天虎?我听说过你的大名。”唐开山撩起对襟短褂的下摆,塞进腰带里,然后缓步走进斗场中,沉声说,“以前是青风寨的大当家,不过后来被一个娘们给收拾了,从此成了娘们的跟班,弟兄们,我没说错吧?”

    “没错。”棋盘寨的土匪们轰然大笑。

    霸天虎却不着恼,说:“唐大当家不会也是天桥上耍把式,光说不练吧?”

    “天桥上耍把式,光说不练?也罢,老子今天就陪你练练。”唐开山目露凶光,一个箭步往霸天虎猛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