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土狗二黄-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00章 土狗二黄



    眼看唐开山就要跟霸天虎打起来,一个声音忽然从旁边幽幽传过来:“我说唐开山,你也太没品了,跟一个小喽罗较什么劲?”

    “什么?”唐开山闻言,高举的一对铁掌就再拍不下去。

    回头看,却看到银花婆婆在几个俏丽女土匪的簇拥下施施然走过来。

    “银花婆,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唐开山怒瞪着银花婆婆,说道,“我唐开山行事素来光明磊落,哪里没品了?”

    “你跟个小喽罗较劲,就是没品。”银花婆婆双手抱胸,说道,“有本事,你找他们当官的去,找他们最大的大官。”

    冷铁锋的一双眼睛便立刻眯起来,冷冷的看着银花婆婆。

    看来这个银花婆婆是有备而来啊,一上来就把目标准对了老徐,连他这个狼牙中队的队长都越过了,这老太婆是要闹哪样啊?

    这会儿,唐开山终于反应过来了,大声说:“对,我们找徐锐去!”

    唐开山这一吼,便立刻有匪首跟着大声附和,一时之间群匪汹汹。

    “对,唐大当家的说的对,我们找徐锐去,就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就是,独立团也太欺负人了,咱们帮了他们忙,他们不感谢也就罢了,居然还******打我们弟兄,太欺负人了。”

    “走走,我们找徐锐去。”

    “对头,今天徐锐不给我们一个说法,这事没完。”

    “没错,咱们肥西十八寨的好汉也不是好欺负的。”

    冷铁锋冷冷的看着群情汹汹的土匪,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

    狼牙的队列中,还有个人正用同样冷漠或者说怜悯的目光看着这些土匪,他们要去找徐锐麻烦,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徐锐的厉害,别人不太清楚,他莫子辰可是亲身领教过的,那家伙动起手来简直就不是人。

    百十来个土匪吵吵嚷嚷的来到团部,扬言要见徐锐。

    徐锐才刚躺下,就被这些土匪惊动,当即黑着脸又爬了起来。

    “怎么回事?”徐锐冷冽的目光落在了唐开山脸上,沉声说,“唐大当家,还有各位当家的,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不等唐开山说话,银花婆婆就说道:“我们不想干吗,就想找徐长官给我们评评理,我们肥西十八寨的好汉不远百里前来肥城,是来帮你们官军的忙的,你们不感谢也就罢了,居然还恶语相向甚至拳脚相加,这么做就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有这回事?”徐锐把目光转向冷铁锋,“老兵,怎么回事?”

    冷铁锋便回头看向其中一个狼牙,说道:“叫驴,告诉团长怎么回事。”

    叫驴应声出列,大声说:“报告团长,是棋盘寨的贺老六辱骂我在先。”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唐开山,问道:“唐大当家的,叫驴说的是否属实?”

    唐开山其实早就清楚事情的始末,说道:“事情的起因确实就是这样,但是贵军后来的做法却是令人寒心,贺老六挑衅在先,固然是不对,可你的人也不能因此把我们棋盘寨的人痛打一顿,对自己人却没有半点责罚。”

    冷铁锋说:“我的人属于自卫,并没有错,我为什么要处罚。”

    唐开山说:“你说自卫就是自卫?要我说,这就叫仗势欺人。”

    唐开山话刚落,一起过来的那百十来个土匪便纷纷大声附和。

    “对,这就是仗势欺人。”

    “他娘的,真当我们棋盘寨的人好欺负?”

    “跟棋盘寨的弟兄作对,就是跟我们整个肥西的绿林道作对!”

    “徐长官和独立团如果不能够给我们一个说法,这事就没完。”

    看着群情汹汹的土匪,徐锐嘴角却忽然露出一抹了然的冷笑,他忽然间明白了,这肥西的土匪其实是讨好处来了,你想,在他们的帮助下,独立团打了个前所未有的胜仗,缴获也是很丰厚,那么论功行赏,他们肥西十八寨自然也应该有份好处。

    徐锐这几天忙昏了头,还真把这个事给忽略了,也难怪这些土匪变着法子挑衅。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现在就把好处给这些土匪,那就叫示弱,这些个土匪得了好处之后非但不会念你的好,而只会认为你软弱可欺,所以,就算给好处,也不能现在就给,现在必须以雷霆手段把这些土匪给慑服!

    当下徐锐掏出手枪,对着天空就是一枪。

    枪声一响,群匪便不约而同的闭上嘴巴,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徐锐收枪,然后说:“唐大当家,银花婆婆还有各位当家的,你们想要什么说法?”

    不等唐开山说话,银花婆婆便抢着说道:“徐长官,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不是我们肥西绿林道的好汉非要向你讨要说法,实在是你们独立团的人行事太霸道太过分,这事要想处理好,说简单也简单,说难却也难,就看徐长官你怎么选择了。”

    徐锐说道:“还请银花婆婆明说,怎么个简单法,又怎么个难法?”

    银花婆婆说道:“徐长官如果选择简单的,那就按我们肥西绿林道的规矩,遇到双方有解不开的纠纷,就由双方当家的出面进行决斗,徐长官如果非要按你们的规矩,那这个事就难了,今后我们肥西绿林道的人再遇着你们独立团的人,将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看来徐某人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今天这场决斗了。”徐锐仰天打了个哈哈,对银花婆婆说,“银花婆婆,那就请划下道来吧,怎么个决斗法?”

    银花婆婆似乎没想到徐锐会如此痛快就答应下来,沉声说:“徐长官,我想提醒你一句,这回跟你们独立团起纠纷的可不止棋盘寨一家,而是有十几家。”

    “我知道。”徐锐淡淡的说,“这也就是说,我要面对十几个当家的,对吧?”

    “恐怕还不止。”银花婆婆盯着徐锐眼睛,冷然说,“老婆子身为肥西绿林道的一员,与诸位当家荣辱与共,如果诸位当家的刹羽而归,为了肥西绿林道的颜面,老婆子说不得也得向徐长官讨教一二。”

    徐锐也是被银花婆婆搞得有些火了,你无缘无故的对老子抱有敌意也就罢了,居然还要百般挑动肥西十八寨的匪首跟老子决斗,这就有些过了,还真当老子怕你们不成,今天就让你们看看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

    当下徐锐说道:“废话少说,哪位当家的先来?”

    “我来!”徐锐话音才刚落,一个铁塔般的身影就站了出来。

    徐锐定睛一看,却是棋盘寨的二当家牛大器,这家伙的体质是真好,打鬼子的重炮旅团时受了非常重的伤,等打下鬼子的阵地,唐开山他们在尸堆中找到他时,就剩一口气了,可这才过了几天时间,居然又能够下地了。

    “老二你回来。”唐开山赶紧把牛大器拉回来,然后对时小迁使了个眼色。

    时小迁点点头,上前一步说:“徐长官,我不跟你决斗,就跟你比一下看谁跑得快,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可以。”徐锐说,“怎么比?”

    徐锐是有心立威,所以来者不拒。

    时小迁扭头说道:“大哥,叫二黄过来。”

    唐开山一声忽哨,一只还没长足的小黄狗便吐着长长的舌头跑过来。

    时小迁不无得意的指着小黄狗,说道:“徐长官,比试的规矩其实很简单,谁能够在更短的距离之内追上二黄,就算谁赢。”

    四周围观的独立团官兵顿时哄笑起来,追这小狗?

    时小迁却只是看着徐锐不说话,等着徐锐的回答。

    徐锐却一直盯着那只小黄狗看,竟似没有听到时小千的话。

    徐锐是真被那只黄狗吸引住了,因为这只小黄狗让他想起了穿越前的一位特殊的战友,这位特殊的战友也是一只狗,而且还是土到不能再土的土狗,一只正宗中华田园犬,基本上每个村庄都有养的那种土狗。

    徐锐记忆中的那只土狗,名字叫做大王。

    徐锐刚进入狼牙大队时,还曾经问过大队长,为什么养一只土狗?

    徐锐当时觉得,堂堂狼牙大队,养一只土狗多掉价,就算不养一只高大上的纯种藏獒,怎么的也得养一只纯种黑背,结果大队长却说道:“你小子懂个屁,大王可不是一般的土狗,而是极罕见的狗王,藏獒在它的面前就是一盆菜,黑背也不够瞧。”

    徐锐自然不信,但最终大王却用血淋淋的战绩向他证明了它的价值。

    一次徐锐所在的小队前往西陲执行截杀任务,大王随同前往,结果那次行动中,渗透的敌特组织携带了十二只藏獒,面对十多只藏獒的围攻,大王爆发出了压倒性的实力,无论速度、力量还是反应,大王都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智商层面更对藏獒形成碾压之势,所以战斗结果就毫无悬念,十二只藏獒团灭,大王却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徐锐一眼看出,眼前这只小黄狗也是只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