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改名二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01章 改名二皇



    时小迁见徐锐长时间不说话,还道徐锐胆怯退缩了,便立刻激将说:“徐长官,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听到这话,莫子辰便立刻嗤的笑出声来。

    这声冷笑,听在时小迁耳朵里就很刺耳,因为之前的斗殴当中,时小迁就被莫子辰给揍了,而且被揍得十分之惨。

    当下时小迁就大怒说:“你笑什么。”

    莫子辰说:“我笑有的人不自量力。”

    时小迁反唇相讥说:“我看是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

    莫子辰却是懒得再跟时小迁争辩了,只是嘿嘿一笑。

    时小迁自以为得计,又转向徐锐说:“徐长官,你决定好了吗?”

    徐锐笑道:“按说你不是棋盘寨的大当家,我可以拒绝跟你比,但是,为了表示对肥西绿林道的尊重,我决定还是跟你比一场,不过,我这里还有个条件。”

    “条件?”时小迁小眼睛一转,说,“什么条件,你倒是说说看。”

    徐锐指了指地面上,正目不转睛盯着他的小黄狗,说:“你要是输了,这条小狗就归我了,你可答应?”

    时小迁便立刻面露为难之色,显然他也很喜欢这条小狗。

    莫子辰便立刻不失时机的说:“怎么样,害怕了吧?不敢比了吧?”

    “怕个球。”时小迁被激怒了,当即对徐锐说道,“行,只要徐长官你能赢了我,二黄就归你所有,但徐长官你要输了呢?”

    “条件你随便开。”徐锐微笑道,“你怎么说就怎么办。”

    听到徐锐这么说,旁边的银花婆婆还有唐开山便心头一沉,显然,徐锐并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确实对他的身手极其自信。

    时小迁闻言却是大喜过望,说:“徐长官,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徐锐点点头,说,“想好要提什么条件了吗?”

    时小迁搓了搓手,淫笑着说道:“徐长官,这可是你让我说的,我不要别的,就要你们医院里那个叫花子的日本小娘们。”

    “你小子倒是挺有眼光。”徐锐哑然失笑,花子是野战医院里姿色仅次于小鹿原纯子的漂亮女人,徐锐还曾经动过心思,想把花子介绍给王沪生,不过让王沪生拒绝了,徐锐倒是没有想到,时小迁居然相中了花子。

    “你说怎么着吧。”时小迁说,“行还是不行?”

    “行,没有问题。”徐锐笑道,“请你先开始吧。”

    这倒不是徐锐不尊重人家花子,而是坚信自己不会输。

    共和国有史以来的最强,兵王,这称号可不是白给的。

    听说两人真要比,百十来个土匪便立刻命人打起火把,将整条公路照得亮如白昼,然后时小迁倏的一声哨忽,小黄狗二黄便像箭一样往前窜出去,看到小黄狗竟跑得这么快,四周围观的人不由得猛吃了一惊,心忖这小狗跑得还真够快的。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便齐刷刷落到了时小迁身上,这厮真能跑得比狗还快?

    时小迁却两臂抱胸,站在原地动都不动,直到小黄狗跑出去足有五十米远,时小迁才低喝了一声,拔腿往前追,时小迁才刚一动身,徐锐的眼睛便立刻眯了起来,这个时小迁的速度应该比窜天猴要稍微快些,却也快得有限。

    时小迁跑得确实快,快到在火光之下拉出了残影。

    仅仅两百米,时小迁就追上了小黄狗,一把抱起。

    小黄狗便立刻亲昵的伸出舌头去舔时小迁的脸庞。

    时小迁抱着小黄狗回来,不无得意的对徐锐说道:“徐长官,轮到你了。”

    徐锐做了一个请势,时小迁便立刻又是一声哨忽,不过只有极少数人听出来,时小迁的这声哨忽比刚才明显更高亢,小黄狗便再一次像箭一样窜了出去,而且冲刺的速度明显比刚才要更快,显然,时小迁还故意留了一手。

    徐锐却是不惊反喜,小黄狗在听到不同命令之后的不同反应,这就足以证明它拥有相当高的智商,现在,徐锐基本上已可以肯定,这二黄就是一只狗王!要是训练好了,它的战斗力将不会比任何一个狼牙差。

    一霎那之间,小黄狗就到了五十米外。

    这次徐锐没有托大,就在小黄狗刚越过五十米线的一霎那间,徐锐也开动了。

    徐锐无论骨骼强度、肌肉韧性、爆发力还是反应速度,都远远胜过正常人类,只用了不到两秒钟,徐锐就完成加速,并以超过20米每秒的恐怖速度奔起直追,最终当小黄狗堪堪越过150米线时,徐锐便已经追上,一把就抱起了小黄狗。

    小黄狗虽然还年幼,但却已经初步露出了狗王的峥嵘,并不是谁都能够抱的,徐锐才刚把小黄狗抱起来,小黄狗便立刻张开嘴巴,露出两排尖尖乳齿,一口往徐锐咬来,但是徐锐是什么人,又岂会被它咬到?

    徐锐的右手只顺势一滑,便已经揪住小黄狗颈部七寸,然后任凭小黄狗如何挣扎,再也无法挣脱,终于,小黄狗的怒吼声就变成了呜呜的呜咽声,尽管是狗王,却终究年幼,在面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对手时,还是有些逊。

    看着徐锐拎着二黄走回来,时小迁是满脸的懊恼之色。

    不过愿赌服输,时小迁也没想过耍赖,说道:“徐长官,我跟你说,我这二黄可不是一般的小狗,它的狗娘可是能够单挑豹子的,你可得好好待它。”

    “知道,我不会亏待它的。”徐锐说完,顺手将小黄狗交给了小桃红。

    小桃红平时最喜欢小动物,当下喜孜孜的接过来,没想到这小黄狗跟小桃红还真挺有缘分的,等闲不让人抱的小黄狗,在小桃红怀里简直不要太乖,小桃红拿小手摸它狗头,这小畜生居然还眯起眼睛,满脸的享受状。

    时小迁见了不由直翻白眼,心忖这白眼狼,白养了你俩月。

    小桃红抱着小黄狗,喜孜孜的说:“姑爷,这小狗好可爱,不过二黄这名字太土了,你再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

    徐锐欣然说:“二黄确实是土了些,不如叫二皇吧,够霸气。”

    “二皇?”小桃红微笑着揪了揪小黄狗的头顶皮毛,说,“二皇,二皇,听见了吧,从现在开始你就叫二皇了。”

    小黄狗便张开了嘴,发出一声稚嫩的犬吠,似在回应小桃红。

    小桃红见小狗聪明成这样,顿时越发喜欢,抱着再不肯撒手。

    唐开山倒也挺干脆,时小迁是代表他出战的,输了就是输了,当下说道:“徐长官,贵军跟我们棋盘寨的过节就此揭过,今后就不提了,不过这肥城我们也呆不住了,再说鬼子也已经打跑了,我们再留下来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了,就此别过。”

    说完了,唐开山转身就要走,徐锐赶紧喊道:“唐大当家请留步。”

    唐开山便转身回头,皱着眉头问徐锐道:“徐长官还有什么赐教?”

    “谈不上什么赐教。”徐锐摇摇头,说道,“只是有一分薄礼奉上。”

    徐锐说完又扭头对雷响说道:“雷子,你去后勤部跟雁子说一声,让她马上派人送五百条三八大盖、十五挺歪把子、五挺野鸡脖子到棋盘寨的营地,哦对了,还有就是,每枝枪都要备齐两个基数的子弹。”

    孙长河、杨八难不由得瞠目结舌,一个营的装备就这样送出去了?

    唐开山、牛大器、时小迁几个棋盘寨的匪首也有些傻眼,不是吧,这唱的哪出?之前他们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独立团能够分他们些好处,可怎也没有盼来,为此不少弟兄气不过这才故意找茬斗殴,最后斗殴还输了。

    就在唐开山他们已经死心时,徐锐却又表态要给他们一大批军火!

    他娘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打一棍再给个甜枣?不过这枣够甜。

    徐锐抱拳说道:“唐大当家,这次你们棋盘寨的好汉可是帮了我们独立团大忙,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一定笑纳。”

    “这怎么好意思?”唐开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虽说棋盘寨人多枪多,可这一个营的日械装备,还是足够他们棋盘寨的实力再上一个台阶,从今往后,他们棋盘寨不敢说一统肥西十八寨,但是压服整个肥西绿林道却是再没有悬念,今后还有谁人敢不服?

    徐锐笑道:“唐大当家过谦了,这是你们应得的。”

    话音方落,银花婆婆却又说道:“徐长官此举太过厚此薄彼了吧?”

    肥西十八寨的匪首原本只是羡慕,不过在听了银花婆婆这话之后,脸上便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不忿之色,是啊,要说出力他们也一样的出力了,凭什么棋盘寨能得到这么大好处,他们却两手空空?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徐锐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他已经忍银花婆婆很久了。

    徐锐其实都已经准备好给参与作战的各个绺子各一份重礼,但是让银花婆婆这一搅,他要再把这份礼送出去,这些匪首就不会再念着他的好,而只会感激银花婆婆,这样一来,送了礼物也等于是没送,这样亏本的买卖徐锐是不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