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银花婆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02章 银花婆婆



    银花婆婆几次在关键时刻搅局,徐锐已经忍无可忍了。

    虽然从小就受教育要尊老爱幼,但是作为老人家,你也不能为老不尊吧?

    当下徐锐回头盯着银花婆婆说:“那么我倒想请问银花婆婆,我们独立团该怎么做,才不算厚此薄彼?”

    银花婆婆冷然说:“这个却要问徐长官你,老婆子怎么知道?”

    徐锐点头,然后转身向着在场的二十多个匪首团团作了个揖,说:“这次肥城之战,各位当家的能公义当先,向我们独立团施以援手,我们独立团感激不尽,待会每一个山寨,都可以去后勤部领取一分谢礼,礼物虽轻,但我们独立团全体官兵的感激之情却是诚挚的,从今往后,肥西绿林道的好汉就是我们独立团的兄弟,今后但有用得着我们独立团的地方,尽管开口,水里火里,我们独立团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听了徐锐这话,二十多个匪首脸上的表情便立刻缓和了下来。

    这些个土匪当年上山落草的原因或许各不相同,但有一样特质却是相同的,就是他们信奉义字当先的理念,既便有少数匪首不认同这一点,也绝不敢明着说出来,在江湖上混,你要敢把义字撇一旁,就一定会付出代价。

    徐锐刚才的话,就突出了一个义字,在场的大多数匪首还是吃这套的。

    局面急转直下,眼看一场纷争就要被徐锐一席话化解于无形,银花婆婆便有些急了,不过她才刚想要说话,就让徐锐给打断了。

    “但是。”徐锐强行打断银花婆婆,提高声量接着说道,“凡事都得讲个理字,肥西绿林道的好汉帮了我们大忙,我们感激不尽,但是一码归一码,今天的这场冲突既然已经吵到我这里,就必须分个是非,辩个曲直,免得事后有人说我徐锐护短。”

    说到这,徐锐回头冷森森盯着银花婆婆,又说:“对于朋友和兄弟,我们独立团只有尊敬以及感激,但是对于胆敢挑衅我们的敌人,我们独立团绝对不会迁就,更不会姑息,我们独立团给予他们的,只有拳头!”

    二十几个匪首便感到有些尴尬。

    现在回头想想,不过就是一场斗殴而已,最后闹成逼宫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

    尤其是唐开山,更是感到脸上火辣辣烧,徐锐义字当先,行事大方,他这个棋盘寨大当家却显得小家子气,太过斤斤计较。

    当下唐开山便推众而出,说道:“徐长官,这事都怪我……”

    “唐大家的用不着把别人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徐锐盯着银花婆婆,冷森森说,“难道有的人敢做,却不敢承认吗?”

    徐锐已经算是看明白了,在肥西绿林道,表面上是棋盘寨势力最大,但是实际上,唐开山的威信远远不及银花婆婆,如果不把银花婆婆打服,肥西绿林道就不可能真正服气,何况银花婆婆对他还有莫名敌意,徐锐就更不打算放过她。

    二十几个匪首便齐刷刷的将目光转向了银花婆婆。

    真要说起来,这件事还真就是银花婆婆先挑起的。

    银花婆婆也没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但她也不是个怕事的,当下就越众而出说道:“不错,这事确实是老婆子带的头,既然徐长官心有不忿,那咱们就按着肥西绿林道的规矩,手下见个真章。”

    徐锐点头说:“银花婆婆,请划下道来吧。”

    银花婆婆说:“死斗!长枪短枪随便你挑。”

    徐锐又问道:“死斗也有不同,怎么个死斗法?”

    银花婆婆说:“你我一人一枪,一发子弹,从一个点背向而行,走到十步时同时转身回头开枪,死者负,生者胜。”

    徐锐又问道:“负当如何,胜又当如何?”

    银花婆婆说:“我若败亡,娘娘寨所有孩儿自即日起归你指挥,你若败亡,独立团就已经为今天的斗殴付出代价,再无需额外补偿,从此青山绿水,我肥西绿林道与你们独立团再无瓜葛,今后遇见是敌是友,各凭缘分。”

    “痛快。”徐锐听了这话,对银花婆婆稍有改观。

    不管怎么样,银花婆婆都还算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就是不知道,这银花婆婆为什么对他这么大敌意?

    就在这时候,小桃红却出人意料的站出来,说道:“姑爷,我替你。”

    “小桃红?”徐锐回头看着小桃红,眸子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惊讶,一直以来,小桃红在他的印象中,就是个娇怯怯的俏丫环,赛红拂说什么她就是什么,小桃红甚至很少有自己拿主意的时候,她更像是赛红拂的影子。

    但惊讶过后就是感动,莫名的感动。

    从小桃红坚定的眼神,徐锐感受到了她对他的爱!

    是的,这个拥有傲人上围的俏丫环,这个拥有一张可爱包子小脸的俏丫环,珍视他的生命远远胜过她自己的生命!为了他徐锐,她不惜去死!

    不过徐锐又岂会让自己所爱的女人为了他去冒险?

    当下徐锐摇摇头,说:“小桃红,你在旁边看着就好。”

    “不,姑爷,这次我一定要替你。”小桃红的反应却再次出乎了徐锐的预料。

    看着小桃红坚定却温婉的包子脸,徐锐便有些犹豫,一方面他真的不愿意拂了小桃红的这分心意,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实在不愿意小桃红冒险。

    这时银花婆婆却幽幽说道:“丫头,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世上男人最靠不住,长得俊的男人尤其靠不住,你替他去死,值吗?”

    小桃红摇头,说道:“婆婆,没有值不值,只有愿不愿。”

    “没有值不值,只有愿不愿?”银花婆婆闻言便怔忡了下。

    小桃红又对徐锐说:“姑爷,我从来没有求过你,这次算我求你,好嘛?”

    听着小桃红软软糯糯的哀求,徐锐立刻心下一软,下意识点头说:“好,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定小心,一定要赢。”

    小桃红郑重的轻嗯了一声。

    决斗开始了,围观的土匪和独立团官兵让开场地。

    小桃红选了一枝三八大盖,银花婆婆也跟着选了一枝三八大盖。

    然后两人走到场中背靠背站定,唐开山亲自数数,每数一个数,银花婆婆和小桃红便同时往前迈出一步,等唐开山数到十,两人便会同时转身回头再开枪,生死胜负将在一霎那间决定,看着小桃红的窈窕倩影,徐锐本能的就要喊停。

    小桃红似乎感应到了徐锐的担心,侧过头向他投来甜甜的一笑。

    看着小桃红的笑容,徐锐已经吐出嘴边的那一声停便又硬生生的咽回肚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小桃红竟然给了徐锐一种很强烈的暗示,她一定会赢,她真的会赢,小桃红分明已经成竹在胸,这丫头,哪来的这么大信心?

    “一!”

    “二!”

    “三!”

    唐开山面无表情数着,四周便立刻寂静下来。

    “四!”

    “五!”

    “六!”

    唐开山以既定的节奏,一个一个挨着往上数,四周围观的人群,无论是肥西十八寨的土匪还是独立团的官兵,一个一个全都屏住了呼吸。

    “七!”

    “八!”

    “九!”

    数到九时,唐开山的脸皮也不由得跳了一下,都是紧张给闹的。

    而小桃红、银花婆婆这两个当事人却仍然跟闲庭信步似的,沉稳的往前跨步,仿佛这并不是生死决斗,而只是一次普通的比武。

    “十!”唐开山终于喊出最后一个数,因为紧张,声音有些走调。

    十声落地,小桃红和银花婆婆同时往前跨出一步,然后同时转身,在转身的同时,两人便已经同时举起了手中的三八大盖,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对方头部,然后,两人便同时扣下了扳机,然后就是“叭”的一声枪响。

    枪声响起,徐锐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急定睛看,小桃红好端端的站在场中,毫发无损。

    再扭头看银花婆婆,也同样毫发无损,两个人都失手了?

    这个时候,银花婆婆却面无表情的说:“丫头,是你赢了。”

    徐锐这才注意到,银花婆婆鬓角上的一枝金步摇已经不翼而飞,显然是被小桃红刚才一枪给打飞了,这丫头,枪法大有长进哪。

    小桃红嫣然一笑,说:“婆婆,我就知道你会让着我的。”

    徐锐闻言心头一动,难道这丫头早知道银花婆婆会让她?

    银花婆婆却摆手说:“输了就是输了,老婆子可没有让着你。”

    说完了,银花婆婆又扭头对徐锐说道:“徐团长,愿赌服输,老婆子虽然侥幸未死,但赌约却仍需履行,从现在开始,娘娘寨五百多人枪全部加入独立团,老婆子我也是一样,不过我还有个条件,我就只听这丫头的吩咐。”

    说完,银花婆婆拿手指指小桃红,眸子里隐隐有溺爱之色流露。

    看到这一幕,徐锐似乎懂了什么,当下点头说道:“行,没问题。”

    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不单唐开山和肥西十八寨的匪首不敢相信,就是孙长河和杨八难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是什么情况?一场生死决斗,竟以喜剧结尾,娘娘寨的人全加入了独立团不说,银花婆婆还成了小桃红的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