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抗洪救灾-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04章 抗洪救灾



    冷铁锋盯着徐锐,沉声说:“老徐,看来你是对的,他们多半要炸黄河大堤!”

    徐锐却苦笑摇头,叹息道:“现在,我却希望自己是错的,黄河决堤或许能够阻止日军一时,却绝对阻止不了太久,日军既便不能沿着陇海铁路西进,还可以沿着长江西进,同样可以向武汉发动进攻,而整个黄淮地区的无辜百姓,却再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黄河水一旦泛滥而下,他们就将流离失所,被迫走上逃亡之路,今天之后,前往关中,前往湖北,前往皖南的逃亡路上,将会铺满黄淮流域三千多万难民的累累尸骨。”

    听着徐锐惨烈的末日景象描绘,冷铁锋的眼睛霎那间就红了。

    “老徐!”冷铁锋瞪大猩红的双眸,沉声说,“我们独立团绝不能坐视!”

    “当然!”徐锐重重点头,无比严肃的说道,“要不然,我召集你们做什么?我把你们连夜召集起来,就是为了安排抗洪救灾!”

    “抗洪救灾?”冷铁锋道,“对,我们要抗洪救灾!”

    过了没多久,王沪生、秋风、肖雁月、杨八难、何光明、万重山、何书崖、许德坤、丁力、雷鹏以及孙长河等团部领导以及营连级主官就纷纷到了,在营级以上军官中就只有骑兵营长铁钢留在大梅山根据地,缺席了会议。

    徐锐冷浚的目光从与会干部脸上扫过,沉声说:“为什么把你们从睡梦中叫醒,召开这次紧急会议,原因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与会干部纷纷点头,表示他们已经知道。

    徐锐又说道:“今天的这次紧急会议,我们不讨论亳州失守这件事,亳州失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们管不了也顾不上,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抗洪救灾。”

    “抗洪救灾?”杨八难讶然说,“团长,你是不是搞错了,眼下没发洪水。”

    孙长河也说:“是啊,团长,这梅雨季节都已经过去了,肥河水位都在下降了,哪里还有什么洪水?”

    徐锐沉声说:“我说的不是肥河,是黄河!”

    “黄河?”杨八难说,“黄河也没听说要发洪水啊?”

    孙长河也说:“就算黄河发洪水,也淹不到皖中吧?”

    其余几个与会的干部也是面面相觑,表示有些迷糊。

    徐锐沉声说:“你们说的是天灾,可我说的是**!”

    “**?!”与会干部神情凛然,开始有些反应过来。

    徐锐又说道:“如果国民军统帅部下令炸开黄河大堤,你们还会觉得黄河不会发洪水?你们还会觉得洪水淹不到皖中?”

    “这不可能!”孙长河断然说道,“统帅部怎么可能炸开黄河大堤!”

    “团长是不是想太多了?”杨八难也明显不信,说道,“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统帅部怎么可能做得出?”

    “做不出?”徐锐冷笑,“你们要是这样想,可就错了。”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在蒋委员长眼里,从来就只有利益,为了达成目标,就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只要能够稍稍阻挡一下日军,炸开黄河大堤又算得什么?只要能够阻挡住日军前进的脚步,牺牲三千万百姓又算得什么?”

    孙长河皱眉说:“团长,你这么说就有些过了。”

    杨八难也说道:“团长,我坚信委座不是这样的人。”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孙长河和杨八难话音才刚落,小桃红又匆匆进来,在小桃红的身后还跟着银花婆婆。

    银花婆婆真的履行了她的承诺,成了小桃红的贴身保镖。

    “报告团长。”小桃红在人前还是以正式称谓称呼徐锐的,立正报告说,“通讯处刚刚接到新四军军部转来的紧急电报,国民军已经在昨天夜里十点半钟炸开花园口,黄河已经决堤了,现在河水已经泛滥而下淹没了整个豫东。”

    小桃红话音未落,整个会议室就已经炸了。

    “我的乖乖,刚说要炸黄河大堤,这就真炸了?”

    “驴日的,这老蒋也太缺德了吧,这种事也干?”

    “你们先不要急着下定论,这未必就是委座下的命令。”

    “这么大的事,除了老蒋,谁敢下这令,谁敢担这责任?”

    “那可说不准,兴许是前线的将领私自下的令呢?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放你娘的屁,前线将领哪个有这胆子?没说的,这肯定是老蒋下的令。”

    与会的营连级主官分成两派,开始了激烈的争吵,东北军出身的万重山,西北军出身的何光明、许德坤对蒋委员长的印象极其恶劣,自然是百般的讨伐,而杨八难、孙长河则是百般维护,剩下的人基本保持沉默。

    眼看两派越吵越激烈,徐锐一下就火了。

    “行了,都给我闭嘴!”徐锐一声大吼,总算压下了争吵之声。

    然后徐锐又对小桃红说:“小桃红,军部的电报里还说了什么?”

    小桃红回答说:“军部首长还说了,让我们要提前做好应对洪灾的准备,还指示我们要尽可能的帮助根据地附近的爱灾百姓。”

    徐锐冲小桃红挥挥手,示意他已经知道了。

    目送小桃的倩影离开,徐锐又把目光转回到与会的各个营连级主官身上。

    徐锐说:“黄河决堤是谁下的命令现在已经毫无意义,说这些还有用吗?还能把黄河大堤堵回去吗?还能把泛滥而下的洪水引回去吗?”

    刚刚吵得不可开交的两派人立刻耷拉下了脑袋。

    徐锐接着说道:“黄河决堤,现在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泛滥的河水已经淹了豫东,从时间上来看,最迟明天早上洪水就会涌到淮南,晚上就会进入皖中,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搜集船只,同时尽可能的赶造木筏。”

    王沪生补充说:“我也说一句啊,在现阶段,抗洪救灾工作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事件,我们必须得以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首要考量。”

    徐锐说:“政委说的对,现阶段救灾比打鬼子更加重要。”

    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现在,由政治部秋主任分配各单位的任务。”

    秋风闻言起身,朗声说:“具体是这样的,1营负责蒲县的救灾工作,2营负责官县,3营负责单县,独立营负责肥城及周边乡镇的救灾工作,骑兵营作为机动部队,随时支援各个方向,另外,除了医院以外,后勤、通讯等各个团部直属队也需要行动起来,参与到抗洪救灾工作当中,至于九纵三团……”

    徐锐说:“九纵三团就不要外出了,就让他们留在根据地安置难民吧,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将会有大量的难民进入到根据地,这些难民的安置工作也是个庞大而又繁重的工作,没有足够的人手怕是忙不过来。”

    徐锐是担心九纵三团的学员兵在外出时遭遇鬼子。

    这些学员兵可都是种子,徐锐不希望他们有任何闪失。

    王沪生点头说:“我看行,就让九纵三团留在根据地吧。”

    两位主官的意见都统一了,秋风自然不会有异议,当下又坐回到凳子上。

    徐锐的目光从几个营连级主官身上扫过,沉声说:“各自的任务区域都清楚了吧?没什么问题的话,这就准备开拔吧。”

    与会的营连级主官纷纷散去。

    冷铁锋、杨八难、孙长河、丁力还有雷鹏几个却被徐锐留了下来。

    徐锐的目光从杨八难几人脸上扫过,说:“知道政治部为什么没给你们安排任务吗?”

    冷铁锋是知情的,没吭声,杨八难几个却不约而同摇头,他们刚刚还在为这事纳闷。

    徐锐说:“我没让政治部给你们分派任务,那是因为有个更重要、更困难的任务在等着你们去完成。”

    顿了顿,徐锐又说:“刚才为了稳定军心,我没有在大伙面前多说,但是当着你们几个的面,我却必须得实说,泛滥而下的洪水会给整个黄淮流域的百姓带来深重灾难,也同样会给被困在淮南的小鬼子带来麻烦,小鬼子找不着吃的,就会把黑手伸向灾区百姓,这就会更加加重灾区百姓的苦难,所以说,团部警卫连、狼牙中队以及老兵突击队必须深入到淮南的鬼子控制区,一边打鬼子一边救援灾区的百姓。”

    “地图。”徐锐说完一伸手,雷响便刷的将地图在桌上摊开。

    徐锐示意几个干部围拢来,然后手指着地图说道:“你们看,眼下鬼子的熊本师团主力及菊地旅团就盘踞在淮南至蚌埠这一带,团部警卫连、狼牙中队以及老兵突击队的任务就是将这一带的百姓救出来,同时尽可能消灭鬼子。”

    冷铁锋、孙长河、丁力以及雷鹏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徐锐又接着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可以现在提出来。”

    几个人同时摇头,表示没有问题,他们都已经清楚了。

    “好。”徐锐说,“去集合部队吧,十分钟后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