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人民军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05章 人民军队



    徐锐的估计还是过于乐观了。

    事实上,还没到第二天傍晚,中午时分洪水就开始涌入到皖中,尽管是漫灌,水位上涨速度并不快,但还是给皖中的百姓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主要是因为没有预警时间,皖中的百姓根本就没有防备。

    独立团的人虽然已经在尽可能的通知皖中的百姓,但是一来通讯手段落后,基本只能靠步行,二来独立团人手不足,通知到的村庄十分有限,三来许多百姓根本不信,所以结果也就可想而知,真正愿意提前逃离家园的百姓不说没有,但绝对是凤毛麟角。

    结果洪水一下来,再想逃离就晚了。

    说水位上涨缓慢,是相对豫东而言,豫东因为靠近缺口,水位那是一下就上去了,当地绝大多数老百甚至还在睡梦中,就已经做了水中鱼虾,洪水到了皖中,经过几百公里的倾泄之后,威力已经极大的削弱了,但仍旧不是人力所能够抗衡。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洪水到达皖中时,是在白天,而不是在夜间。

    所以在皖中,直接被洪水淹死的百姓并不多,但是能够从洪水中逃出来的也是不多,绝大多数百姓都被洪水困住了,或者困在自家房顶,或者被困在小山包上,而且要命的是,因为洪水仍在持续不断的下泄,水位仍在持续上涨,这些房屋以及小山包随时可能被淹没,到那时候,等待这些百姓的就将是灭顶之灾。

    好在这个时候,独立团的救援队伍赶到了。

    抢在洪水下来之前,独立团尽可能的搜集了一些船只,同时抓紧时间打造了一批木筏及竹筏,在之前时候,当地不少百姓还笑话独立团做这些事,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独立团这批船只、木筏以及竹筏却是派上了大用场。

    人民军队就是人民军队,每当有外敌入侵,拿胸膛迎向敌人刺刀、将后背交给人民的永远都是人民子弟兵,每当有天灾降临时,冲锋在救灾一线,将生的机会让给人民,把死亡留给自己的永远是人民子弟兵。

    这个传统近百年没变过!

    自打人民军队成立那天起,这个传统就已经存在,并且一直到建国五十年后,这个光荣传统也依然还存在,九八洪水,跳入冰冷的江水,拿身体筑起抗洪大堤的,依然还是人民子弟兵,零八年汶川大地震,迎着余震,冒着被山体塌陷活埋的危险深入到震中的,依然还是人民子弟兵,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个光荣传统还将继续的传承下去。

    总而言之一句话,老百姓拥护**热爱人民军队,不是没有原因的。

    那些鼓吹军队国家化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当军队失去了人民的定义,当军队真正的变成了一种职业,也就意味着抛弃了曾经的传统,从维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子弟兵,变成了一支纯粹用来保护统治阶级的暴力武装。

    (分割线)

    “楚楚?楚楚?”

    高楚站在一条小船的船头,仅剩的右眼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慌乱之色,正在反复的搜寻着前方的茫茫水面,一边搜索,一边不停的大声呼喊着。

    高楚因为在上次行动之中擅离职守,被徐锐撤了职。

    现在的高楚只是团部炊事班的一名伙夫,不过这倒是反而便宜了高楚,因为除了野战医院外,所有团部直属队都要参与到抗洪救灾,而且所负责的区域还是跟独立营重叠的,徐锐这么安排也是考虑到独立营的伤亡太大,人手可能不足。

    接到命令之后,高楚第一时间找了一条漏水的破船,先找了炊事班的几个伙夫将破船抬回到团部进行抢修,说是抢修,其实就是找来几块木板,将几个破洞封住,然后再在补丁的周围滴上一些石蜡,仅此而已。

    破船刚刚修好,洪水就马上下来了。

    高楚心里惦记着楚楚安全,便赶紧伙同炊事班的几个伙夫上了船,拼命往朱庄划,炊事班的几个伙夫已经拼命在划了,高楚却还是嫌他们慢了,一个劲催促,几个伙夫没辙,班长大人有令,就只能玩命往前划。

    划到现在,几个伙夫已经是口吐白沫了。

    高楚却还在一个劲的催促:“快些划,那边有个小山包,去那边。”

    高楚是真急了,出城之后高楚才发现整个皖中平原已经成了一片汪洋,放眼望去,就只看到黄澄澄的水面,根本就分不清哪是哪了,因为找不着参照物,高楚就只能凭记忆,向着一个大概的方位划,所以现在,高楚并不确定他们已经划到哪了。

    几个伙夫却实在划不动了,在那里讨饶:“班长,真划不动了。”

    高楚便急了,一把从一个伙夫手里夺过船桨,怒道:“你起开,我来!”

    那伙夫赶紧让开一个身位,高楚便运桨如飞,小船便像箭一样往前窜出去。

    不一会,小船就已经划到了那个小山包前面,上面挤了十几个逃难的百姓,看到有船只靠近,十几个百姓便纷纷招手,高楚便越发来劲,赶紧划着小船靠了上去,又让船上的两个伙夫将十几个百姓全接上了船。

    等到最后一个百姓上了船,高楚才问:“老乡,你们是朱庄的吗?”

    “这位同志,我们都是朱庄的。”船上的百姓一边感谢,一边回应。

    高楚顿时大喜过望,急声问道:“各位老乡,那你们知不知道楚楚她去哪了?”

    被救的百姓纷纷摇头,最后还是一个老汉不太确定的说:“头前晌,我好像看到楚楚她们家大伯去了村子西头,也不知道楚楚在不在那。”

    “多谢了,老人家。”高楚闻言大喜,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落水之前,高楚吩咐两个伙夫:“老张,老王,你们把乡亲们送回去,然后再把船划过来接我,快去。”

    话音未落,高楚就已经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等到再浮出水面时,已经到了几十米开外,然后径直向着村西游去。

    在朱庄的西头有一处高地。

    高楚很快就游到了高地前,爬上去一看,只见上面已经聚集了不下百人,可他在人群中找了又找,就是没有看到楚楚,再找人一问,就有人指着对面说道:“喏,楚楚和她嫂子不就在那呢,她大伯刚想去救人,结果掉水里没影了。”

    高楚便二话不说,又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游向对面。

    在其中一栋民房的屋顶上,高楚终于是找着了楚楚。

    跟楚楚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少妇,少妇怀里抱着个孩子,手上还牵着一个,高楚游过来之前,一家四口正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看到高楚游过来,楚楚便立刻欣喜的哭喊起来。

    高楚一边奋力往前游,一边大声安慰楚楚四个。

    “楚楚,不要怕,我来救你们了。”高楚高声喊道。

    “高哥,要小心,这里的水深着呢。”楚楚提醒道。

    “放心,我水性好着呢。”高楚游到一半发现了一只漂在水面上的澡盆,便顺手拿了澡盆当救生圈,推着澡盆游到了楚楚她们容身的民房顶上,澡盆太小浮力不够,只能装下一个人,装孩子的话可以装两个。

    楚楚和少妇将两个孩子放进澡盆,让高楚先救孩子。

    高楚便推着孩子往回游,一边说:“你们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几分钟后高楚顺利的将两个孩子送到对面的高地上,然后回来救楚楚她们。

    刚刚快要游到楚楚她们的旁边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求救声,高楚急扭头一看,便看到一个老奶奶吃力的爬上房顶,而她身下的房子正在一点点的塌陷,眼看着那老奶奶就快要被洪水给吞没了。

    高楚便陷入到了巨大的挣扎当中。

    一边是他的爱人,一边却是老人。

    咬了咬牙,高楚的独眼中涌过一抹决绝之色,对楚楚说:“楚楚,嫂子,你们再等我一会,我先把那老奶奶送过去。”

    高楚推着澡盆游向老奶奶,终于抢在房子塌陷,老奶奶被洪水吞没之前把她救起,可在推着老奶奶往高地游的时候,一阵狂风忽然间刮过,在水面上鼓荡起一股飓浪,飓浪卷着无数的水面漂浮物往高楚涌来,其中还有着一段巨木。

    等到高楚发现这段巨木,距离已经很近,躲是躲不开了。

    高楚原本可以拿澡盆挡一下,这样他就可以躲过这一劫,但是澡盆就很难保住,老奶奶也必定会落水,在这样的飓浪中,老奶奶一旦落水,高楚并没有把握再把她救起来,生死关头,高楚猛的一个转身,将自己宽厚的背部迎向了那段巨木,却把澡盆还有澡盆里的老奶奶护在自己怀里,再然后,狰狞的巨木重重的撞上了高楚背部。

    巨大的撞击瞬间就导致高楚口吐鲜血,在丧失意识之前,高楚奋力将澡盆往前一推,然后低低的嘶吼:“奶奶,快划,划,往前划……”

    话没说完,高楚就两眼一翻,往后沉入洪水中。

    “孩子,好孩子。”老奶奶撕心裂肺的哭起来,“你回来,你快回来。”

    不远处,楚楚眼睁睁看着高楚沉入水中,直接两眼一黑,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