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尸横遍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06章 尸横遍野



    风推着水,水推着澡盘,将老奶奶安全的送上了高地,高地上的村民救起老奶奶,然后回头对着茫茫洪水摇头叹息。

    对面房顶,楚楚从嫂子怀里幽幽醒转,哭得愁云惨雾。

    嫂子搂着楚楚,哭着劝:“楚楚不哭,这是命,这是命啊。”

    “不,我不信。”楚楚哭着连连摇头,“高哥没死,他不会死!”

    嫂子哭着说道:“楚楚你冷静些,小高他已经走了,跟你大哥一样,他已经走了。”

    “不,高哥没走,他是不会死的。”楚楚却越说语气越坚定,甚至哭都不哭了,开始紧张的搜视四周的水面。

    某一刻,斜对面大约十几步外忽然泛起一朵水花。

    紧接着,一颗脑袋便从水里浮起,先近乎贪婪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一个身影便从水里扑腾着跃起来。

    看着这个身影,楚楚的眼泪便再一次的落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楚楚却是喜极而泣,高哥果然没死!

    从水中浮起的这厮还真就是高楚,这厮也是命大。

    才刚恢复意识,高楚便立刻又返身往楚楚他们容身的房顶游过来。

    楚楚流着眼睛,对高楚说:“高哥,我就知道你不会死,我就知道你不会死。”

    高楚游到房顶旁边抓住屋檐,一边大口的吸着新鲜空气,一边还不忘调笑楚楚:“你都还没有给我生娃呢,我怎么能死?”

    楚楚便一头扑过来抱住高楚脖子,忘情的说:“我给你生,我给你生,高哥,我给你生一堆的娃,好多娃。”

    高楚搂着楚楚的纤腰,咧嘴而笑。

    楚楚的嫂子在旁边也是又哭又笑。

    (分割线)

    高楚大难不死,还抱得了美人归,心情那真是相当的愉悦。

    然而同一时刻,北上淮南的徐锐,以及随行的警卫连、狼牙中队以及老兵突击队的官兵们,心情却是低沉到了极点。

    徐锐一行将近两百官兵,从今天凌晨开始往北走,沿途挨家挨户通知老乡撤离,不过效果也是不佳,几乎没人相信。

    到上午八点多九点不到,徐锐一行只往北走了不到二十里,堪堪走到下塘附近。

    这时候,洪水就下来了,徐锐便立刻带着官兵投入到抗洪救灾,帮助受灾的乡亲往四周的高地转移,同时派通讯兵回去通知独立营,让独立营派船来接人,尽快将受灾的群众接到选定的几个难民安置点安置。

    到中午,平地水位已经没过腰部,一些低洼处的水位甚至已经深达三米。

    皖中一带的村落大多都沿河散布,都处于洼地,结果就是绝大多数村庄都被洪水淹没,数以万计的百姓流离失所,更糟的是,这些百姓大多还是空着手逃出来的,什么都没有带,如果没有外部救援,他们撑不了几天。

    两百官兵随身携带的口粮很快就散去了一大半。

    可任务却还是得继续,因为越往北受灾就越重,就越需要救援。

    踩着深至腰部的积水,徐锐领着两百官兵继续前进,继续北上。

    两天后,徐锐一行就被迫离开低地,因为越往北走,积水越深,低地的水深已经超过了两米,已经无法再行军了,他们只能从低地两边的高地或者山梁上去找路,从高地或者山梁上继续北进,也是这时候,凄惨的景象开始陆续的出现。

    过了朱巷之后,沿途水面上就陆续出现了浮尸,而且这些浮尸大多都已经被洪水浸泡得肿涨,显然已经死去多日,从时间上看,这些遇难者应该是在洪水下来的当天遇难的,因为这里正好是在夜间,他们根本不及逃生。

    而且越往北走,水面的浮尸就越多。

    这些浮尸之中,男女老少都有,更多的却是老人和孩子。

    冷铁锋就曾经亲手从水中捞起一具孩子的遗体,孩子顶多三岁,这要是平常时候,正是扑在父母怀中呀呀学语的时候,可现在,他却已经失去生命,一个人孤伶伶飘在水面,也不知道是否还能找着安放幼小灵魂的所在。

    冷铁锋在山顶上挖了个坑,将孩子埋了。

    埋了孩子之后,冷铁锋就再没有说过话,一张脸色阴沉得可怕。

    杨八难、孙长河两人的话也明显变少了,脸色也开始变得阴郁,当狼牙中队的队员们再次控诉蒋委员长时,两人罕见的保持了沉默,不再像之前那样维护,因为眼前的景象,使得他们的维护,显得那样的无力,甚至是讽刺。

    从肥城到长丰,一百多里,徐锐他们足足走了八天时间!

    一来是要救人,再来就是要找路,所以严重耽搁了行程。

    到了长丰之后,眼前的景象就简直没法看了,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天,可长丰一带的洪水仍旧没有退去,放眼望去,水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浮尸,而且大多已经开始,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尸臭味。

    腐烂的尸体还污染了水体,幸存的人们喝了被污染的水,纷纷染上疾病。

    而在孤立无援的孤岛之上,因为缺医少药,染上疾病基本上就死路一条。

    这一路上,徐锐他们就曾经找到过这样的两处生命孤岛,这两处孤岛上,都庇护了超过一百人的难民,这些难民躲过了洪水,却没有能够躲过紧随洪水之后,接踵而来的饥饿以及疾病,当徐锐他们找到他们时,已经全部死亡。

    看着那一个个因为饥饿、疾病而死去的难民,冷铁锋的脸色越发的阴沉,杨八难、孙长河还有警卫连的官兵们也越发的沉默,狼牙中队的队员也不再控诉蒋委员长,但是从他们眸子里流露出来的眼神,却更加的冷冽。

    毫无疑问,这些狼牙已经记恨上蒋委员长了。

    因为,这场洪水,就是蒋委员长一手造成的!

    唯一让狼牙们心情稍微好点的是,被洪水侵袭的并非只有中国人。

    进入长丰地界后,水面上便零零星星的可以看到日本鬼子的尸体,显然洪水下来时,小鬼子也一样毫无防备,也一样被冲了个七零八落,其中就有倒霉的小鬼子因为躲避不及,在洪水中惨遭灭顶之灾。

    第九天时,徐锐他们在一处高地上发现了一群被困多日的鬼子兵。

    被困的鬼子兵有一个小组十几个,一个个的蓬头垢面,神情呆滞。

    当徐锐他们一行出现在视野中时,除了有几个鬼子举开始射击,其余鬼子却只是枯坐在地,目光呆滞的看着徐锐他们靠近,显然,被困的数日,无论是上还是从精神上,都给这些小鬼子造成了极大的创伤,他们连举的力气都没有了。

    结果没有任何悬念,在五百米外,十几个鬼子就被狼牙的狙击小组逐一射杀。

    五分钟后,冷铁锋带着十几个狼牙上到孤岛,幸存的几个鬼子呆呆的看着他们,有个鬼子甚至还在低声的哀求:杀了我,请杀了我,杀了我。

    显然,对于这些小鬼子而言,活着比死了还要遭罪。

    韩锋端着刺刀就要结果了那个鬼子,却让冷铁锋给制止了。

    冷铁锋夺住韩锋的三八大盖,摇了摇头,韩锋便收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无论那个鬼子如何哀求,也再不肯回头。

    到了第十天,徐锐一行的口粮终于耗尽。

    其实他们的口粮原本就不足,这一路上,都是靠着刮树皮、挖草根外加逮老鼠,才勉强支撑过来,别说,老鼠肉还挺多,这次突如其来的洪水将老鼠逼上了一个个的孤岛,这却是方便了徐锐他们,都不用四处找。

    寻找补给时,警卫连发现了又一处孤岛。

    而且,在这处孤岛上居然还有一间茅舍

    杨八难、孙长河领着警卫连的十几名战士,先以木棍探路,谨防滑入到深水区,然后踩着及胸深的积水,兴冲冲的上到孤岛上,然而,他们才刚上岛,孤岛的另一侧却突然间窜出来几个鬼子,紧接着就是一通乒乒乓乓的混战。

    没一会,那六七个已经饿得精疲力竭的鬼子兵就被干掉了。

    杨八难、孙长河带着十几名战士走回那栋茅舍前,却发现,在那茅舍的门槛上,坐了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小男孩膝盖上搁着个小簸箕,簸箕里有一把已经开始发黄的豆荚,小男孩一边剥豆荚,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吃豆豆,长肉肉,八颗。

    吃豆豆,长肉肉,九颗。

    吃豆豆,长肉肉,十颗。

    杨八难上前问道:“小孩,你家大人呢?”

    小男孩便茫然的仰起小脑袋,茫然的看着杨八难。

    杨八难便俯下身,用尽量和缓的语气问:“小孩,你家的大人呢?”

    小男孩还是满脸的茫然,过了一会儿,又开始低头剥豆,一边数数。

    吃豆豆,长肉肉,十一。

    吃豆豆,长肉肉,十二。

    吃豆豆,长肉肉,十三。

    孙长河也走过来,问道:“小孩,你爸爸呢?”

    小男孩再次抬头,又是满脸茫然的看向孙长河。

    孙长河再次问道:“你爸爸不在,那你爷爷奶奶呢?”

    小男孩还是满脸的茫然,看着孙长河也不说话,但是也不害怕,或者,他压根就没有学会害怕,终究还是太年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