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灾民安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09章 灾民安置



    独立团拼尽全力,给予了灾区百姓极大的人力、物力支持,但是仅凭独立团一个团的力量却终究还是太渺小,所能覆盖的救灾面积也仅仅局限于大梅山周围数县,但既便只是周边的这几个县,也已经让独立团不堪重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大梅山根据地并没有受到洪水的影响。

    这也是梅河平原特殊的地形造成的,因为梅河平原不仅地势比皖中平原要高,且四周都被大山环抱,洪水进不来。

    因为这,大梅山根据地成了灾民最好的庇护所。

    在洪水稍稍退却之后,各个临时安置点的难民除了返家的,就纷纷被转移到了梅镇。

    当徐锐领着狼牙中队、警卫连以及老兵突击队返回梅镇时,整个梅镇已经人满为患,梅镇被大火焚毁的废墟已经被清理了出来,新建了许多房屋,还搭起了大量的帐篷,但这些房屋及帐篷都已经住满了人。

    不仅仅只是梅镇,四周的村庄也是安置了大量的灾民。

    徐锐才刚过沙桥,王沪生就已经带着秋风、肖雁月迎了上来。

    “老徐,你可算是回来了。”王沪生苦笑说,“你要再不回来,我都要跳河了。”

    徐锐不在的这半个月,王沪生真的是累惨了,难民的安置,口粮的发放,还有难民与当地居民之间的纠纷,以及敌特的渗透等等,各种事务纷繁复杂,王沪生忙得头都大了,就这还不是最为棘手的,最棘手的是,后续这些难民又该怎么安排?

    徐锐不在,整个根据地就少了主心骨,什么事都推进不了。

    徐锐将背上的豆豆交给冷铁锋,冷铁锋抱着豆豆跟肖雁月到一边说去了。

    徐锐又回头问王沪生:“老王,根据地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总共收容了多少灾民?”

    王沪生说:“确切数字不知道,而且也已经没办法统计了,因为除了我们收容的,还有自己逃难来的,不过既便是最保守的估计,涌入咱们根据地的灾民也有超过五十万人!这五十万的灾民已经给根据地造成了很大负担。”

    养活五十万人,这确实是个庞大的负担。

    按照最低标准,每人每天也要半斤口粮,五十万人就是二十五万斤粮食,半个月就是三百七十五万斤粮食!要不是徐锐特意叮嘱王沪生加大购粮力度,就凭之前根据地储备的两百万斤粮食,这会就已经唱空城计了。

    而且,这还不是最棘手的问题。

    最棘手的问题,是还有难民在持续不断的涌入。

    徐锐点了点头,问道:“灾民的情绪还稳定吧?”

    自古以来,一旦发生大规模洪涝灾害,最怕就是灾民闹事。

    王沪生点头说:“灾民情绪总体上还好,不过与当地百姓的小纠纷却没断过,基本上每天都会生一百多起,不是灾民偷了这家的苞米和甘薯,就是当地村民把灾民打了,有时候也会发生大规模斗殴,不过都被我们控制住了。”

    秋风补充说道:“不过从发展趋势上看,灾民与当地百姓的冲突起数在增加,最开始时候每天只有十几起,到现在已增加到百余起,而且可以感觉得到,当地百姓对灾民的不满情绪在增加,再这样下去,我担心局面会失控。”

    徐锐下意识的点头,难民的安置自古以来就是个棘手的难题,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做到与原住民和谐相处,好在历史上也有大量的成功经验可借鉴,其中最为成功的经验就是以工代赈,安排恰当的工作给灾民去做。

    灾民有了工作,也就没心思闹事了。

    想到这,徐锐就有了一个很好的计划。

    当下徐锐对王沪生说:“老王,兵工厂的设备运回根据地已经有半个月了,发电厂的设备运回来更是快一个月了,这两家工厂筹备得怎么样了?”

    “工厂?”王沪生连连摇头,苦笑说,“我都已经被救灾的事搞得焦头烂额了,哪还有心思管工厂?再说现在农忙时间,也抽调不出人力来。”

    徐锐说:“亏你还是搞政工工作的,守着五十万人口,居然说抽不出人力?”

    王沪生闻言先一愣,遂即恍然说:“老徐你的意思是说,征调灾民建设工厂?”

    “对啊,不征调灾民征调谁?”徐锐说,“你不给他们安排工作,让他们每天除了吃饭就无所事事,他们不惹事才怪了,如果你给他们安排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们工作之余一回家就只想睡,他们就是想闹事也没那精力了。”

    “对呀。”王沪生击节赞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徐锐说:“现在开始也不晚,赶紧将灾民组织起来,给他们安排工作,从现在开始,再没有免费的午饭吃了,灾民要想得到口粮,就必须工作,当然,对于那些没有壮年劳力的孤寡灾民家庭,还是需要区别对待。”

    “可是,好像也不行啊。”王沪生兴奋了还没两秒,脸立刻又垮下来,说,“兴建两家工厂又能安置多少劳力?咱们的发电厂和兵工厂规模又不大,一万人顶天了,剩下还有那么多的灾民又该怎么安置?”

    “一万人?”徐锐哂然说,“远远不够。”

    “一万人还不够?”王沪生说,“老徐,你可不要欺负我不懂基建啊,我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正儿八经的学习过基建,却也知道建设两家小厂用不了多少人,就一万人我还是往多了安置,要是正常的年景,五百人工就足够了。”

    徐锐说:“那得看是什么标准了,按你的标准,五百人工确实也是够了,但要是按照我的设计标准,五万人都未必够!”

    “你的标准?”王沪生说,“什么标准?”

    徐锐说:“按照我的标准,首先这厂房,就不是普通厂房。”

    “不是普通厂房?”王沪生说,“你倒说说,怎么个不普通法?”

    徐锐说:“别人家的厂房都是建在地表上的,可是我的厂房却是建在山腹中!老王你可以想象一下,要把一座山体给掏空,并且在山腹中构建好发电厂、工兵厂的厂区,那得要花费多少人工?五百人怎么够?五万人都显得勉强。”

    王沪生咋舌道:“老徐,你要把厂房建在山腹中?”

    徐锐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不然,你把厂房建在梅河平原上,小鬼子的攻击机三天两头过来轰炸你一下,你还生产不生产了?建在山腹中就没那麻烦了,小鬼子就是扔几颗800Kg的重磅航弹下来,也照样耽误不了事。”

    “这倒也是。”王沪生深以为然,遂即又说,“不过,还是不够安排啊。”

    徐锐说:“还是不够安排,就尽量找事情给他们做啊,从来只听说人工不好找,还从来就没听说工作不够安排的,比如说路,你可以在梅镇到厂区之间修条公路,再比如,你可以在梅河的上游修几个水库,可以在梅河平原挖几条水渠,建一个灌溉系统,梅河平原这么一大片的沃土,粮食却连年歉收,不就因为缺个灌溉系统?正好,趁现在有大量人工,把这些问题一股脑儿都给解决了,今后咱根据地就再不愁没粮食吃了。”

    王沪生顿时眼前一亮,说:“老徐,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不让你当县长真屈才了。”

    徐锐说:“行啊,我去当梅县县长,独立团团长你来当吧,我还早就不想挑这担了。”

    “玩笑,我就是玩笑,老徐你千万别当真。”王沪生呵呵一乐,又说道,“独立团这摊缺了谁都可以,唯独就缺不了你。”

    徐锐当然知道王沪生是在开玩笑,又怎么会当了真?

    当下徐锐又说道:“老王,粮食储备还能坚持多久?”

    王沪生说:“上次你说了之后,我又安排人去苏中、苏北那边买来了差不多五百万斤的粮食,再加上咱们根据地里的产出,熬到秋上应该没有问题了,到了秋上,灾民新开垦的荒地差不多也能有收成了,政府的压力就会小得多。”

    徐锐说道:“有道是有备方能无患,粮食还是应该继续买。”

    王沪生说:“苏中、苏北那边已经买不到粮了,再要买粮就只能去苏南买了,可那边是日占区,往回运的时候就难免会有风险。”

    徐锐说道:“有风险也要买,而且要加大力度!”

    别人不知道,可是徐锐作为穿越者却是知道的,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的队伍将面临鬼子和国民政府的双重绞杀,物资将会变得极度匮乏,所以,趁现在粮价还不算高得离谱的时候多囤粮,是十分必要的。

    王沪生苦笑,说:“老徐,这事你恐怕还得跟雁子说说。”

    徐锐心领神会,知道一定是肖雁月在经费问题上发难了。

    当下徐锐把肖雁月叫过来,说:“雁子,马上给政委支取五十万块大洋。”

    “五十万大洋?”肖雁月将怀里抱着的豆豆往冷铁锋手中一塞,叫道,“团长,你还是把我卖了吧,看能不能换回五十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