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百万黄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0章 百万黄金



    “把你卖了?”徐锐若有深意的看了冷铁锋一眼,说,“那可得卖个好价钱,五十大洋恐怕是太便宜了,怎么也得百万黄金才行。”

    “百万黄金?”王沪生和秋风面面相觑。

    徐锐的眼角余光却一直在关注着冷铁锋。

    徐锐注意到,冷铁锋在听到百万黄金时,似乎往他这边看了一眼。

    肖雁月却是苦笑不得,说:“团长,我要真值百万黄金,我肯定把自己给卖了,问题是有哪个傻瓜愿意出一百万两黄金买我?”

    徐锐笑吟吟的说:“那可说不准哦。”

    说完了,徐锐又说道:“不说笑了,先给政委支五十万元,这可是正事,根据地还需要更多的粮食,仅以现有的粮食储备恐怕是不够的。”

    肖雁月哦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了,徐锐的话她还是得听。

    当然了,政委王沪生还有政治部主任秋风的话肖雁月也听,但是说到钱,那就只有徐锐说话才好使,毕竟这钱都是徐锐挣来的。

    路边办公会结束,王沪生也就不再拦着徐锐。

    王沪生光棍一条,徐团长可是娇妻美妾俱全,不能耽误了人家回家跟娇妻美妾团聚,要不然赛红拂不得恨他?

    徐锐的团长住处是紧挨着团部的,这个也是为了方便徐锐。

    在回家之前,徐锐先去到团部转了一圈,结果团部却没人,连通讯班的十几个女兵都没有见着一个,倒是在伙房抓了一个贼,高楚这厮以为团部没人,偷偷摸摸的回来打算从伙房顺几个馒头,结果被徐锐抓了个现行。

    徐锐说:“行啊老高,都学会偷东西了。”

    高楚说:“团长你回来了,啥时候回来的?”

    徐锐说:“不要转移话题,老实交待,这馒头偷给谁吃的。”

    高楚说:“没谁,就是我自己个饿了,所以回来找点吃的。”

    徐锐说:“编,接着编,使劲编,我看你还能编出什么新鲜的来。”

    高楚说:“团长我没编,我真饿了,这馒头就是我拿来自己吃的。”

    徐锐便找条凳子坐下来,说:“行,你只要把这十几个馒头吃了,我就信你。”

    高楚话已经说出口,便只能咬着牙开吃,可是他才刚吃过午饭,肚子还是鼓的,又哪里吃得下?勉强吃了两个,就实在吃不下去了。

    徐锐说:“吃呀,怎么不吃了,你不是饿了么?”

    说完了,徐锐又把脸一拉,说:“今天你要不说实话,我让雷子给你塞下去。”

    雷响便捋起衣袖站到高楚面前,再把那两只牛眼一瞪,又从鼻孔里嗯了一声。

    高楚便把心一横,说:“团长,这些个馒头是给楚楚和她嫂子还有俩孩子吃的,单凭粥棚的那点粥,她们根本就吃不饱,两个孩子直喊饿,我也是实在看不下去,才想着团部还有吃剩的馒头,就打算给他们拿几个去。”

    “楚楚?”徐锐说道,“就是上次害你犯错误的那个小寡妇?你们还有来往。”

    高楚顿时间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团长,没有,我们没有,我们啥都没干。”

    “啥都没干,那你急个什么球劲?”徐锐说道,“一个大老爷们,喜欢个娘们就心虚成这样,你好意思?摸摸自个胯下,那根卵还在不在?”

    高楚闻言先是一愣,前即大喜道:“团长,你不反对我跟楚楚在一起?”

    “废话。”徐锐没好气道,“老子管天管地,还管你吃喝拉撒找女人哪?我得多闲,才管你这些屁事。”

    高楚说:“可是咱们,咱们新四军不是有二五八团的规定么?”

    徐锐说:“新四军别的支队我管不着,可是在咱们独立团,只要你有本事,只要有大姑娘愿意嫁你,尽管打结婚报告,政委不批,我批!但是有一条,你要是敢乱搞,敢跟有家室的少妇乱来,可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让你当最后的一个太监。”

    “哪能,楚楚可是好人家。”高楚闻言大喜,“回头我就打报告。”

    说完了,高楚就屁颠屁颠的跑了,因为激动,怀兜里馒头掉了俩都不知道。

    徐锐从地上捡起馒头咬了一大口,大声笑骂:“瞧你那点出气,一个女人就把你乐成这样,至于么?”

    雷响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团长,我也想娶媳妇。”

    “你也想娶?”徐锐讶然,“你也有相好的女人了?”

    雷响点了点头,嘿嘿笑道:“就是,就是医院的花子医生。”

    “你小子也相中花子医生了?”徐锐道,“那她相中你了没有?”

    雷响立刻摇头,黑着脸说:“上次去医院,我想跟她说来着,可是没敢。”

    “那你说个球。”徐锐笑骂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让我给你特批呀?那你要是相中了日本天皇的女儿,我是不是还得跑东京去帮你把日本的公主给逮回根据地?雷子,我告诉你啊,有本事就把花子医生拿下了再来找我,不过你可别用强的。”

    “那哪能。”雷响连忙摇头说,“找女子,咱们从来不用强的。”

    “行了,那就赶紧滚医院去帮忙吧,不用再跟着我了。”徐锐一脚踹雷响屁股上,把他踹出了团部,然后径直回了自己的往处。

    只不过,徐锐的住处也是冷冷清清,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仅赛红拂不在,就连小桃红这个俏丫鬟也是不见人。

    摇了摇桌上水壶,发现里面还有点凉水,便倒了杯水,就着凉开水将刚才高楚掉地上的俩馒头吃了,吃完了,徐锐打算先睡上一觉,这次淮南之行长达半个月,这半个月他们就几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所以刚一坐下来困意立刻就上来了。

    不过没等徐锐上床睡觉,冷铁锋就阴着个脸走进来了。

    看到冷铁锋这表情,徐锐浑身的睡意顷刻就不翼而飞,他知道,冷铁锋多半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讲,而且很可能就是关于那批失踪的黄金。

    果然,冷铁锋一坐下来就说:“老徐,确实有那么一批黄金。”

    徐锐一听,浑身的汗毛顷刻间竖起来,急道:“有多少黄金?”

    冷铁锋说:“准确数字我不知道,但跟你的估计应该差不多。”

    徐锐又道:“这批黄金现在哪里,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人知道?”

    冷铁锋说:“黄金就沉在阳澄湖,除了我之外,这世界上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批黄金的下落了。”

    听到这里,徐锐就长出了一口气。

    冷铁锋所说的跟徐锐的判断,基本上如出一辙。

    因为在原本的那个历史时空,这批黄金被税警总团直属特务营从八国银行的金库运出之后,就神秘的失踪了,甚至就连下令运出这批黄金的宋部长本人也不知道这批黄金的最终下落,在抗战胜利之后,宋部长曾多次派出军警寻找,却是一无所获,最终只能认为是日军截走了这批黄金,并且刻意的销毁了所有相关的证据。

    但是徐锐是从后世穿越来的,看过日本的官方解密资料,知道日军也没有得到这一批黄金,但是到了那时候,因为国民军败走台湾,所有关于那批黄金的资料全被销毁殆尽,再想找到关于这批黄金的下落就基本上没可能了。

    最终,这批数额高达一百余万两的黄金,就成了一桩历史悬案。

    接着,冷铁锋就向徐锐讲述了当时发生的一切:黄金沉湖始末。

    学过政治经济学的都知道,二战之前若要发行货币,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发行的,而是必须得有准备金的,也就是说,你要发行价值一两黄金的货币,就必须拿出一定比例的黄金作为准备金,不然,别人是不会接受你的货币的。

    国民政府当时发行的法币,同样需要准备金,不然西方列强根本不承认你的币值,那你所发行的法币纯粹是废纸一张,根本没有购买力,为稳定币值,国民政府在八国银行的金库里储存了将近两百万两的黄金。

    抗战爆发之后,国民政府因为税源枯竭,财政开支却剧增,不得已开动了印钞机,大量的印刷法币,结果导致了西方列强挤兑法币,国民政府在兑付了一定数量的黄金之后,便宣布法币与黄金脱钩,任由法币无限制的贬值。

    也就是,国民政府耍赖了,不再对以前付出去的法币负责。

    与此同时,趁乱将储存在八国银行金库里的黄金强行取出,由税警总团负责保护,准备运往武汉行营,结果这一举动导致了租界当局的报复,将情报泄露给了日本方面知道,日军上海特务机关便紧急联络军方,派军队拦截。

    当时淞沪会战已接近尾声,国民军已经全线溃败,税警总团特务营再想护着黄金冲破日军的重重包围,已经不可能了,时任税警总团特务营营长的冷铁锋便使了一个调包计,将真正的黄金秘密的沉入了阳澄湖,然后押解着假黄金继续上路,并在太湖畔与前来截夺黄金的立花联队遭遇,然后重伤垂危,然后被暂编七十九师给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