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踩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1章 踩点



    听完冷铁锋的叙述,徐锐笑着问道:“这么说,冷铁锋肯定也不是你的真名,你的真名是什么?”

    冷铁锋低着头没有吭声。

    徐锐又说:“冷者,凉也,铁锋者,钢也,梁钢?”

    冷铁锋还是沉默,徐锐又说:“宋子文打造税警总团的初衷,是为了确保盐税收入,杜绝走私以及偷税漏税,也就是说,宋子文需要的是一支警察部队,但是在真正着手打造这支部队时,宋子文遵照的却是最严格的陆军标准。”

    “无论装备、服装还是军饷,都是国民军中最优厚的。”

    “尤其是所有营级以上军官,大多都毕业于西点军校。”

    “而,在这些西点军校生中,宋子文最欣赏、最器重其中三个人,一个是孙立人,一个是丘之纪,剩下一个,就是梁钢,其中这个梁钢最为低调,也最神秘,孙立人和丘之纪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梁钢却是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冷铁锋终于开口,说:“你说的梁钢我认识,不过尔尔。”

    徐锐笑吟吟的问:“这么说,你不是独立1营营长梁钢?”

    冷铁锋摇头说道:“我说了,我是特务营营长,不是独立1营营长。”

    徐锐说:“可是我怎么听说,税警总团的直辖部队除了两个独立营、炮营、辎重营以及工兵营之外,只有一个特务连,而没有特务营呢?”

    “你还能比我更了解税警总团的建制?”冷铁锋淡然说,“我说了,我就是冷铁锋,不是什么梁钢,也不是什么独立1营的营长。”

    “行吧,你就是冷铁锋,你就是老兵。”徐锐心知冷铁锋必定有苦衷,否则绝不会放弃原来的姓名,紧接着又说道,“老兵,你愿意将这批黄金的下落告诉我,我感到很高兴,不过我更高兴的是,你终于从内心真正认可了我们**。”

    老兵加入独立团已经有一段时间,甚至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但是徐锐知道,冷铁锋内心对国民政府还是有感情的。

    但这次黄河决堤给了冷铁锋很大的刺激。

    冷铁锋说道:“现在我只希望你们**能够永远保持本色,不要有朝一日沦落成为国民党一样的货色。”

    徐锐纠正说:“是我们**,不是你们,别忘了你也是预备党员。”

    冷铁锋点头,又说道:“老徐,黄金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取?”

    徐锐嘿然说:“这么大一笔钱,当然是尽早落袋为安,不然,万一让人无意中发现,再让小鬼子给抢了,哭都找不着地儿。”

    冷铁锋摇头,说:“这你尽管放心,黄金的藏匿点绝对安全。”

    徐锐摆手说:“那也要尽快运回来,这样,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们俩即刻动身,先去阳澄湖附近踩下点,再然后准备行动方案。”

    冷铁锋说道:“踩点而已,我去就可以了。”

    “不行。”徐锐断然摇头,“这可是一百万两黄金,这是压倒一切的政治大事件,我必须亲往,而且,这事仅限你我两个人知道,绝不能再让第三人知道。”

    冷铁锋说道:“如果政委和秋主任问我去阳澄湖什么,该怎么回复?”

    “你缺心眼啊?”徐锐骂道,“干吗告诉他们你要去阳澄湖?你不会借着狼牙中队外出拉练的名义,再中途悄然离开啊?就是这样,这次我跟你们一起去拉练,我得看看,新招募的这批狼牙训练得怎么样了?”

    冷铁锋说道:“行吧,你怎么说就怎么好。

    徐锐说:“那你先去准备,回头我就过去。”

    冷铁锋告辞走了,看得出情绪还是有些低落。

    显然,对于冷铁锋来说,做出现在的决定并不轻松,这毕竟意味着与此前的信仰彻底的划清界线,不过正因为这样,也足以看出冷铁锋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明知国民政府和国民党如此不堪,内心也还是内疚。

    徐锐在住所等了半小时,还是不见赛红拂和小桃红回来,便打算留张便条,然后就打算直接走人,一百万两黄金干系实在太大,怎么重视都不过分!按照当时的金价,一百万两黄金足足相当于3500万美元。

    这么大一笔财富,不要说独立团了,对于整个**来说,都是个天文数字!

    如果你对这笔财富缺乏具体的概念,则不妨换算成军火,3500万美元能够购买1500架美国造F4F型战斗机,或9艘航空母舰,或50艘亚特兰大级轻巡洋舰,或者购买800辆德国造豹2A主战坦克,或者3000门德国造75野炮。

    这些都是重武器,对于当时中国来说太过奢侈,那就换算成轻武器。

    3500万美元差不多可以购买300门75野炮,外加一万挺MG34通用机枪,外加十万枝MP38冲锋枪,外加二十万枝毛瑟98K步枪,外加4亿发7.92mm口径毛瑟弹,凭借这些装备,武装五个满编的甲级集团军都绰绰有余。

    由此可见,3500万美元是一笔多么庞大的数字。

    毫不夸张的说,有了这批黄金,直到抗战结束,独立团都不必为经费犯愁,当然话说回来,这么多的黄金,独立团不可能一家独吞,肯定得拿出相当一部分上缴中央,毕竟此时的延安也是十分困难,急需经费支持。

    想到这里,徐锐就按捺不住心下的热切,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飞到阳澄湖。

    正在写字条呢,赛红拂满脸疲惫回来了,看到徐锐,一对美目便立刻亮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吃过饭没?要不要我去给你下碗面条?”看到徐锐,赛红拂的反应跟世界上所有等到丈夫归来的妻子没两样。

    徐锐便嗤的一笑,说:“说的你好像还会煮面条似的。”

    赛红拂的俏脸便微微有些泛红,她还真不怎么会家务,以前小桃红在家时,都是小桃红做的家务,当下嗔道:“是,我是没有小桃红能干,不过,你现在如果还想着,能像以前那样使唤小桃红怕是不能够了。”

    徐锐闻言一愣,讶然说:“你这话啥意思?”

    赛红拂白了徐锐一眼说:“银花婆婆已经收小桃红做义孙女了,现在银花婆婆是真拿小桃红当成宝贝孙女,我吩咐她做点事都不行了。”说完了,赛红拂又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对了,现在我知道银花婆婆为什么那么讨厌你了。”

    徐锐下意识的问道:“为啥?不会真是因为年轻时被男人骗过吧?”

    “还真是,听人说,银花婆婆年轻时候真的被男人欺骗过。”赛红拂又说,“不过这并不是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银花婆婆的闺女也被人骗了,而且,因为对那个负心汉痴心不改自杀了,还听说,那个负心汉跟你长得非常非常像。”

    “我说小白,你可别瞎说啊。”徐锐听了顿感毛骨悚然。

    “我还真没有瞎说。”赛红拂低声说道,“我亲耳听到银花婆婆跟小桃红说,说你长了一副薄情郎的相貌,还说你这辈子注定要做个负心汉,而且负的还不是一个两个,银花婆婆还让小桃红离开你,不要跟你亲近。”

    徐锐脑门上便立刻浮起两条黑线,尼妹,这都哪跟哪啊?

    赛红拂却走过来环住了徐锐的腰,仰起俏脸问:“你会不会负我?”

    徐锐又不傻,才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犯原则错误,当下说:“绝对不会。”

    赛红拂得到了所希望的答案,但是明显不相信,又说道:“不许负我,不然……”说着赛红拂的小手就探下去,抓住了徐锐的把柄,笑道,“要不然我就阉了你,让你一辈子当不成男人,有得看没得吃,嘻嘻嘻。”

    徐锐闻言不寒而栗,这未免也太狠了吧?

    徐锐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赶紧转移话题说:“你刚才干吗去了?”

    “还能干吗,你还怀疑我偷野汉子去了?”赛红拂白了徐锐一眼,说,“帮忙安置灾民去了,这半个月,可把老娘累坏了。”

    徐锐皱眉说:“安置难民不是有学生军么?”

    赛红拂说道:“就那两千多学生哪够,这可是几十万灾民,千头万绪的,事情太多,你没见团部都空了,就连伙夫都赤膊上阵了。”

    徐锐皱眉说:“这也不是个事啊,团部怎能没人留守,尤其你们通讯处,万一军部或者上级有紧急命令,岂不是就要坏大事?”

    赛红拂说道:“通讯处有人留守的,可能刚有事出去了。”

    “行吧,这事回头我会提醒老王,让他注意。”徐锐又说道,“现在既然你回来了,也就省了我留字条了,是这样的,待会我就要跟狼牙中队出任务了,可能要个四五天时间,回头等小桃红回来了,你跟她说一声。”

    “才刚回来,就又出任务啊。”赛红拂明显有些不舍,都还没来得及亲热呢。

    徐锐便咬着赛红拂的耳朵说:“宝贝再忍几天,等我回来,再可劲的折腾你。”

    “给我去死。”赛红拂闻言大羞,一脚踩在徐锐的脚板上,嗔道,“说的老娘好像离开男人就活不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