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风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2章 风声



    此时,在太湖及阳澄湖一带并不平静。

    事实上,因为税警总团遗失的那批黄金数量太过巨大,关于这批黄金的谣言以及风声从来就没断过,其中有日军特务机关放出的风声,有复兴社放出的风声,甚至还有青白团散布出来的谣言。

    之于目的,其实很简单,各方势力都在互相试探,都想要通过这些风声以及谣言,来测试对方的反应,以判断这批黄金仍遗失在外,还是已经落入对手掌握之中,就在徐锐、冷铁锋他们动身的同一时间,又有这批黄金的风声传出来。

    这次的风声也不知道是谁放出的,立刻惊动了华中派谴军的特务机关。

    江南一大早刚进办公室,处长就来通知,让她去下关的特务机关报到。

    江南闻言顿时心头一凛,还道是自己身份暴露了,当下故作镇定问道:“处长,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事?”

    处长说道:“还能有什么事,随着各地维持会的相继成立,与当地驻军之间的沟通就变得越来越频繁,可是各地维持会中会日语的人却很少,就只能够从南京翻译处调人,现在翻译处已经没剩几个人了,这不连特务机关都没翻译了。”

    江南闻言松了口气,原来只是去特务机关当一下临时翻译。

    不过江南很快又有了新的担心,问道:“只有我一个人去么?”

    日军在占领区的军纪还算可以,至少像刚打进中国时发生的那种奸淫掳掠的事情已经不怎么发生,但是个别现象还是存在,江南知道自己长得有多漂亮,如果一个人去到小鬼子的特务机关,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处长便嗤的取笑说:“你放心,梁大少是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

    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了梁浩的大嗓门:“江南,你快收拾一下,待会儿跟我一起去特务机关报到,这次因为翻译处没人,刚成立的华中派谴军特务机关就临时把我还有你调过去充当翻译了,你快点回去收拾一下,不过别拖太久啊,鸠田等着呢。”

    梁浩说的鸠田全名叫做鸠田宽,是华中派谴军特务机关的机关长。

    由梁浩陪着去,江南就放心了,梁浩跟日军特务机关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梁浩从来就没有掩饰喜欢她的事实,想必日军特务机关的人也会因此对她区别对待,就是这几天又要疲于应付梁浩的纠缠了。

    当下江南回到宿舍稍稍收拾了下,就又从后门离开,前往联络站给组织做了报备,在返回宿舍时,却不想半道碰到了海伦娜。

    自从上次在梁鸿志替畑俊六举办的祝捷舞会上认识之后,海伦娜就隔三岔五的过来找江南,两人很快就成了“闺密”。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江南并非出于自愿,她却是被逼的。

    当时在祝捷舞会上,江南已经萌生死志,压根就没有想过再活着离开,所以在掏的时候也就没有避着坐在她身边的海伦娜,让海伦娜看了个正着,然而,让江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徐锐竟然嘛事没有,她也就用不着拿自己生命去刺杀畑俊六了。

    这时候,海伦娜就成了个大麻烦,江南也想过杀人灭口,不过终究下不了这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海伦娜好像也没有去向日本人告密的意思,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流露出迹象。

    “江南?”海伦娜问道,“你这是要去哪?”

    在中国呆久了,海伦娜打招呼也越来越中国化。

    江南苦笑说道:“又要出外差,这不刚去买了个行李箱回来。”

    “出外差?”海伦娜立刻来了兴致,又问道,“你要去哪里?是不是要去大梅……”

    海伦娜不是秘密战线的特工,毫无保密意识,差点就在大街上说出大梅山根据地来,吓得江南赶紧把她拉到僻静的角落,说道:“海伦娜,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抱歉啊江南,我不是故意的。”海伦娜吐吐****,又说道,“不过你老实交待,是不是要去大梅山根据地,见那个徐团长?”

    江南矢口否认:“我去大梅山根据地做什么,再说我也不认识徐团长。”

    “你就不要否认了。”海伦娜低声说,“那天我都看见了,你原本准备刺杀畑俊六的,可是在广播里听到徐团长的声音之后,你就立刻改了主意,这只能够说明,你刺杀畑俊六,是为了替徐团长报仇,你是他的,对不对?”

    海伦娜虽然是猜测,却也是事实差不离了。

    但江南又怎会承认?当下说道:“真拿你没办法,是这样,因为翻译处没人,我们处长临时找了我的外差,让我跟一个男同事去华中派谴军特务机关充当一下临时翻译,这下你总应该相信了?”

    “华中派谴军特务机关?不会跟那批传说中的黄金有关?”海伦娜听了后,却立刻来了兴致,说道,“这事我得跟踪报道,据说国民政府两大特务机构和日军的特务机关为了这批黄金,已经打成一锅粥了,我可得抓住过机会写一篇好报道。”

    江南耸了耸香肩,说道:“只要你能够拿到许可证,尽管去。”

    “看我的,我这就去找畑俊六去。”海伦娜说完就兴冲冲走了。

    一直到这个时候,日本政府跟美国的关系都还是相当不错的,所以日军对美国记者也相当客气,海伦娜还真的拿到了许可证,跟华中派谴军特务机关的队伍一道出发了,华中派谴军特务机关长鸠田宽还特意给海伦娜和江南安排了一辆美国吉普。

    当然了,作为特务机关长,鸠田宽也得以公器私用,跟两个大美人同车而坐。

    鸠田宽拥有着迥异于普通日本军人的身高以及体型,长得也还是颇为英俊的,再加上这厮曾在美国、法国以及德国长期游历,见识多,阅历广,对于中国历史尤其精通,堪称是东西方化专精,所以无论跟海伦娜还是江南,他都能搭上话,而且总能够切中要害,发表一些独到的见解,抛开民族情感不论,这小鬼子还是挺招女人喜欢的。

    这一路上,鸠田宽是侃侃而谈,将近傍晚时分一行就到了苏州。

    日军驻苏州宪兵队很隆重的接待了鸠田宽一行,欢迎晚宴之后,又把鸠田宽一行安排在大和旅社住宿。

    苏州宪兵队司令小岛健陪着鸠田宽一行十几个人刚下车,迎面就看到两个穿着和服的高大英挺日本人从大和旅社走了出来,鸠田宽习惯性的往那两个人身上扫了一眼,一对狭长的眼睛便立刻眯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两个日本人都是高手,因为他从这两个日本人身上嗅出了极其危险的气息。

    让鸠田宽感到意外的是,苏州宪兵队司令小岛健居然认识这两个日本武士。

    “西村桑,你们这是要出去吗?”小岛健热情的迎上前,跟俩日本武士打招呼。

    “哈依。”为首的高大武士微微顿首,然后对小岛健说,“我们正准备出去诳诳,看看苏州的风土人情,听说这苏州乃是千年古城。”

    “苏州的风景绝对是美不胜收,绝对不会让西村桑失望的。”小岛健说完,又回头向鸠田宽介绍说道,“鸠田桑,这位是西村桑,江户小示现流流主的亲传弟子,乃是剑道六段的大高手,这次是专程来中国游历,顺便看看是否有合适的商机。”

    停顿了下,小岛健又将鸠田宽介绍给西村:“西村桑,这位是鸠田桑,华中派谴军驻南京特务机关的机关长,下次西村桑如果去南京,无论如何得拜访下鸠田桑,鸠田桑最是热情好客,尤其喜欢帮助国内来的同胞。”

    小岛健明显收了这个西村的不少好处,帮着说了不少好话。

    鸠田宽一听就明白了,这又是一个从国内前来中国找机会的落魄武士。

    自从日军占领大半个中国后,像西村这样从国内跑到中国来寻找机会的落魄武士简直不要太多,鸠田宽只听说过示现流,也算是个古老的剑道流派,但是小示现流却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多半只是示现流的一个分支而已。

    小示现流名不见经传,但是剑道六段就足够鸠田宽正视。

    毕竟就算是北辰一刀流这样的大剑宗,剑道六段的高手也是不多见的,这个小示现流能够培养出剑道六段的高手,倒也不可小觑。

    当下鸠田宽顿首说道:“西村桑,幸会。”

    西村也顿首说:“还请鸠田桑多多关照。”

    鸠田宽因为还有正事,就不想跟西村多说话,当下说道:“西村桑请自便,我们就不打扰你夜诳姑苏的雅兴了。”

    “哈依。”西村一顿首,带着随从走了。

    江南和海伦娜走在一行人的最后,刚才她只顾着跟海伦娜喁喁低语,并没有留意前面这两伙日本人的对话,在她想来,不过是两伙日本人在打招呼,又有什么好关心的?可是跟那西村照面的一瞬间,江南却一下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