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洋灰厂-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3章 洋灰厂



    看到西村的一瞬间,江南猛的愣了一下,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这个西村,跟徐锐长得也未免太像了吧?两人无论身高、体型还是长相,简直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的,要不是这个西村是个日本人,而徐锐是个中国人,江南忍不住就要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亲生兄弟了。

    等一下,亲生兄弟?

    霎那间,江南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这时候,江南已经走过去好几步,当下顿步回头往那个西村看去,似乎是心有灵犀,那个西村也正好在这个时候停住了脚步,然后回过头向着江南微微一笑,露出了两排雪白而又整齐的牙齿,江南的一颗芳心便立刻怦怦狂跳起来。

    没错了,就是他,就是这个家伙,这家伙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仅仅只看了一眼,江南就立刻回过头不敢再看,尽管她还想再看徐锐一眼,可是多年从事秘密战线工作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异常,要不然,不仅会害了徐锐还会害了她自己。

    不过,江南原本平静的心湖却被彻底的扰乱了。

    上楼的时候,江南居然一脚踩空险些摔倒在地,还是跟在她身后的海伦娜眼疾手快,再加上身高力气大,一把搀住了。

    “江南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海伦娜问道。

    “没,没有什么。”江南捋了捋腮边秀发,强自镇定下来。

    再回过头往前看,却发现鸠田宽还有小岛健他们并没有注意这边,当下便松了口气,推开房门走进自己房间。

    (分割线)

    江南没有看花眼,也没有猜错,西村真就是徐锐。

    之所以决定扮日本武士来苏州,徐锐却也是深思熟虑过的。

    黄金沉在阳澄湖,捞起黄金这个不是问题,狼牙中队接受的反谍训练虽然还很初级,但是用来渗透进入阳澄湖一带却是绝对不成问题,只要狼牙中队成功渗透进入阳澄湖附近,那就有办法将黄金从阳澄湖底捞起来。

    把黄金捞起来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把黄金运回到根据地。

    按照正常的思维,要把黄金运回根据地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条是走陆路,利用交通员,利用交通线,再用蚂蚁搬家的方式,将黄金一点点的运回根据地,这条路线的好处是交通线还有交通员全都是现成的,坏处是,这样的运输方式将旷日持久,中间难保不出什么意外。

    比如,只要一个交通员叛变了,或者只要一个交通站遭到鬼子破坏,这批黄金就会立刻暴露在日军特务机关的眼皮子底下,到了那时候,要想保住黄金就难了,再想把黄金运回大梅山根据地就更是千难万难。

    当然,也可以一次性全部运走,但是这么做风险极大!

    既便是狼牙中队的狼牙,在面对如此诱惑时,也难保不会出现意外。

    第二条是走水路,走水路的好处是运输量大,一次就能够全部运走,而且可以做到人货分开运输,狼牙队员只要不跟黄金一起走,就不会起异心,但是走水路也有坏处,那就是水路处在日军巡逻艇的严密封锁之下,一旦中间出现纰漏,这批黄金转眼就会易主,徐锐纵然有通天彻地之能,届时也只能捉瞎。

    反复权衡后,徐锐还是决定走水路。

    水路的风险虽然更高,但是却可以一次就解决问题。

    而且,水路的风险也不是不可以规避的,只要找到了合适的方法,就可以将水路的风险降到最小。

    冷铁锋建议假扮商人,利用贩货的名义,将这批黄金伪装成货物,运回梅镇。

    但是徐锐却毫不犹豫的否决了冷铁锋提出的建议,道理是明摆着的,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景,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中国商人敢携带这么一大批货物上路,找抢呢?真当沿途的鬼子伪军都是十世修行的大善人?

    总之,假扮中国商人,是绝对行不通的。

    所以,徐锐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假扮日本浪人。

    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大量日本浪人涌入到中国,寻找各式商机。

    徐锐精通日语,穿越前还曾经担任过三个月的驻日武官,在这期间曾经因为兴趣,系统的研究过日本的剑道文化,所以假扮从京都前来中国寻找商机的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徐锐稍加思索就选了小示现流。

    小示现流在日本是个影响很小的剑道流派,全部弟子不过几十人。

    而且小示现流在京都,跟徐锐的日语口语发音能够很完美的对上。

    徐锐也是仗着迄今为止他的照片还没有上过报纸,再加上见过他的面,而又能够活下来的日本兵又只有廖廖几个,所以才敢如此的肆意妄为。

    至于徐锐的那个随从,当然就是狼牙队长冷铁锋。

    徐锐和冷铁锋也就比鸠田宽他们早来两天,但是就这两天的时间,徐锐便迅速拉近了跟苏州宪兵队司令小岛健之间的关系,不过所付出的代价也是着实不菲,足足两条小黄金,正是看在两条小黄鱼的份上,小岛健才如此卖力的将徐锐引荐给鸠田宽。

    趁着四周再没有别人,冷铁锋走近了说道:“刚才那个好像是江南小姐?”

    “是她。”徐锐点点头,又说道,“看来我们昨天听到的风声多半是真的。”

    冷铁锋闻言顿时神情一凛,说道:“老徐,该不会是黄金的藏匿点真被发现了吧?”

    徐锐却笃定黄金的藏匿点不可能被人发现,要不然在另一个时空,这批黄金也不会成为了一桩悬案。

    当下便打趣冷铁锋说:“你不是说黄金的藏匿点绝对隐秘么?”

    “隐秘是绝对隐秘的。”冷铁锋说道,“黄金的藏匿点不仅隐秘,而且除了我之外,绝对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知晓。”

    徐锐说:“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冷铁锋说道:“可是老话常说,空穴不会来风,现在苏州一带的风声传得这么紧,不能不让人怀疑,会不会真的是走漏了消息?”

    徐锐说:“也许这只是某一方势力的打草惊蛇呢?”

    “打草惊蛇?”冷铁锋若有所思说,“你是说,是有人在试探?”

    徐锐说:“等回头见过江南就知道了,反正这个消息不是我们放出的,而且也不是青白团放出来的,那就只剩下鬼子和复兴社了。”

    冷铁锋点了点头,又不无担忧的说道:“可是老徐,现在风声这么紧,青白团、复兴社还有鬼子的特工全都到了苏州,苏州已经成了风暴中心,我们如果这个时候取黄金,会不会太过冒险了?要不然,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徐锐点点头说道:“这次多半白跑一趟了。”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顺着大街往前走,某一刻,徐锐忽然脚步一顿。

    看到徐锐站住脚,冷铁锋便跟着站住了,小声问:“老徐,你怎么了?”

    徐锐却没有吭声,只是慢慢的转过身来,眯着眼睛向着大街一侧看去,冷铁锋顺着徐锐的目光往前看,却只看到连绵的屋宇,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再回过头,冷铁锋却发现徐锐脸上竟流露出了狂喜之色,仿佛发现了金元宝似的!

    冷铁锋便忍不住打趣说:“瞧把你乐的,发现金元宝了?”

    “金元宝?老兵你眼窝子未免太浅了,这玩意可比区区一个金元宝值钱多了。”徐锐嘿嘿一笑,又说,“单以对咱们根据地的作用,这玩意可比你的一百万两黄金强多了,因为你的黄金短时间内无法转化为战斗力,但这玩意却是可以。”

    冷铁锋说:“老徐,我都让你说糊涂了,你说的到底是个啥?”

    徐锐冲着大街对面高高耸起的烟囱呶了呶嘴,说道:“你看那是什么?”

    “不就是根烟囱……等等,你是说,洋灰厂?!”冷铁锋反应过来了,吃声说,“老徐你说这家洋灰厂?你想打这家洋灰厂的主意?”

    徐锐说道:“先过去看看是中资民营,还是小日本的,如果是中资民营的厂子,恐怕只能够设法收购,但如果是小日本的洋灰厂,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抢他娘的,抢了运回咱们根据地,嘿嘿,咱根据地要是有了洋灰厂,那可是不得了。”

    冷铁锋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根据地要是真有了洋灰厂,那可真是不得了。

    别的不说,光是修建工事,就可以修建大量永固工事,要是设计得巧妙,小鬼子就是调来大口径重炮或者扔下重磅航弹也一样无济于事。

    当下两人兴冲冲越过大街,来到对面的街角。

    站在街角,前面不远处的水泥厂便尽收眼底,只见这家洋灰厂的围墙上用白灰写着大东亚共荣,还有中日亲善的字样,再看洋灰厂大门,只见门楣上写着“小野田洋灰厂”这六个平假名,可不是家日资洋灰厂。

    徐锐便搓手笑说:“老兵,看来咱们不用白跑一趟了,黄金虽然没捞着,但要是能够捎回去一家洋灰厂,也是值回程票了。”

    冷铁锋笑说:“这叫贼不走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