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竹野田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5章 竹野田矶



    第二天天还没亮,梁文浩就跑过来敲门,险些将徐锐堵在江南的房间。

    徐锐此时的身份可是日本人西村小次郎,是一个前来中国寻找发财机会的流浪武士,如果被梁文浩发现昨天晚上居然睡在江南房间,那绝对是会引发轩然大波的,不是说江南就不能跟一个日本武士好,关键这进展也太快了。

    而且这与江南一贯洁身自好的形象不符。

    “江南?”梁文浩一边敲门一边说,“你醒了吗?该起床了。”

    昨天回房间之前,鸠田就已经跟梁文浩还有江南说好了,今天早上五点钟就要起床,然后乘船前往澄湖办事,梁文浩和江南身为随行翻译,当然要随同前往,江南也设了闹钟,不过昨天实在折腾狠了,闹钟竟然没闹醒。

    “知道了,我马上就好。”江南应了一声,又回眸撩了徐锐一眼,那对会说话的大眼睛仿佛在说,都怪你,都怪你,看着江南这副娇俏慵懒的美态,徐锐忍不住又是食指大动,当下又伸手用力环住了江南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

    江南才刚坐起身,却不料被徐锐环住小腰,一个重心不稳,便一屁股坐回徐锐身上,两人下身都没有穿衣服,赤果的身体便又来了个亲密接触,江南便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这下江南却没有控制住,让门外的梁文浩听见了。

    “江南你怎么了?”梁文浩立刻关切的问。

    “我没事。”江南又羞又急,一边却又感到无比刺激,甚至连说话的声都有些变了,又接着说道,“我就是,有些头晕。”

    “头晕啊,一定是昨天赶路累了。”梁文浩关切的说,“你躺着吧,就不用再起来了,回头我跟鸠田说,不就当个翻译,我一个人就去就可以了,你尽管安心留在旅社里休息吧,哦对了,回头别忘去诊所开点西药来吃。”

    正好江南也确实不太想动,便哦的应了声。

    梁文浩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徐锐侧耳聆听,确定外面已经没有人,才笑着对江南说:“这个梁大少挺关心你啊。”

    江南笑着打趣说:“怎么,吃醋了?”

    “吃醋?我只是替梁大少感到惋惜,有我在,他这辈子怕是难得一亲美人芳泽了。”徐锐一边说一边又要攻城略地。

    江南却赶紧阻止了徐锐,喘息着说:“别闹了,你快回去吧,梁文浩容易打发,待会隔壁房间的海伦娜来了可没那么容易打发。”

    “海伦娜?”徐锐说道,“昨天跟你一起的那匹大洋马?”

    江南便立刻斜睨着徐锐,说:“怎么,不会又看上海伦娜了吧?”

    不等徐锐说话,江南又说道:“不过也是,海伦娜的异国风情确实挺诱人的,而且我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海伦娜虽然从来没见过你,但是对你的大名却已经如雷贯耳,美国人又一贯开放,如果你真的去追她,肯定一追就上,要不我帮你制造一个认识的机会?大和旅社斜面对有家西餐厅,就在西餐厅里偶遇怎么样?”

    徐锐哭笑不得,伸手在江南的****上扇了一巴掌,佯怒道:“说什么呢,搞得来我好像是头种马似的。”

    江南笑道:“你可不就是头种马?”

    “行行行,我是种马,我现在就给你这匹漂亮的小母马配种。”徐锐一边恶声恶气的说着,一边又将江南骑在了身下,正要强行入巷,却隐隐听到隔壁房间有人起床了,大和旅社的房间隔音效果相当不错,也就徐锐听觉过人,才能听到。

    江南正百般抵挡,看到徐锐忽然停下来,便小声问:“是不是海伦娜起床了?”

    说完了,江南便伸手指了指右侧的房间,徐锐点头,江南便赶紧往外推徐锐,一边有些着急的说道:“那你赶紧走吧,这海伦娜可真的很难缠的。”

    当下徐锐只能恋恋不舍的翻身下床,穿上衣裤离开了。

    回到双人房间里,只见冷铁锋早已起床,正在听收音机。

    收音机里收听的是大梅山广播台的节目,肥城保卫战虽然结束了,不过大梅山广播台却并没有停止播音,而是将广播给坚持了下来,不过现在播报的大多是救灾的事情,关于前线战事的消息却是不多,但既便是这样,也仍然有大量的听众。

    “回来了?”冷铁锋抬头掠了徐锐一眼,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跟王沪生不一样,冷铁锋是一点也不关心徐锐的私生活,在冷铁锋的观念里,徐锐无论跟江南、赛红拂还是小桃红,都是自由恋爱,双方你情我愿,别人又凭什么干涉?有本事你也可以让好几个女子同时对你倾心啊?

    冷铁锋关心的是另外的一件事情。

    “想了一晚上了,想好怎么弄没有?”

    冷铁锋说的是昨天晚上两人诳街时看到的小野田洋灰厂,徐锐的想法是很好,根据地也确实急需一家洋灰厂,但问题是,要把洋灰厂的所有设备搬运到根据地并不容易,毕竟这里是在吴淞腹地,离根据地隔着七八百里路呢。

    “还没呢。”徐锐摇头说,“这事回头说,现在吃早饭去。”

    当下两人下了楼,来到了一楼的餐厅里,大和旅社是自带日式餐厅的,当徐锐和冷铁锋走进餐厅时,里边已经有几个日本人在用餐,穿着和服的老板娘迎上前来,未语先笑,冲着徐锐就是深深一鞠躬:多谢关照,多谢关照。

    徐锐在卡座落座,顺手还在老板娘和服隐藏之下的肥臀上扇了一巴掌,然后大笑:“还是两份寿司,一壶清酒再加上两份炭火烤肉。”

    “哈依,请稍等。”老板娘再鞠了个躬,起身之后还向徐锐抛了记媚眼,必须承认,从女性的角度,徐锐确实非常招人,大和旅社的这个颇有姿色的老板娘才刚认识不到两天,就已经被徐锐撩拨得春心荡羡,快要情难自禁。

    这时候,邻座的一个日本人忽然凑过来,以讨好的笑容看着徐锐,说:“死米马赛,听您的口音像是京都人?”

    徐锐哈依一声,反问说:“你也是京都人?”

    说着话,徐锐顺势扫了这个日本人一眼,发现这厮长得五短身材,穿着黑色的和服,脚上还蹬着一双木履,一副标准的日本人装扮。

    只不过看他卑躬屈膝的样,就知道多半是个平民出身。

    “哈依。”日本人顿首说,“我是京都船井郡和知町的,敢问您是?”

    “哟西。”徐锐便热情的伸出双手,说,“我是熊野郡久美滨町的,我们的家乡相隔并不远,老乡啊,自我介绍一下,西村小次郎。”

    徐锐的热情让日本人大受鼓舞,当下也热情的回应说:“我叫竹野田矶,西村桑,能在万里之外的中国遇到同乡,可真是缘分哪。”

    徐锐说:“来来,一块坐,咱们一块坐。”

    冷铁锋便赶紧让了个座,将竹野田矶让到了徐锐对面。

    竹野田矶他乡遇到故知,十分之高兴,当即表示要请客。

    美女老板娘听说之后也特意的给徐锐他们送了一壶清酒。

    几句话攀谈下来,徐锐便立刻摸清了竹野田矶的意图,原来这个小鬼子并不是真的想要认什么同乡,而是昨天晚上,竹野在门口看到了他跟小岛健、鸠田宽一行攀谈的一幕,所以竹野想要通过他跟小岛健攀上关系。

    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小日本国内等级森严,各个阶层之间可以说是泾渭分明,你要想越过自己的阶层挤入上层社会,那是十分困难的。

    而眼前的这个竹野田鸡,哦对不起,是竹野田矶,眼前的这个竹野田矶一看就知道是个小有成就的商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也只是为了赚钱,但是限于他卑贱的平民身份,根本没办法跟苏州宪兵队司令小岛健套上交情。

    而徐锐假冒的这个西村小次郎却不一样。

    西村小次郎虽然只是个落魄武士,但是再落魄也属于武士阶层,属于贵族身份,所以很容易就获得了同为武士阶层的小岛健的认同。

    正因为徐锐能够跟小岛健说上话,竹野田矶才找他当掮客来了。

    当下徐锐问:“竹野桑,可否说说,你所从事的是个什么行业?”

    “洋灰。”竹野田矶说,“我寻思着,皇军在占领淞沪地区后,广大占领区的治安状况未必就会好转,所以应该会修大量的碉堡,这就要消耗大量的洋灰,所以我才特意从青岛盘了一家洋灰厂,并将设备拆卸再运来淞沪,结果……”

    “洋灰厂?”徐锐扭头不着痕迹的跟冷铁锋交换了一记眼神。

    这叫什么?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正愁不知道怎么办才能把小野田洋灰厂的设备运回根据地去,结果这个竹野田矶就自己送上门了,虽说此洋灰厂并非彼洋灰厂,但是只要是洋灰厂,管它姓小野田还是竹野?

    竹野田矶长长叹了口气,又说道:“结果来了淞沪之后才发现,小野田株式会社早就在上海、苏州两地设了洋灰厂,我既便在苏州设厂,也是接不到业务,不知道西村桑能不能跟小岛长官说一下,把军方的业务让给我们一部分,当然,作为回报,鄙人一定会给予小岛长官丰厚的回报的,当然,也会有西村桑你的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