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贼不走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6章 贼不走空



    当下徐锐问:“竹野桑,你在苏州设厂了吗?”

    竹野田矶说:“还没有,要是没有军方业务,我哪敢在苏州设厂。”

    徐锐闻言松了口气,只要还没有设厂就好,当下又对竹野田矶说:“竹野桑,苏州已经有小野田洋灰厂,你恐怕是很难从军方拿到业务了,既便由我出面去跟小岛桑说,顶多也只能拿到很小一部分业务,非但赚不了钱,恐怕还得亏本。”

    听到徐锐这么说法,竹野田矶的一张脸立刻拧成苦瓜。

    好在徐锐的下一句,便立刻又让竹野田矶的心情多云转晴。

    徐锐又说道:“不如这样,我去跟皇军驻南京特务机关的机关长鸠田宽大佐说一说,你最好在南京设厂,南京的洋灰市场更大,而且还没有小野田洋灰厂这样的同行业者竞争,竹野桑你一定能发大财的。”

    “索嘎,那可真是太感谢西村桑了。”竹野田矶闻言,脸上都快要笑出花来了,其实一开始他也想在南京设厂,但是他跟苏州宪兵队司令小岛健还能扯上七拐八弯的关系,跟南京特务机关长鸠田宽就一点都沾不上边了,所以只能够作罢。

    不要以为日本人就有多耿直,其实小日本跟中国同属于儒家文明圈,都是人治社会,做任何事都需要依靠关系,当然了,也不要把西方人推崇的契约精神看得太过高大上,所谓的契约精神也就那么回事,剥开来,其实比****好不了多少。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美国宪法赋予所有美国公民集会、游行、言论的自由,结果呢?占领华尔街运动遭到美**警血腥镇压,黑人小伙上个街就被警察给击毙,说好的言论、集会自由呢?说好的人权呢?契约精神呢?

    言归正传,竹野田矶高兴归高兴,但内心对徐锐的话还是有些怀疑。

    在竹野田矶看来,你个西村小次郎虽然是武士出身,但也只是个落魄潦倒的武士,苏州宪兵司令小岛健看在钱的份上,或许还会搭理你,但南京特务机关长鸠田宽可是大佐,在军方位高权重,又怎么会搭理你区区一个落魄武士?

    但是,当天下午,当鸠田宽一行回到旅社后,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是让竹野田矶跌破了眼镜。

    鸠田宽居然在旅社的餐厅里摆下了一桌筵席,还主动邀请西村赴宴。

    这对鸠田宽来说只是兴之所致,因为鸠田宽跟小鹿原俊泗关系不错,他也知道小鹿原的特战大队正在招募人,尤其需要像西村这样的剑道高手,所以特地设宴,目的是为了游说西村前去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应征。

    但是,竹野田矶并不知道这些,只道西村人脉宽广。

    席间鸠田宽跟西村谈了些什么,竹野田矶并不知道,但是西村在回房之前,却特意来了一趟竹野田矶的房间,打着酒呃告诉他,鸠田已经答应,他随时都可以带着设备前往南京设厂,不过西村还提出,走的时候叫上他。

    竹野田矶当然是满口答应,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拜访一下鸠田宽时,鸠田宽却派了他的副官前来告诉竹野田矶,到南京之后尽管去特务机关找他办理各种手续,而且还向竹野田矶保证,军方一定优先采购竹野工厂的洋灰。

    竹野田矶自然是大喜过望,直恨不得第二天就离开苏州前往南京。

    不过考虑到西村也要跟他同往南京,便赶紧颠颠的跑来请示徐锐。

    徐锐很容易就从竹野田矶嘴里套出,这小鬼子准备雇驳船走水路,这也在情理之中,走水路的运费要比陆路便宜得多,而且更安全,因为从苏州到南京的陆路最近不怎么太平,新四军的游击队就在这一带活动。

    徐锐故意往后拖延了两天,让竹野田矶三天之后出发。

    竹野田矶不疑有他,当下兴匆匆的联系船运公司去了。

    竹野田矶离开不久,冷铁锋也紧跟着离开了大和旅社。

    冷铁锋连夜赶到苏州城外,找到了潜伏在城外的雷响,让雷响把徐锐拟定的行动方案连夜带回根据地,再由王沪生紧急动员民夫前往燕子矶对面的太子湾隐蔽待命,徐锐打算直接劫持驳船在太子湾上岸,然后将洋灰厂的设备运回根据地。

    安排好一切,徐锐又趁着夜深人静敲开了江南的房门。

    两人见了面,免不了又是一番抵死缠绵,尽兴之后才相拥着说话,跟所有热恋中的恋人一样,江南也总有说不完的话想要跟徐锐说。

    江南一边用手指在徐锐的胸口画着圈圈,一边询问道:“今晚你在酒筵上向鸠田宽提及的那个竹野田矶,是什么人啊?”

    今晚的晚筵,江南和海伦娜也是出席了。

    徐锐化身的西村还当众调戏了江南几句,惹的梁文浩很是不爽,不过梁大少再不爽也只能忍着,谁让西村是日本人呢?不过,更让梁大少不爽的是,江南对这个西村小次郎似乎也很有好感的样子,这让梁文浩很受伤。

    梁文浩却不知道,江南都已经跟西村滚过床单了。

    徐锐微笑说:“一个不远万里跑来中国,想依靠战争发财的小商人。”

    “商人?”江南微笑说道,“那个小商人多半要倒霉了,他卖的什么?”

    “洋灰。”徐锐说完换了个姿势,让江南能更舒服的靠在他怀里,当然,也让他能够更方便的把玩江南身上的丰盈处。

    “洋灰?”江南讶然说道,“你要抢洋灰?”

    “抢洋灰能济得了什么事。”徐锐摇头说,“要抢就抢一家洋灰厂!”

    “洋灰厂?”江南瞪大美目,说,“你是说那个竹野田矶是个洋灰厂主?”

    徐锐嘿嘿一笑,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我运气不错吧,黄金虽然没捞着,却顺手捡了一家洋灰厂回去,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江南便噗哧一声乐了,笑着说道:“你这叫贼不走空。”

    “是呢,我这采花贼从来不走空。”徐锐嘿嘿低笑说,“这次来苏州,又采到了一朵娇滴滴的玫瑰花。”

    “讨厌。”江南轻捶了徐锐一粉拳,又说,“不过你能行么?”

    “什么?竟然问我能不能行?简直不像话,我怒了,真怒了!”徐锐闻言佯怒说,“呔,你这只妖精,且吃俺老徐一棒!一棒!棒!”

    江南的一张俏脸便立刻红得跟晚霞有一比。

    尽管已经跟徐锐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但江南跟赛红拂还是有些不同,她还是有些承受不了徐锐如此肆无忌惮的**,这要换成是赛红拂,只怕立刻就缠上来了,而且今天晚上要是不把徐锐榨干了,她就绝不会善罢干休。

    如果说赛红拂是烈火,那江南就是水。

    一个能像烈焰一样把人烧成灰烬,一个却能像水一样把人节节融化。

    江南羞声说:“我是说洋灰厂了,你能得手吗?毕竟那是一家工厂,可不会自己长腿跑到我们根据地去,你就算拆下了设备,怎么运回去?”

    徐锐便咬着江南的耳朵,把他的行动方案从头说了。

    江南听了之后忍不住夸奖徐锐说:“你可真是聪明。”

    “那是。”徐锐得意的说,“我要不聪明,岂能让你这样的美人倾心?”

    江南温婉的笑了笑,又说:“这样说起来,你就只能在苏州呆两天了?”

    说这话时,江南免不了有些不舍,有些惆怅,一如热恋中的世俗小女人。

    “怎么,舍不得了?”徐锐搂着江南雪白的娇躯说,“舍不得就打报告,向上级党组织申请调我们根据地去呀。”

    江南便柔柔的笑道:“我要真调根据地去,你就不怕我跟白莲花打破头呀?”

    徐锐闻言立刻一滞,江南性子温婉,或许不会怎样,可赛红拂这头母暴龙的反应却是让人难以预料,没准真会阉了他。

    想到这,徐锐的下身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江南便轻轻的一笑,说道:“瞧把你吓的,放心了,我是不会让你为难的。”

    稍稍停顿了一下后,江南又轻抚着徐锐的脸庞,柔声说:“我说过,我会等你,什么时候你倦了,想要结婚了,你就来找我。”

    徐锐便也有些凝噎,能碰上江南这样的女子,真的没谁了。

    “别哭,千万别哭。”江南伸手轻轻拭去徐锐眼角涌出的泪花,又打趣说,“你可是全国同胞心目中的战斗英雄,一个天塌下来都能当铺盖卷的盖世英雄,要是让全国同胞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流泪,他们会失望的。”

    “不会。”徐锐哽咽着说道,“他们只会为我感到高兴。”

    江南美目里便立刻流出水一样的柔情,深情的凝望着徐锐说:“徐锐,答应我,一定不能够有事,一定要活到抗战胜利,好么?”

    “好,我答应呢。”徐锐点头说,“抗战胜利之后呢?”

    江南俏脸上再次浮起淡淡的红晕,说:“等抗战胜利了,无论你娶我,还是不娶我,我都会给你生一个孩子,男孩像你,是女孩最好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