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一步闲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7章 一步闲棋



    尽管满怀不舍,两天之后江南还是跟徐锐分开了。

    江南甚至都没能给徐锐送行,因为第三天的早上,鸠田宽就又带着南京特务机关的一行人等匆匆赶赴澄湖,在当地维持会以及伪军的协助下,对澄湖水面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江南作为日语的翻译,也随同前往。

    当江南在澄湖忙着给鬼子和维持会的汉奸转译时,徐锐和冷铁锋却登上了竹野田矶雇来的驳船,顺着运河,往南京去了。

    竹野田矶为了省钱,没有雇拖船,而是雇了几十个纤夫拉纤。

    雇用纤夫虽然省钱,却走得极慢,从苏州到镇江足足走了四天。

    不过到了镇江之后,满载设备的驳船就不能再沿着运河往北走,而必须改走长江了,这时候纤夫就没办法拉纤,只能雇用拖船了。

    竹野田矶便花高价,在镇江的船运公司雇了条拖船。

    镇江的这家船运公司也是日本人开的,而且明显具有军方背景,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像船运业这样的暴利行业,要是没军方背景,根本玩不转。

    竹野田矶雇的这艘中型拖船还有个十分响亮的名字,大和丸号!

    跟随大和丸号拖船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鬼子宪兵,一队伪军。

    有了这两个鬼子宪兵以及伪军,一路上就再没有被日军的巡逻艇盘查过,这与从运河走的时候形成了鲜明反差,从运河上走的时候除了有哨卡,隔三岔五还会遇上巡逻艇盘查,每次都得给好处才肯放行,竹野田矶是日本人也没有卵用。

    不过雇了船运公司的拖船之后,一路上就畅通无阻,这也让竹野田矶觉得物有所值,付给船运公司的天价租金,却也不是白给的。

    拖船的拖行速度就比纤夫拉纤快多了,才半天时间,就已经可以遥遥看见江心岛了。

    从时间计算,此时距离雷响离开苏州已经过去七天,雷响早应该把消息送回根据地,王沪生那边也应该早已经准备妥当了,很快,徐锐的视野中就出现了一条小船,船头站的,却是乔妆成船娘的小桃红,还有船尾摇橹的老太婆可不就是银花婆婆?

    小桃红看见是徐锐,包子脸上便立刻掠过一抹喜色,当即将头上的斗笠一掀,露出了一张宜喜宜嗔的包子小脸,站在拖船船头看风景的两个鬼子看清楚小桃红的长相后,便立刻发出了两声忽哨,命令驾驶员将拖船靠过去。

    徐锐也跟着起哄说:“花姑娘的,屁股大大的,漂亮!”

    那两个鬼子宪兵便跟着嘎嘎大笑,连连向徐锐竖起大拇指,赞许徐锐好眼光,尽管只相处了半天时间,可徐锐跟这两个鬼子宪兵却已经无话不说,刚刚他们就在谈论女人的话题,结果就遇到了小桃红这个俏丽的船娘。

    那两个鬼子宪兵便立刻淫心大动,命令驾驶员掉头追上去。

    拖船这一掉头,驳船上的竹野田矶便立刻发觉了,赶紧从船舱出来询问究竟,徐锐便告诉他不用紧张,竹野田矶便不敢再多说什么,这下那两个鬼子宪兵就越发的来劲,一个劲催促拖船驾驶员加大马力,去追小桃红的渔船。

    小桃红和银花婆婆将渔船划得飞快,从岔道钻进了江心洲。

    两个鬼子宪兵正感到满心失望之时,江心洲畔的芦苇荡里却忽然间荡出十几条渔船,一下就把已经开始在减速的拖船团团围住。

    而这十几条渔船船头站着的,赫然就是赛红拂、韩锋等十几个狼牙,还没等那两个鬼子宪兵反应过来,赛红拂、韩锋等十几个狼牙就已经闪电般出手,霎那间,弩箭、飞石等暗器便飞上了拖船,将那两个鬼子宪兵毙杀当场,

    剩下的十几个伪军见状,立刻吓得跪地求饶。

    一枪未发,狼牙中队就控制了拖船以及驳船,竹野田矶、十几个伪军以及拖船的驾驶员也被控制起来,为了防止被沿江巡逻的鬼子巡逻艇发现异常,徐锐亲自驾驶着拖船,拖着满载设备的驳船驶入江心洲背面的河湾,隐蔽起来。

    做好这一切,徐锐又从两个被射杀的鬼子宪兵身上沾血,往自己身上涂。

    赛红拂带着小桃红上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便取笑说:“哟,您这是要唱戏呢?”

    “唱戏?”徐锐嘿嘿一笑,说道,“还真的是,我还真准备唱一出好戏,小桃红,快点过来搭把手,帮我把后背涂上。”

    小桃红便不假思索的过来,帮着徐锐往身上抹血迹。

    一边抹血迹,徐锐一边问赛红拂:“小白,老王呢?”

    赛红拂说道:“政委带着民夫队在对面的太子山下潜伏呢。”

    徐锐又问道:“你们这么多人,来的路上没有暴露目标吧?”

    “没有。”赛红拂说,“我们是化妆成难民过来的,从梅镇到浦口,这一路上都是北边逃难来的难民,根本没人怀疑我们。”

    说话间,徐锐身上已经涂满血迹。

    “行了。”徐锐最后往脸上抹了两把血迹,又对赛红拂说,“把我也押进船舱里去,跟那个日本人关一起,对了,最好抽我两鞭。”

    赛红拂说道:“你这到底唱的哪出啊?”

    旁边的冷铁锋也是满脸茫然,这是闹哪样?

    徐锐嘿然说:“没什么,我就是下一步闲棋,眼下没什么用,但是将来或许能有用。”

    赛红拂摇了摇头,当下拿手中的长鞭照着徐锐身上就是两鞭,徐锐咧咧嘴没啥表示,小桃红却心疼得不行了,埋怨说道:“姐,你真抽啊。”

    赛红拂嗔道,“这可不能怪我,是他让我抽的。”

    小桃红说道:“那也不能真抽,意思一下就行了。”

    徐锐却劝道:“小桃红,没事,就这几鞭子,给我挠痒痒都嫌不足。”

    “知道你皮厚,行了吧?”赛红拂白了徐锐一眼,把他推进了驳船船舱。

    驳船船舱的一间舱室里,竹野田矶正不知所措时,舱门忽然被人打开来,然后浑身是血的西村被给推进来,一跤摔倒在地。

    西村摔进来后,舱门又重重的关上。

    竹野田矶因为手脚都被人捆住,只能够屁股着地挪过来。

    竹野田矶挪到徐锐的面前,小声问道:“西村桑,你没事吧?”

    “没事。”徐锐佯装吃痛,嘶的倒吸一口冷气,然后说道,“就是挨了几鞭子。”

    竹野田矶便长长叹了口气,愁眉苦脸的说道:“西村桑,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碰上支那人的武装分子了呢?”

    徐锐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竹野田矶又说:“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事到如今,竹野田矶不担心他的设备,设备虽然值钱,可他还损失得起,但是性命却只有一条,如果命没有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徐锐便眼珠一转,小声说道:“竹野桑,别急,我有办法。”

    “你有办法?”竹野田矶看看被捆成人形粽子的徐锐,摇头说,“你能有什么办法?”

    徐锐便嘿嘿一笑,然后将舌头从嘴里吐出来,竹野田矶定睛看,只见徐锐的舌尖上赫然沾着一片锋利的刀片!徐锐只是将刀片展示一下,便又倏的缩回去,然后压低声音对竹野田矶说道:“等到天黑,我们就想办法逃出去。”

    竹野田矶重重顿首,也有了逃生的信心。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几个小时后天色逐渐黑下来。

    然后便不断有人上船来,不断的往下搬东西,虽然看不见外面的动静,但是竹野田矶就是用脚指头都能够猜想得到,定是中国人在往下搬他的洋灰厂设备,想到这些设备都是他花高价从德国人手中买过来的,竹野田矶心头便一阵阵滴血。

    不过事到如今,竹野田矶也不再奢望还能夺回设备了。

    这次只要还能保住性命,竹野田矶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时间在令人发疯的等待中缓慢的流逝,竹野田矶又饿又累又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刚刚迷迷糊糊睡着,耳畔忽然响起一阵微不可闻的叫唤声:竹野桑!

    竹野田矶茫然睁开眼睛,便看到西村小次郎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了他面前。

    “竹野桑。”西村说道,“快转身,背对我,我先帮你割断手上的绳子,快。”

    竹野田矶便赶紧转过身,然后他就感觉到西村用嘴咬住刀片,开始割他手腕的绳索,割了大约半分钟,竹野田矶忽然感觉到手腕一松,双手恢复了自由,恢复自由后,竹野田矶又赶紧接过刀片,先割掉了自己脚脖子上的绳索,再替西村松了绑。

    竹野田矶揉了两下被捆得有些发麻的手腕,小声说道:“西村桑,这次要能逃出去,您就是我的恩人,我一定会重重答谢你。”

    徐锐说道:“竹野桑,这么说你就太见外了。”

    “哈依。”竹野田矶顿首说道,“现在怎么办?”

    “等。”徐锐沉声说,“等中国人都睡着了,咱们再撬窗逃跑!”

    话音刚落,船舱外忽然响起沉重的脚步声,遂即有个声音说:“那两个日本人呢?”

    竹野田矶勉强能够听懂中国话,听到这里,一颗心便立刻悬了起来,然后另外一个中国人的声音响起:“都在里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