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改变历史-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8章 改变历史



    一个声音说:“人都在里边呢。”

    刚开始那个声音便立刻说道:“团长说了,把他们剁了,扔江里喂鱼。”

    听到这,竹野田矶便再也没办法淡定了,立刻扭头冲徐锐低吼起来:“西村桑,他们要来杀我们了,快跑,我们快跑吧!”

    徐锐便一脚踹开船舱的窗门,扭头问道:“竹野桑,你会水吗?”

    “会一点。”竹野田矶刚点了下头,徐锐便不由分说抓住他的胳膊,将他从窗口扔了出去,落水之前,竹野田矶隐隐约约的听到船舱的舱门被中国人撞开了,然后就是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以及惨叫声,最后是西村在那里大吼,“竹野桑,快走……”

    听到这里,竹野田矶的眼泪便立刻下来,喃喃低语着说,西村桑,我会永远记得你。

    再紧接着,竹野田矶便听到了箭矢入水的咻咻声响,急回头一看,只见十几个中国人正站在驳船船沿,向着他这边挽弓放箭呢,值得庆幸的是,并没有中国人下水,当下竹野田矶便一个猛子扎进水中,开始潜行。

    竹野田矶不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戏。

    冷铁锋对着水面又胡乱的射了一箭,然后回头说道:“老徐,你花了这么多的精力演了这么一出好戏,就为了放走这个小鬼子?你确定这个小鬼子能有大用?不是我说,没准这小鬼子这一猛子扎下去,就再浮不上来了。”

    徐锐说道:“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下一步闲棋了,至于竹野这小鬼子,或许屁用没有,或许真能派上大用场,鬼知道?”

    冷铁锋摇摇头,又问道:“这拖船还有驳船怎么处理?沉了?”

    “沉了吧。”徐锐说话的时候也有些惋惜,可惜大梅山根据地不与长江挨着,梅河也无法通航船只,要不然留着这条拖船还有驳船还真有大用场,别的不说,运个货或者运个兵什么的可是方便多了,一条驳船能顶上千民夫啊!

    冷铁锋点点头,扭头吩咐韩锋说:“锋子,拿捆手榴弹去底舱,把船给沉了。”

    韩锋答应一声,搜集手榴弹去了,徐锐又对冷铁锋说:“走吧,总算可以回家了。”

    这趟外出,一晃又是近十天时间,徐锐还真有些想念根据地了,也不知道根据地的局面现在怎么样了?

    半小时后,徐锐、冷铁锋就带着狼牙中队追上了大队人马。

    夜幕之下,只见上千民夫在河原上形成了一条蜿蜒的长龙,用肩抬、用背扛或者用独轮小车推着设备,正浩浩荡荡的向着根据地进发,在民夫的前后,独立团直属警卫连以及狼牙中队分别担负开路以及断后任务。

    除此之外,不到十里外的太子山的密林中,还潜伏着铁钢的骑兵营。

    为了确保这批设备能够顺利的运回根据地,王沪生可谓做足了准备。

    不过,既便是准备了足够的防御措施,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徐锐和王沪生也还是决定在夜间行军,而且尽可能的远离人口密集区,专捡荒僻小路行军,庆幸的是,此时江浙皖三省的伪维新政府虽然已经组建起来,但是覆盖范围只到县城一级,底下的广大乡村却仍旧处在各地宗族势力的控制之下,这些宗族势力不一定会帮助**,但是更不会帮助鬼子,所以对于过境的独立团运输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理会。

    太子山距离蒲县只有一百里,距离梅镇也只有不到两百里。

    所以,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独立团的运输队就已经进入蒲县地界。

    蒲县现在已经成了防御大梅山根据地的最前沿,鬼子在这里驻扎了一个步兵大队,除了这个鬼子大队以外,还有伪军一个警备旅,旅长王义就是原国民军皖南独立团的团长,杨八难的上司,这家伙是彻底卖身投靠鬼子了。

    从长江边的太子山回根据地,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从回龙沟绕行翻过青峰山,当初独立团在回龙沟劫得军火之后走的就是这一条路线,另一条是直接从蒲县境内穿过去,这条路要比绕行回龙沟近得多,今天傍晚之前就能回家。

    为免夜长梦多,徐锐果断选择从蒲县境内穿过。

    以徐锐的判断,蒲县的鬼子驻军及伪军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事实证明,徐锐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蒲县鬼子在发现独立团的运输队之后,紧急向南京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打电话请示,结果南京回复说,不用理会。

    这个时候,华中派谴军司令官畑俊六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聚焦在了南浔战场上,正焦躁的等待着冈村宁次的第11军跟薛岳第1军团分出胜负,畑俊六并没有放松对徐锐的警惕,但是在这个时候,第11军的胜负明显更加的牵动人心。

    顺便提一句,就在徐锐动身前往苏州踩点的时候,华中派谴军就已经发动武汉会战。

    比较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武汉会战的急先锋竟然是重新以台湾驻屯旅团为基干编成的波田支队,在重藤支队在南通被近乎全歼之后,日军大本营很快就征集后备兵派重建了台湾旅屯旅团,并且以台湾旅屯旅团为基干编成了波田支队。

    波田支队原本都已经从连云港登陆,准备顺着陇海线向西攻击直达平汉铁路,然后再掉头向南直取武汉,但是黄河决堤迫使日军改变了计划,于是波田支队便重新上船,由海路紧急运输到了芜湖,短暂休整之后便趁着雨夜向安庆发起了突袭。

    守安庆的是杨森的第27集团军,杨森所部在淞沪会战中表现英勇,大场血战,全军一万八千人打得只剩不到七千人,苏州河畔可谓是洒满了川中将士的鲜血,因为在淞沪会战中表现英勇,蒋委员长给予杨森第20军优先补充、优先换装。

    但是在安庆保卫战中,杨森第所部的表现却让人大失所望。

    仅仅一天,杨森的一个集团军就被区区一个波田支队打垮,丢掉了安庆重镇,气得蒋委员长破口大骂:轻弃名城,腾笑友邦。

    安庆失守之后,九江便门户洞开,冈村宁次率第11军的三个半师团,沿着长江南北两岸向武汉迅速逼近,彭泽、湖口、九江、瑞昌相继失守,由德国人设计并被蒋委员长寄予厚望的马当要塞也很快失守,气得蒋委员长又毙了一个黄埔门生。

    这已经是抗战爆发后蒋委员长下令枪毙的第二个黄埔门生。

    第一个就是守亳州的第88师师长龙慕韩,徐州会战之后被下令枪决。

    这次被枪毙的是167师师长薛蔚英,原因是支援马当时故意不走大路,而专走小路,结果短短不到一百里,走了三天还没走到,直接导致守卫马当要塞的海军陆战队全军覆灭,马当要塞也宣告失守。

    不过,就在日军沿着长江南北两岸狂飙疾进时,盘踞在南浔线上的薛岳的第1军团,对于日军侧背的威胁也变得越来越大,因为随着日军的不断推进,战线也在被不断的拉长,后勤补给线也在变得一天比一天漫长。

    补给线的拉长,更加的加大了薛岳第1军团的威胁。

    正沿江推进的熊本师团以及波田支队,随时面临着被薛岳第1军团重新夺取九江,并封锁长江航道的风险,于是,冈村宁次便主动的向南浔线方向的薛岳第1军团寻求决战,以彻底的解决攻击武汉日军的侧背威胁。

    冈村宁次集结了超过两个半师团的兵力,原以为很轻松就能解决薛岳的第1军团,但是在战斗打响了之后,局面却迅速演变成相持。

    薛岳远比冈村宁次想象中更加顽强,别的国民军高级将领,在部队防线被突破之后,大多会命令部队后撤,这样日军只需趁机一压,国民军多半就会兵败如山倒,忻口会战晋绥军和中央军就是这样被坂垣征四郎的半个师团打败的。

    但薛岳不是,薛岳在前线部队的防线被突破后,却不许后撤,而是命令部队在溃口的侧后就地收拢部队,就地组织防御,并随时准备反攻,这样日军一层一层突破国民军防线,一点点的往前推进,聚集在日军侧后的国民军也变得越来越多,来自侧背的威胁逐渐加大,到最后甚至于陷入了国民军的重围!

    就这样,从南浔线担纲主攻的松浦师团陷入了国民军的重围!

    畑俊六接到蒲城守军报告时,正好是松浦师团陷入重围之时,眼看着松浦师团就要被薛岳的第1军团全歼,畑俊六哪还有心思顾及从浦城过境的运输队?这个时候,只要徐锐的独立团主力不从大梅山跑出来捣乱,畑俊六就已经是烧高香了。

    这时候,急于带着洋灰厂的设备回到根据地的徐锐并不知道,因为他的穿越,因为他的努力,抗战历史即将要发生改变,并且,这次的一次小小的改变,引发了后续的越来越多的改变,最终从根本上改变了中日战争的走向以及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