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松浦师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19章 松浦师团



    南京,芳华园。

    畑俊六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一双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脸上更是写满了无边的疲惫之色,好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畑俊六死死盯着面前的摸拟沙盘。

    摸拟沙盘上演示的是南浔路战场的中日两军态势图。

    从沙盘上可以清楚的看出,国民军的防线沿着瑞德公路以及南浔铁路,形成了一个个从中间断开的倒八字,而松浦师团就从这一个个断开的倒八字中间长途直入,距离德安已经只有不足五十公里了。

    按照日军此前在忻口会战、淞沪会战以及徐州会战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当国民军的防线从中间被突破之后,紧接着就会全线崩溃,所以日军完全可以放心的前插,也正是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之下,松浦师团才敢大胆的前插。

    但在南浔战场,事情却明显有了变化。

    国民军的防线,确实的说,是薛岳第1军团所属各军、各师的防线在被突破之后,并没有往后面收缩重整,而是在缺口两侧就地收缩重整,并迅速展开反击,向松浦师团的侧后发起了骚扰进攻,这样一来,松浦师团越往前,突破的防线越多,滞留在他们侧后的国民军就越多,而且这些国民军的建制并未丧失,仍还有一战之力。

    所以,当松浦师团突进到距德安不到五十公里的万家岭时,终于突不动了。

    松浦师团这一停下来,战场经验老辣的薛岳便嗅到了机会,立刻命令一个个的倒八字向着松浦师团发起向心攻击,同时将手中死攥着的战略总预备队,第七十四军派了出去,从正面向松浦师团发动了猛攻。

    这一切,都从摸拟沙盘上原原本本的演示出来。

    甚至就连第七十四军的重炮旅都被标注了出来。

    看到这个重炮旅,畑俊六心头就一阵阵的抽搐。

    因为第七十四军的这个重炮旅,就是从他的手中硬生生抢过去的!

    这个重炮旅,原本应该是日军用来打击国民军的尖刀,可是现在,却反过来成了国民军打击日军的重锤!

    松浦师团的局面原本就已经够糟糕,有了这个重炮旅之后,那就更麻烦!

    如果德川好敏的航空兵团不能够尽快重创苏联援华航空队,并夺取九江至武汉这一片空域的制空权,第七十四军的这个重炮旅,就足以对松浦师团构成致命的威胁,而且,这次松浦师团所面临的威胁,比之前第9、第13师团要更加凶险!

    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日军从未曾有过师团建制被全歼的先例。

    甚至前推到日俄战争时,日军也从未有过师团建制被全歼的先例。

    但是现在,这一难能可贵的现象很可能会在松浦师团身上被打破!不说别的,单凭这一份独特的“殊荣”,就足以将畑俊六钉死在耻辱柱上,因为,既便是被解职的松井石根以及切腹自杀的杉杉元,都没有获得过这样的“殊荣”。

    所以,畑俊六无论如何也要避免这一幕的发生!

    不过,老实讲,畑俊六现在真的已经办法不多。

    畑俊六正愁眉不展之时,河边正三急步走进来。

    河边正三走过来向畑俊六报告说:“大将阁下,刚刚海军方面发来照会,说是他们的江防支队从长江栖霞段救起了一个落水的日本藉商人,据这个日本藉商人报告,他的一批准备运来南京的洋灰厂设备被游击队劫了。”

    畑俊六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说道:“劫就劫了吧。”

    中日战争全面爆之后,尤其是日军攻占了大片中国国土之后,从日本国内跑来中国寻找发财机会的商人数不胜数,对于这些日本藉的商人,畑俊六一方面欢迎他们,因为这些商人可以给日军提供一些帮助,可另一方面也讨厌他们,因为这些商人需要日军的军事保护,无形中就会加重日军的负担。

    换成平时,畑俊六或许还会过问一下,可现在,他却根本就没有这心情。

    河边正三却认为这问题应该引起重视,又说道:“大将阁下,你可记得,就在不到两个小时之前,蒲城驻军报告,有一支独立团的运输队正从蒲城过境,当时我们并不清楚这支运输队所运输的是什么物资,甚至怀疑运的是粮食,但是现在看来,这支运输队运输的应该就是在长江上被劫的那家洋灰厂的设备。”

    “知道了,不就是一家洋灰厂么……”畑俊六说到这里,突然间顿住,然后猛然一个转身死死的盯着河边正三,沉声说道,“你刚说什么,独立团,洋灰厂?!”

    身为一名曾经参加过日俄战争的老兵,再没有别人比畑俊六更清楚钢筋混凝土工事的威力,当年为攻占俄军经营多年的旅顺要塞,日军那真是拿人命往上填啊,一个联队三千多人一上午就全打没了,整个战役打下来日军足足阵亡了八万多人!

    日军为什么拿人命往上填?因为日军重炮轰不开俄军的混凝土工事!

    如果让独立团把这家洋灰厂的设备运回到大梅山,再把洋灰厂办起来,再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洋灰,然后再用这些洋灰来构筑工事,后果就将不堪设想!有徐锐在,大梅山独立团就够难缠了,如果再给予他们无限量的洋灰……

    畑俊六甚至都不敢往下想,说不定大梅山真的会成为第二个旅顺要塞!

    河边正三同样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沉声说道:“大将阁下,要不然你还是给大本营再发个电报吧,请求第2军尽快到位,然后命令第2军东出大梅山,先以泰山压顶之势碾碎大梅山独立团,然后再沿大别山北麓侧击武汉。”

    畑俊六沉默了,不是他不想给大本营发这个电报,而是他知道发了也没用。

    中日战争打到现在,随着战线的拉长,日本的战略短板已经逐渐暴露出来,其中一个最致命的战略短板就是人力不足!

    单纯从纸面看,重新编组成军的华中派谴军拥有十四个师团外加一个支队,总兵力超过了四十万人,这些兵力已经足够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攻势作战,毕竟淞沪会战时日军的参战兵力只有九个师团不到三十万人。

    但是这终究只是纸面上的数字。

    隶属华中派谴军的十四个师团中,第6、第9、第13、第18师团已经基本被打残,其中最惨的第6师团更是连师团长被人俘虏了,若没有三个月以上的休整,这四个师团恐怕是很难恢复战斗力了,所以现在,这四个师团只能够担负后方的警备任务。

    剩下的十个师团中,第11军的三个师团外加后期支援上去的两个师团,已经在长江两岸以及南浔战场跟国民军打成一锅粥,眼下,畑俊六手里除了刚刚赶到中国战场的第22师团外,就只剩下东久迩捻彦的第2军。

    第22师团是个警备专用师团,难堪大用。

    所以,现在唯一还能指望的就只有第2军了。

    本来,按照日军大本营的作战计划,早在六月中旬前,第2军的三个师团就应该在肥城完成集结,然后在六月底之前从大别山北麓出击,但是现在已经到了六月底,第2军的三个师团却仍旧滞留在山东战场,迟迟未能南下华中。

    第2军的三个师团未能按计划南下,是因为北边出事了。

    因为苏联红军突然占领了中俄边境的张鼓峰,并在其上修建工事,这一事件立刻引起了日军警觉,日本政府还以为苏联要介入中日战争,便果断叫停第2军的南下,作为关东军的战略总预备队前往青岛集结。

    到现在为止,日苏两国都在往张鼓峰方向持续投入兵力,大战一触即发。

    这种情形下,日军大本营怎么可能同意第2军南下华中?不反过来从华中战场调部队北上支援就不错了。

    沉默了良久,畑俊六说:“这时候,第2军不可能南下。”

    河边正三说:“这样的话,恐怕只能调第22师团去扫荡大梅山了,卑职以为,无论如何不能让独立团把这个洋灰厂给建起来。”

    畑俊六叹息说:“河边桑,你觉得第22师团能胜任吗?”

    河边正三立刻也沉默了,因为第22师团并不是四单位制的野战师团,而是一个三单位制的警备专用师团,而且第22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也不是一线野战联队,这点从他们的番号就能够看得出来,第22师团下辖第84、85、86步兵联队。

    第22师团所辖的三个步兵联队,就没有一个联队的番号是前八十的,所以,该师团的战斗力比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组建的三单位制野战师团差远了,因为那时候组建的三单位制野战师团好歹还有一个番号在前八十的步兵联队。

    畑俊六叹息说:“独立团,暂时恐怕是顾不上了,好在既便他们有了洋灰厂,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大梅山经营成为另一个旅顺要塞,所以,现在,我们还是好好想想,如何解决松浦师团的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