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十八个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22章 十八个营



    “立正!”

    “稍息!”

    “向前看!”

    “向左向右转!”

    徐锐在茅以升先生、梅九龄以及十几个工科学生的陪同下,出现在要塞工地上时,要塞守备营直属警卫排正在操练。

    高楚正圆瞪着他的独眼,威风凛凛的喊着口令。

    因为在抗洪救灾中表现英勇,高楚的处分已经被正式撤销,现在已经不在团部炊事班背黑锅看别人打炮了,而是到刚组建成军的要塞守备营当营长了。

    花这么大代价,打造了这么个要塞,徐锐当然是很重视的。

    而且,这个要塞也是大梅山根据地的门户,没办法不重视,于是徐锐便从梅县的县大队抽调了一部分民兵,再从灾民中招募了一部分青壮,然后从野战医院伤愈归队的老兵中抽调了一百多骨干老兵,单独组建起了一个要塞守备营。

    这个要塞守备营,名义上只是个营,实际上却有一千多人,根本就是一个团的建制。

    要塞守备营下辖三个主力步兵连,每个连足足有三百多人,营部警卫排有一百多人,这可不就是一个团的兵?

    现在高楚正在操练的就是警卫排。

    看到徐锐过来,高楚便赶紧撇下部队跑过来,立正报告说:“报告团长,大梅山**团要塞守备营直属警卫排正在队列训练,请您指示。”

    徐锐回了军礼,说道:“稍息。”

    高楚便立刻转身回头,引吭长嗥:“团长有令,稍息。”

    整顿好了部队,高楚又回头对徐锐说:“团长,您来得正好,正好我有个事情想要去团部找你来着。”

    “是不是还想要老兵?”徐锐摆手说,“我告诉你,趁早断了这念想。”

    徐锐说的老兵,是指从野战医院伤愈归队的老兵,这批老兵足有两千余人,却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本来,老兵伤愈归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是了,这个也没什么多说的。

    但问题是,这两千多老兵中,有许多是原伪军警备师及皖中挺进旅的伤员,现在伪军警备师以及皖中挺进旅都不存在了,这批老兵也就成了无主之物,于是就变成了**团各营哄抢的宝贝疙瘩。

    从第一批老兵伤愈开始,徐锐就成天被几个营长缠着不放,烦都烦死。

    这中间又以高楚这个刚刚才晋升营长的家伙最烦人,别人一天跑一次,高楚却是逮着机会就往团部跑,徐锐上厕所的时候都不肯放过,就差在徐锐啪啪啪的时候来烦他,不过他要真敢在徐锐啪啪的时候烦他,估计会被赛红拂一箭射死。

    徐锐把话说绝了,高楚却还是不死心,说:“团长,你这是做什么呀,这些老兵又不是宝贝疙瘩,你留着他们能够下崽还是怎么着啊?”

    徐锐被逼得急了,说道:“还真让你说对了,我真打算拿他们来下崽。”

    “你说甚?”高楚瞪大眼睛,说,“团长,他们都是公的,下不了蛋。”

    听到这话,操场上列队的一百多警卫排新兵便哄然大笑起来,不少还笑得前仰后合站都站不稳,这未经训练的新兵蛋子,实在是有些不像样。

    高楚便立刻火了,怒道:“全都有,绕操场跑五十圈,不跑完不准吃饭。”

    一百多新兵乱哄哄的跑步走了,高楚又过来对徐锐说:“团长,你手上那么多老兵,我也不多要,几十个就好,您看成不?”

    徐锐说:“你看我怎么样?要不然我来给你当兵?”

    “团长,您这就不对了。”高楚涎着脸说,“我就是要了您,可也不敢指挥您哪,在咱们**团,谁敢指挥您?”

    徐锐说:“你还知道我是团长哪?你还知道你不能指挥我哪?那你还他想着替我拿主意,怎么安排那些个老兵?”

    高楚说:“团长你这话就严重了,我哪敢替您拿主意,我就是向您讨,向您讨几个老兵,几个就好,几个就够了。”

    几十个要不来,几个也成,整个一奸商。

    “老子还是那句话,一个都没有。”徐锐哼一声走了,刚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瞪着高楚说,“还有,训练要抓紧了,你看你,部队交你手上已经三天了,结果却还是一群散兵游勇,队列都走不齐。”

    “团长,慢走。”挥手送走徐锐,回过头高楚就把脸拉下来,嘀嘀咕咕说道,“什么叫已经三天,明明是才三天好不好?就你能,你能在三天之内将一群嘛嘛都不会的泥腿子训练成为老兵?你就扯吧,你。”

    再说徐锐,在茅以升先生和梅九龄的陪同下走进了最大的主碉堡。

    这个时候,三个碉堡都已经修好,堡墙都是用洋灰掺钢筋浇铸的,徐锐特意拿石块砸了两下堡墙,十分用力的砸,结果只在墙上留下了两个白印,甚至连一小块洋灰都没能磕下,可见工程质量是过硬的。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茅以升先生是啥人?那可是主持了中国第一座跨江大桥钱塘江大桥的设计工作的工程学牛人。

    直到徐锐穿越过来前,都已经将近百年了,钱塘江大桥都还在使用呢,而且从未曾发现工程质量问题,这跟后来修的那些动不动就被压塌,动不动就被洪水冲垮,动不动就被船只撞塌的桥梁可是牢靠多了。

    梅九龄陪着徐锐参观主碉堡,一边介绍碉堡内的设施一边问:“团长,从野战医院伤愈归队的那批老兵,你究竟怎么打算的?”

    “怎么?”徐锐横了梅九龄一眼,问道,“连你们几个也想掺上一脚?”

    在**团,以何书崖、黄守信以及梅九龄为首的青训系就是徐锐的黄埔系,为了保证**团的团结以凝聚力,徐锐对待青训系军官就格外的严格,每当有什么好处时,都是青训系排在最后,每当有什么苦活累活,都是青训系第一个顶上。

    何书崖他们这些青训队出身的军官也是深知这一点,所以从来不曾掉链子。

    见徐锐误会,梅九龄连忙解释说道:“团长你别误会,我就是这么随便一问。”

    徐锐松了口气,说:“好吧,反正这件事也马上要公布了,我就先跟你提一嘴吧,这些老兵还真是留着下崽的,因为我要以这两千老兵为基干,加上地方上的县大队、区小队外加灾民中的部分壮丁,再扩建八到十个步兵营。”

    “什么?十个营?!”梅九龄一下就瞪大了眼睛,吃惊极了。

    好家伙,**团现在就已经有了三个主力步兵营,一个**营,一个要塞守备营,一个骑兵营,一个警卫营外加一个青训营,而且其中的要塞守备营和青训练还是团级规模,都有上千人,如果再扩编十个营,岂不是就有十八个营?这是什么概念?

    国民军一个三旅九团的甲种师也就二十一个营,比如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团长这是要把**团扩编成**师,他这是打算要过师长的日子?

    梅九龄咽了口唾沫,小声说道:“团长,军部首长不会不同意吧?”

    “军部首长?”徐锐嘿然说道,“我专门问过了,结果首长却说,你徐锐要是有本事,就把**团扩编到一百八十个营也没问题,但是有一条,老子没一条枪一个大子给你,还有,你就扩编到一百八十个营,你也还是团长。”

    梅九龄笑道:“那这事就成了,枪咱们有的是,之前缴获的那么多枪支,现在已经被军工厂修好一大半,用来装备十个营那是绰绰有余了。”

    大梅山根据地的军工厂已经建了起来,郑家康这个八级钳工终究还是干回他的老本行,当兵工厂厂长兼总工程师去了,只不过,深藏在山腹中的厂房还没有建好,所以暂时只能够在窝棚里边开工,暂时只能修理一下枪械。

    至于说造枪,短时间内却是难以实现,人员设备全都有了,但是用来造枪的钢材还没有着落,搭建小高炉的土法炼钢,炼出来的钢铁只能够用来生产手榴弹、地雷什么的,用来做枪管还差点火候。

    就因为这个,徐锐已经在考虑怎么弄个钢铁厂了。

    扒铁轨虽然也能够应下急,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徐锐点头说:“可不,军部首长都已经同意了,我们为什么不扩建?”

    梅九龄闻言点点头,表示了解,他其实并不知道,徐锐之所以如此急着扩军,却是另有原因。

    现在就急着扩军,其实有好处,但也有坏处。

    好处不用多说了,部队扩充了,兵力增多了,就能打更大规模的仗了,要是十八个营的部队全部打造成军了,鬼子就是来一个野战师团,徐锐也是丝毫不怵。

    至于说坏处就是,这十八个营的部队不会一下就成军,战斗力的提升就更是个漫长的过程,毕竟,像肥城这样的练兵机会是不会常有的,而且既便再来一次肥城保卫战,徐锐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打出上次的效果来。

    没准这一次就真的会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