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工兵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23章 工兵营



    所以,这十八个营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够成军。

    那么,在这段时间内,独立团的战斗力非但不会提升,反而会出现一定程度上的下降,这跟八路军刚刚深入到敌后时的情况是一样的。

    八路军深入敌后之前,三个主力师三万人,全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红军,那战斗力是杠杠的,跟鬼子拼刺刀都丝毫不落下风。

    但是在深入敌后之后,八路军迅速由三万人扩充到了十几万人,部队的战斗力就出现了很严重的下降,所以在很长时间内,八路军都无法组织起什么攻势,只能够靠着镇压会道门武装,或者拔几座据点炮楼过日子。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1940年才有所好转,到了1940年,经过了长达一年多时间的训练以及搜缴会道门武装的武器装备,八路军无论是训练还是装备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再然后,才有了青史留名的百团大战。

    独立团的情况跟八路军基本相似。

    如果不扩编,利用这两千名老兵,再加上原有的部队,徐锐转眼间就能拉扯起一个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并且身经百战的精锐的老兵团,这个老兵团的战斗力那可是不得了,有了这个团,徐锐就可以外出干很多事情。

    趁着日军华中派谴军主力出征在外,徐锐甚至敢带着这个团去打浦口,从鬼子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块肉来!

    凭借这个团,徐锐就有能力将整个皖中搅得天翻地覆,甚至就连苏南、皖南也在独立团的打击范围之内。

    但如果扩编,这两千骨干老兵就会撒豆子一样撒出去。

    徐锐手上能用的部队就只有三个主力营加一个骑兵营,独立营在肥城保卫战中因为伤亡惨重,之后补充了大量的新兵,战斗力下降的也十分严重,警卫连扩充成警卫营后,也是补充了大量的新兵,情况也类似,这两个营暂时都不堪大用。

    手上只有三个主力营将一个骑兵营,徐锐能够做的也就十分有限了。

    顶多也就是威胁一下蒲城,打浦口是根本不用指望了,渡江攻击苏南或者皖南就更加不用提了,根本就是没有可能的事。

    所以,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扩军,长期有利,短期有弊。

    不扩,短期有利,长期后害。

    对别人来说,这或许是个艰难抉择,但是对徐锐不是。

    因为徐锐很明白,小日本由于人力、物力有限,武汉会战就已经是极限了,打完武汉会战,日军就再组织不起大规模的攻势了,从此就要从以军事打击为主、政治诱降为辅,转向攻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

    到那时候,日军就会集中兵力对占领区发动大规模的治安肃正战。

    到那时候,华北的八路军以及华中的新四军都将来最困难的一段时光,届时他们不仅要面对鬼子的疯狂扫荡,甚至还要面对各路顽军的挑衅骚扰。

    徐锐之所以放弃眼前的利益,就是在为这段即将到来的艰难时光提前做准备。

    徐锐非常的清楚,再过半年,华中派谴军就将由现在的正面战场的攻势作战,转入到治安肃正战,到那时候,独立团和大梅山根据地就成为华中派谴军的眼中钉肉中刺,也必定成为畑俊六这个老鬼子的首要目标。

    不出意外的话,畑俊六这个老鬼子必定会调集两个师团以上的兵力,对大梅山根据地展开大规模扫荡作战。

    独立团如果不趁现在这个宝贵的机会及时扩军,等鬼子转入治安战,等畑俊六这老鬼子调集重兵前来扫荡,仅凭一个团的兵力,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守住大梅山根据地的,既便是有了沙桥岗要塞也一样的不行。

    沙桥岗要塞可以堵住正面,却堵不住其余方向。

    鬼子既便是不从正面进攻,也可以从两侧翻过青牛岭、青风岭进攻,青牛岭、青风峰虽然地势险要,而且之前青牛寨、青风寨的土匪在所有的山道上都布满了机关陷阱,但是面对上万的大军,这点机关陷阱根本就发挥不了任何实际作用。

    但是如果将独立团扩充到十八个营,差不多拥有一个甲种师的建制,等鬼子调集重兵前来扫荡之时,徐锐也就有信心在青牛岭、青风岭的崇山峻岭之中,跟鬼子打一场小规模的运动战,徐部也就有信心挫败鬼子的扫荡。

    正是出于这种考量,徐锐才决定拿伤愈归队的两千老兵做基干力量,重新编练八到十个营的部队。

    跟梅九龄说明原委之后,徐锐又说:“九龄,在这新组建的八到十个营中,我想要单独组建一个工兵营,你愿不愿意当这个工兵营长?”

    “工兵营长?”梅九龄仍显稚嫩的脸上立刻流露出为难之色。

    在当今世界,工兵营几乎是步兵师的标配,主要负责架桥铺路,抢修工事,或者就是拆卸敌方防御工事,比如排雷,鲜少有上正面战场的机会,梅九龄志在战场上正面杀敌,对当工兵当然没兴趣。

    梅九龄有些为难的说道:“团长,你这是命令还是在征求意见?”

    徐锐闻言微微一笑,说:“这不是命令,就是征求下你的意见。”

    “那我不去。”梅九龄闻言顿时精神一振,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宁可留在独立营当个连长,也不要当这个工兵营长。”

    “这可是你说的?”徐锐笑道,“到时候别后悔。”

    “后悔?”梅九龄茫然道,“我为什么要后悔?当工兵有什么好的?”

    徐锐说:“我跟你说,咱们独立团的这个工兵营可不是一般工兵营,在咱们的这个工兵营里,还会有两个极其特殊的连队。”

    “两个极其特殊的连队?”梅九龄更加茫然了,“什么连队?”

    徐锐说:“在咱们的工兵营,除了两个工兵连之外,还有一个摩托化步兵连,外加一个装甲战车连!”

    “什么?”梅九龄的眼睛立刻瞪圆了,大叫道,“一个摩托化步兵连,外加一个装甲战车连?!”

    如果换成是何光明、万重山这样的大老粗营长,什么叫摩托化步兵连、装甲战车连也未必能搞清楚,让他们学习相应的战术那就更扯蛋了,但梅九龄、何书崖他们在青训队时系统的学习过相应的作战理论。

    当徐锐在课堂上说起大兵团、大纵深作战理论,并且讲解到坦克集群的快速闪击战时,梅九龄他们这些学员兵就连浑身的热血都开始沸腾,直恨不得化身成为摸拟沙盘上面的坦克集群司令,率领着成百上千辆坦克发动快速闪击战。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何书崖、梅九龄他们这些学员兵的心目当中,就埋下了坦克集群闪击战的种子。

    虽说徐锐只打算在工兵营里组建一个摩托化步兵连加一个装甲战车连,但是这已经足够让梅九龄感到热血沸腾了。

    “团长,你说的是真的?”梅九龄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当然是真的。”徐锐说,“可惜你不愿意,看来我只能去找守信了。”

    “别别,团长千万别啊。”梅九龄双手连摇,直恨不得把徐锐给拽住,然后急得抓心挠肺的说,“我干,我干,团长我干了!”

    “你又愿意了?”徐锐嘿然说,“你真愿意?”

    “愿意,愿意。”梅九龄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那好。”徐锐点头说,“等要塞修完了,你就准备着手组建这个工兵营,不过我得把丑话说在前头,我现在能够给你提供的,就只有一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六辆边三轮摩托车及两辆载重卡车,最后这个摩托化步兵连,还有装甲战车连能不能够真正的成军,那就全靠你自己的本事了。”

    “是!”梅九龄便啪的挺身立正,轰然应道,“保证完成任务!”

    从主碉堡出来,徐锐一眼就看到了跟高楚相好的那个小寡妇,楚楚。

    哦不对,现在不能说相好了,楚楚跟高楚已经结婚,而且还是徐锐主持的婚礼,王沪生当的证婚人。

    只见楚楚拎着一壶水站在操场边,正在跟高楚招手:“高哥,喝点水吧,解一解暑,这么大热的天,可别累坏了。”

    正绕着操场跑圈的新兵蛋子便吃吃的笑。

    更有胆大的新兵蛋子趁机起哄说:“营长,嫂子让你别累着了,留点儿力气晚上回家再使,听见没得?”

    其他新兵便轰然大笑。

    高楚便火了,怒吼道:“那个谁,就是你,再加二十圈,不跑完不准吃饭!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们了,他奶奶的。”

    说完了,高楚再转身面向楚楚时,脸上便立刻乐开了花。

    然后又一溜小跑到了楚楚的面前,涎着脸笑道:“楚楚,这么大热的天你咋来了,我不是让你在家,好生养胎么?可千万别累着了咱们儿子。”

    不得不说,高楚这厮枪法挺准,结婚没一个月就中标了。

    楚楚俏脸上便涌起了一抹红晕,嗔道:“你咋知道是儿子?”

    “必须的,头胎肯定是男娃。”高楚说完了,又压低声音说,“媳妇,没见你屁股那么大么,老人说了,这么******头胎准生男娃。”

    “讨厌。”楚楚给高楚倒了杯水,又轻捶了高楚一粉拳。

    高楚喝了一大口凉水,享受着媳妇的粉拳,那叫个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