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部队大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26章 部队大院



    时间在战火纷飞中来到了七月底。

    这一个多月,大梅山根据地却相对平静,徐锐主要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情就是扩军备战,以伤愈归队的两千余名老兵为基干,新编成了十个步兵营外加一个工兵营,一个炮兵营,为了掩人耳目,在这十个步兵营的番号上徐锐和王沪生也是煞费苦心,前面全部冠之以预备两个字。

    也就是预备1营、预备2营、预备3营直到预备10营。

    尽管谁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至少可以堵住别人的说辞,比如蒋委员长派人前来责问为什么扩编这么多部队时,徐锐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是这都是民兵,是预备队,根本没什么战斗力,战时顶多就是在后方维持一下秩序而已。

    但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子的,实际上这十二个营完全就是严格的按照主力部队的标准来打造的,包括整个训练计划以及装备水平,这十二个所谓的预备营,跟独立团的三个主力步兵营是毫无差别的。

    目前,这十二个新兵营正在紧锣密鼓的训练。

    除了扩军备战,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工程建设,尤其是发电厂、兵工厂以及洋灰厂这三个重点工程项目,更是徐锐亲自负责的,整个工程其实从六月上旬就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到了六月中旬开始进入**。

    然后,到现在,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的建设,发电厂已经建成峻工,再过十分钟徐锐就要亲手推上电闸的龙门,准备供电了。

    这会,独立团的部队大院里已经是人头攒动。

    在这里,需要着重介绍一下独立团的部队大院。

    八路军、新四军给人的一贯印象就是居无定所,甚至连党中央**也是租借当地百姓的窑洞而住。

    但这并不是**非要这么做,而是出于无奈,因为一直到解放之前,**的党中央都要经常转移,所以根本没办法建房子改善自己的居住条件,党中央是这样,底下的部队就更加不用说了,所以干脆租房子住。

    不过,大梅山独立团完全有条件解决住房问题。

    所以,趁着这次的大建设运动,趁着根据地的劳力足够,徐锐就专门在青风岭下寻了一大片荒地,建起了十几个独立小院,这十几个独立小院就是专门用来给独立团已经结婚生子的军官住的,比如说高楚。

    梅县民主政府也有干部大院,所以他们不住这边。

    现在入住部队大院的家庭还不算多,只有十几户,主要就是营级以上干部。

    不过这只是暂时现象,再过半个月,独立团的部队大院就要扩大到上百户,因为有七八十个连级军官已经向党组织递交结婚申请以及住房申请,这七八十份申请徐锐全都批了,建设部的工人也已经在准备选址建房了。

    太阳已经下山,天色开始暗下来,部队大院的各个家庭成员纷纷从自家的小院子里走出来,兴匆匆的前往部队大院门口而去。

    小桃红牵着二皇,兴冲冲的走在前面,一边不断的回头催促赛红拂:“姐,你倒是快些,快些嘛。”

    赛红拂却懒洋洋的:“死丫头,急什么?”

    一扭头,赛红拂便看到肖雁月抱着豆豆从自家小院里走了出来,便凑上去逗肖雁月怀里的豆豆:“豆豆,你妈妈刚刚给你吃什么了?”

    豆豆却歪着个小脑袋,打量着赛红拂就是不说话。

    只有看到小桃红手里牵着的二皇时,豆豆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才变得生动起来,挣扎着要下地,肖雁月便赶紧把豆豆放在地上。

    豆豆一落地,便立刻迈开两条小短腿往二皇追了上去。

    同住在部队大院,这一个月二皇早已经跟豆豆混熟了,看到豆豆追上来,二皇便抬起狗头冲着小桃红呜呜的哽咽,小桃红便笑骂一声,松开手中的狗链,二皇便立刻像箭一样冲了出去,豆豆不甘落后,使出吃能的劲追了上去。

    冷铁锋拉上院门,一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便赶紧叮嘱豆豆:“豆豆,你慢点跑,别摔着了。”

    豆豆却早已经一溜烟的跑远了。

    徐锐笑着走过来,拿肩膀撞了冷铁锋一下,说道:“行啊老兵,看起来像个当爸爸的样子了。”

    冷铁锋便轻蔑的嘁了一声,说:“什么叫像?”

    经过高楚的小院时,正好看到高楚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楚楚从院门出来,其实楚楚的肚子还没显怀,根本没到要人搀扶的时候,但高楚就是着紧。

    “楚楚你慢点,慢点走啊,千万别磕着,不要磕着。”

    高楚那紧张的样子,仿佛手里搀着的是无价之宝,不过对于高楚来说,楚楚肚子里的孩子差不多也是无价之宝,给他多少钱他都不肯换的。

    楚楚被高楚搀着,俏脸上又是甜蜜,又是害羞。

    赛红拂便走上来,飞了徐锐一眼说:“看看人家。”

    徐锐便走过来搂住赛红拂的小蛮腰,然后咬着她粉嫩的耳垂说:“那你倒是也给我下个蛋啊,这都相好大半年了吧,也不见你有个啥动静。”

    “呸。”赛红拂便娇啐一口,嗔道,“老娘这块地肥着呢,明显是你的种子有问题,播下去发不了芽。”

    徐锐闻言心里便咯顿了一声,难道?

    以前在网上看小说时,老看到书里说穿越会带有后遗症,比如丧失生育能力啥的,倒霉催的,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不会真落到自己身上吧?

    看到徐锐神情似乎有些颓丧,赛红拂便立刻又芳心一软,搂着徐锐柔声安慰:“我刚才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这么强壮不可能有事的,女人有时候就这样,我记得我妈嫁入我家时也是三年没有生育,后来才生了我。”

    “我才不难过,我看起来像是没儿子的人吗?”徐锐说,“高楚这厮逢人便说他老婆屁股够大,一准生儿子,而且还会连生好几胎儿子,嘿嘿,小白你的屁股可比楚楚大多了,一准能够生十几个儿子,够老子组建一个加强班了。”

    赛红拂便娇嗔道:“生十几个?你当老娘是母猪啊,这么能生?”

    徐锐嘿嘿了一声,一抬头正好看到王沪生也从自家小院里出来,只不过别人都是一家几口,至少也是成双对,可王沪生却至今还是形单影只。

    徐锐便说:“对了小白,我让你撮合老王跟秋兰的事怎么样了?”

    秋兰是赛红拂最早从青白团带到青风寨的女特务之一,长得也挺漂亮。

    赛红拂说:“我上次安排他们见面了,秋兰好像对老王挺满意,可是老王却始终不见回应,我猜八成是没有瞧上秋兰。”

    “没瞧上?难不成老王想娶天上仙女?”徐锐便哼一声,“我问问去。”

    当下徐锐紧走几步,来到王沪生门前,打招呼说:“老王,吃了没有?”

    “你这不是废话么?”王沪生翻了翻白眼,说道,“一块在团部吃的大锅饭,你问我吃了没有?”

    徐锐嘿嘿一笑,又冲着前面小院里出来的韩锋一家三口呶了呶嘴。

    二丫的肚子现在已经挺得老高了,却也不见韩锋像高楚那么紧张,倒是韩大娘不放心二丫,寸步不离的跟在二丫身后。

    王沪生没有吭声,脸上的神情却有些落寞。

    徐锐便说道:“老王,你给我一句准话,瞧上秋兰没有?”

    王沪生便叹息了一声,终于给徐锐掏了实话:“老徐,我就跟你实说了吧,我其实心里有人,原以为已经放下了,可是那天见着秋兰后,我才发现自己错了,当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她,我特别特别想见她。”

    徐锐闻言便来了兴趣,这还是王沪生第一次吐露心声。

    徐锐说:“老王,你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在哪?”

    王沪生横了徐锐一眼,问道:“你想干吗?”

    徐锐说:“我让老兵带人去把她给你绑来。”

    王沪生摇摇头笑骂道:“你看看你这德性,一言不合就要派兵绑人,哪像个新四军的团长,简直就是个活土匪嘛。”

    徐锐说:“那没办法,别人的事我懒得管,老王你的事我不能不管,总不能底下的连长排长都娶妻成家了,你这个大政委却一直单着,这也不是个事,传出去影响也不好,所以必须把你的终身大事解决了。”

    “那也用不着你派兵去抢人。”王沪生说,“我就跟你实说了吧,她叫柳眉,是大上海百乐门的交际花,你觉得有可能吗?”

    徐锐的嘴巴便立刻张大,万没想到王沪生的情人居然是百乐门的交际花。

    好半天之后徐锐才反应过来,嘿嘿低笑说:“行啊老王,你是真不漏相啊,回头有机会去上海,我一准得去百乐门诳狂,看看这个柳眉是何方神圣,居然可以把咱们的王大政委迷得神昏颠倒。”

    王沪生却叹道:“我认识她已经十多年了,那时候我们两家是邻居,只是后来在上海再见到她之时,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徐锐小声说:“当你在百乐门再见到柳眉时,心里是不是很难过?”

    “也谈不上有多难过,就是有些感慨。”王沪生摇摇头,说道,“老徐,你也别急着给我介绍人了,让我自己先调整好,好吗?”

    “行。”徐锐满口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