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东久迩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27章 东久迩来了



    徐锐手拿竹竿站在变压器下面,环顾四周高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众人一齐回应,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豆豆也是欢呼雀跃,二皇更是在欢快的在人群之中四处乱窜。

    “那好,跟我一起数到十,一!”徐锐领着大伙开始数数,从一数到十,然后拿手中的竹竿往上轻轻一推,龙门合上,街道两侧的路灯便立刻亮起来,尽管只是很昏暗的灯光,却也足够让众人兴奋上好半天了。

    “阿娘,这下你不用再在洋油灯下补衣裳了。”二丫说道。

    “谁说不是?这电灯可是比洋油灯要亮多了。”韩大娘说着却忽然哭了起来,“可惜锋子他爹却见不着了。”

    韩锋、二丫还有邻居全都围过来安慰。

    韩大娘赶紧擦去泪水,笑着对众人说:“我没事,真没事儿。”

    这大喜的日子,韩大娘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搅了大家的好心情。

    大梅山根据地终于有了自己的电力供应,终于有了照明系统。

    紧随部队大院之后,远处的梅镇以及周边的十几个已经通电的乡村也纷纷亮起灯光,隔着好几里远,徐锐都能够听到从镇上以及周边村庄响起的欢呼起,从此根据地的百姓可以永远告别洋油灯的日子了。

    徐锐从肥城搬来的这家发电厂,电力足够供应整个肥城所有的工厂以及鬼子的驻屯司令部,给根据地的几十万老百姓提供下照明用电,那还不是绰绰有余?就是后期兵工厂、洋灰厂建起来,电力供应也是没问题的。

    用来发电的煤炭资源也是足够,野马滩的煤田大火已经被扑灭,底下再深挖下去,居然还是厚厚的无烟煤煤层,有学过地质学的学生估算了一下,说是野马滩的无烟煤足够大梅山发电厂消耗个几十年的。

    唯一让徐锐有些担心的是,这个时候可没有环保概念,更没有环保措施。

    时间一长,根据地的火电厂势必会对大梅山的环境造成严重的破坏,尤其是梅河,将会在短短数年间变成黑水河。

    不过,徐锐现在不可能顾及这些。

    要是国家都要灭亡了,民族都要被抹掉了,留下青山绿水还有鸟用?

    当务之急,自然是先把工厂建起,先把工业搞上去再说,至于环保,等以后抗战胜利并且全国解放了,再想办法。

    有了电力照明之后,夜间办事的效率就有了本质的提升。

    独立团新建的团部就在部队大院的大门外,是一整排的平房,有二十多间,各个科室分开办公,徐锐和王沪生现在都有单独的办公室。

    走进自己的办公到,看着昏黄的灯光洒落下来照亮整个房间,徐锐感觉比原来的马灯舒服多了,他娘的现在总算有了点现代生活气息,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手拎盏马灯,一手拿着铅笔角尺在地图上作业了。

    紧挨着徐锐团长室的就是一间大平房,是作战室。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批青训营的学员兵来团部当实习参谋,这次的实习参谋已经在作战室里搭好沙盘,不过这会,摸拟沙盘四周却一个人影都没有,此刻所有的学员兵全都聚集在一张大桌子前,正看着两个老学员兵在图上作业。

    那两个老学员兵是第一期青训队学员,也是团部的正式参谋。

    跟何书崖、黄守信、梅九龄同期的青训队学员兵,现在大多都已经下到一线部队担任排长甚至连长了,像何书崖三个都当营长了。

    地图上标注的是武汉会战的敌我态势。

    因为徐锐,历史已经彻底,而又深刻的被改变了。

    历史上的武汉会战,日军占领了武汉,算是赢了,但是其实,战前所制定的战术目标一个都没有达成,既没有大量的消灭国民军的有生力量,更没有实现迫使国民政府屈膝投降的主要战略意图。

    日军其实仅只是占领了从安庆到武汉,沿着长江南北两岸的狭窄区域。

    然而,沿着长江南内北两岸的这一片狭长区域,非但没有给日军带来什么好处,反而给日军造成了沉重负担,除了要派驻重兵驻防武汉外,还必须时刻提防来自于长江两岸的国民军的袭击,战略上可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但是现在,局面却是大不相同。

    最大的不同是长沙城已经失守!

    尽管武汉还没有失守,尽管第九战区、第五战区的国民军主力仍还在长江南北两岸与日军第11军主力日夜激战,但是从南昌迂回穿插过去的日军第3师团却已经趁虚占领了将近半个湖南,已经从事实上对武汉形成包围。

    一旦武汉沦陷,日军就将彻底控制有着天下粮仓美誉的湖广平原!

    湖广一旦沦陷,对于整个中日战争的进程的影响绝对是灾难性的!

    因为失去湖广,国民军的军粮供应就会更紧张,而日军的军粮供应却能极大的缓解。

    尽管国民军统帅部尽可能的拼凑兵力,从衡阳、郴州、岳阳三个方向同时朝长沙发起反攻,试图夺回长沙,重新打通平汉路南段,但是现实却是无比残酷的,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不仅缺乏训练,更缺乏装备,而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日军根本不堪一击。

    日军第3师团占领长沙之后,迅即兵分两路,一路南下攻略衡阳、韶关,师团主力则沿着铁路线一路北上,兵锋直指武汉,仍然在长江南岸与日军波田支队、第27师团激战的第九战区主力,已经有被日军合围的危险。

    为了稳住长江南岸的严峻局面,国民军统帅部已经几次从江北调兵南下,现在集中在长江南岸的部队已经达到了三个军团。

    江北已经只剩孙连仲的第3军团外加两个军。

    可以说,此时长江北岸的防御已经十分空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古峰事件却突然之间就偃旗息鼓了。

    当时间进入到七月,日本政府迫于华中战场的压力终于向苏联政府做出重大妥协,将苏满交界处的张古峰等几处战略高地割让给了苏军,同时秘密的跟苏联签订了和平协定,满洲的局势就此平静了下来,战争的阴云消失于无形。

    解除了满洲的威胁之后,第2军终于得以启程南下。

    到了七月底,东久迩捻彦的第2军珊珊来迟,终于搭乘海军的舰船抵达芜湖,潜伏在南京的江南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机密情报传回到了大梅山。

    此时,两个青训一期的老学员兵正在地图上标注的,就是第2军的进展情况。

    只见两个老学兵员很麻利的在地图上面画出了一个庞大的蓝色箭头,从芜湖一路往北直达肥城,然后在箭头处标注:第2军。

    徐锐走进作战室,正好看到这一幕。

    看到徐锐走进来,学员兵便纷纷立正敬礼。

    刚刚还在绘图的学员兵赶紧放下手中铅笔,向徐锐立正报告:“团长,刚刚得到南京方面消息,东久迩的第2军已经到芜湖了。”

    “东久迩捻彦终于还是来了。”徐锐点点头,又回头吩咐雷响,“雷子,让通讯连立刻派人,通知所有营长前来团部开会。”

    “是。”雷响转身扬长去了。

    (分割线)

    江南提供的情报其实并不十分准确。

    事实上,已经抵达芜湖的只有第2军所属的第15师团,第10师团仍在前往南京的长江上,至于第16师团,更是还在海上。

    今夜的天气并不怎么好,长江的江面之上也是风高浪急,运兵的炮艇也是不停的左右摇晃,许多鬼子兵都吐了个昏天黑地。

    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却一点事情也没有,甚至还有心情站在船头看夜景。

    第2军参谋长町尻量基从船舱出来,走到东久迩捻彦身后,劝道:“殿下,外边的风浪太大了,为了您的安全考虑,还是请回船舱去吧?”

    东久迩捻彦摆了摆手,有些不悦的说道:“町尻桑,请不要叫我什么殿下,现在的我并不是什么亲王,而只是一名军人,一名普通的帝**人,同样的话,我只会提醒你一次,绝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哈依。”町尻量基顿首说,“司令官阁下,为了您的安全,请回船舱吧。”

    “安全?”东久迩捻彦哂然摇头说,“支那领袖蒋曾经说过,战端一开,则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职责,套用到皇军将士的身上,道理也是一样,官无论大小,人无分贵贱,皆有开拓进取之使命!身为军人,在这场事关帝国国运的圣战中,何处不危险,何处不战场?”

    “哈依。”町尻量基无言以对,只能再顿首致意。

    东久迩捻彦舒了口气,又回头盯着町尻量基眼睛说道:“町尻桑,你知道刚才我站在船头,想到什么了吗?”

    町尻量基摇头,表示不知道。

    东久迩捻彦说:“我想起了十六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夜晚,我和我的皇兄搭乘英国的伊莉莎白女王号战列舰前往法国,当时我也是这样站在船头,而我的皇兄就站在你现在站的位置,当时的皇兄真是意气风发,脑子里想的就只一个念头,学成一身的本事,再回国替帝国开疆拓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