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第10师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28章 第10师团



    町尻量基道:“哈依,伏见宫殿下无疑是位年轻有为的优秀军人。”

    “是啊,如果说在皇室子弟中间还有人配得上年轻有为这四个字,除了我那万世一系的皇侄,恐怕也就是我的俊彦皇兄了。”东久迩捻彦点点头,又接着说,“然而谁又能相信,如此年轻有为的俊彦皇兄,居然在踏上中国战场的头一天,就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土鳖给干掉了。”

    町尻量基纠正说道:“司令官阁下,徐锐可不是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土鳖,他是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的陪练,帝国情报部门已经专门找德国相关部门核实过了,德国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源说,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确实有一批高水平的陪练,而且其中确实有一个华裔,不过现在已经失踪。”

    “好吧,徐锐不是土鳖,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特种兵。”东久迩捻彦摆了摆手,又接着说道,“我刚才的意思是说,俊彦皇兄那么年轻有为,结果才刚上战场就战死了,我的能力相比俊彦皇兄那是远远不如,町尻桑,你说我又能在战场上活多久呢?”

    町尻量基闻言瞠目结舌,他万万没想到东久迩捻彦最后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这简直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这话也就是私下里两人说说,这要是真的传出去,还不得严重挫伤第2军全体将士的士气?

    你堂堂集团军司令都没信心,底下官兵怎么可能有信心?

    东久迩捻彦笑了笑,又说道:“町尻桑,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志气?”

    这话你让町尻量基怎么回答?摇了摇头,町尻量基只能说:“司令官阁下,卑职只是觉得,这场圣战帝国只许胜不许败。”

    “町尻桑,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东久迩捻彦摆了摆手,脸上的表情却忽然之间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又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这次到中国来,我就没打算再活着回日本,我的能力虽不如俊彦皇兄,但是我会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无论如何,我都要替俊彦皇兄报仇,无论如何,我都要亲手斩下徐锐的首级!”

    町尻量基脸上的表情立刻跟着转为肃然,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的决心让人钦佩,不过卑职以为,司令官阁下身为集团军司令官,似乎不应该过多的计较个人恩怨,而应该将帝国的利益摆在首位。”

    “帝国的利益?”东久迩捻彦冷冷一笑,脑子里却回想起了不久前回国时,跟他的那个皇侄裕仁之间的一番对话。

    张古峰事件平息之后,裕仁专门将东久迩捻彦召回东京面授机宜。

    在那次御前会面之中,裕仁毫不掩饰的告诉东久迩捻彦,对于畑俊六迟迟未能剿灭大梅山独立团,迟迟未能诛杀徐锐替皇室挽回颜面深为不满,尤其是肥城保卫战的失利以及稻叶四郎的被俘投降,更加深了裕仁对畑俊六的不满。

    东久迩捻彦甚至隐隐的感觉到,裕仁似乎已经萌生了换帅的念头。

    当然这只是东久迩捻彦的猜测,裕仁究竟有没有换帅的念头他并不清楚。

    不过有一点东久迩捻彦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裕仁对于徐锐的切齿痛恨!东久迩捻彦从来未曾见过裕仁如此的痛恨一个人!

    单凭这点,徐锐就已经足以自傲了。

    东久迩捻彦问町尻量基说:“町尻桑,说到帝国利益,那么你认为,现阶段帝国的首要利益又是什么?”

    町尻量基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尽快解决掉支那事变,尽快迫使支那政府向帝国投降!毕竟,帝国已经耗不起了。”

    “不,你错了。”东久迩捻彦摆摆手,幽幽说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短时间内解决支那事变,迫使支那政府投降,已经是没有可能了!就在徐州会战失败之后,这个可能性就已经永远的丧失了,现阶段,帝国的主要利益已经不再是尽快占领整个支那,而是尽可能的消化已占领的区域,为下一阶段的攻势积攒起足够的人力以及物力。”

    “纳尼?”町尻量基不禁有些瞠目结舌。

    这样的话,恐怕也就东久迩捻彦这样的皇室子弟敢说。

    东久迩捻彦,几乎就是在公然与日军大本营唱反调了。

    东久迩捻彦又说道:“也就是说,武汉会战结束之后,短时间内皇军将无力再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作战了,后续的战事,更多的将是广大占领区的治安肃正战,这也就是说,以八路军、新四军为代表的**敌后武装,将会取代国民政府的正规军,成为皇军的主要敌人以及首要打击对象!”

    “哈依。”町尻量基重重顿首,坚持己见说,“但那至少要等武汉会战结束之后,现在武汉会战仍未分出胜负,第11军虽然占领了整个江西以及半个湖南,却也深陷国民军殊死纠缠的泥潭中,短时间内恐怕是无力攻取武汉了,正因为此,华中派谴军司令官畑俊六阁下才会再三的请求大本营,放我们第2军南下华中,正因为此,帝国才会在苏满边境对苏联做出重大的让步,以求平息北满事端。”

    东久迩捻彦说道:“町尻桑,你想表达什么?”

    町尻量基顿首说:“卑职只想提醒司令官阁下,一切当以攻取武汉为要!”

    东久迩捻手摆摆手,哂然说:“攻占武汉是冈村宁次的事情,我的任务,是扫荡大梅山区,粉碎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

    “纳尼?”町尻量基再次瞠目结舌道,“司令官阁下,为了区区一个徐锐,区区一个大梅山独立团,真的值得帝国出动一个集团军三个野战师团?”

    “不不,町尻桑你又错了,第2军主力还是会遵照大本营的计划,北出大别山侧击信阳的,以截断武汉与关中之联系,不过我就不去凑这热闹了。”东久迩捻彦摆手说,“我将率领第10师团从浦口上岸,然后转道浦城直取梅镇。”

    说话间,两人身后响起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遂即一道矮壮的身影出现在东久迩捻彦的面前。

    町尻量基定睛一看,来的却是第10师团的师团长,小猪义男。

    小猪义男大步走到东久迩捻彦面前,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

    东久迩捻彦回过礼,淡然道:“小猪桑,命令都已经下达了吗?”

    “哈依。”小猪义男顿首说,“命令已经按时下达给各个联队。”

    “哟西。”东久迩捻颜点头,说道,“那就准备在浦口上岸吧。”

    “哈依。”小猪义男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华中派谴军司令部。

    畑俊六目光幽幽的扫视着面前的敌我态势图,心中有喜有忧。

    欣喜的是第3师团长驱直入,已经占领了整个江西以及大半个湖南,这对于国民政府来说绝对是个重大的打击,因为占领长沙之后,日军不仅截断了从广州到武汉的铁路运输,更可以威胁云贵川,尤为难得的是,夺得了天下粮仓!

    这也为下一阶段日军的战略进攻奠定了良好基础!

    眼下帝国国库空虚,财力耗尽,尤其是粮食短缺,国内已经爆发严重的粮荒,帝国已经无力再发动大的攻势了,但是帝国的工业基夺础绝非国民政府能比,最多两三年,日本政府的财政压力就能够缓解,而国民政府的财政却只会变得更加的恶劣。

    到那时候,日军就可以从湖南、湖北、山西三个方向同时出兵,一举荡平国民政府的残余力量,或许仍然无法全歼国民军的主力,但是国民政府将被迫迁往康藏,从此彻底沦为地方政府,到那个时候,中国事变也就彻底了结。

    但这只是好的一方面,除了好的方面以外,也有不太好的消息。

    不好的消息就是,第2军的进展实在太慢,经过将近两个月的苦战,第11军的二十多万官兵早就已经筋疲力尽,现在正是急需第2军这支生力军支援的时候,可第2军主力直到现在仍还在路上,投入战斗更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第2军一天没有赶到,武汉会战就始终难言必胜。

    而且,畑俊六隐隐还有另外一层担心,他担心东久迩捻彦会出什么幺蛾子。

    对于大本营委任东久迩捻彦为第2军司令官这件事,畑俊六是十分不满的,其不满的程度甚至于还要超过委任冈村宁次为第11军司令官。

    对于冈村宁次,畑俊六主要是认为资历太浅,但是对于冈村宁次的能力畑俊六却还是认可的,但是,东久迩捻彦这个有名的浪荡子,何德何能出任一个集团军的司令官?这不是拿第2军十几万官兵的性命当儿戏么?

    更让畑俊六担心的是,东久迩捻彦还是伏见宫俊彦一母同胞的弟弟。

    伏见宫俊彦怎么死的?下车伊始就让徐锐给斩了首,东久迩捻彦身为伏见宫俊彦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又是个有名的浪荡子弟,他在到达华中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似乎并不难猜测,是的,他很可能会寻机去找徐锐报仇!

    老话说的好,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畑俊六刚还在担心东久迩捻彦会去找徐锐报仇,结果河边正三就神情凝重的走进他的办公室,顿首报告:“大将阁下,刚接到第2军的电报,捻彦殿下已经带着第10师团从浦口上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