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斩首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29章 斩首战



    “纳尼?”畑俊六闻言脸色微变,说道,“第10师团从浦口上岸了?”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说道,“捻彦殿下虽然在电报上说,第10师团将会如期赶赴肥城集结,但是卑职以为,这不过是他的托词,他之所以率领第10师团提前从浦口上岸,恐怕还是为了徐锐以及大梅山独立团。”

    畑俊六皱眉沉思片刻,又说道:“第16师团呢?”

    河边正三顿首报告说:“半小时才刚刚接到第三舰队的通报,第16师团已经从吴淞口进入长江了。”

    畑俊六又问道:“捻彦殿下有没有说第16师团将在哪里上岸?”

    河边正三说道:“这个倒是没特别说明,应该还是会在芜湖上岸吧。”

    “那就好。”畑俊六舒了口气,沉声说,“只要第15、第16师团能够如期赶到肥城与熊本师团汇合,并及时从大别山北麓发起进攻,武汉会战就赢定了,毕竟眼下支那军在江北的防御已经十分空虚,也不差那一个师团。”

    河边正三说道:“大将阁下,那捻彦殿下那边……”

    “随他去吧。”畑俊六冷冷一笑,说道,“国内总有些人固执的认为徐锐不过区区一个团长,大梅山独立团更不过区区一个团,仿佛弹指间就能将其消灭,他们根本不知道,徐锐这个对手远比他们想象中更狡猾,更难对付!”

    河边正三便有些尴尬,畑俊六虽然没有明说是谁,只用有些人替代,但是河边正三又不傻,又岂会听不出畑俊六指的就是皇室,甚至直指天皇本人!

    裕仁天皇已对畑俊六心生不满,这并非什么秘密,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畑俊六对裕仁天皇的不满情绪更加的强烈。

    事实上,在年纪稍大些的日军高级将领心目当中,年轻好战的裕仁天皇并不怎么受欢迎,也正因为此,二二六事件中才会出现废掉天皇的预案,只不过由于巴登巴登同盟的存在,最后没能成功,反正使得保皇派的势力更加膨胀。

    尽管在畑俊六上任前,裕仁天皇曾经将他召到御前,长谈了一次,但是仅凭这么一次长谈显然不可能改变畑俊六心目中对裕仁的感观。

    尤其是熊本师团在肥城遭到惨重失败之后,裕仁和畑俊六之间的分歧就变得更大了,裕仁固执的认为,必须尽一切可能,首先消灭徐锐以及他的独立团,而畑俊六的观念却在逐渐向他的两位前任靠拢。

    畑俊六越来越意识到,在没有彻底结束正面战场的战事之前,是不可能拿徐锐以及他的独立团怎么样的,徐锐和他的独立团就好比是长在人体上的恶癣,你不把身体调理好了,就绝对没有可能清除掉恶癣。

    所以在花园口决堤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内,畑俊六都没有理会裕仁的旨意,没有让筋疲力尽的第6、第9、第13师团去招惹徐锐的独立团,而是命令这三个师团驻扎在肥城、蚌埠一线整军待战,休养元气。

    河边正三作为肥城惨败的亲历者,也认为畑俊六的决定是正确的。

    凭心而论,来华中派谴军上任前,河边正三并没有把徐锐放眼里,这之前徐锐的种种战绩,河边正三固执的认为,要么是华中派谴军太大意所致,要么就是华中派谴军故意夸大事实,藉以掩盖自己的无能。

    但是在到了华中之后,尤其是亲历了肥城保卫战之后,河边正三才终于明白,这绝非是因为华中派谴军大意,更不是华中派谴军在故意夸大事实,事实证明,徐锐这家伙就是有这么的难缠!

    别人打仗就是老老实实打仗,可徐锐这厮,却连广播舆论都能成为他的武器,他的许多战法,简直让人匪夷所思,但却偏又十分管用!比如他弄的战地广播,就极大的激励了中国兵的斗志士气,其威力简直不亚于一个师团!

    还有,大梅山独立团被全歼之后神奇的“死而复生”。

    迄今为止,华中派谴军司令部都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只是有参谋人员提出了猜想,认为独立团在城内挖了地道,而且独立团主力并没有被歼灭,而是藏在地道内!等熊本师团以为大局已定时,再杀出来一举翻盘。

    面对这样一个手段百出又诡计多端的对手,你来不得半点大意!

    徐锐这个对手就已经够难缠了,大梅山的地形更是极端的不利,川口支队的结局就已经证明了,你派少量兵力前去大梅山,基本与送死没区别,但要是派大军前去扫荡大梅山,则势必会影响到武汉会战。

    所以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暂且不理他。

    等到武汉会战顺利结束,再回过头来以泰山压顶之势,一举将徐锐碾碎!

    然而遗憾的是天皇陛下似乎很难理解大将阁下的苦衷,东久迩捻彦殿下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徐锐报仇雪恨。

    摇了摇头,河边正三又说道:“大将阁下,你恐怕还是得给捻彦殿下说一声才行,卑职不怕别的,就怕捻彦殿下对徐锐的厉害缺乏概念,因而缺乏必要的防备,如果这样的话,他的人身安全就十分可虑了。”

    畑俊六闻言神情一凛,沉声说道:“你是说,徐锐有可能发动斩首战?”

    “大将阁下,这完全是有可能的!”河边正三说道,“别忘了,徐锐本人可是从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出来的,在他手下,更有一支战斗力极其强悍的特种部队,所以,不能不防哪。”

    畑俊六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说道:“河边桑,你说的对。”

    当下畑俊六便抄起电话机,说道:“给我接紫金山军营。”

    稍顷电话接通,畑俊六沉声说道:“小鹿原桑,请你立即到司令部来一趟,有紧急任务。”

    (分割线)

    与此同时,徐锐也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

    待所有营以上军官到齐之后,徐锐说道:“刚刚接到南京方面的消息,东久迩捻彦和他的第2军已经到芜湖了。”

    徐锐话音才刚落,会议室里便立刻发出一阵欢呼。

    “驴日的,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终究还是来了。”

    “我的乖,这下终于有仗可打了,这段时间可把老子闷坏了。”

    “憋犊子玩意,捻彦这小鬼子磨磨蹭蹭这么久,总算是来了。”

    “团长,这次咱们可得说好了,无论如何也要让咱们2营打主攻。”

    十几个营长一下就炸了锅了,一个个挽起袖子,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跟小鬼子干上一仗,这就是强军,一支强悍的军队,从来不会畏战,面对战争,他们只会感到兴奋,雀跃,只会嗷嗷叫。

    看着十几个营长在那吵闹不休,王沪生、秋风也深感振奋。

    政治部主任秋风的感触尤其深,因为他以前是58师的特务连连长,58师虽然没有办法跟88师这样的御林师相比,但是因为老师长俞济时的关系,58师的装备却是一点也不比88师差,但在58师,秋风就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于是秋风再次跟王沪生旧话重提:“政委,你就放我下部队吧,我不想当这个政治部主任了,我想去一线部队带兵!”

    到现在为止,新编的十个营还缺好几个营长。

    秋风早就动了这心,去找徐锐,徐锐是满口答应,但这事还得王沪生点头,王沪生却以政治部缺人为由拒绝了。

    秋风旧话重提,王沪生点头说:“我考虑考虑。”

    “政委,你还考虑什么呀?”秋风急了,“我本来就不是政工干部出身,干这政治部主任是名不正言不顺,你就让我下部队吧。”

    “瞧把你急的。”王沪生笑了,又说道,“行,我批了。”

    “政委,谢了,真是太谢谢了。”秋风闻言顿时大喜过望。

    王沪生摇头说:“你先别忙谢,就算你现在马上就下部队,这次的仗却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了。”

    “为啥?”秋风闻言有些愣神。

    王沪生摇摇头,然后冲徐锐呶了呶嘴巴。

    待十几个营长吵够了,徐锐才起身说道:“都说够了?”

    看到徐锐起身,与会的十几个营长便纷纷闭上自己嘴巴,整个会议室便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徐锐说道:“东久迩捻彦的第2军虽然已经到了芜湖,但是多半只会从皖中经过而不会来咱们大梅山,所以除了狼牙中队、1营、2营、3营以及骑兵营,其余各营该干吗还干吗,老兵、老何、老万、老许留下,其余都可以滚蛋了。”

    除了冷铁锋、何光明、万重山、许德坤和铁钢,其余营长便立刻鼓噪起来。

    预1营营长姚磊很不高兴的说:“团长,左右没我们预1营啥事,那你叫我来团部做什么?有这功夫,还不如睡一觉呢。”

    “就是。”好几个营长深以为然,连声的附和。

    “为什么叫你们来?”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叫你们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们一件事,仗有得打,可要是你们不能抓紧时间把部队练好,下次有仗还是轮不着你们,要想参战,就憋足了劲把你们手底下那帮新兵蛋子操练好喽。”

    PS:推荐一本书《抗日之川军血歌》,写的不错,喜欢抗战文喜欢川军的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