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反斩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0章 反斩首



    十几个营长哀声叹气的走了,会议室里便只剩下了廖廖几个人,徐锐将地图在会议桌上摊开,然后让冷铁锋几个人围到地图边。

    徐锐拿铅笔在长江南岸画了个大圈,沉声说道:“由于蒋委员长头脑发热,选择在德安战场与日军进行决战,导致第1军团遭受重创,更因此丢失了江西、湖南的大片国土,但是,好消息是,江西、湖南已经进入酷暑天气,而且还是近五十年未见的大暑天气,这给鬼子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历史的惯性果然是强大无比,在历史上曾经给冈村宁次的第11军造成严重威胁的高温酷暑天气,在这个时空也还是如期而至了,因为高温、因为酷暑,日军在岳阳方向以及长江南北两岸的攻势已经大为缓解,第九战区的国民军主力也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冈村宁次的第11军已经筋疲力尽,在高温天气没有消褪之前是不可能再发动大的攻势了,但是,东久迩捻彦的第2军也在这时候赶到了华中战场,将成为武汉的最大威胁!”

    “不出意外的话,东久迩捻彦的第2军将肯定会选择北出大别山麓,从信阳方向威胁武汉侧后,以期与岳向方向的日军第3、第101师团形成包围态势,然后将处在包围圈中的国民军第五、第九战区主力一网成擒。”

    冷铁锋等人连连点头,关于日军的作战计划,之前他们早就推演过。

    徐锐又说道:“我们独立团兵力有限,能做的其实十分有限,但是,有句老话说的好,位卑未敢忘国忧,我们独立团兵力虽少,但是值此国难当头,却也必须得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否则此心难安!”

    冷铁锋说道:“老徐,你就直说这仗怎么打吧?”

    徐锐点头说:“这仗,咱们的意图就只有一个,尽可能的迟滞鬼子,让鬼子不能如期从大别山北麓向信阳方向发起攻势,为了实现这一战术目标,我决定从两方面同时下手,其一,狼牙中队准备对东久迩捻彦实施斩首战,其二,三大主力营外加骑兵营,针对鬼子第2军主力实施运动战……”

    徐锐话音未落,赛红拂就迈着一双大长腿走进会议室,然后将手中的一封电报递给徐锐,冷铁锋等人的目光便也跟着落在那封电报上。

    徐锐看完电报,一双浓眉却悠的扬了起来,说:“好嘛,不用我们去了,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倒也省事了。”

    说完,徐锐就将手中的电报递给了旁边的王沪生。

    很快,会议室里的几人便已经传阅完了电报,也知悉了电报上的内容,电报是潜伏在浦口的地下党刚刚送出的,浦口地下党的同志提供了一份重要情报,至少一个师团的鬼子已经从浦口上岸。

    杨八难皱眉说:“团长,浦口地下党的同志只说有至少一个师团的鬼子从浦口上岸,并没有说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也已经从浦口上岸?还有,从浦口上岸的这个鬼子师团可能只是想从蒲县抄近道前往肥城,你怎么能肯定,鬼子的这个师团就是冲着咱们根据地来的?”

    徐锐说:“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

    不等徐锐解释,冷铁锋就抢着说道:“从浦口经蒲县到肥城,路虽然近,却都是小路,而且还有我们大梅山独立团窥伺在侧,鬼子打这里过,岂不是自讨苦吃?东久迩捻彦只要不是白痴,绝不会出此下策。”

    杨八难便微微有些尴尬,因为如此简单的道理他居然不明白。

    不过杨八难还是有些不服气,又道:“那团长怎么就能肯定,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也已经从浦口上岸了呢?”

    冷铁锋闻言也把目光转身徐锐,他也感到十分困惑,徐锐是怎么判断出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已经从浦口上岸的?

    迎着众人的目光,徐锐嘿然说:“直觉,这只是我的直觉。”

    杨八难和孙长河闻言直翻白眼,说的这么煞有介事,结果只是直觉?直觉也能够拿来作为制定作战计划的依据?

    不过,冷铁锋、万重山几个却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杨八难和孙长河加入独立团的时间还短,还没有见识过徐锐直觉的可怕,万重山他们几个尤其是冷铁锋,却可是见识过徐锐的直觉,必须承认,徐锐的直觉真的比野兽还要敏锐一万倍!

    在冷铁锋的印象中,徐锐的直觉似乎从未曾出错过!

    徐锐嘿然一笑,又说道:“既然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已经从浦口上岸,并且还自己送上门来了,那这事就简单了,就用不着我们巴巴的跑到大别山区,去跟小鬼子玩捉谜藏了,我们就在大梅山等着他们来。”

    说完,徐锐又对何光明、万重山、许德坤说:“你们这就回去集合部队,连夜往蒲城方向开拔,然后在桥头镇附近设下埋伏,争取给鬼子来一个下马威!”

    “是!”何光明、万重山、许德坤领命去了,徐锐又对骑兵营长铁钢说,“刚子,你率骑兵营在黄家洼子附近的林子里埋伏,老何他们伏击鬼子得手之后,鬼子十有**会出动骑兵联队前来追杀,到时候再给鬼子的骑兵联队来个狠的。”

    “是!”铁钢啪的立正,然后转身扬长去了,徐锐最后把目光落到冷铁锋身上,沉声说道,“给狼牙队员两个小时回家交待后事,两小时后,准时开拔。”

    (分割线)

    小鹿原俊泗挎着军刀,大步走进了畑俊六的办公室,然后收脚立正,向着畑俊六顿首见礼:“大将阁下!”

    小鹿原俊泗是连夜驱车赶回来的,从接到电话到现在,只用了不到四十分钟,一如小鹿原俊泗的性格,风风火火。

    “小鹿原桑,你回来得可真快啊。”畑俊六起身回礼,又请小鹿原俊泗入座,小鹿原俊泗却又转身向旁边站着的河边正三做了个请势,等河边正三入座之后,他才肯落座,落座之后,上身也仍然保持着笔直的身姿。

    畑俊六拿起茶具,亲手给小鹿原俊泗倒了一杯功夫茶,问道:“小鹿原桑,特战大队训练得怎么样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特战大队已经训练成军,只等大将阁下一声令下,便可向敌人刺出雷霆一剑。”

    “哟西。”畑俊六欣然点头,又说道,“那么现在,你们特战大队一显身手的机会已经来了。”

    小鹿原俊泗便立刻长身而起,顿首说:“请大将阁下,下令!”

    “坐坐,坐下说,请坐下说。”畑俊六招手示意小鹿原俊泗重新入座,然后扭头对河边正三说道,“河边桑,你先跟小鹿原桑介绍一下情况。”

    河边正三便把东久迩捻彦率领第10师团从浦口上岸,以及两人的推断,从头到到尾跟小鹿原俊泗说了一遍。

    畑俊六接着说道:“小鹿原桑,我和河边桑十分担心捻彦殿下之安危,此前俊彦殿下之玉碎,就已经使得皇军以及皇室在国际上颜面尽失,这一次捻彦殿下如果再有个好歹,皇军可就真要沦为国际笑柄了。”

    小鹿原俊泗的神情立刻变得无比的严肃,顿首说:“哈依,如果捻彦殿下再有个好歹,对于皇军,对于大日本帝国来说,确实是十分丢脸,因为从古至今,从日本再到西方,还从未曾有任何一支军队,会连续发生主帅被人刺杀的情况。”

    畑俊六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完全保证捻彦殿下的安全,绝对不能够让他再出现任何意外,而这个严峻的任务,小鹿原桑,只有你的特战大队担负得起,因为这次的对手,是徐锐的狼牙部队。”

    “哈依。”小鹿原俊泗再次起身,顿首说道,“卑职必定竭尽所能,确保捻彦殿下安全。”

    畑俊六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小鹿原桑,仅仅只是保证捻彦殿下的安全,恐怕还不够。”

    小鹿原俊泗闻言愣了一下,说:“大将阁下的意思是……”

    畑俊六不答反问道:“小鹿原桑,你那么聪明,难道真就没有想到?”

    小鹿原俊泗闻言神情一动,说道:“大将阁下,您的意思是反斩首?”

    “对,反斩首!”畑俊六瘦骨嶙峋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狰狞之色,说,“徐锐是他的那支狼牙部队的缔造者,他本人更是一名极其优秀的特种兵,所以,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徐锐必定会亲自指挥这次斩首行动,你们特战大队的任务,不仅要确保捻彦殿下的安全,还要趁此机会,对徐锐实施反斩首战!”

    河边正三接着说道:“古支那有云,将为兵魂,只要铲除了徐锐,大梅山独立团立刻就会丧失掉军魂,立刻就会变得不堪一击!”

    “明白了!”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卑职一定竭尽全力。”

    “不,小鹿原桑,只是竭尽全力还不够。”畑俊六幽幽的说道,“此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拜托了!”

    说完,畑俊六竟向着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

    “哈依。”小鹿原俊泗再次顿首,肃然说,“卑职必不负大将阁下所托,这次一定亲手斩杀徐锐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