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告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1章 告别



    部队大院,韩家小院。

    二丫的身子已经有些沉了,靠在床褥上纳了会鞋垫便感到有些乏,便从床头拿了韩锋给未出世的儿子准备的武士玩偶,对着肚子里的小人儿说话,宝宝你看,这是你爹送给你的骑马武士,威不威风?

    门帘掀起,韩大娘端着洗脚水走进来。

    二丫看见便赶紧起身下床,一边说道:“娘,你这是做什么?”

    韩大娘便赶紧拦住二丫,不让她下床,说道:“二丫你快躺好,可别惊着了我的宝贝孙儿。”

    见韩大娘神情坚决,二丫便只能惴惴不安的躺回床上。

    见二丫还是有些不安,韩大娘便笑着说:“你就当我是在伺候我的宝贝孙子,我伺候我的宝贝孙子还不该?”

    一边说,韩大娘一边就帮二丫脱了鞋子。

    这时候,门帘忽然掀开,然后韩锋的身影便走了进来。

    婆媳俩看到韩锋,顿时大喜过望,虽然韩锋搬进了部队大院,一应待遇已经跟部队上的连长看齐,但既便是这样,韩锋也不是时常能回家的,今天韩锋能够回家是因为发电厂正式开始供电,所以部队上才特意放了假。

    供电仪式一结束,韩锋也就回了部队。

    韩大娘和二丫以为至少也得半个月韩锋才能再次回家,却没想这才不到半小时,韩锋又一次回家了。

    “锋子,你回来了,今晚不用走了吧?”韩大娘大喜。

    韩锋不说话,只是将韩大娘给搀起来,然后自己蹲下来给二丫洗脚。

    见韩锋不说话,韩大娘和二丫心头便立刻一沉,韩大娘低低的问道:“是不是又要出任务了?”

    韩锋默默点头。

    见韩锋点头,二丫的眼泪便立刻扑簌簌掉下来。

    二丫知道她不该哭,可她就是忍不住,虽说韩锋身手高强,而且已经是狼牙中队的小队长了,可是兵危战凶的,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这一旦上战场,谁能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韩大娘便坐到床前,扶着二丫肩膀说:“丫头不哭,乖啊。”

    韩锋的鼻子也有些发酸,尽管眼下的气氛不太合适,可有些话他必须说。

    韩锋低着头给二丫洗脚,一边有些鼻子酸酸的说道:“二丫你好生养胎,我顶多出去半个月,要是一切都顺利的话,半个月之后就会回来,要是……要是我没有回来,你就,你就再寻个好人家嫁了吧。”

    二丫便转身扑到被褥上,呜呜哭起来。

    韩大娘便踹了韩锋一脚,作色怒骂道:“你闭嘴,不就是打个仗,不就是杀小鬼子么,你以前又不是没打过、没杀过,能有啥事?你给我听好了,今天完完整整的去,回头给我囫囵个回来,听见没?”

    “是。”韩锋哽咽着点头说,“二丫,娘,那我走了?”

    “去吧,家里有娘,你放心。”韩锋娘大咧咧的挥挥手。

    韩锋深深的看了韩大娘一眼,再瞅了眼趴在床上呜呜抽泣的二丫,一狼心、一咬牙转身走了,看着韩锋出门,两行浑浊的泪水便立刻顺着韩大娘满是沟壑的老脸上缓缓淌下,韩大娘心里其实比二丫还要不舍。

    但是再不舍又能怎样呢?

    总不能把儿子拦下不让走吧,要是全天下每个母亲都这样,还指望谁上战场杀敌?那这个国家还能有希望吗?

    (分割线)

    紫金山麓,小鹿原部队营地。

    特战大队的组建,属于绝密,除了畑俊六、河边正三等少数高级将领知道,外界就再没有人知道,而且为了实现掩人耳目的意图,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对外一直宣称是一支公路养护部队,负责句容到南京段公路的养护。

    满是泥浆的训练场上,阿部刚毅就穿着条兜裆裤,正在声嘶力竭的大声咆哮:“你们没吃饭啊?还是你们都是软蛋,你们就只有这点力气吗?拿出你们的力气来,让我看看你们的能耐啊,不要让我小看你们,来啊,你们这群软脚蟹……”

    阿部刚毅的对面,十几个同样只穿兜裆裤的鬼子特种兵已经累得像狗似的,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气,不过既便是这样,这十几个鬼子也没有放下肩上的巨木,也依然用双臂死死的掴住那根足有几百斤重的巨大的原木。

    “来啊,你们这群废物,你们这群猪,猪都比你们有种!”

    “废物,猪猡,白痴,你们就是一群蠢猪,除了吃饭再不会别的!”

    “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我干什么,不服气?不服气就拿出你们的勇气,不服气就把我干倒在地,来啊,给我上啊……”

    在阿部刚毅的怒骂加挑衅下,十几个鬼子特种兵终于忍不住,为首的一个鬼子怒吼了一声,十几个鬼子特种兵便齐齐踩着泥泞的地面往前冲,被他们扛在肩膀上的那根巨大的原木便也恶狠狠的撞向阿部刚毅。

    面对大声咆哮着,扛着原木冲过来的十几个鬼子特种兵,阿部刚毅却夷然不惧,更不躲闪,而是闷哼一声一个马步蹲在了原地,下一刻,巨大的足有上千斤重的原木便重重的撞在阿部刚毅的胸口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巨大的撞击过后,阿部刚毅强壮如山的身影贴地往后平移了三尺。

    对面的十几个鬼子特种兵却更加不如,巨大的反震力猛的传过来,十几个鬼子兵顷刻间立足不住,蹭蹭蹭的倒退数步,然后一起乱哄哄滚倒在地。

    阿部刚毅却连看都没看一眼那十几个滚倒在泥浆里的鬼子特种兵,径直从泥泞的训练场上走出来,走进了旁边的澡堂,澡堂里面有专门的搓澡工,阿部刚毅将小山一般的身躯往水池里一横,便有搓澡工走过来。

    享受了搓澡工两个小时的贴心服务,再冲了个冷水澡,阿部刚毅才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了宿舍里。

    宿舍是集体宿舍。

    既便小鹿原俊泗,也一样跟所有人住在集在宿舍。

    尽管阿部刚毅是全日本仅有的柔道十段的大高手,但是架不住小鹿原俊泗专门给他量身定制了一套训练方案,所以,任凭阿部刚毅体壮如熊,任凭他的体能再怎么强悍,每天训练结束,返回宿舍时都会累成狗。

    每天,阿部刚毅都是最后一个结束训练。

    阿部刚毅回来时,同宿舍的队员早已经结束训练,澡都洗好了,正在享受每天睡觉之前难得的半小时的悠闲。

    看到阿部刚毅拖着沉重的双脚走进来,原本躺在床上休息的队员便纷纷起身,向阿部刚毅顿首致意。

    “阿部桑!”

    “阿部桑,辛苦了。”

    “阿部桑,你真行。”

    “阿部桑,你又一次超越了极限。”

    面对战友的问候,阿部刚毅逐一顿首回礼,直到走到他自己的床位前。

    然后,阿部刚毅便在床上跪下来,从行李箱中拿出一只骑马武士玩偶放在床头,再然后双手合什,开始默默祷告。

    同宿舍的战友也是见怪不怪,因为自从阿部刚毅成为他们室友的那天起,每天入睡之前,阿部刚毅都必须对着这个骑马武士的玩偶进行十五分钟睥祷告,没有人知道阿部刚毅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所有人都能猜得出来,这个骑马武士玩偶肯定隐藏着一个故事。

    (分割线)

    独立团团部,王沪生正在苦苦劝阻徐锐。

    王沪生说道:“老徐,我想提醒你一句,你是独立团的团长,不是狼牙中队的中队长,你的职责是留在团部指挥全局,而不是带着狼牙中队的队员去冲锋陷阵,斩首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那是老兵该干的事。”

    徐锐却没理王沪生,只是自顾自打着绑腿。

    王沪生没好气的说:“老徐,你有没有在听?”

    “有啊,我在听啊。”徐锐一边打绑腿,一边说,“你接着说。”

    见徐锐一副浑不吝的样子,王沪生火了,咬牙说:“老徐,你信不信我这就给军部首长打电报,说你擅离职守,无组织,无纪律。”

    徐锐根本不信,嘿嘿笑说:“老王你别逗了,我知道你从不打小报告。”

    王沪生恶狠狠的说:“以前我是从不打小报告,可这次你要擅离职守,我就真向军部首长打小报告,到时候军部首长把你撸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

    徐锐知道王沪生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会真的向军部首长打小报告。

    不过徐锐也知道王沪生是在为他的安全着想,当下诚恳的说道:“老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放心,我就只是跟着狼牙出去转一圈,我不上阵,再说我的身手你还信不过么?我问你,这天底下还有谁能杀得了我?”

    王沪生翻了下白眼,没好气说:“你再强也还是血肉之躯吧,只需要一颗子弹照样也能够结果了你。”

    “那也得有人出枪快过我才行。”徐锐嘿然说,“你觉得,小鬼子中间有可能有人出枪速度快过我么?”

    王沪生哼声说:“你也别太自满,需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还真不是我自满。”徐锐哼一声,霸气侧漏的说,“我就是人外人,我就是所有小鬼子的天外天。”

    王沪生说的嘴都干了,也没说动徐锐。

    最后只能叹息一声,说道:“老徐,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非要去我也拦不住你,但是有一条你一定记着,你是大梅山独立团团长,你在,独立团就在,你若不在,独立团早晚也得垮掉,所以,为了独立团九千多官兵的身家性命,你一定保重!”

    徐锐便啪的立正,毕恭毕敬的向王沪生敬礼,说:“政委放心,列兵徐锐向您保证,一定活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