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民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2章 民兵



    潘百顺眯着眼睛,正靠在大树下享受饭后烟,多少年了,潘百顺就喜欢在吃完饭后抽上一袋烟,这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一袋烟还没有抽完,野狗就一溜烟的顺着水沟跑了过来。

    “队长,队长,鬼子过来了!”野狗是远近十里八乡有名的快腿,跑起来快得就跟一溜烟,所以被潘百顺委派为侦察兵。

    刚才忘了介绍,潘百顺是桥头镇民兵小队长。

    一听说鬼子上来了,潘百顺便赶紧将铜质的旱烟锅往脚底下磕,将抽剩下的半锅烟给磕在地上,然后问:“有多少鬼子?”

    野狗使劲咽口唾沫,喘息说:“不多,只有三个。”

    话音未落,前面公路上便响起了三轮车引擎的轰鸣声。

    潘百顺抬头一看,便看到三个鬼子驾驶着一辆边三轮摩托车缓缓行驶过来,在三轮车的边斗上还架着一挺歪把子轻机枪。

    潘百顺便一骨碌翻进路边的玉米地里,大声招呼:“弟兄们,准备战斗!”

    桥头小队的二十多个民兵便忽啦啦的散开,弯着腰钻进公路边的玉米地、麦田以及树林子,拿一杆杆鸟枪、****以及老套筒瞄准前方公路上缓缓行驶过来的边三轮。

    潘百顺作为小队长,拥有全小队最好的装备,一杆六成新的汉阳造步枪。

    这次上次民兵小队刚成立时,县大队的黄大队长专门送他的,潘百顺对这杆汉阳造步枪一贯视如珍宝。

    潘百顺拿枪口瞄准了边斗的机枪手,一边小声滴咕道:“乖乖,发财了,这下咱们桥头镇小队要发财了,机枪,这可是机枪哪,上次去县里开会,我在县大队见过这玩意,叫啥歪把子,打起来可是厉害了。”

    野狗却是紧张得不行,说话的声都变了:“队队队长,咱咱咱能能行不?”

    “废话,有啥不行的,咱们是伏击,小鬼子又不知道。”潘百顺拿巴掌在野狗后脑勺上扇了一记,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怪不得三十好几了都还是娶不上媳妇,我要有闺女,也不嫁你。”

    野狗精神一振,小声提醒说:“队长,你没闺女,但是你有妹子。”

    “咋的?你还想娶我妹子哪?”潘百顺哂然说道,“我妹子眼光可高,她说了,她将来嫁人,只嫁独立团的战斗英雄,就你,没戏。”

    野狗脸上便立刻涌起一抹潮红,低声说道:“队长,是不是我加入了独立团成了战斗英雄,你妹子就肯嫁我了?”

    潘百顺点头说:“也可以这么说吧。”

    野狗便咬牙说:“队长你就瞧好吧。”

    说话间,鬼子的边三轮摩托车就已经驶入两百米内。

    潘百顺对准边斗的鬼子机枪手瞄了又瞄,还是觉得没把握,之前几次打靶,他就从来没有命中过百米开外的固定靶,何况这次还是移动靶。

    就在潘百顺犹豫着要不要开枪之时,公路对面的小树林子里却突然响起了平的一声,然后公路上面的边三轮便立刻一个急刹车,然后车上的三个鬼子便迅速下车,架起枪对准小树林猛烈开火。

    狗曰的,这是哪个王八蛋开的枪?潘百顺咒骂一声,也搂了火。

    不过遗憾的是,由于鬼子是趴在地上的,被弹面小,所以潘百顺没有能够命中目标,而且枪声还把小鬼子的机枪给吸引了过来,小鬼子从枪声分辩出潘百顺的是支步枪,认为威胁更大,要优先予以消灭。

    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将潘百顺和野狗藏身的玉米地打得枝叶横飞,潘百顺和野狗发一声喊,赶紧往两下里跑开,野狗一边跑一边还在那大吼:“队长你就瞧好吧,看我怎么把那挺机枪给夺过来!”

    潘百顺唯恐野狗作死,赶紧制止:“野狗,你可别乱来啊。”

    野狗却已经听不见了,他已经抱着两颗手榴弹,借着路边排水沟的掩护,弯腰靠了上去,这时候,事先埋伏在公路两侧的二十多个民兵也纷纷开火,虽然只是鸟枪以及****,但是胜在人多势众,而且一个个都躲在隐蔽之处,三个鬼子一时间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不片刻,野狗就已经靠近到了距离小鬼子不到二十米远处,稍稍探头看,甚至还能看到鬼子那挺机枪的枪口正在冒烟。

    野狗喘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的心脏,然后一下拉着了导火索,再将两颗手榴弹奋力往上扔出去。

    结果却扔早了,两颗手榴落到三个鬼子中间之后居然没炸。

    其中一个小鬼子便迅速捡起那两颗正在呲呲冒烟的手榴弹,往野狗藏身的排水沟里扔下来,排水沟已经被晒干,手榴弹落地之后弹了两下又骨碌碌的向着野狗滚过来。

    野狗艹了一声,赶紧又捡起手榴弹往上扔。

    这下手榴弹的导火索终于烧到尽头,两颗手榴没等落地就凌空炸了,爆炸产生的破片瞬间就形成了一个超过二十米方圆的杀伤范围,正准备转移的三个小鬼子被炸个正着,顿时惨叫着摔跌在地。

    野狗在队长老妹子的激励之下,勇气陡增,扔出手榴弹之后便嗷嗷叫着冲上公路,一下就将那个鬼子机枪手扑倒在地,那个鬼子机枪手只是被炸伤,并没有被炸死,当下两个人便扭打成了一团。

    正在扭打时,一柄雪亮的刺刀突然间从野狗肩头刺下来,一下扎进了野狗身个那个鬼子机枪手的咽喉部位,鬼子机枪手把两眼一翻,掐住野狗脖子的两只手便立刻松开了。

    野狗有些懵逼的回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狰狞的鬼子脸。

    敢情给那鬼子机枪手致命一刀的是另外一个鬼子,不过那鬼子的本意不是想要刺杀同伴,而是要刺杀野狗,不过在扭打之中,野狗闪了一下身,结果被他骑在身下的鬼子机枪手就成了替死鬼。

    “八嘎!”那鬼子步兵见误伤了同伴,便立刻暴喝一声,猛然收枪,紧接着又是一记突刺往野狗心窝子猛刺过来,野狗本能的一闪,刺锋的刺刀便从他的腋下刺过去,野狗再猛然夹紧左臂,两人便开始在那里使劲角力。

    不过这个时候,潘百顺也终于赶到了,照着那鬼子的后脑勺就是一枪托,只听咣的一声响,那鬼子的钢盔便被砸得凹下去一个大坑,那鬼子便立刻两眼一翻往后倒下,野狗顺手夺过三八大盖,再掉转刺刀照着那鬼子的胸口就连捅了六七八刀。

    “行了别捅了,都捅成筛子了。”潘百顺骂道,“可别捅坏了刺刀。”

    这边训完野狗,潘百顺又吩咐另外两外民兵说:“你们两个去看看那边的那个鬼子死没死,没有死的话就补他一枪,娘的。”

    吩咐完了,潘百顺喘了口气,准备俯身去捡那挺歪把子机枪。

    就在这时,一梭子弹突然挟带着咻咻的尖啸声,从潘百顺头顶掠过,潘百顺头上戴的草帽一下被打飞。

    急回头看,便看到又有好几辆边三轮摩托顺着公路冲了过来,在那几辆边三轮的后面,还跟着大量的鬼子兵,刚刚打飞他草帽的,就是架在头前那辆边三轮边斗上的机枪。

    “妈呀,小鬼子的大部队上来了,快跑!”

    潘百顺发一声喊,转身就跑,跑没多远,潘百顺才想起来那挺歪把子机枪忘捡了,便又着急的叫起来:“歪把子,狗曰的,忘了捡歪把子了!”

    “队长,我去捡!”野狗大吼一声,返身就又往公路上冲上去,然后一个箭步冲到机枪旁边,弯腰捡起来就跑,鬼子的机枪火力追逐而至,却只在野狗的屁股后面拖出一道醒目的烟尘带。

    “快跑,赶紧跑!”潘百顺见野狗已经捡到机枪,便松了口气,一边往幽深似海的玉米地钻,一边扯开嗓子吼,“按何营长说的,把小鬼子往他们那边引过去,快跑啊。”

    不一会,三辆边三轮摩托车就引着差不多一个小队的鬼子步兵赶到了刚才的伏击点,一个鬼子少尉从边斗上跳下来,捡查了一下三个鬼子,结果发现都死透了,不由气得大骂八格牙鲁。

    骂完了,鬼子少尉又将军刀往前一引,厉声吼道:“快给我追,追上去,杀光这些该死的支那老鼠,给我追!”

    鬼子少尉一声令下,一个小队的鬼子便在三辆边三轮摩托车的引导之下,顺着公路,一路咬着桥头民兵小队的屁股追了下来。

    陷入狂暴之中的小鬼子并不知道,他们已经一脚踏入到猎人的陷阱之中。

    某一刻,原本一片平静的公路上突然间连续爆炸,十几团巨大的烟尘顷刻间就将打前的三辆边三轮摩托车以及后续跟进的鬼子行军队列给完全吞噬,其中的两辆边三轮更是直接被炸翻。

    鬼子少尉乘坐的边三轮侥幸躲过一劫。

    鬼子少尉第一时间从车上跳下来,单膝跪倒在边三轮的一侧,举刀喝道:“八嘎,有地雷,工兵给我扫雷,快!”

    然而话音还没落,一发子弹就从公路边的玉米地里射出来,一下就从鬼子少尉的眉头处射入,又后后脑透出,高速旋转的子弹在射穿了鬼子少尉头颅的同时,也将他颅腔里的脑组织搅了个稀烂。

    鬼子少尉顷刻间就毙命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