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骑兵联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3章 骑兵联队



    浦口通往蒲城的公路上,东久迩捻彦正在纵马飞驰。

    看着东久迩捻彦纵马飞驰的矫健身姿,第10师团的参谋长堤不夹贵神情有些复杂,扭头对第10师团的师团长小猪义男说道:“师团长,捻彦殿下这样毫无顾忌的在支那的领土上即兴搞马术比赛,真的好吗?他难道不知道,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整整一个联队的士兵正在高度的戒备之中?”

    小猪义男摆了摆手,说:“堤不夹桑,你难道没听说过捻彦殿下生平有三大嗜好,嗜酒,嗜马,嗜女人?体谅一下吧。”

    堤不夹贵说:“作为一名军人,这三样嗜好的任何一样都足以致命。”

    小猪义男说:“然而捻彦殿下除了是一名军人,更是一名皇室子弟。”

    堤不夹贵说:“这正是卑职最为困惑之处,卑职实在想不明白,大本营为什么要派这样一位公子哥前来担任第2军的司令官?大本营的那些官僚难道不知道,就因为他们的这个愚蠢至极的决定,很可能导致数以千计、乃至数以万计的皇军勇士因此而丧命吗?”

    小猪义男说:“堤不夹桑,慎言。”

    正好东久迩捻彦策马又飞奔回来,堤不夹贵便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这个小鬼子为人耿直,但是不傻,绝不会蠢到在东久迩面前触他的霉头,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亲王,都是贵族身份。

    东久迩捻彦在马背上冲着小猪义男微微侧首,然后勒马回头,向着随后跟上来的骑兵第10联队的联队长桑田贞三说:“桑田桑,你输了。”

    敢情刚才东久迩捻彦是在跟桑田贞三赛马呢,这还真是公子哥脾气,拿战争当儿戏,也难怪第10师团的参谋长堤不夹贵会如此的不满。

    桑田贞三顿首说:“殿下骑术高超,卑职今天算是见识了,佩服。”

    东久迩捻彦大笑:“桑田桑,你的马屁功夫也是不错,我算是见识了。”

    桑田贞三却是面不改色的说:“殿下误会了,卑职刚才所说,句句皆是发自肺腑,绝没有半句恭维之词。”

    东久迩捻彦哈哈一笑,算是笑纳了桑田贞三的恭维话。

    接着,东久迩捻彦又不无遗憾的说道:“不过,只是这样赛马终究还是无趣了些,要是能够率领骑兵联队在战场上跟支那骑兵真刀真枪拼杀一场,那才过瘾,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听了东久迩捻彦这话,堤不夹贵的脸一下就黑了。

    这位亲王殿下还真把打仗当游戏了不成?只是一次赛马,就已经把一整个步兵联队折腾得够呛,真要是让他上战场,那还不得把骑兵联队折腾个半死?

    桑田贞三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勉强,说道:“殿下说笑了,殿下乃是万金之躯,又岂能以身犯险?”

    对于桑田贞三来说,陪着捻彦赛赛马没什么,逗他一乐而已,但如果要他的骑兵联队陪着捻彦上战场,那他就不能答应。

    上战场可不比赛马,赛马只要做好安保措施,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上战场打仗可是大不相同,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万一捻彦有个好歹,他们整个骑兵联队五百多官兵,全部都得给捻彦陪葬。

    然而,有些事并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桑田贞三话音刚落,便有一名通讯兵骑着快马风驰电擎般过来。

    不等战马完全停住,骑讯兵就向着小猪义男报告说:“师团长,毛利联队报告,该联队所属前锋小队在桥头镇附近遭到大股支那军伏击,七十余官兵集体玉碎。”

    “纳尼?”小猪义男闻言脸色微变,又问道,“打伏击的支那军有多少人?”

    通讯兵说:“至少一个营,而且支那军十分嚣张,歼灭毛利联队的前锋小队之后并没有马上撤离,而是仍在桥头镇一带滞留。”

    “八格牙鲁,一个营就敢如此嚣张?”小猪义男闻言勃然大怒道,“挑衅,这是对大日本皇军的赤果果的挑衅!”

    堤不夹贵说:“师团长,请立刻出动骑兵联队,将这股支那军歼灭!”

    对于一支军队来说,上战场之后的第一战是十分重要的,这无关乎迷信,而是首战告捷,对全军士气有个极大的提振作用,同样的,如果首战告负,就会极大的挫伤全军士气,所以堤不夹贵才会如此愤怒。

    不过,这也是因为第10师团之前一直在华北作战,从来就没有领教过独立团的厉害,他们要是跟独立团交过手,曾经领教过独立团的厉害,恐怕就不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

    小猪义男轻轻颔首,扭头对桑田贞三说:“桑田桑,这伙支那军实在是太嚣张了,请您即刻率领骑兵联队予以消灭。”

    桑田贞三正要领命,东久迩捻彦却抢到了他的马前。

    “桑田桑,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已经被解除职务。”东久迩捻彦说完又转身对小猪义男说道,“小猪桑,现在我就是你手下的骑兵联队长,请您允许我率领骑兵联队前去将这伙支那军剿灭!”

    “纳尼?”小猪义男闻言瞠目结舌,不答应不是,答应更不敢。

    东久迩捻彦却根本不给小猪义男拒绝的机会,立刻亮出了军刀,冲着四周骑兵联队的士兵大吼:“骑兵第10联队的勇士们,替帝国效命,替天皇陛下尽忠的时候到了,跟我杀啊……”

    仰天长嗥一声,东久迩捻彦就策马冲了出去。

    四周列队的五百多骑兵见状,便立刻兴奋的嗷嗷叫嚣起来,然后纷纷亮出军刀跟着东久迩捻彦,向着前方汹涌而去,前后不到片刻功夫,东久迩捻彦便带着骑兵联队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直到这个时候,小猪义男才反应过来,冲堤不夹贵大吼:“堤不夹桑,立刻给毛利联队发电报,让他们无论如何保证殿下的安全,殿下若有不测,他毛利末广就等着切腹以谢天皇吧!”

    “哈依!”堤不夹贵猛一顿首,转身发电报去了。

    堤不夹贵前脚刚走,一支车队便从后方跟上来,头前一辆卡车嘎吱一声停泊在小猪义男的马前。

    小猪义男回头看时,便看到卡车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一个面生的大佐军官已经挎着军刀走下来,而且,这个大佐身上的装束也与普通日军迥异,不仅钢盔上面带有护目镜,身上还穿着带有防弹钢板的战术背心。

    那个大佐下车之后,便径直来到小猪义男面前,顿首见礼:“师团长,华中派谴军直属特战大队大队长,小鹿原俊泗,前来向您报到!”

    “你就是小鹿原俊泗?”小猪义男微微颔首,之前华中派谴军司令部已经给他发来电报说明情况,说是要专门派一支特战大队过来,负责保证捻彦殿下的安全,却没想到这支部队这么快就到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又问道,“师团长,请问殿下在哪?”

    小猪义男说:“小鹿原桑,你们来得正好,捻彦殿下刚刚带着骑兵联队上前线去了,请您赶紧带着特战大队前去保护,小鹿原桑,请您无论如何也要保证捻彦殿下的安全。”

    “师团长阁下放心。”小鹿原俊泗猛的收脚立正,说,“卑职向您保证,捻彦殿下绝不会有事。”

    说完,小鹿原俊泗又转身上车,一挥手,由六辆运兵卡车组成的车队便再次出发,不片刻功夫,车队也消失在了前方的地平线上。

    已经被“解除职务”的桑田贞三走过来,问小猪义男:“师团长,你说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能保证殿下的安全吗?”

    小猪义男摇了摇头,说:“但愿吧。”

    (分割线)

    回头再来说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也真是公子哥习气,愣是把战场当成了游戏场,带着骑兵联队风驰电擎般上到前线,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长毛利末广已经接到师部部的命令,上前来试图阻止。

    结果,东久迩却不由分说抽了毛利末广一马鞭。

    很快,便有探马报告说,前方发现了中国兵的身影。

    东久迩捻彦一听便立刻来了兴致,当即一勒马头,带着骑兵联队的五百多骑兵一窝蜂似的撵了上去。

    不过东久迩捻彦终究不是白痴,桥头镇这一带还是有不少森林,骑兵还是很容易遭到伏击的,所以派了一小队的骑兵作为骑兵联队的前锋,这一小队骑兵并不是骑兵第10联队的骑兵,而是东久迩捻彦的卫队。

    这20多个小鬼子不仅骑术高超,而且是贵族出身,平时在国内一个个全都骄傲得跟小公鸡似的,这会上了战场,也是跟东久迩捻彦一个德性,都把战场当成了游戏场,或者说当成狩猎场。

    追了没多远,前方平原上就出现了一大群中国兵。

    看到中国兵,20多个鬼子骑兵便立刻兴奋起来,纷纷催动战马,开始了最后的极速冲刺,同时人也从马背上直立起来,做好了斩杀的准备。

    看到鬼子骑兵开始加速冲刺,中国兵便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