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骑马与砍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4章 骑马与砍杀



    铁钢双手枕着头,正悠闲的躺在树阴下打盹。

    对于士兵们来说,平时是最艰苦也最难熬的,因为你需要训练,训练,再训练,不榨干你体内的最后一点力气最后一滴汗水,长官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而长官们则比士兵们更加的辛苦,要不然你以为榨干别人体力和汗水很容易?

    所以也就打仗的时候,铁钢才难得有这样悠闲惬意的时候。

    夏日的午后,吃过饭,躺在树阴下打个小盹,享受一下凉风,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惬意的享受了,这滋味,绝不比跟女人那啥来得差。

    这边正美呢,那边铁小钢就气喘吁吁跑过来,大声说:“哥,哥,鬼子骑兵过来了,鬼子的骑兵过来了!”

    铁钢闻言一骨碌翻身坐起,问道:“来了有多少骑兵?”

    “20多骑!”铁小钢大口喘息道,“全都是罕见的高头大马!”

    “我瞅瞅。”铁钢便立刻一个纵身翻上马背,再一骨碌站到马背上,然后举起望远镜往铁小钢来时的方向看,透过望远镜的视野,铁钢很容易就发现了那20多个鬼子骑兵,还真是少见,这些鬼子骑兵的战马明显要比以前见过的鬼子骑兵高出一头。

    还有这些鬼子骑兵的军装,似乎也不太一样。

    铁小钢大口喘息说:“哥,咋整?”

    铁钢眼珠一转,说:“这20多个鬼子看样子只是前锋,我怀疑后面还有鬼子的骑兵大部队,所以营主力不能暴露,这样,你带两个排迎上去,先把这20多个鬼子骑兵摞倒,把鬼子的骑兵大部队给引出来!”

    “是。”铁小钢立刻翻身上马,厉声大吼道,“1连1排,2排,跟我走!”

    铁钢又回过头下令说:“去,告诉步兵连还有重机枪连,让他们做好准备。”

    一个传令兵飞奔而去,很快,一队队的步兵就气喘吁吁跑过来,一起过来的还有十几挺马克沁重机枪。

    再说铁小钢带着骑1连的1排、2排六十余骑从林子里迎上来,很快就跟对面风驰电擎般过来的鬼子骑兵照面。

    发现中国骑兵之后,对面的20余骑鬼子骑兵便立刻放弃了四散而逃的中国步兵,纷纷勒马转身,向着突然出现的中国骑兵迎了上来。

    很快,这20余骑鬼子骑兵便拉成了一条整齐的骑兵线。

    再往前进走没多远,鬼子骑兵连战马的步伐都走成了一个节奏。

    那队列,就跟用直线拉过似的,那整齐的步伐,没几年时间的苦练根本走不出来,铁小钢和身后的骑兵,眼睛都看的直了。

    “驴曰的,这些小鬼子是怎么练的?”

    “狗曰的,这样的小鬼子还真没见过。”

    “他娘的,这不会是日本天皇的卫队吧?”

    中国骑兵虽然占据着明显的人数的优势,却反而开始变紧张起来,因为眼前的这伙鬼子骑兵实在太邪性了。

    只有铁小钢艺高人胆大,冷森森喝道:“怕个球,马步走的再好,骑阵拉得再直,能顶得住刀砍还是能顶得住子弹?一刀下去照样是个死,弟兄们,都给老子把背给挺直喽,咱关中的汉子,宁折不弯!”

    “吼!”六十多个关中汉子便纷纷大声应和,挺直了身板。

    铁小钢闷哼了一声,又大声喝道:“给老子也把骑阵展开来,咱们走得虽然没有小鬼子齐,但也不能够输了气势!”

    “吼!”六十多个关中汉子再次大声应和,然后向着两翼展开。

    看到中国骑兵针锋相对的展开了骑兵阵形,对面的20多个鬼子骑兵便立刻兴奋的嗷嗷叫嚣了起来,然后纷纷亮出军刀,摆开冲锋的架势,只等中国骑兵表示接招,他们就要开始骑马冲锋了。

    铁小钢见状,便也立刻擎出了定制马刀。

    看见铁小钢出刀,身后随行的60余骑关中汉子也纷纷亮出马刀,霎那间,六十余把雪亮的定制关中马刀便已经出现在晴朗的天空下,那雪亮的刀锋,在骄阳的照耀之下,瞬间反射出一片炫目的寒光。

    对面的20余骑鬼子骑兵虽然在人数上处于劣势,气势上却丝毫不落下风,看到中国骑兵亮刀,为首的鬼子骑兵军官扬起军刀往前猛的一压,然后20余骑鬼子骑兵便同时催动胯下战马,开始冲锋。

    中国骑兵见状,便也立刻催动战马开始了冲锋。

    不到片刻功夫,中日双方的骑兵便已经从小跑变成快跑,最后变成冲刺,在双方骑兵的相向冲锋之下,不到五百米距离很快被抹掉,两支骑兵就像是两波滔天飓浪,迎面相撞!

    在热兵器时代,这样的骑兵对决已经十分罕见。

    尾随自己卫队出现在战场边缘的东久迩捻彦有幸目睹了这次的骑兵对冲。

    两支骑兵就像两波飓浪,迎面相撞,霎那之间,两军阵前一片人仰马翻,中日两军的骑兵,至少有一半在这次惨烈的正面碰撞中落了马,或死或伤,剩下的骑兵瞬间交错而过,双方的骑兵阵形就都显得有些零乱。

    冲出去近百米,铁小钢才勒住胯下的战马,扭头看时,只见跟在他身后的骑兵已经只剩不到三十骑,再抬眼往远处看,鬼子骑兵也没能好到哪里去,就只剩下了廖廖不到十骑。

    铁小钢对于这次对冲的战果勉强还算满意。

    吸了口气,铁小钢再次扬起了手中的马刀:“骑1连……进攻!”

    下一霎那,铁小钢便再次催动战马,无所畏惧的迎向前方的鬼子骑兵。

    剩下的不到三十骑兵便也纷纷的嚎叫起来,跟在铁小钢马后,挥舞着雪亮的马刀迎向前方的鬼子骑兵。

    前方最后剩下的**骑鬼子骑兵也如受伤的野兽,嚎叫起来,然后再次拉开整齐的骑兵横阵,毫不示弱的向着中国骑兵迎了上来,直到这个时候鬼子骑兵都还是保持着严整的骑兵阵形,不像中国骑兵,已经毫无阵形可言。

    片刻之后,两支骑兵就再次猛撞相撞,又是一片人仰马翻。

    经过这次对冲后,鬼子骑兵就只剩下一骑。

    对面的中国骑兵,却还剩下足足有二十余骑。

    这样的结果显然让东久迩捻彦感到十分丢脸,因为这20余骑可是他的卫队,他们骑的是日本国内一流的战马,接受的也是日本国内最好的骑术训练,而他们所面对的,却不过只是一群中国土鳖!

    很快,对面的中国骑兵便勒马转身,再次摆开冲锋的架势。

    看这架势,不把最后剩下的这一骑鬼子骑兵也干掉,他们是绝不会罢休的,看到这里东久迩捻彦便再也忍不住了。

    东久迩捻彦翻手抽出军刀,正欲下令全体出击,对面的树林里,就是那群中国骑兵身后的小树林子里,忽然间走出了又一个中国骑兵,紧接着第二个中国骑兵从林子里走出,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前后不到片刻功夫,便有四百多中国骑兵从树林里走出来。

    显然,对面的中国骑兵也已经发现日军大队骑兵已经赶到,所以毫不犹豫的从树林里走出来,在旷野上摆开了阵形,正午的烈日之下,四百多个中国骑兵排成前后两队,拉开了一道正宽超过五百米的大阵形。

    看着中国骑兵肃杀严整的骑兵阵形,东久迩捻彦非但不害怕,心下反而感到莫名的兴奋,终于痛痛快快的玩一次了么?

    然后,东久迩捻彦便缓缓扬起军刀。

    看到东久迩捻彦举起军刀,日军骑兵第10联队的五百多骑兵,便纷纷策马向着两翼展开,在东久迩捻彦身后拉开正宽超过六百米的骑阵,而且,同样也是前后两队,针对的意味十分明显!

    看到鬼子骑兵针锋相对的摆开骑阵,铁钢嘴角瞬间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笑意,悄然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树林,然后向着鬼子方向,缓缓抽刀,再缓缓将军刀高举过顶。

    看到对面的中国骑兵的长官针锋相对的举起了手中军刀,东久迩捻彦嘴角的笑意变得越发的浓郁,因为刚才他举刀是在向对方挑战,对方举刀,则是答应了他的挑刀,双方约定好不用步枪,用马刀来决出胜负!

    “愚蠢的支那人。”东久迩捻彦狰狞的笑了笑,又说道,“我保证,等会儿你们一定会后悔,嘿。”转身回头,东久迩捻彦大吼道,“骑兵第10联队的勇士们,向支那人展现你们武勇的时候到了,跟我杀呀……”

    下一刻,东久迩轻轻一催胯下战马,便率先发起了冲锋。

    骑兵第10联队的500多鬼子骑兵见状,便也纷纷催动战马,追随在东久迩捻彦身后向前方的中国骑兵发起冲锋,马头攒动,鬃毛飞扬,很快五百多骑兵就从小跑变成了快跑,整个天地间很快就被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充满。

    似乎是被日军骑兵冲锋的声势惊到了,对面的中国骑兵开始骚动起来。

    为首的中国骑兵的军官怒吼了好几声,终于有一部分中国骑兵开始跟着他发起冲锋,但只是很小的部分,不到一百骑的样子,剩下的中国骑兵却仍然留在原地没动,甚至还有的中国骑兵已经勒转马头,准备后撤。

    东久迩捻彦见状便立刻仰天大笑起来:“支那人,不仅愚蠢,而且怯懦,今天就让你们领教一下大日本武士的骁勇,给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