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伏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5章 伏击



    “哈!”

    东久迩捻彦催动战马,开始最后的极速冲刺。

    大地如潮水般从脚下往后倒退,前方的荒野、灌木丛还有中国骑兵,犹如潮水般向着他面前汹涌而来,狂风呼呼灌进嘴里,强劲的气流迫得人甚至都无法呼吸,但这根本就浇不灭东久迩捻彦胸腔里的狂热,他感到浑身的热血都在燃烧。

    “哈!”东久迩捻彦再次发出一声咆哮,同时用力一挟双腿,套在军靴上的马刺便重重的刺在马腹上,胯下战马吃痛,昂首发出一声嘹亮的长嘶,原本就已经加到极致的奔跑速度竟奇迹般的又往上提高了一截。

    “杀!”高速飞奔中,东久迩捻彦回头往后看,只见骑兵第10联队的五百多名骑兵将士如影随形,正跟随在他的身后向前高速冲锋,既便在如此之高速,骑兵第10联队的骑兵横阵也只是稍稍有些凌乱,仍然还保持着完整。

    这显示出了骑兵第10联队的良好训练,不愧是最精锐的骑兵!

    再回过头,东久迩捻彦便得意的看到,对面的中国骑兵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意志,就连仅有的跟着那个骑兵军官发起冲锋的百余骑,也纷纷开始在向着骑阵的左右两翼逃跑,那个骑兵军官身后已经只剩下区区不到五十骑了。

    又往前勉强冲了一段距离,中国骑兵的军官终于也承受不住了,陡然间勒马转身,往来时方向打马狂奔,竟是逃跑了,跟在他身后的五十余骑也纷纷转头,一时间阵形大乱,马嘶人沸声响成一片,全军士气更是跌入到谷低。

    “哈哈,怯懦的支那人,这时候才想起来逃跑,却是已经晚了!”东久迩捻彦仰天长笑两声,引刀大吼,“帝国的勇士们,跟我冲,冲上去杀光这些怯懦的支那人,杀光这些支那懦夫,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一眨眼之间,东久迩捻彦就已经追到了转身逃跑的中国骑兵的身后不远,这时候,中国骑兵却也已经逃到树林边缘,不过,东久迩捻彦丝毫不担心,中国骑兵如果以为逃进这片小树林子就安全了,那可就是想差了。

    别说只是一片小小树林,就是枪林弹雨也救不了他们了!

    “杀!”东久迩捻彦没有丝毫的减速,咬着中国骑兵的屁股就追进树林。

    东久迩捻彦身后,骑兵第10联队的五百多骑兵也如潮水般涌进了树林。

    打击,在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候到来,东久迩捻彦追得正欢,眼看就要追上其中一个中国骑兵了,耳畔陡然响起猛烈的机枪怒吼,遂即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灼热弹道从前方树林深处呼啸而至,其中一道更擦着他的耳畔而过。

    那一声刺耳的尖啸,几乎震碎东久迩捻彦的耳膜。

    东久迩捻彦命大,侥幸躲过一劫,可他胯下的战马却因为目标太大,没能躲过。

    好几道耀眼的弹道同时命中了东久迩捻彦胯下的战马,贯穿了它那庞大的身躯,遭到致命杀伤的战马顷刻之间昂首悲嘶一声,然后前蹄一软滚倒在地,也将马背上的东久迩捻彦一头掀了下来,东久迩捻彦本能的团身,落地之后就像个车轮子,骨碌碌往前滚出老远,直到撞上一颗小树才终于停下。

    这一撞,却几乎将东久迩捻彦撞得岔过气去。

    侥幸的是,似乎并没有受什么伤,这点东久迩捻彦能确定。

    再探头看时,东久迩捻彦便看到了无比悲惨的一幕,只见,一队队的日军骑兵像潮水般涌入树林里,却又在中国人密集的机枪火力的覆盖之下,一排排的倒下,倒在血泊中,中国人的机枪火力太密集太凶猛,正疯狂的收割着日军骑兵的性命!

    这完全是一次事先设计好的伏击,一次精心准备的伏击战!

    而他们,却像白痴一样,一头就撞进了中国人的伏击圈里。

    “八嘎!”东久迩捻彦已经找不到语言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只能一遍遍的咒骂,“八格牙鲁,狡猾的支那人,八嘎,狡猾的支那人……”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中国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潮水般往前冲锋的日军骑兵身上,并没有人注意到东久迩捻彦这个“幸运”的幸存者,再然后,等日军骑兵的洪流变得稀疏,当中国人的机枪开始转向重伤未死的幸存者时,在东久迩捻彦面前已经栽倒了好几骑骑兵,庞大的战马尸体给他提供了良好的掩护。

    十几名同样侥幸未死的护卫追上来,扑到东久迩捻彦身边。

    “殿下,你没事吧?”

    “殿下,你还好吧?”

    “殿下,你脸上有血。”

    “殿下,你负伤了吗?”

    “殿下,你快上马,我们掩护你突围!”

    十几名护卫七手八脚的将东久迩捻彦搀扶上一匹无主的战马,然后步行跟随在东久迩捻彦的身后,掩护他突围,从这就可以看出,这些鬼子护卫就是绣花枕头般的存在,毫无实战经验可言,他们的这一举动却立刻给东久迩捻彦带来了杀身之祸。

    (分割线)

    铁钢亲自操控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正在疯狂的喷吐机枪火力。

    铁钢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大吼道:“打,给我狠狠的打,不管死的活的,都给老子用机枪火力覆盖三遍,确保小鬼子死到不能再死!”

    在铁钢的引导之下,十几挺重机枪就没歇过,一直持续开火。

    持续开火中,单膝跪在旁边给铁钢充当弹药手的铁小钢忽然大叫了起来:“哥,你快看那边,快看那边!”

    “哪边?”铁钢扶着机枪持续开火,没理会。

    “那边!”铁小钢急了,一把揪住铁钢脑袋,强行转过去。

    这一转,铁钢便也看见了,只见十几个鬼子护着个骑马的鬼子军官灰溜溜逃跑,这时候正是一天中太阳最高的时候,林子里的光线也是极好,铁钢很容易就看到了那鬼子军官领章上面的星星,金灿灿的很是耀眼。

    虽然是侧面,虽是惊鸿一瞥,却看得真真切切。

    “金的?!”铁小钢也看见了,激动得大叫起来,“哥,是个大官!”

    “驴曰的,少说也是个少将!”铁钢也激动起来,“抓活的,抓活的!”

    话音未落,那边铁小钢早已经转身飞奔而去,一转眼之间,铁小钢就已经来到了自己的战马前,然后翻身上马,再用双腿奋力一挟马腹,就往前疾追而去,跟随铁小钢一起追上去的还有骑兵1连的二十余名骑兵将士。

    铁钢慢了半步,只能在后面跳脚大吼:“小钢,抓活的,抓活的!”

    “知道了,哥!”铁小钢应了一声,再拿军刀往马屁股上狠拍一下,胯下战马吃疼,便立刻悲嘶一声,短时间内就加速到极致,驮着铁小钢冲出树林,向着前方正在十几个步行鬼子护卫下仓皇逃跑的鬼子将官追了上去。

    (分割线)

    再说东久迩捻彦,这个时候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目空一切,也没有了亲王殿下应有的体面和尊严,这个时候的东久迩捻彦殿下,跟任何一个吃了败仗、灰溜溜逃跑的逃跑将军没有任何区别,直恨胯下的战马跑得不够快。

    在跑出小树林后,身后的护卫们又找到了两匹无主的战马。

    这会,终于有两个骑马的护卫跟在东久迩捻彦身后,给他当屏障,这也让东久迩捻彦稍稍感觉到安全了一些,不过东久迩捻彦也清楚,今天要想活着离开这,怕是不太容易,中国人精心设计了这么个陷阱,绝不会善罢干休的。

    果然,一行人才刚跑出树林,身后就响起了杂乱的马蹄声。

    东久迩捻彦于飞奔中回头看,只见二十余骑中国骑兵已经策马从树林中追了出来,那一把把高高扬起空中的雪亮的马刀,那冷森森的寒光,映得东久迩捻彦眼前一阵阵泛花,东久迩捻彦从来没有像这刻般感觉到,中国骑兵的可怕!

    原来中国土鳖骑兵发起飙来,也是十分可怕的!

    东久迩捻彦和两名骑马护卫的战马已经受了伤,再无法极速冲刺。

    而中国骑兵的战马虽然矮小,却仍是体力充沛,在极速冲刺之下,距离很快迫近。

    眼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个护卫立刻大吼道:“小野桑,佐藤桑,你们两个保护殿下赶紧突围,剩下的跟我回头,挡住支那骑兵!”

    十几个护卫大声的回应,当即返身迎向中国骑兵。

    东久迩捻彦紧搂着马颈,使劲催马飞奔,直恨不得早些逃离这战场。

    很快,身后就响起了一阵阵的惨叫声,不用回头,东久迩捻彦都能猜到,肯定是他的那十几个护卫被中国人斩杀了,在开阔地带,步兵对上骑兵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像杀鸡宰羊一般被骑兵给屠杀殆尽。

    跟在东久迩捻彦身后的两名骑马护卫见这样下去,没办法摆脱中国骑兵,便当即勒马回头向中国骑兵发起了反冲锋,在冲锋之前,他们仍不忘大声催促东久迩捻彦:殿下,你赶紧走,我们帮你拖住中国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