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大难不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6章 大难不死



    作为一名亲王,东久迩捻彦长这么大,还从未像今天这么狼狈过。

    被中国人追杀得像狗一样在狼奔豕突,这对于东久迩捻彦来说绝对是生平最大的耻辱,只不过,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顾这些,现在他唯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从身后这二十余骑中国骑兵的追杀下逃出生天。

    英勇的卫队仍在忠实的履行着他们的使命。

    两名骑马护卫折返回去,向着尾随追杀的中国骑兵发动了悲壮的、决然的、有去无回的自杀式冲锋,虽然他们两个很快就被蜂拥而至的中国骑兵给乱刀砍死,但是他们的牺牲并非是毫无代价。

    在这两名骑马护卫的拼死纠缠下,二十余中国骑兵还是被拖住了一段时间,只有其中的骑术最为高超的那一骑中国骑兵,径直绕过了那两名骑马护卫的阻挠,在平原上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斜斜的切向东久迩捻彦的左前方。

    显然,这骑中国骑兵的意图是抢到东久迩捻彦的左前方,将其截停。

    这骑中国骑兵不是别人,就是铁小钢,而铁小钢所骑的,就是赤兔。

    上次在茶壶坳受重伤后,铁钢就不怎么率领骑兵冲锋了,所以他就把自己最心爱的赤兔马送给了铁小钢。

    赤兔马并不比之前东久迩捻彦的卫队所骑的东洋马稍差,无论体高、耐力还是瞬间冲刺的速度,都是有得一比。

    而东久迩捻彦现在所骑的却只是一匹已经受伤的东洋马。

    所以,尽管东久迩捻彦的骑术,要比铁小钢高出一大截,但是速度却还是明显的慢了一截,从一开始的铁小钢稍稍的落后,很快就跑成了齐头并进,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铁小钢逐渐有了超越东久迩捻彦的趋势。

    “喝哈,嘿哈!”铁小钢一边催动赤兔往前狂奔,一边往左扭头看向东久迩捻彦。

    下一刻,铁小钢的嘴角就不自禁的流露出一抹戏谑之色,因为他发现,东久迩捻彦胯下的东洋马已经因为失血而开始变得体力不支,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开始口唾白沫,这意味着东久迩捻彦的战马随时都可能倒下。

    当然了,铁小钢并不知道东久迩捻彦是个亲王,他只知道,这是一个小鬼子的中将,是跟稻叶四郎一个级别,把他抓回去,稻叶四郎这个胆小鬼就有了同伴了,用团长的话讲,加上重藤千秋,三个人就能斗地主了。

    东久迩捻彦同样发现了他的战马已经口吐白沫。

    但既便如此,东久迩捻彦也不敢让他的马停下。

    “哈,哈呀!”东久迩捻彦唯一能做的就是从马背上直立而起,尽可能的将重心往前移,同时将整个身体弯成了一个七字形,保持这样姿势,可以尽可能的减低风阻,让战马跑得轻省力。

    追逐了一会,铁小钢便不耐烦了。

    “狗曰的,我看你能跑到甚时候。”铁小钢怒吼一声,双腿用力一挟,套在军靴上的马刺便重重刺在马腹上,赤兔马吃痛之下顿时昂首悲嘶一声,然后奇迹般的又把速度往上提升一截,一下就超过了东久迩捻彦。

    在超过东久迩捻彦之后,铁小钢便催动赤兔斜斜的切过来。

    东久迩捻彦一看不行了,便赶紧掏出王八盒子,胡乱的开枪。

    但在高速奔跑的马背上,对方又是高速移动的目标,结果也就可想而知,连开两枪都未能命中目标,打第三枪时手枪却卡壳了。

    “八嘎!”东久迩捻彦咒骂一声,扔掉王八盒子拔出了军刀。

    很快,铁小钢就骑着赤兔靠上来,然后高高的扬起手中军刀。

    不过铁小钢并不准备把这个鬼子中将砍死,而只打算把他打下马。

    东久迩捻彦也举起军刀准备还击,但就在这个时候,东久迩捻彦胯下的战马终于因为失血过多,前蹄一软跪倒在地,马背上的东久迩捻彦顷刻间就被重重的掀飞出去,手中的军刀更飞到远处,掉入了草丛中。

    一连翻滚了十几个跟斗,东久迩捻彦才撞上一个土包停住了。

    这一撞,直接把东久迩捻彦撞得背过气去,这小鬼子也是有够倒霉的,一天之内连续两次从马背上摔下,摔得有够惨。

    铁小钢纵马冲过去足有好几十米远,才终于减速折回来。

    转回到东久迩捻彦的面前,铁小钢发现对方已经昏过去。

    这时候,被东久迩捻彦的两名骑马护卫阻挠了一会的二十余骑中国骑兵也追了上来,将昏死在地的东久迩捻彦团团围了起来。

    “你你,把这小鬼子绑了!”铁小钢当即命令两名骑兵下马抓人。

    那两名骑兵刚刚准备下马,前方玉米地却突然响起密集的枪声,马背上的中国骑兵猝不及防,纷纷从马背上中弹倒下。

    “有埋伏,散开,快散开!”铁小钢赶紧下令散开,却已经晚了。

    埋伏在附近的不仅有机枪,还有鬼子的狙击手,因为这次赶来接应的不是一般的鬼子,而是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

    其实,小鹿原俊泗的特战队早就已经藏身在不远处的玉米地里,也早已经发现了东久迩捻彦被追的困窘,不过小鹿原俊泗这个小鬼子确实够狡猾,他如果当时就显身救援的话,中国骑兵情急之下就极可能开枪打死东久迩捻彦,所以索性按兵不动。

    结果真如小鹿原俊泗所料,在战场大局已定的前提下,中国骑兵萌生了生擒东久迩捻彦的念头,这给了东久迩捻彦靠近玉米地的机会,也给了小鹿原大队发动致命一击的机会。

    当然,东久迩捻彦并不知道小鹿原大队的存在,他只是在本能的驱使下,拼命的往前逃命而已,只是逃跑的方向正好是小鹿原大队埋伏的方向,也这是这小鬼子命不该绝。

    在密集的机枪火力下,二十余骑中国骑兵很快就连人带马被射成了筛子,既便有侥幸没被机枪火力摞倒的中国骑兵,也被埋伏在左右两侧的小鹿原大队的狙击手给干掉了。

    不到片刻,一整个骑兵排就只剩下铁小钢一个还活着。

    铁小钢虽然还活着,但是赤兔马却受了重伤,悲嘶着倒在地上。

    马背上的铁小钢也被掀翻了下来,铁小钢挣扎着坐起身来,本能的就要举枪,准备射杀昏死在地的东久迩捻彦。

    到了这个时候,铁小钢也不再幻想抓活的了,先干掉鬼子的这个中将再说。

    然而,铁小钢才刚刚举起三八式骑步枪,两颗子弹便高速旋转着呼啸而至,几乎同时射穿了他的左右胳膊。

    铁小钢便再握不住手中的骑步枪,吵嗵一声,骑步枪落地。

    然后,铁小钢就眼睁睁的看着十几个穿得古里古怪的鬼子从草丛、玉米地里走出,将那个鬼子中将搀扶起来。

    东久迩捻彦幽幽醒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鹿原俊泗的脸。

    “支那猪,不要碰我!”因为小鹿原俊泗身上披着草木伪装,东久迩本能的认为小鹿原俊泗是中国人,伸手就去抓腰间佩带着的军刀,结果只抓到一个刀鞘,便立刻抓起刀鞘照着小鹿原俊泗的脸颊上打将过去。

    小鹿原俊泗一把伸手夺住,低声说道:“殿下,是我。”

    “嗯?”东久迩捻彦这才把脸上涂了迷彩的东久迩捻彦给认出来,顷刻间大喜过望,叫道,“小鹿原桑,竟然是你?”

    小鹿原家族跟皇室渊源深厚,两人打小就认识。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说,“卑职护驾来迟,请恕罪。”

    “恕罪?你哪有什么罪,倒是我,这次不听小猪桑他们的劝告,轻敌大意险些送了性命不说,还葬送了整个骑兵联队,实在是罪无可恕!”东久迩捻彦叹口气,经此一劫之后脑子似乎是清醒了许多,也开始反省自己了。

    小鹿原俊泗说:“殿下能如此想,真是皇军之幸,帝国之幸。”

    这样的真心话,也就小鹿原俊泗敢说,换别人是绝对不敢说的。

    东久迩捻彦拍了拍小鹿原俊泗的肩膀,翻身坐起,这个时候,铁小钢也被两名鬼子兵提溜到了东久迩捻彦的面前。

    看着身受重伤的铁小钢,东久迩捻彦忽然笑起来。

    笑完了,东久迩捻彦对小鹿原俊泗说:“小鹿原桑,支那有句老话,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这次算不算大难不死?”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殿下这次当然算。”

    东久迩捻彦微笑说:“这么说,该是支那人有难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再次顿首说道,“这次有殿下亲自率领第10师团扫荡大梅山,徐锐和他的独立团必死无疑。”

    东久迩捻彦狞笑说:“那就让我们先从这个支那人开始吧。”

    说完,东久迩捻彦就反手抽出小鹿原俊泗的军刀,拿刀尖对准铁小钢的胸口,却并不急于刺进去,东久迩捻彦用戏谑的眼神看着铁小钢,一如之前两人在追逐之时铁小钢用戏谑的眼神看他,他希望能从对方眸子里看到恐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