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陷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7章 陷阱



    然而,让东久迩捻彦失望的是,他并未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一丝恐惧之色。

    没能从铁小钢的眼神中看到一丝的恐惧,东久迩捻彦便感到受到了羞辱,因为刚才两人在追逐时,他心里可是流露出了恐惧的念头,这岂不是说他比这中国人懦弱?东久迩捻彦便有些恼怒,双手稍微的一用力,锋利的军刀就剖开铁小钢身上那薄薄的军装,呲的一声刺入他的胸膛,直透心脏。

    铁小钢呜咽一声,一头歪倒在草地上。

    东久迩捻彦刺杀了铁小钢,把刀一扔,转身就走。

    小鹿原俊泗捡起自己的军刀,又吩咐附近的士兵:“打扫战场,看看附近还有没有漏网之鱼,确保不留下任何一个活口!”

    (分割线)

    当铁钢率领骑兵营主力赶到,小鹿原大队已经护着东久迩捻彦离开。

    “散开,隐蔽!”铁钢从空气之中嗅出了硝烟以及鲜血的味道,唯恐附近还有小鬼子的埋伏,赶紧命令部队四散开来。

    值得庆幸的是,四周已经没有了鬼子的伏兵。

    说来也是侥幸,小鹿原俊泗要不是急于保护着东久迩捻彦脱离战场,要是他的特战大队再在原地设下埋伏,既便不能重创铁钢的骑兵营,却也足可以给骑兵营造成重大伤亡,这样的话,骑兵营可就得先胜后败,乐极生悲了。

    很快,搜索队就搜索遍了附近所有的玉米地以及草丛,并未发现鬼子伏兵,不过,四周草丛的二十多具战友的遗体也被收拢了起来,其中就包括铁小钢。

    看到两眼圆睁,死不瞑目的铁小钢,铁钢的眼睛一下就红了。

    “小钢!小钢!”铁钢干嚎了两声,噗的跪倒在铁小钢的遗体前。

    铁钢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几分钟前,铁小钢还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可就这么一会儿,就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铁钢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毕竟这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身为一名老兵,铁钢可以说见惯了生死。

    但是,当阵亡者变成他的弟弟,铁钢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营长,你看。”有骑兵在不远处的草丛里面找到一把军刀。

    铁钢红着眼睛,从那个骑兵的手里接过了军刀,只见军刀的刀柄上铭刻着象征日本皇室的菊花图案,而且在紧靠护手的刀身根部,还铭刻着一行微小的汉字——赐与我的皇弟东久迩宫捻彦王,大正十三年。

    “东久迩宫捻彦王?东久迩宫捻彦王?!”铁钢眸子里的血色变得越来越浓郁,然后一下就从地上跳起,就像一头受了伤的野兽仰天长嗥,“骑兵营——集合!”

    不片刻功夫,骑兵营的四百多官兵便完成了集结,黑压压的一大片。

    铁钢一咬牙,刚准备带着骑兵营去追杀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徐锐却赶到了。

    徐锐在后面听说骑兵营发现了鬼子的一个中将,而且人很年轻,心里便有些怀疑会不会是第2军的司令官东久迩捻彦,所以赶紧上来看看,结果东久迩捻彦没见着,却正好碰到铁钢准备带着骑兵营跟鬼子拼命。

    “铁钢,你要干吗?”徐锐策马飞奔而至,一边厉声喝问道,“为什么还不撤退?鬼子的大部队说话就要到了!”

    “团长!”铁钢咬牙切齿的说,“我要报仇!”

    “胡闹!”徐锐喝道,“你这是送死,不是报仇!”

    铁钢却根本就不听,转身就大喝道:“骑兵营,全都有……”

    徐锐见铁钢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当即下令把铁钢控制起来,然后带着骑兵营回到了刘家洼子与狼牙中队会合。

    冷铁锋从村口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五花大绑的铁钢,讶然说:“老徐,这是干吗?”

    徐锐摇了摇头,直接就吩咐押解铁钢的两名骑兵说:“把你们的营长关进禁闭室,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吃饭。”

    俩骑兵垂头丧气的押着铁钢走了。

    铁钢也是黑着张脸,不肯吭一声。

    徐锐又将手中的军刀递给冷铁锋。

    冷铁锋接过军刀,铿的拔出一截,然后忍不住赞道:“好刀,是把将官刀?”

    说完了,冷铁锋转过刀身,便看到了刀身上的铭刻,当时就神情一动大声念出来:“赠予我的皇弟,东久迩宫捻彦王?逮着东久迩捻彦了?!”

    “没有。”徐锐摇了摇头,恨声说道,“让他跑了。”

    “跑了?”冷铁锋皱眉说,“老徐,这是怎么回事?”

    徐锐说:“骑兵营成功的伏击了鬼子的骑兵联队,歼敌五百余骑!但是谁都没想到,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居然跟骑兵在一起,早知道这样,狼牙中队就应该跟骑兵营一起行动,要是这样,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今天就别再想脱身了。”

    “这样啊?”冷铁锋击节叹息说,“这可真是错失了一次好机会。”

    说话之间,民兵队长潘百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报告说:“团长,蒲城地下党的牛同志送情报过来了。”

    “看看去。”徐锐转身就走。

    冷铁锋攥着军刀赶紧跟上。

    (分割线)

    因为轻敌,更因为东久乐捻彦的轻狂,日军第10师团接连吃了两个败仗,不仅损失了一个前锋小队,骑兵第10联队更几乎全军覆灭,想临时客串一把骑兵联队长,过过骑马砍杀瘾的东久迩捻彦也险些当了俘虏。

    不过,对于整个第10师团来说,这点损失仍是微乎其微的。

    当天晚上,第10师团的主力就浩浩荡荡的开到了蒲城附近,蒲城宪兵队司令狗养次郎和伪军蒲城警备旅旅长王义在醉仙楼摆下筵席,要给东久迩捻彦、小猪义男还有第10师团的所有大佐以上军官接风洗尘。

    东久迩捻彦听闻之后,当即就要赴宴。

    小鹿原俊泗却劝阻说:“殿下,卑职以为还是不要赴宴的好。”

    “不赴宴?”东久迩捻彦说道,“小鹿原桑,这样不太好吧?”

    摇了摇头,小鹿原俊泗沉声说:“殿下,这里毕竟是在华中,不是在满洲,更不是在帝过国本土,蒲城虽然在皇军控制之下,但是城内中国人数量要远远多于日本人,所以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东久迩捻彦说,“比如呢?”

    小鹿原俊泗说道:“比如,中国人可能在醉仙楼偷偷埋藏大量的高爆炸弹,这样就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将殿下您还有第10师团的首脑一网打尽,整个第10师团顷刻间就会丧失有效指挥,鹿尔岛联队的悲剧就可能重演。”

    东久迩捻彦生性乖张,素来不喜欢别人逆他的心意。

    但是,经历了今天险些被俘虏的经历之后,东久迩捻彦却终于有些成长了,加上劝阻他的又是他的故交小鹿原俊泗,最终还是妥协了。

    东久迩捻彦点点头说道:“小鹿原桑,你提醒得对,这个筵席我就不吃了,你让人把狗养三郎还有那个王义叫到第10师团的师团部来,我想要当面问问他们,询问关于徐锐以及大梅山独立团的一些情况。”

    小鹿原俊泗却摆手道:“殿下,恐怕不行。”

    “不行?”东久迩捻彦有些不高兴了,“小鹿原桑,你什么意思?”

    小鹿原俊泗微微一笑,说道:“殿下你虽不能赴宴,但这个宴会却还是要举办的。”

    “嗯?”东久迩捻彦闹了个满头雾水,皱眉问道,“小鹿原桑,不要再卖关子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鹿原俊泗微笑说道:“离开南京之前,大将阁下曾经给我们特战大队下达了两个作战任务,其中一个就是保护殿下您的人身安全,其二就是利用徐锐可能采取的斩首战实施反斩首战,争取一举铲除徐锐!”

    东久迩捻彦说:“你是说,徐锐有可能会来偷袭醉仙楼?”

    小鹿原俊泗说:“以我的直觉,徐锐一定会突袭醉仙楼,争取将殿下以及第10师团的高层一网打尽,然后趁着第10师团丧失有效指挥的绝佳时机,驱动他的独立团发动猛攻,这样,他就又可以复制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了,当初在肥城,鹿儿岛联队就是这么被独立团吃掉的。”

    东久迩捻彦点头,沉声说:“嗯,从今天接触的情况来判断,独立团还真如传言之中那般的强悍,那般难缠以及狡猾,如果所有高层集体玉碎,整个师团完全的丧失有效指挥,既便不至于全军覆灭,遭受重创却是毫无疑问的。”

    小鹿原俊泗说道:“所以,徐锐一定会突袭醉仙楼!”

    东久迩捻彦说道:“所以,你准备利用这次机会,实施反斩首战?”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届时,卑职会让一名相貌与殿下您较为相似的皇军士兵假扮您前去赴宴,您不会怪我冒犯吧?”

    “哈哈,不会。”东久迩捻彦摆手说道,“你尽管放手去办。”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卑职定不负殿下所托,这次徐锐不来便罢,他若来了,定然叫他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