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放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38章 放手



    小鹿原俊泗的有一句话说的没错,蒲城毕竟是中国的一个县城,城内的中国人要远远多于日本人,既便大多数中国人现在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既便只有极小比率的中国人敢于站出来反抗,其绝对数字也不是个小数。

    借助这部分爱国人士,独立团在浦城打造了一个强大的地下党组织。

    蒲城宪兵队长狗养三郎要在醉仙楼替第2军司令官东久迩捻彦、第10师团的师团长小猪义男以及第10师团所有大佐以上军官接风洗尘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被蒲城地下党组织侦知,并送到了城外的独立团秘密驻地。

    看完蒲城地下党送来的绝密情报,徐锐当即决定行动。

    冷铁锋临行前受了王沪生的指示,还想做最后的努力,劝说道:“老徐,你就不必去了吧,我去就行了,不管怎么说,我才是狼牙的队长,是吧?”

    徐锐斜了冷铁锋一眼,说:“是老王跟你说的吧?他让你劝我的?”

    冷铁锋生平不会撒谎,点头说道:“是,是政委让我劝你的,但这也是我的心理话,其实我也早想跟你谈谈了,你身为团长,就应该呆在团长的位置上,而不是跟我来抢着当这狼牙队长,你这么做,又让我怎么自处?”

    徐锐便沉默了,而且是长时间的沉默。

    徐锐的沉默让冷铁锋感到莫名的心慌,说:“老徐,你怎么说?”

    徐锐便叹了口气,说道:“老兵,当着老王,我并没有说实话,因为我怕他担心,但是当着你,我却必须得把实话都告诉你了,这次我之所以要亲自过来,之所以跟你抢着当这狼牙队长,其实是有原因的。”

    冷铁锋看着徐锐没有吭声,眸子里却流露出凝重之色。

    徐锐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你不妨先猜猜,如果你猜得出,我就立马回到独立团团长的指挥位置,从此再不跟你抢狼牙队长这个位置,但如果你猜不出来,那就什么都别说,还是乖乖的执行我的命令吧。”

    冷铁锋盯着徐锐,沉声说:“老徐,其实我知道的,你是在担心!”

    徐锐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沉声说:“你接着再说,我倒要看看,你是真的知道还是在诈我?”

    “我没有在诈你。”冷铁锋摇摇头,说道,“其实,你所想到的,我也同样想到了,狼牙的存在,对于鬼子高层来说并非秘密,这么长时间,鬼子高层不可能无动于衷,不出意外的话,鬼子只怕也已经组建了特种部队。”

    徐锐舒了一口气,又说:“然后呢?”

    冷铁锋接着说道:“然后这次斩首战,我们狼牙中队很有可能会与小鬼子的特种部队狭路相遇,因为狼牙之前所面对的一直是鬼子的野战部队,从未与鬼子的特种部队交手,所以你担心,所以你才非得要亲自带队行动。”

    徐锐沉默,沉默就是默认,真让冷铁锋说中了。

    徐锐就是担心狼牙在与鬼子特种部队的交锋之中吃亏,所以才要亲自带队行动。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说:“但是老徐,我想要说的是,一个孩子,如果不能够离开母亲的保护,是永远都长不大的,而我们是狼牙,将来注定要成为一支享誉世界的强军,我们不可能一直躲藏在你的羽翼下,而你,也绝对不可能一直给这支部队提供庇护,所以,你还是趁早放开手吧。”

    见徐锐还是沉默不吭声,冷铁锋最后说道:“老徐,你也别忘了,在狼牙中队,并不只有你一个人跟鬼子的特种兵交过手,当初在包兴镇外,我也跟小鹿原俊泗交过手的,我能够对付得了他,你放心。”

    说到这,徐锐终于被说服了。

    冷铁锋有一句话说到了徐锐的心坎里,徐锐绝不可能永远庇护狼牙。

    徐锐现在是独立团的团长,需要指挥全团的作战行动,不远的将来,他甚至还可能成为独立旅甚至独立师的师长,指挥的任务只会更加重,那时,他将彻底分不出时间及精力参与狼牙的行动,所以趁早放手也是一种选择。

    “好吧。”徐锐长出一口气,点头说道,“老兵,你成功的说服了我,从今天开始,我正式把狼牙中队交给你,对于你的能力,我毫不怀疑,我对你就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带好这支狼牙部队,别让我再有回归的机会。”

    冷铁锋微笑说:“你不会有机会了。”

    冷铁锋带着狼牙中队走了,赛红拂还有小桃红也跟着走了。

    徐锐其实很想把赛红拂还有小桃红留下,但他不能这么做。

    当初将赛红拂和小桃红招进狼牙小队时,徐锐并没有多想,因为他自己就是狼牙小队的小队长,他相信自己能够照顾好赛红拂还有小桃红,绝不会让她们出事,现在他已经不是狼牙队长,却也不能让赛红拂和小桃红退出了。

    徐锐要是在这个时候让赛红拂还有小桃红退出,就会在全团官兵心目当中留下一个极其恶劣的印象。

    徐锐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赛红拂和小桃红挨个叫到旁边仔细叮嘱,为此还惹得银花婆婆不快,这老太婆看来是真的把小桃红当成她的孙女了,每次徐锐接近小桃红,她都会防贼似的防着徐锐,唯恐一不留神就让徐锐把她这个宝贝孙女给糟蹋了。

    送走了赛红拂、小桃红和整个狼牙小队,徐锐怏怏不乐的回到驻地,老远就听到了被关在小黑层里的铁钢在一声声的咆哮。

    “放我出去,那谁,放我出去!”

    “开门,再不开门,老子可踹门了!”

    “我真踹了,我真踹了,我真的踹门了!”

    “兄弟,我说兄弟,求求你,放我出去吧,我求你了。”

    铁钢又是咆哮,又是怒骂,又是软语哀求,可守在门外的两名卫兵就是无动于衷,直到徐锐走过来。

    徐锐挥了挥手,示意两名卫兵可以离开了。

    等两名卫兵走了后,徐锐再打开门锁,推开房门。

    看到门被打开,正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干嚎的铁钢便立刻扭头看过来,看到走进来的是徐锐,顿时眼前一亮。

    “你怎不踹门?”徐锐淡淡的说道,“这门不牢,一踹就开。”

    “团长,我知错了。”铁钢赶紧扑到徐锐面前,说,“我知道错了,你放我出去吧,别再关我禁闭了。”

    徐锐说:“你真的知错了?”

    铁钢连连点头,说:“真知错了。”

    徐锐说:“那你倒是说说,你错哪儿了?”

    铁钢说:“我不该脑子发热,带着骑兵营去冲鬼子的大部队!”

    这之前,在看到铁小钢的遗体之后,铁钢就被仇恨的怒火彻底蒙蔽了理智,竟然试图带着骑兵营去冲击第10师团主力。

    结果回来就让徐锐关了禁闭。

    徐锐看着铁钢,又说:“还有呢?”

    “还有?”铁钢茫然,说道,“没了。”

    “没了?”徐锐脑门上便立刻浮起两条黑线,干脆直接把话挑明,“你还找不找东久迩捻彦报仇了?”

    铁钢便立刻不吭声了,显然,他还是想找东久迩捻彦报仇的。

    铁钢可以不带着骑兵营去冲击第10师团主力,但是要他打消掉找东久迩捻彦报仇的念头,却实在无法办到。

    徐锐便说:“看来半天禁闭远远不够,至少得关你十天八天。”

    说完之后,徐锐站起身来就要离开,铁钢便赶紧上前拦住徐锐,说:“团长,你要我放弃找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报仇的念头,真的办不到,真办不到哪,这个仇我一定得报,这仇我必须得报,必须得报哪!”

    徐锐低垂着头,冷冷的看着铁钢。

    铁钢黯然说道:“团长你不知道,小钢才只半个月大时,我娘就没了,他就没吃过我娘一口奶啊,是我大挨家挨户的讨羊奶才总算保住他的小命,好不容易才养大了。”

    “民国十八年,关中大饥,村子里的树皮草根都吃光了,国民政府却是始终不肯开仓放粮,我大就带着我还有小钢逃荒,小钢还小,我大就用两只箩筐一头挑着小钢,一头挑着家里仅有的铺盖卷儿,也去走西口。”

    “结果在杀虎口遇到了一头落单的老狼,我大已经饿得没了力气,却还是拼尽全力打死了那头老狼,但是我大也被老狼咬成了重伤,在最后咽气前,我大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用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知道我大的意思,他是要我下保证,无论如何也要把小钢拉扯大。”

    “我在我大面前跪下,跟他发下了毒誓,一定把小钢拉扯大并且一定会保护他,我话才刚说完,我大就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团长,现在小钢没了,我没能保护他,我违背了在我大面前立下的誓言,将来到了九泉之下,我没有脸见我大啊。”

    说到最后,铁钢这个钢铁般的汉子竟嗷嗷的哭起来,哭了个稀哩哗啦。

    徐锐拍了拍铁钢肩膀,说:“钢子,自打小日本打进中国,有多少家庭破碎,又有多少同胞亲人离散、阴阳阻隔?难道他们都得找小鬼子报仇?不能啊,因为敌强我弱,敌众我寡哪,他们如果冒冒失失去找小鬼子报仇,非但报不了仇,反而会白白的送掉性命。”

    PS:要是觉得还算好,就顺手投几张推荐票和月票吧,排名好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