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失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41章 失败



    野狗终于鼓起勇气来到了徐锐面前,说:“团长,我想当兵。”

    徐锐看了眼野狗,说:“你不是已经当上兵,都扛上汉阳造了?”

    因为白天的时候作战勇敢,拼死夺回了一挺歪把子轻机枪,桥头镇民兵小队的小队长潘百顺就把他平时视若珍宝的汉阳造奖给了野狗,至于潘百顺他自己嘛,从今天开始,当然是鸟枪换炮,扛上歪把子机枪了。

    野狗连忙说:“团长,我想要当正规军。”

    “正规军啊。”徐锐说,“不是才刚招过兵么?”

    野狗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上次我没报名。”

    徐锐微笑笑,并不是所有的民兵都盼着当上正规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当上正规军之后,就意味着你要马上离开家了,就照顾不到家里,尤其是那些家里还有娇妻幼子或者老娘的,就更缺乏参加正规军的热情。

    徐锐又说道:“怎么现在又改主意了?”

    野狗赧然说:“因为队长说了,如果我参加正规军,并且立下战功成了战斗英雄,他就把他妹子嫁给我。”

    “是吗,百顺说过这话。”

    “嗯呐,队长亲口说的。”

    “百顺妹子我见过,记得好像叫……”

    “巧儿,她叫巧儿,双手可巧了,绣的花就跟真的一样。”

    “不光是手巧,长得也挺漂亮的。”徐锐因为要等狼牙中队归来,左右也是闲着,就索性跟野狗拉起家常,“你小子挺有眼光的。”

    野狗便嘿嘿笑,说:“团长,你答应了?”

    “答应了。”徐锐笑着说道,“我特批你进入团部警卫营。”

    “太好了,我这就告诉巧儿去。”野狗说完就一溜烟跑了,跑得还挺快,不愧村里人给他起个野狗的绰号。

    一段小小插曲很快过去,村口再次陷入沉寂。

    徐锐摸出怀表,借着月色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一点多了,算算时间,狼牙中队无论得手还是没得手,差不多都该回来了,当下徐锐便将藏身在暗中的雷响唤出,两人一前一后向着蒲城方向迎了上来。

    走了没有多远,徐锐便听到了脚步声。

    徐锐便给雷响打个手势,然后两人隐蔽起来。

    过了没一会儿,三个身影就在夜幕的掩护下悄然走了过来。

    徐锐视力极好,既便今晚的月色很淡,可他还是看清楚了,今晚充当开路尖兵的是莫子辰为首的侦察小组,尽管这里已是独立团的地盘,可莫子辰的侦察小组还是十分的警惕,三个人距离拉得很开,互相之间保护得很好。

    徐锐悄悄摸了一块小石子在手,然后向着另一个方向扔出。

    然而,不等石子落地,莫子辰便已经旋风般向徐锐冲过来,人未到,三枚金钱镖就已经呈品字形,照着徐锐面门以及咽喉要害飞射过来,徐锐嘿一声,一伸手,便将三枚金钱镖全都没收了,然后长身而起。

    莫子辰翻身落地,说:“团长,我早就防着你这一手了,嘿。”

    “行,小子有长进啊。”徐锐拍了拍手,又说,“今晚收获如何?”

    “别提了。”说到收获,莫子辰的脑袋便立刻耷拉下来,说,“还是让队长跟你说吧。”

    稍顷,冷铁锋便带着十几个特种兵陆续回来了,看到离开时的八十多号人只回来区区十几个残兵,而且赛红拂和小桃红都不见人,徐锐顷刻间脸色大变,不是吧?狼牙中队不会如此不济吧,一战就折损这么多人?

    真要是这样,那鬼子的特种部队得厉害成啥样?

    不过下一刻,徐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不可能!

    狼牙再不济,也绝对不可能让鬼子杀得这么惨。

    果然,又过了没一会,徐锐就又听到了更多的脚步声,虽然还隔着好几百米远,但徐锐却已经听到他们的脚步声,甚至还从人群中分辩出了赛红拂和小桃红两人的脚步声,确定狼牙没有事,徐锐这才松了一口气。

    徐锐扫了眼神情萎靡的韩锋,对冷铁锋说:“似乎是出师不利啊?”

    冷铁锋呼出一口浊气,说道:“老徐,让你说着了,真碰上鬼子的特种部队了,而且还有硬茬子,锋子就险些折在那里,不过这次交手鬼子并没有占着便宜,锋子是伤了,可对方却死了俩,还重伤了一个!”

    徐锐关心的却是东久迩捻彦,问道:“东久迩捻彦呢?”

    “那根本就是个陷阱。”赛红拂走过来说道,“幸好队长临时起意,要在北城门敌楼上增设一个狙击位以及火力点,结果正好撞上了鬼子的特种兵,如若不然,我们就会一头撞进鬼子的陷阱,既便是不会全军覆灭,吃大亏却是毫无疑问的。”

    说完,赛红拂忽然感到胸口一阵烦恶,却被强行压了下去。

    徐锐看出赛红拂脸色很苍白,便关切的问道:“小白,你不舒服?”

    “没事。”赛红拂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可能刚才走得急了。”

    徐锐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便吩咐小桃红说道:“小桃红,先扶你姐回去休息。”

    “我来扶红姑娘回去。”还没等小桃红动手,银花婆婆却抢上前来扶赛红拂,不过被赛红拂挡开了,赛红拂说道,“我又没有受伤,用不着人来扶。”

    目送小桃红和银花婆婆跟着赛红拂离开,冷铁锋小声说:“老徐,要不然还是让她们仨退出狼牙吧?不然每次出任务,你担心,我更担心。”

    徐锐说:“这事以后再说,说说这次交手的体会。”

    “体会?”冷铁锋说道,“谈不上有什么体会吧,毕竟没有正儿八经的交手,只是小规模的遭遇战,说明不了什么,不过就今晚的这次小规模的遭遇战而言,鬼子的特种部队确实要比一般的小鬼子厉害得多,但是相比我们狼牙中队,却还是嫩了些。”

    狼牙中队要比鬼子的特种部队厉害,这早在徐锐的意料之中,因为狼牙可是徐锐严格按照后世的特种部队的训练标淮打造成的,无论是训练手段还是战术战法设计,狼牙中队都要比鬼子的特种部队先进将近半个多世纪!

    徐锐点点头,又道:“锋子又是怎么回事。”

    冷铁锋说道:“这事还是让锋子跟你说吧。”

    说完一挥手,大兵便搀扶着韩锋走了过来。

    韩锋明显受伤不轻,有气无力的说:“团长,那小鬼子不简单,不仅块头很大,就是比大兵都还要高出半个头,估计跟虎子差不太多,而且这小鬼子指力奇大无比,垛堞上的城砖他都能硬生生的抠下来,还特别能扛打,我的飞石二十步内很少有人能扛住,可是这小鬼子胸口挨了一石子,却根本就没什么事儿。”

    “是么?”徐锐闻言眼神微微一凝。

    (分割线)

    回头再说日军这边。

    当东久迩捻彦走进医疗站时,女军医正在给小鹿原俊泗处理****的伤口。

    小鹿原俊泗像狗一样趴在医疗台上,撅着个黑屁股,任由女军医用镊子夹着沾了碘酒的棉球在他****进进出出,别提有多闹心,而更让小鹿原俊泗闹心不已的却是,这女军医长得极丑,要是能够换个漂亮一点的女军医,小鹿原的心情兴许还能好点。

    结果东久迩捻彦一头闯进来,正好看到这悲惨一幕,当时就愣了。

    好半晌后,东久迩捻彦才回过神来,说:“小鹿原桑,你怎么伤到这儿了?这下手的支那人可真不是东西,这也太阴了。”

    小鹿原俊泗说:“两军交战,乃生死相博,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有什么手段就使什么手段,哪有什么光明正大与阴险之分别?”

    好不容易包扎完了,小鹿原俊泗赶紧示意女军医出去。

    提上裤子下来,小鹿原俊泗还不能并腿直立,而必须分腿站,并为一并腿****的伤口就会被挤压,就会疼,而更让小鹿原俊泗郁闷的是,今后的半个月,他将只能喝流质,而无法正常进食,因为正常进食就会有排泄,一排泄就会撕裂****伤口,若这样持续下去,他的伤口就永远都好不了,光是持续的失血就能够要了他的命。

    东久迩捻彦说:“小鹿原桑,看来徐锐的狼牙还真是名不虚传,连你一手训练的特种部队竟然都不是对手。”

    小鹿原俊泗说:“殿下,一次失败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一次失败确实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是……”东久迩捻彦停顿了下,又说道,“你也必须承认,这次交手是你的特战大队输了,对不对?”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让殿下您失望了。”

    “谈不上什么失望,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对你的特战大队寄予任何希望。”东久迩捻彦还是那鸟性子,说话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说完之后才又假惺惺的来了句,“小鹿原桑,我说话就这样,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小鹿原俊泗腹诽不已,表面上却没露出任何异色。

    东久迩捻彦接着说道:“小鹿原桑,看来你的反斩首战是彻底的失败了,因为经历了今夜这一战后,徐锐不可能再来送死,下面你怎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