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特战大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42章 特战大队



    “哈依。”小鹿原俊泗一顿首,很郁闷的说道,“反斩首战确实是彻底失败了,卑职有负大将阁下之期望,也辜负了殿下的信任,只不过,我们特战大队的任务仍未完成,接下来我们将集中全力保证殿下您的安全。”

    “保证我的安全?”东久迩捻彦闻言愣了下,遂即大笑起来。

    看到东久尔捻彦笑得前仰后合,小鹿原俊泗感到自己受到了羞辱,虽然东久尔捻彦并没有明说,但是从他的笑声可以知道,他对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是十分之蔑视的,更不认为特战大队能够保护他的安全。

    笑了好半天,东久尔捻彦才注意到小鹿原俊泗的神情不太对。

    当下东久尔捻彦轻咳一声,止住笑,说道:“小鹿原桑,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要嘲笑你,以及你的特战大队的,只不过,你真认为你的特战大队能够保护我?而且我也不认为我就需要保护,经历过白天的危险后,我再也不会冒险了。”

    小鹿原俊泗知道多说无益,对于东久迩捻彦的脾气他不要太了解,如果不能从事实上给他震撼,你根本不可能说服他,当下小鹿原俊泗肃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殿下,看来您对特战大队的能力缺乏认识,所以很有必要前去检阅一下。”

    “好啊。”东久迩捻彦笑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去看看。”

    当下两人转身往外走,东久迩捻彦一边走一边说:“小鹿原桑,我记得你好像也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里深造过,没错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微微顿首,有些别扭的前行。

    老实说,小鹿原俊泗并非罗圈腿,可这会却必须像个罗圈腿一般往前走,真是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看到小鹿原俊泗别扭的走路姿势,东久迩捻彦忍不住又想笑,不过硬生生忍住了。

    东久迩捻彦轻咳了一声,又说道:“在法国留学时,我其实也见过这支所谓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有一次德法两国搞军事交流,德国派出的就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法国派出的只是一支普通警卫部队,结果你猜怎么着?”

    小鹿原俊泗说道:“肯定是法军赢了。”

    “呀?”东久迩捻彦讶然说,“小鹿原桑,你怎么知道?”

    “原因非常简单。”小鹿原俊泗哂然说道,“德国人在搞战术欺骗。”

    “战术欺骗?”东久迩捻彦皱眉说,“不能吧,德国人为什么要欺骗法国人。”

    小鹿原俊泗说道:“无非就是为了麻痹法国人,为将来的德法战争赢得先机。”

    东久迩捻彦说道:“小鹿原桑,你的意思是说,德法之间将来还会爆发战争?”

    “那是肯定的,日尔曼人的雄心从来就没消褪过,绝不会甘居高卢人之下的。”小鹿原俊泗轻哼一声,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最多十年,德法之间就会再次爆发战争,而且这次我看好德国,法国人太傲慢,太轻敌了。”

    东久迩捻彦摇头说道:“我却更看好法国。”

    东久迩捻彦看好法国,不仅是因为法国女人伺候得他很爽,更因为他在留学期间,曾经参观过马其诺防线,对法国从政治到经济再到军事的全面强大,也是有着深刻的了解,而对于德国,东久迩捻彦却缺乏了解。

    东久迩捻彦只知道德国受到凡尔登条约的严重制约,陆军甚至不能够装备重机枪。

    小鹿原俊泗说:“殿下,我的特战大队是严格按照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标准以及训练方法打造的,你只要见识过特战大队与普通战斗大队之间的差距,你就会相信卑职所说,你就会相信法国终将败于德国人手下。”

    东久迩捻彦说:“小鹿原桑,看来你对你的特战大队很有信心哪。”

    “哈依。”小鹿原俊泗说道,“虽然今天晚上的反斩首战失败了,但这绝不是因为我们特战大队太弱,而是因为对手太强,但是跟普通战斗大队比,我们的强大是不容置疑的,我们一个特战大队至少顶得上五个普通战斗大队。”

    东久迩捻彦说:“那我倒是要拭目以待了。”

    说话间,两人就已经来到特战大队的驻地。

    小鹿原俊泗掏出哨子,尖锐的哨声瞬间响起。

    东久迩捻彦便举起手腕开始看时间,结果不到十五秒,特战大队两百多个特种兵,就已经全副武装,完成了集结,看到这一幕,东久迩捻彦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别的不说,光是这反应速度,特战大队确实要强出许多。

    集结完成,小鹿原俊泗便开始训话:“今晚的作战行动,我们失败了,伊东桑还有那智桑更玉碎当场,连我本人也是负了轻伤,这是我们特战大队成立三个月以来,所遭受的第一次失败,但是,我仍因为你们的表现而感到骄傲!”

    “你们或许不太清楚,但是,我却是知道的。”

    “我们的对手,狼牙,远比你们想象中更加可怕!”

    “狼牙不仅成军更早,特战经验也远比你们丰富!”

    “他们的队长,徐锐,是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教官,坦率的讲,我的能力远不如徐锐,半年多前在无锡,我曾先后两次跟徐锐交手,一次轻伤,一次重伤,要不是因为我的心脏长在右半胸,我现在恐怕就无法站在你们面前。”

    “面对如此强悍对手,今晚的结果已经是大不易!”

    “在支那有一句老话,失败是成功之母,经历了今晚的失败,我们将更加刻苦的磨砺战法,我们将更加认真的总结经验教训,只要我们不气馁,不焦躁,总有一天我们会将狼牙踩在脚下,获取最终之胜利!”

    听了小鹿原俊泗这话,特战大队低沉的士气,终于有所提升。

    不过小鹿原俊泗也非常清楚,仅靠一番讲话,恐怕是不足以完全恢复士气的,特战大队恐怕还得从普通战斗大队身上找回自信,正好东久迩捻彦想看看特战大队的本事,小鹿原俊泗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小鹿原俊泗接着说道:“这位是东久迩宫捻彦殿下,他早就听说过特战大队,也很想见识一下你们的本事,等会,你们必须得拿出全部的本事,用出色的表现告诉殿下,什么才是兵王,什么才是真正的特种部队。”

    “哈依。”两百多个特种兵齐齐顿首。

    小鹿原俊泗又回头对东久迩捻彦说:“殿下,特战大队恐怕还需要一个对手。”

    正好小猪义男、堤不夹贵等第10师团的高级军官也闻讯赶了过来,东久迩捻彦当即对小猪义男说:“小猪桑,是这样,小鹿原桑的特战大队准备演示新战法,但是需要一个对手来配合演示,不如就从毛利联队调一个步兵大队前来,如何?”

    小猪义男也很想见识一下所谓的特战大队有多厉害,便回头对步兵第10联队的联队长毛利末广说:“毛利桑,你说呢?”

    毛利末广哈依一声,当即命一个勤务兵去召集部队。

    不一会,毛利联队所属步兵第1大队就被调了过来。

    小鹿原俊泗的目光从一众第10师团的高级军官身上扫过,最终却落在东久迩捻彦的身上,沉声说:“殿下,第一个演示科目为格斗,你可以从特战大队中任意挑选五人,再从毛毛利联队挑出一个小队,毛利联队的士兵可以使用刺刀。”

    东久迩捻彦沉声道:“你的人呢?你的人不需要刺刀?”

    小鹿原俊泗微笑摇头,一众第10师团的高级将领便立刻炸了锅了。

    “纳尼,五个人对一个步兵小队?”

    “而且步兵小队还可以使用刺刀?”

    “太狂妄了,简直就是狂妄至极!”

    “这是挑衅,这是对我们毛利联队的严重挑衅!”

    “殿下,我请求修改规则,我们也只出五个人,五人对五人!空手对空手!”

    东久迩捻彦制止了第10师团一干高级军官的喧哗,先从特战大队随意选了五人,又从毛利联队所属步兵第1大队选了一个步兵小队。

    片刻后,双方便已经在空地上拉开了架势。

    特战大队的五人赤手空拳,显得形单影只。

    毛利联队一方有五十余人,而且手持刺刀,显得杀所腾腾。

    东久迩捻彦骨子里仍是个公子哥,不怕热闹,就怕不热闹,看到两伙人针锋相对,准备要大动干戈,顿时间兴奋起来,这小鬼子也不知道从哪找来一块抹额,走到场地中间,将抹额高举过顶,然后狠狠的挥落。

    随着东久迩捻彦挥落抹额,左边步兵小队的五十余名鬼子步兵便立刻闷头往前冲,而右边的五个特种兵却是岿然不动,静静的等在那里,一转眼之间,五十多个手持刺刀的鬼子步兵就冲到了五个特种兵的面前,寒光闪烁,格斗顷刻之间爆发。

    那五十多个鬼子步兵感觉受到了羞辱,所以真的下了死手,他们是真的准备要把那五个牛逼哄哄的特种兵给刺杀当场,反正双方长官都在,亲王殿下也在场,他们就是把天捅破了也有人来补,所以全放开手脚,下了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