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喜当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44章 喜当爹



    狼牙中队临时驻地。

    小桃红喜孜孜的拎着一只野兔来到赛红拂面前,说:“姐,你瞧,这是什么?”

    赛红拂身体不舒服,正斜在一颗小树上休息,掠了一眼说:“好肥的野兔,哪来的?”

    “二皇叼来的。”小桃红说完之后,呼哨了一声,二皇的身影便嗖的从旁边的小树丛里窜了出来,疾跑几步又纵身跳起来,小桃红伸手一捞,便将二皇圆滚滚的身影搂入怀里,二皇便亲热的伸出舌头去舔小桃红的包子脸,煞是亲热。

    小桃红一边摩挲着二皇的脑袋,一边喜孜孜的说:“姐,二皇可厉害了,它不仅能够叼野兔,还能追野鸡呢,上回在山里拉练时,狼都被它吓跑了。”

    赛红拂的脸色看上去还是有些苍白,闻言勉强的笑了笑,说:“要不怎么是狗王呢,不过它也就跟你亲,别人碰它一下都不行。”

    “那是。”小桃红笑道,“上次锋子哥拿了块牛肉哄二皇,二皇理都没理。”

    说完了,小桃红又把二皇放在地上,二皇便又嗖的窜进了树林子里不见了。

    小桃红便拿了野兔,来到小溪边剥皮再去除内脏,然后拿小铁锅给赛红拂炖兔肉汤,打算给她补补,半小时后,肉汤就炖烂了,小桃红用搪瓷碗盛了一碗端给赛红拂,结果赛红拂只是闻着味,便又立刻剧烈的干呕起来。

    看到赛红拂黄胆水都快要吐出来了,小桃红便急得直流泪。

    小桃红还道赛红拂得了什么重病,哭着说道:“姐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姐,你倒是跟我说话呀,哪不舒服?”

    赛红拂吐了个半死,喘息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就是,闻着那味我就恶心,可能昨天吃坏什么东西了吧。”

    “昨天?”小桃红说,“我们昨天吃的都是地瓜,没别的呀。”

    昨天狼牙中队的行军口粮都是地瓜,要是地瓜有问题,不可能只是赛红拂一个人,肯定整个狼牙的人都出问题了。

    这时候,银花婆婆倒了杯热水过来,小声说道:“红姑娘,看你这样像是有喜了,我当年怀上喜儿……那个时候,也跟你一样,就不能够闻着肉腥味,闻着就吐,闻着就吐,而且是掏心掏肺的吐,当时真想着死了算了。”

    “有喜?有什么喜?”赛红拂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遂即就反应过来,然后整个人便愣在那里,有喜?有身孕了?她要当妈妈了?

    这时候,小桃红也反应过来了,欣喜不已的问道:“婆婆,是真的吗?”

    银花婆婆点头说道:“看她这样,多半是有身孕了,要不然不会吐成这样。”

    小桃红便立刻扑上来一把抱住赛红拂,欣喜的叫道:“姐,你要有宝宝了,姐,你要有宝宝了,你要当妈妈了。”

    赛红拂刚刚心情还十分复杂,可是看到小桃红这高兴的样,便也跟着开心起来,不管怎么说吧,能够怀上她深爱着的男人的骨肉,终归是件高兴的事,想到徐锐不久前还笑话她是光会叫唤不会下蛋的母鸡,她便恨恨的想,现在看你还怎么说?

    银花婆婆将热水递给赛红拂,叮嘱道:“红姑娘,你的反应这么强烈,最近这段时间最好是多卧床,可千万别动了胎气。”

    赛红拂摇头说道:“到底是不是有身孕,还不一定呢。”

    “一定的,姐,你一定是有身孕了。”小桃红立刻说,“姑爷也早盼着有个孩子,姐你一定是有身孕了,一定的。”

    “瞧把你急的。”赛红拂笑道,“比我还急。”

    小桃红便羞喜的笑道:“姑爷知道了,不定怎么高兴呢。”

    说话间,徐锐跟冷铁锋商量完正事,回来了,小桃红便赶紧起身迎上前去。

    “姑爷!”小桃红快步迎到了徐锐面前,红扑扑的包子脸上流露出压抑不住的喜色,笑着对徐锐说,“小姐她,小姐她……”

    徐锐便一下想歪了,还道小桃红这不是喜色,而是给急的。

    当下徐锐连说话的声都变了,急声问道:“咋了,你姐咋了?”

    看到徐锐一下就变了脸色,小桃红便有些发懵,愣愣的说:“小姐没咋啊,她就是有了身孕了。”

    “哦,有了身孕了。”徐锐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下一霎那,徐锐就立刻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了小桃红的小手,说道,“小桃红你刚说什么,你姐她?”

    小桃红便重重点头,说道:“姑爷,小姐她怀孕了,你要当爹了。”

    “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徐锐心头陡然间浮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简直没办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迫得徐锐只能下意识的、机械的、像个傻子般,一遍遍的问小桃红,偏偏小桃红耐心极好,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点头答应。

    旁边的赛红拂看得直翻白眼,拜托,老娘才是当事人好不好,你们两个这叫什么事?

    银花婆婆见徐锐死攥着小桃红的小手不放,老脸便拉了下来,哼声说:“团长大人,你知道不知道孕妇最是受不得刺激?你这样当着红姑娘的面跟小桃红拉拉扯扯,真的好吗?你有考虑过红姑娘的感受吗?”

    “婆婆。”小桃红有些不满了看了银花婆婆婆一眼,抽回小手。

    徐锐如梦方醒,这才松开小桃红手的小手,快步走到赛红拂面前,然后在赛红拂面前蹲下来眉开眼笑的说:“小白,这是真的吗?”

    “假的。”赛红拂白了徐锐一眼,说,“逗你玩的。”

    然而话音未落,赛红拂便又感到一阵强烈的烦恶,当即转过身去伏地又是一阵干呕,这下真是把黄胆水都吐出来了。

    银花婆婆说道:“红姑娘的反应比一般人强烈多了,老婆子担心会出事儿,你还是赶紧找个大夫给她看下,最好开点安胎药啥的。”

    “哦对对,婆婆提醒的对。”徐锐如梦方醒,立刻扭头喝道,“雷子。”

    正蹲在不远处,对着天上的月亮想着花子医生的雷响便赶紧起身一溜小跑的过来,挺身立正说:“有!”

    徐锐说道:“给我去弄副担架过来,快。”

    “是。”雷响答应一声,又一溜烟的去了。

    过了没一会,雷响便跟野狗抬着一副担架匆匆过来。

    徐锐便小心的搀扶着赛红拂起身,又让她躺担架上。

    赛红拂却不愿意,说:“你这是干什么呀,我能走。”

    “别闹,快给我躺好。”徐锐赶紧说道,“你现在可是双身子,乖啊。”

    “你瞎说什么呢。”赛红拂打了徐锐一下,娇嗔说,“就算真有身孕,这才多大点,哪有这么严重的,真不用。”

    “乖啊,快躺好。”徐锐的语气不容置疑。

    赛红拂又是好笑,又是甜蜜,不过还是乖乖的躺到了担架上。

    徐锐便亲自抬起担架的一头,又让雷响抬着另一头,打算连夜将赛红拂送回梅镇。

    不远处的冷铁锋还有狼牙中队的队员见了,还道赛红拂怎么了,便纷纷围了过来。

    冷铁锋更是关切的问道:“老徐,赛大当家这是怎么了?刚刚不还是好好的呢么?”

    徐锐便咧着嘴嘿嘿直乐,赛红拂在担架上见了,便忍不住伸手在徐锐胳膊上掐了下,娇嗔道:“瞧你那傻样。”

    最后还是小桃红说了句:“队长,我姐怀孕了。”

    “是吗?”冷铁锋闻言大喜道,“老徐要当爹了,恭喜啊。”

    其余的狼牙队员闻言,一个个也是大喜过望,比自己当爹还高兴。

    徐锐更是嘴都合不拢,连声说:“等打完这仗,有一个算一个,请你们喝喜酒。”

    说完了,徐锐又叮嘱冷铁锋说:“老兵,这边就交给你了,就按我们之前说的,把鬼子引到沙桥岗外就行,我就先回去了。”

    冷铁锋挥手说:“老徐你尽管放心回吧,这边有我。”

    对于冷铁锋,徐锐还是放心的,当下跟雷响用担架抬着赛红拂,直奔梅镇而来。

    从桥头镇到梅县足有三十多里,结果徐锐和雷响连走带跑,愣是只用不到三个小时就把赛红拂抬回了梅镇,又在第一时间就把赛红拂送到了野战医院,徐锐这回还徇了私,专门让小鹿原纯子过来给赛红拂诊断身孕。

    小鹿原纯子虽然不是妇科医生,但基本的孕理症断还是会,问了几个私密问题,再简单做了几项检查之后便已经可以确诊,赛红拂确实是怀了身孕了,而且已经两个月了。

    到了这个时候,赛红拂也就不再纠结了,开始安心的享受徐锐无微不至的关怀。

    从医院里出来,赛红拂想要自己走,徐锐却执意不让她走,非得用担架抬着走。

    回到家里之后,徐锐又让赛红拂躺床上,又是烧水又是端茶,最后还亲自打水,打算给赛红拂洗脚,赛红拂不让,徐锐就板着脸说:“我这是在给我儿子洗脚呢,你别闹。”

    赛红拂心里甜蜜不已,嘴上却娇嗔着说:“你咋知就是儿子,万一是个闺女呢?”

    徐锐便立刻说:“闺女好,我最喜欢闺女,这要真是个小子,一准随我,烦人,这要是个闺女,一准像你,既漂亮又乖巧,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