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狙击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45章 狙击手



    因为赛红拂怀孕,徐锐陷入了狂喜之中,只可惜,小日本却不会因为徐锐心里高兴就停下来不进攻。

    平静的一夜过去,鬼子继续向着梅镇推进。

    密林中,六个鬼子正以战斗队形搜索前进。

    这六个鬼子的装束跟普通的鬼子兵有着明显的区别,不仅头上的钢盔是带有网兜的,还套了护目镜,身上也穿着加了钢板的战术背心,而且这六个鬼子在行进间的技战术动作,也与普通的鬼子步兵有着明显的区别。

    最大差区别是,这六个鬼子互相间的交流只用手语。

    很显然,这六个鬼子尖兵,是小鹿原大队的特种兵。

    用特战大队的特种兵充当尖兵,这是极大的资源浪费,不过东久迩捻彦和小猪义男也是没有办法了,因为他们的对手狼牙,有日军推进的道路上,利用地形,肆意的猎杀鬼子派出的尖兵小队,除了小鹿原的特战大队能够跟狼牙进行抗衡,别的步兵上去纯粹就是送死,从蒲城到沙桥岗不到二十里,日军就已经损失一个半中队了。

    在东久迩捻彦派出特种兵充当尖兵后,情形就好多了。

    毫无征兆的,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山上武男忽然蹲下身,同时举起右手,再握紧成拳,身后跟进的另外五个鬼子特种兵见状,便立刻跟着原地蹲下。

    山上武男藏身在树后,微微的探出头,用警惕的眼神搜视前方的山坳。

    前方不过是一个极普通的山坳,山坳两侧是稀疏的小树林,一条勉强可容两辆马车通行的公路从山坳中穿行而过,在公路的右侧,还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透过望远镜,山上武男甚至可以看清楚溪水中游来游去的小鱼。

    整个山坳可谓一目了然,并没有异常之处。

    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山上武男心下就是感到莫名的不安。

    安静,山坳中太安静了,安静到一声鸟叫都没有,太过反常!

    多年沙场征战,多次死里逃生的经验在不断的提醒山上武男,如果在一个山谷安静到连一声鸟叫都听不见,那么十有**就是有埋伏!

    然而,山上武男举着望远镜搜索了好半天,愣是没有发现一丝异常。

    深吸了一口气,山上武男再次举起望远镜,再次将山坳搜索了一遍,然而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乎,山上武男便回过头,向身后的一名特种兵打出手语,那特种兵冲着山上武男竖了竖大拇指,表示收到。

    然后,那特种兵便弯着腰,从藏身的岩石后面走出,向前搜索前进。

    往前走了差不多有十几步,那特种兵忽然原地蹲下,似乎有所发现。

    山上武男的心便立刻悬了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特种兵,然而,那个特种兵在观察了几秒后,却再一次站起身往前走。

    山上武男便松了口气,看来并没什么情况。

    然而意外往往在不经意间到来,就在山上武男以为警报已经解除时,前方山坳中却陡然响起叭的一声脆响,下一霎那,正往前搜索的鬼子特种兵立刻腹部中弹,惨叫一声往后仰在了血泊中,当时就丧失了行动能力。

    战术背心能护住胸口,却护不住腹部。

    山上武男的额头上便立刻渗出豆大的汗珠。

    遇着狙击手了,而且对方潜伏的十分隐蔽,山上武男一时间竟无法确定对方具体躲藏在哪个位置?对面可能的狙击点足有六七处之多,一处在小溪边,一处在十一点方位的一颗小松树底下,还有几处离得较远,就更无法看清。

    中弹的鬼子特种兵吃力的挣动四脚,试图爬回到战友身边,但是不幸的是,刚才的那一枪不仅打穿了他的下腹部,更打穿了他的脊椎,脊椎遭受重创,中枢神经中断,双腿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仅凭双手根本拖不动沉重的身体。

    费了半天的劲,鬼子特种兵只往回爬了不到半米,反而流了不少血。

    山上武男便赶紧制止:“小野桑,躺着别动,再动你会失血而死的!”

    名叫小野的特种兵便仰脸哀求道:“队长,给我一枪,请给我一枪吧。”

    身为一名特种兵,小野非常清楚他现在的处境,对面的中国狙击手是个高手,刚才之所以打他肚子,而没有直接打他的头部,只是因为对方想拿他当诱饵,引他的战友来救他,然后再把他的战友逐一射杀,仅此而已。

    这也就是说,今天无论如何他都活不成了。

    “小野,坚持住!”山上武男却不想放弃,叫道,“我们会救你!”

    山上武男话音才刚落,另一个鬼子特种兵就已经从藏身处跃起,扑向了小野。

    “北条你回来!”山上武男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只见北条才刚刚跃身而起,前方便又响起叭的一声枪响,北条便立刻头部中弹,吭都没吭一声就从空中一头摔跌而下,落地之后就再没有任何声息,竟是当场毙命。

    值得庆幸的是,北条的死并没有白死。

    刚才的那一枪,终于还是暴露出了狙击手的方位,就在十一点方向的那颗小松树下,那一丛看起来与普通灌木无异的灌木,就是中国狙击手的伪装,山上武男不得不暗赞一声,对面中国狙击手的伪装术真是超一流!

    既然确定了中国狙击手藏在什么方位,接下来就简单了。

    山上武男回头向身后剩下的三个鬼子特种兵打出一组战术手语,然后扬起右手,再高高竖起大拇指,片刻之后再竖起食指,再片刻之后又竖起中指,几乎是在竖起中指的同时,山上武男便猛的一纵身往前窜了出去。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鬼子特种兵也分别向着不同方位猛的窜出去。

    这是最简单的分散狙击手注意力的战术,因为在那短暂的一瞬间,伴随三个目标的同时出现,再老辣的狙击手也会有着片刻的困惑,因为他必须从三个目标中选择一个,而这片刻的困惑就是最后剩下没动的那个鬼子狙击手,实施反狙击的唯一机会!

    在山上武男和另外两个鬼子特种兵从藏身位置窜出去半秒钟之后,最后剩下的那个枪法最好的鬼子狙击手便猛的从藏身处跪坐起身,在起身的同时,他手中的三八式步枪就已经迅速瞄准了十一点方向那颗小松树下的灌木丛。

    就在这时,那颗小松树脚下的灌木丛里有红光一闪而过。

    刚刚跪坐起身的鬼子狙击手看到了那点一闪而逝的红光,这点红光也成了这个世界留在他意念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下一刻,只听得咣的一声,一枚高速旋转的尖头铜芯弹就已经从鬼子特种兵的人中处射入,将他的后脖子打了个对穿。

    “噗!”已经丧失意识的鬼子狙击手往后直挺挺的倒下来。

    “噗!噗!噗!”几乎同一时间,山上武男和负责掩护的另外两个鬼子特种兵也再一次滚落在地,刚才人在空中,山上武男就目睹了狙击手被狙杀的一幕,顿时间心胆俱寒,对面中国狙击手的厉害,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该死的中国狙击手,不仅枪法精准,而且经验也是十分丰富!

    中国狙击手竟然识破了这是一个陷阱,并没有去追逐他们三个,而是冷酷的等待着他拉狙击手显身的一刻,然后结予致命的一枪!

    “八嘎!”面对这样的致命狙击手,山上武男也只剩下骂人了。

    之前受伤的那个小野却还没咽气,还在不停的挣扎以及哀求:“队长,给我一枪,请给我一枪吧,求你了,拜托,拜托你了。”

    山上武男便瞪着血红的眼睛,掏出了王八盒子。

    小野便抬起头,两眼死死的瞪着山上武男,说:“队长,我死之后,别忘了把我的骨灰捎回静冈,拜托了。”

    山上武男用力的点头,然后用力扣下扳机。

    一声枪声响过,小野眉头便立刻绽起一朵血花,然后轻呃了一声,仆倒在草地上再没有任何动静,山上武男却掉转王八盒子用力的砸自己的钢盔,咣咣作响,不是当事人,恐怕是没办法体会山上武男此刻的心情的。

    那种无力感,那种愧疚感,真能让人疯掉。

    片刻之后,步兵第10联队的主力赶到了,在山上武男的引导下,利用掷弹筒和82mm口径轻迫击炮对中国狙击手藏身的方位实施了十发急速射,炮击过后,山上武男领着最后剩下的两个鬼子特种兵赶到了那颗小松树下。

    然而,让山上武男快要发疯的是,小松树底下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找了半天,山上武男只在草丛中找到两枚弹壳,两枚弹壳,意味着刚才中国狙击手就只开了两枪,却击毙了他们战队两名优秀的特种精英!

    八百米外,隔着低矮的山梁,小桃红正跟在银花婆婆身后往回撤。

    小桃红满脸钦佩的看着银花婆婆,问道:“婆婆,你怎么知道那是小鬼子的障眼花,你怎么知道后面还有个鬼子狙击手?”

    银花婆婆嘿嘿一笑,说:“就这点小把戏,还想骗过老婆子我?”

    说完了,银花婆婆又伸手亲昵的摸了摸小桃红那黑缎子般的秀发,说:“丫头,好好学着点,这些你们队长可教不了你。”

    “嗯呐。”小桃红用力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