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空中侦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46章 空中侦察



    独立团的麻雀战十分厉害,在吃了几次亏之后,小鬼子就学乖了。

    过了桥头镇之后,鬼子对于独立团的各种挑衅就开始采取无视的对策,再不像之前那样派出小部队进行追击,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独立团的挑衅和骚扰变得更疯狂,行军的速度也变得更加的缓慢,不过好处就是,日军的伤亡变少了。

    在上次遇险之后,东久迩捻彦也变得更有耐心。

    要按以前的脾气,东久迩捻彦早就按捺不住了。

    町尻量基拿着地图来到东久迩捻彦和小猪义男面前,说:“殿下,师团长,过了前面山坳就是青牛坪,距离梅镇就只有不到二十里了。”

    小猪义男便回过头看着东久迩捻彦,问道:“殿下,您看?”

    有东久迩捻彦这个集团军司令跟着,就是这点不爽,无论什么事都要请示。

    不过,东久迩捻彦却似乎真的已经转了性,摆手说:“小猪桑,你才是第10师团的师团长,具体在什么位置宿营,什么时候进攻,从何处进攻,一切全都由你说了算,你就当我是你的副官,有什么需要跑腿的事情,尽可以交给我去办。”

    “殿下说笑了。”小猪义男摆摆手,回头吩咐町尻量基说,“命令,师团主力就驻扎在青牛坪附近,毛利联队前出五公里宿营,警戒来自梅镇方向的可能威胁,太平联队和西大条联队分别驻扎在青牛坪左右,保护侧翼,狗养大队及皇协军蒲城警备旅保护身后,所有单位一应工事全部按照野战标准,不得有任何偷懒。”

    “哈依。”町尻量基重重顿首,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小猪义男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第10师团的各个联队纷纷开始搭建帐篷,然后趁着天色还没有黑,抓紧时间在营地四周挖出一条条的壕沟,工兵第10联队的鬼子,甚至还帮着炮兵联队在营地四周拉起了铁丝网。

    这时候,鬼子的战术素养就体现出来了。

    等到天色黑透,一座严密的营地就已经俨然成形。

    看到营地初成,小猪义男的心情还算不错,不过小鹿原俊泗的心情就十分恶劣了,因为今天他的特战大队又折损了两个兵。

    算上前天以及昨天折损的五人,他的特战大队已经阵亡七人!

    这七人可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并且付诸无数心血训练的特战精英哪!

    而尤其令小鹿原俊泗感到难以接受的是,他的对手狼牙部队,却一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是零伤亡!

    小鹿原俊泗拖着不太方便的病躯,亲手给小野还有那个被银花婆婆击毙的狙击手盖上蒙面的白布,然后挥手示意收尸队抬走。

    东久迩捻彦一直站在旁边观察小鹿原俊泗。

    直到两具遗体被收尸队抬走火化,东久迩捻彦才走过来,拍了拍小鹿原俊泗肩膀,劝慰说:“小鹿原桑,在古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胜败乃兵家常事,在这几天的较量之中,你的特战大队虽然吃了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就会一直输下去。”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殿下请放心,无论狼牙部队有多强大,卑职都绝对不会灰心气馁,而只会越挫越勇,越战越强!”

    “哟西。”东久迩捻彦欣然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了,东久迩捻彦又拉着小鹿原俊泗坐到篝火堆边烤火,虽然现在是七月下旬,正是一年中暑气最盛的时候,但是在山区,夜间却仍然还有些寒凉,如果不烤火怯除寒气,也还是很容易感染热伤风的。

    因为****有伤,小鹿原俊泗却不能坐,只能很辛苦的跪坐。

    东久迩捻彦让他的卫兵找来一块软垫,给小鹿原俊泗垫在膝盖下面,然后说道:“小鹿原桑,我记得纯子好像也来了中国,对吗?”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纯子半年前就来了中国。”

    东久迩捻彦的眸子里便立刻流露出兴奋之色,说:“记得我离开东京前往法国时,纯子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可是现在,她应该已经长成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吧?恐怕还是个少见的美人,我没说错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微笑颔首,不过笑得有些勉强。

    “你这家伙,难道还怕我祸害纯子吗?放心吧,我心里视纯子如自己妹妹,绝对不会对她有非份之想的。”东久迩捻彦拍了下小鹿原俊泗的肩膀,又说,“对了,纯子学的是医学专业,她现在是在派谴军司令部工作吗?”

    小鹿原俊泗便叹息一声,黯然说:“殿下,纯子是作为俊彦殿下的私人医生来的中国战场,就在俊彦殿下玉碎当天,纯子也被徐锐的暂编七十九师残部掳走了,现在,纯子应该就在梅镇的医院里。”

    “纳尼,纯子就在梅镇?”东久迩捻彦瞠目结舌道。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我曾经有机会把她带出来,不过她拒绝了。”

    东久迩捻彦点点头,悠然说道:“我知道,纯子打小就善良,连踩死一只小蚂蚁都能够伤心好半天,这次来到中国,见识了那么多的战争罪恶,在她善良的内心肯定会泛起强烈的罪恶感,所以才会留在中国人那边,替我们赎罪,对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什么都瞒不过殿下。”

    “对于纯子,我真是太了解了。”东久迩捻彦摆了摆手,又说,“不过,一直让纯子留在中国人那边,终究不是个事,恐怕还得想法把她带回来才行。”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这次我一定会带走她。”

    这时候,东久迩捻彦忽然听到一阵隐隐的轰鸣声,仔细一听,却又没了。

    东久迩捻彦便问小鹿原俊泗道:“小鹿原桑,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小鹿原俊泗侧耳聆听片刻之后,蹙眉说道:“好像是战斗机的引擎轰鸣声?”

    “战斗机?”东久迩捻彦跟着侧耳一聆听,好像还真是,不由得有些纳闷,“这都已经晚上七八点了,怎么还有战斗机在外没有返航?”

    说话之间,引擎的轰鸣声就越发的响亮,也越发的近了。

    不仅是东久迩捻彦和小鹿原俊泗,整个营地所有的鬼子都听到了引擎轰鸣,都纷纷抬起头往天空上看,不过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根本就看不清飞机在什么位置,只能从声音大致的判断出方位,应该就在他们营地的上空。

    不过,无论是东久迩捻彦、小鹿原俊泗还是第10师团的普通鬼子兵,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所有人都想当然的认为这是华中派谴军直属航空兵团的战斗机,就没有一个人鬼子会怀疑,这可能是国民军空军的战斗机。

    因为在半个月前的武汉大空战中,国民军空军已经遭到日军华中派谴军直属航空兵团全歼,苏联援华的航空队也大多被歼灭,现在国民军已经没有任何空中力量,所以,这架迷航的战斗机只能是华中派谴军航空兵团的战斗机。

    小猪义男甚至还命令士兵在营地燃起火堆,摆出一个指向南京的箭头,试图引导这架迷航的战斗机尽快返航,要不然,若是让这架战斗机因为燃油耗尽坠毁在大梅山区,对于帝国和皇军来说,就是莫大的损失。

    然而现实却是极端残酷的。

    这架正在鬼子营地上空盘旋的战斗机并不是华中派谴军直属航空兵团的飞机,而是大梅山独立团直属航空队的战斗机!

    当然,必须要说明的是,大梅山独立团直属航空队现在的编制还只有俩人,一个是航空队的队长徐锐,另一个就是航空队的副队长冷铁锋,现在驾驶着航空队仅有的那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在鬼子营地上空盘旋的就是副队长冷铁锋。

    大梅山独立团的航空队现在就只有一架战斗机,当然不敢在白天出来活动,要不然万一撞上小鬼子的航空飞行战队,就是徐锐这样的王牌飞行员也是好汉架不住群狼,所以,只能等天黑后才敢出来溜达溜达。

    不过这次,冷铁锋却是带着空中侦察任务来的。

    冷铁锋居高临下,很容易就发现了鬼子师团部。

    因为别处的鬼子帐篷都是尖顶的小帐篷,只有一处有方顶的大帐篷,而且不只一顶,而是连绵一大片,要说这不是鬼子师团部所在,那才有鬼了。

    找到鬼子师团部所在后,接下来就是确定其在地图上面的相对位置。

    对于青牛坪附近的地形,冷铁锋早已了然于胸,所以既便是在夜间,冷铁锋也仍能通过地面的火光大致判断出方位,盘旋了两圈,冷铁锋就已经将第10师团营地的大致情形都标记在了地图上,其中师团部以及炮兵阵地所在方位还进行了重点的标注。

    一切搞定,冷铁锋便猛的一推操纵杆,将座下的九六式舰载战斗机拉升起来,然后在空中划出个圆弧,向着大梅山根据地飞回来。

    然而,冷铁锋在这里却犯了一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