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炮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47章 炮击



    早在抢到那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之后,大梅山根据地就已经修了机场。

    不过这机场其实就是一条修得平直并且专门夯实过的跑道,除了跑道,整个机场甚至连一座导航灯塔也是没有,更不用说航站楼了,好在对于这个时代的螺旋桨飞机来说,有一条平直并且夯实的跑道可供降落也就差不多了。

    毕竟螺旋桨飞机对跑道的要求比喷气式飞机低多了。

    这会,这条仅有的跑道两侧已经燃起了十几堆篝火,尽管已经点燃十几堆篝火,徐锐却仍嫌不够,仍然在指挥众人点燃更多的篝火。

    “快,快点,把那边的火堆也都点起来。”

    “动作快点,快点,老兵马上要返航了。”

    “雷子你他娘的在干吗呢?把前面那堆大火点起来,没有大火,老兵在天上就看不见地面的火光,他就可能迷失航向,他娘的,咱们航空队现在可就一架战斗机,要是坠毁了可就没地补充,快点,快把大火堆给点起来。”

    雷响应一声,赶紧带着野狗跑过去,把跑道正前方的大火堆给点燃了。

    这大火堆是用上万斤的干柴码成的,上面还泼了好几加仑的汽油,一经点燃之后,便立刻腾的燃烧起来,那熊熊的火光照向方圆上百米范围都亮如白昼,为了给冷铁锋导航,为了保住仅有的那架战斗机,徐锐也是下血本了。

    不过徐锐下的血本绝对是有必要的,因为梅河其实是个盆地,四周都是巍峨高山,冷铁锋若不想撞山坠机的话,就必须将高度拉升到千米以上,可是从千米高空往下看,跑道两侧的这些篝火堆比莹火虫的亮度差不太多。

    冷铁锋眨一下眼睛,就有可能错过,而一旦错过了,冷铁锋再想要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找到机场并且安全的降落,恐怕就很难了,要不然,为什么二战之前很少夜间空袭?就是因为夜间很难找到地面目标。

    地面燃起的大火,成了给冷铁锋指路的明灯。

    刚刚飞越过青牛岭,冷铁锋便看到了地面上的这团大火。

    当下冷铁锋便将高度降下来,降低高度之后,用超过三十堆小型篝火标出来的机场跑道就显现出了轮廓,冷铁锋驾驶着战斗机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将机头对准机场跑道,然后再次缓缓降低高度,一分多钟之后,冷铁锋便安全的降落下来。

    不等战斗机停稳,徐锐就冲上跑道大声问道:“老兵,什么方位?”

    徐锐这话问的没头没尾,换一个人肯定不知所云,但是冷铁锋却知道徐锐问的什么,当即推开已经修好了的座舱盖,大声回应:“A1区域优先,C4区域其次!”

    “A1?C4?”为了确保正确,徐锐再次确认了一遍,冷铁锋便竖起大拇指作为回应,徐锐便转身回头,冲着雷响大吼道,“雷子,电话机!”

    雷响便赶紧将身上挎的电话递过来,徐锐用力摇动手柄,对着话筒大吼:“给我接要塞炮兵阵地,快,快点!”

    稍顷,电话接通,徐锐厉声大吼道:“阿牛吗?我是徐锐,A1、C4,马上用炮火给我把这两个区域打成火海!”

    (分割线)

    把目光转身鬼子营地。

    小鹿原俊泗跟东久迩捻彦聊了会天,便感到有些乏了。

    小鹿原俊泗的身体素质虽然好,可是架不住肌门受伤,流了大量的血,所以显得比平时要虚弱得多,跟东久迩捻彦聊了会天就感到眼皮子直打架,东久迩捻彦看出小鹿原俊泗已经有些犯困了,便让他先行回去休息。

    小鹿原俊泗便站起身,准备回帐篷。

    结果却因为跪得太久,一下子起身,脑部供血有些跟不上,竟搞错了方向,他的帐篷明明是在北边,却往西边去。

    东久迩捻彦便笑着说:“小鹿原桑,你搞错方向了,你的帐篷在那边。”

    说完,东久迩捻彦还指了指北边,示意小鹿原俊泗他的帐篷是在北边。

    然而,小鹿原俊泗的脸色却一下变了,喃喃低语说:“方向错了,方向?”

    看到小鹿原俊泗脸上神情有异,东久迩捻彦便问道:“小鹿原桑,你怎么了?”

    小鹿原俊泗摆了摆手,皱着眉头问道:“殿下,刚才那架战斗机离开时,你还记不记得往哪个方向去了?”

    “刚才那架战斗机?”东久迩捻彦闻言愣了下,说,“这我倒是没注意。”

    小鹿原俊泗蹙眉凝思片刻,沉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往哪去了?”

    说完,小鹿原俊泗用手指了指西北方,东久迩捻彦也跟着回忆了片刻,点头说:“好像还真是往那个方向去了,是啊,好奇怪啊,刚才小猪桑明明已经点燃篝火,给他指明了南京所在方向,他为什么还是要往西北方向去?”

    小鹿原俊泗却已经没心思跟东久迩捻彦解释了。

    小鹿原俊泗回过头,掏出哨子就使劲的吹起来。

    听到哨声,特战大队的两百多特种兵便迅速从帐篷里冲出,这些鬼子特种兵从帐篷里匆匆冲出来,准备队列时,却让小鹿原俊泗给制止了。

    小鹿原俊泗大吼道:“不用列队了,一战队还有二战队立刻协助师团部及炮兵联队紧急撤离,小猪师团长和谷口联队长如果问起是谁的命令,你们就说是殿下的命令,而且是十万火急,必须无条件执行,快,快去啊!”

    特战大队的一百多特种兵便立刻分头去了。

    小鹿原俊泗又回头对东久迩捻彦说:“殿下,我们也赶紧离开吧!”

    东久迩捻彦被小鹿原俊泗闹了个满头雾水,茫然道:“小鹿原桑,你这是为何?”

    “殿下,现在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但是请务必相信我。”小鹿原俊泗诚恳的说,“请马上离开这里吧,立刻马上,马上离开这!”

    说完了,小鹿原俊泗又扭头大吼:“阿部桑,保护殿下离开,快!”

    牛高马大的阿部刚毅便大步流星的冲了过来,扛起东久迩捻彦就走,跟在阿部刚毅身后的另外两个鬼子特种兵也冲上前搀起小鹿原俊泗,剩下的七八十个鬼子特种兵便立刻四散开来,保护着东久迩捻彦以及小鹿原俊泗紧急撤离。

    这时候,小鹿原俊泗派出去的两个战队已经将通知送达第10师团的师团部以及野炮兵第10联队的联队部,听说是东久迩捻彦下的命令,而且还是无条件执行的死命令,小猪义男和野炮兵第10联队的联队长谷口春治不敢怠慢,当即下令紧急撤离。

    霎那间,第10师团的师团部以及野炮兵第10联队的阵地便乱成一锅粥,毕竟,一整个师团部的人员、马匹以及装备要在短时间内撤离,并非易事,野炮兵联队的撤离就更是个浩大繁重的任务,光三十多门大炮的装车就是个繁重的体力活。

    直到距离第10师团的师团部差不多有上千米,小鹿原俊泗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东久迩捻彦就再忍不住了,从阿部刚毅的肩上挣脱下来,皱眉问道:“小鹿原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鹿原俊泗喘了一口气,沉声说:“殿下,马上你就会知道了。”

    “马上?”东久迩捻彦闻言大怒,“我不要马上,我现在就想知道!”

    东久迩捻彦话音还没落,前方天际陡然间绽放出一道道耀眼的流虹。

    看到这一道道从天际突然绽放出来的璀璨的流虹,东久迩捻彦不由得一愣,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炮弹?!”

    最后的炮弹这俩字,东久迩捻彦几乎是吼出来的。

    下一刻,咻咻的炮弹尖啸声就紧跟着传导了过来。

    再接着,那一道道璀璨夺目的流虹便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近乎完美的弧线,然后向着小猪师团的师团部以及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兵阵地攒落下来,这一道道的流虹,竟然是长了眼睛似的,分毫不差的全落到了小猪师团的师团部还有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兵阵地上,下一个霎那,小猪师团的师团部还有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兵阵地上便猛的绽放起了一团又一团的烈焰,然后才是不绝于耳的猛烈的爆炸声。

    东久迩捻彦便立刻张大了嘴巴,下巴几乎掉地上。

    震惊之余,东久迩捻彦更有着压抑不住的心悸和后怕。

    刚才要不是小鹿原俊泗,他很可能还呆在小猪师团的师团部,那么此时此刻,他就很可能已经被中国人的长程要塞炮给轰成渣了,只是听这炮声,小鹿原俊泗就敢肯定,这至少也是口径超过150mm的大口径重炮!

    这样的大口径重炮,可不是说着玩的。

    一颗炮弹落将下来,直接就能报销一个步兵小队!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东久迩捻彦喃喃低语道,“大梅山独立团怎么可能拥有长射程要塞炮?他们既便拥有长射程要塞炮,也绝不可能在没有炮兵引导的前提下,打得如此之准,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