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重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548章 重创



    小鹿原俊泗说道:“殿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东久迩捻彦说道:“独立团哪里来的长程要塞炮?”

    “这不是长程要塞炮。”小鹿原俊泗摇摇头,说,“这是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的九六式150mm口径重型野战榴弹炮,该型火炮精度高,最大射程将近12公里,这里到梅镇只有不到八公里,完全处于九六式重炮的打击范围之内。”

    “重炮兵第5旅团的九六式重型榴弹炮?”东久迩捻彦瞠目结舌。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在肥城近郊全军覆灭,所有火炮以及卡车全部落入独立团之手,后来徐锐又拿这批重炮跟国民军进行交易,换得金陵兵工厂的全部设备,国民军则以这批火炮编成了一个重炮旅,配属给第74军并且参加了第一次德安会战,松浦师团之所以会在万家岭集体玉碎,这个重炮旅是决定性因素。”

    “这个我知道。”东久迩捻彦说道,“现在这个重炮旅已经重归皇军之手了。”

    “并非是全部。”小鹿原俊泗说道,“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下辖十个重炮大队,但是皇军在德安战场却只缴获了九个重炮大队,也就是说,徐锐这家伙不老实,他并未把全部十个重炮大队都交给国民军,而是扣留了一个重炮大队。”

    “一个重炮大队拥有12门大口径重炮,足以对小猪师团的师团部及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兵阵地构成威灭性打击。”东久迩捻彦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扭头看回去,只见小猪师团的师团部以及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兵阵地已经被炸成了一片火海。

    尤其是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兵阵地,炮击导致了弹药殉爆,爆炸就更加的猛烈。

    只看这冲天的火光以及爆炸的烈度,东久迩捻彦就能够想到,小猪师团这一次必定是损失非常惨,因为小鹿原俊泗及时的预警,人员伤亡或许不会太大,但是装备物资损失恐怕是灾难性的,别的不说,光是师团部储存的大量军需物资以及野炮兵第10联队的炮兵设备将所剩无几,还有卡车以及马匹,因为辎重联队是跟师团部一起的。

    卡车马匹是日军每一个野战师团急需同时也严重短缺的装备,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在卡车马匹遭到摧毁之后,第10师团的机动能力将出现严重的下降,而机动能力的下降,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就意味着战斗力的下降。

    不过还有个问题,东久迩捻彦始终想不明白。

    东久迩捻彦问道:“小鹿原桑,我虽然不是炮兵专家,但是却也知道,大口径远射程炮是需要观测兵引导的,要想实现精准的炮击,必须首先进行试射,计算弹着点与目标地域的位差之后再进行修正,然后再标定射击诸元,再进行大规模炮击。”

    小鹿原俊泗说道:“哈依,标准的炮兵作业程序的确是这样的。”

    “那么我就不明白了。”东久迩捻彦说道,“刚才独立团的炮击,既没有进行试射,更不可能有观测兵的引导,对方一上来就是大规模的集群射击,且炮弹就跟长了眼睛似的,精准的落在了小猪师团的师团部及炮兵阵地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独立团的炮兵都是神话传说中的千里眼不成?”

    小鹿原俊泗说道:“殿下,炮兵并非只有标准作业程序。”

    东久迩捻彦便耸然倒吸一口凉气,说:“非标作业程序?”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对方完全可以将青牛坪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分割成无数个小块区域,每个区域都标明序号,然后事先测定对应的射击诸元,等皇军到达之后,再出动空中侦察,确定师团部及炮兵阵地所在区域,然后就可以根据事先测定的射击诸元,对师团部及炮兵阵地进行精准的集群炮击。”

    东久迩捻彦终于反应过来,说道:“刚才的战斗机,是独立团的?”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殿下可能不知道,但是卑职却是知道的,在肥城失守的那次战斗中,曾经有一架战斗机遭到独立团截夺,徐锐甚至亲自驾驶着这架战斗机击落了华中派谴军航空兵团的两架战斗机以及一架攻击机。”

    “纳尼?”东久迩捻彦讶然道,“徐锐还会驾驶战斗机?”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徐锐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的陪练教官,会驾驶战斗机并不值得奇怪,事实上,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飞机的驾驶是必修课,几乎所有特种兵都能够驾驶大多数的战斗机。”

    “那就说得通了。”东久迩捻彦点点头,又恨恨的说道,“徐锐这厮还真是狡猾,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当真是层出不穷,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他的算计,一不小心就吃大亏哪!上次在桥头镇要不是小鹿原桑你正好赶到,我恐怕早已经玉碎当场。”

    东久迩捻彦现在回想起三天前的骑兵交锋,都还是心有余悸。

    在那次战斗之前,东久迩捻彦从来就没有想过,一个人能阴险狡猾到那种程度,说好了要骑兵对冲,最后却居然是个幌子,居然利用重机枪来突突他们,在猝不及防之下,最后整个骑兵第10联队惨遭灭顶之灾。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小鹿原俊泗说道,“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皇军悍将栽在他的手下,稻叶四郎这个窝囊废就不说了,重藤千秋、立花庆雄还有川口平次可都是战功卓著的骁将,最后却全部败在了徐锐的手下。”

    东久迩捻彦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就更要及早铲除徐锐此人,要不然,等此人彻底成长起来,手里拥有了一个师甚至一个集团军,再想要剿灭此人的话,就难了。”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卑职完全赞成殿下的见解,铲除徐锐必须趁早,因为情报显示,徐锐的独立团已经从最初的三个营,扩充到十八个营,这已经是一个师了,如果不能及早剿灭,要不了多久独立团就可能扩充到一百八十个营了!”

    “哟西。”东久迩捻彦点头说,“那么,我们就需要好好合计一下,应该怎么做,才有可能铲除徐锐,消灭大梅山独立团。”

    (分割线)

    东久迩捻彦和小鹿原俊泗合计如何才能铲除徐锐,一晚上过去了,并没有合计出什么好的办法,但是第10师团在昨晚的炮击中的损失情况却已经统计出来,正如东久迩捻彦之前所预料的那样,第10师团这一次受创极重。

    辎重第10联队的截重卡车损毁超过一半,物资损毁超过了四成。

    野炮兵第10联队的火炮损毁超过三分之一,炮弹损失超过五成。

    不过跟师团部相比,辎重联队和野炮兵联队的损失又不算什么了。

    昨天的炮击,第10师团的师团部是重点打击对象,至少承受了超过六成的炮弹,而结果也是灾难性的,与师团部呆在一起的后勤保障部门以及医疗部门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几乎损失了一半物资以及所有的马匹。

    小猪义男向东久迩捻彦报告完物资、人员以及马匹的损失情况后又说道:“殿下,这次我师团人员物资以及马匹损失十分严重,尤其是马匹,几乎损失殆尽,集团军司令部若不能及时予以补充,恐将严重影响机动能力。”

    第10师团是一个挽马师团,物资以及重装备的机动严重依赖马匹。

    可是在昨晚的突如其来的炮击之中,第10师团由于完全没有防备,导致不少集中看护的马匹被炸死,更多的马匹则在炮火肆虐中窜入荒野,尽管在天亮之后小猪义男就派出士兵四出搜集马匹,但是只找回来少量马匹。

    东久迩捻彦是昨晚上炮击的亲历者,对于第10师团的损失早有心理准备。

    当下东久迩捻彦说道:“小猪桑放心,大本营刚在本土征发了五万匹军马,其中的三万匹是给我们华中派谴军准备的,我已经给派谴军司令部发去急电,要求他们给第10师团紧急补充两千匹军马,以及三个月作战所需的战备物资。”

    稍稍停顿了下,东久迩捻彦又说道:“不过小猪桑,你必须吸取昨晚的教训,绝对不能再重蹈昨晚的错误,否则的话,我恐怕也是爱莫能助了。”

    “哈依。”小猪义男顿首说,“殿下放心,卑职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卑职已经下令将师团部后撤五公里,同时命令野炮兵第10联队后撤相应的距离,此外所有装备物资不得集中存放,严防支那军再次炮击。”

    “哟西。”东久迩捻彦欣然点头,刚要接着往下勉励几句时,耳畔忽然间就听到了一阵飞机引擎的轰鸣声,抬头一看,便看到一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已经从西北方向的云层之中穿了出来,然后向着第10师团乱糟糟的营地俯冲了下来。

    “八嘎。”东久迩捻彦便立刻咒骂起来,“又来了。”